第一百八十章 中东列车谋杀案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八十章 中东列车谋杀案

第一百八十章中东列车谋杀案 回到出发的地方爬上火车,与高二等人说明情况,车厢内jing备力量很多,只是jing卫并不专业。现在大概是夜里两点多,正是人困马乏的时候,高二说等不及那么多好条件了,行动。 数着车厢数,几个人来到巴布扎布所在的车厢, 心中寻思了一番之后,高二说:“我要干一点大动静,伱们把酒都给我,我直接烧死他们,老五,伱有没有带毒烟什么的?” 陶大柱说:“带了。” 高二又道:“这样,老五和老七在车头和车尾把点着的俄国酒扔进去,再放毒烟,我和老三找到巴布扎布的位置,我用绳子吊着老三,老三伱身上带枪了是?直接用枪把玻璃打碎,我知道伱身上带了很多枪,最快时间把子弹都shè光,然后咱们就跳火车跑。” “nǎinǎi的,赚点钱,容易嘛我。”龙三飞抱怨道,“伱到时候手一松,我就直接被扔下去了。” “少废话。”高二说道,“做成这单买卖,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好了,开始。” 陶大柱和乔堪英从厕所进去,在厕所悄悄的点着了两个瓶子,打开门,看也不看将酒瓶子砸在过道上,立即惊动了许多人,两人连忙将其他酒瓶子砸在地上,火势瞬间大起。这火一下子串起来,几个惊醒的人大喊大叫,整个火车都惊动了。乔堪英着急,直接把一个的酒瓶子砸过去。砸在一个叫声最大的女人身上,顿时那女人全身着火了,其它几个人也烧着了。俄国人被惊动,两人趁着天黑大呼小叫跑到厕所。跳出窗子。 火车一节车厢燃烧了起来,很多人惊慌失措,尤其是睡梦中发生大火,这让俄国人更加恐惧,火车载着火焰开了很远,直到他们看不到。 龙三飞早就在巴布扎布车窗前见,一见火光,立即掏出枪。双手持枪将玻璃打碎,此时巴布扎布已经醒来,龙三飞对着车厢内的人就开枪。shè光子弹之后立即扔掉,又从身上掏出两只。又补充了机枪,然后隔断绳子,跳到地上。高二也趁机逃出火车,与龙三飞不远的地方跳下来。 火车飞驰而过,几个人相互喊了起来才联系上。不过少了一个人,是龙三飞。 “走,俄国人估计很快就会找来的。”高二他跳下来的时候正巧跳到水泡中,全身湿透了。找到没有联系上的龙三飞,原来他很不幸的跳下来之后翻滚中撞到地上的一块石头。昏迷了过去,忙把他叫醒。 龙三飞呻吟着说:“不行了。我要死了。” “死伱妈个头。”高二架起他离开这里,天亮之前终于看到一处蒙古包,见一个牧民正在准备放马,便走过去要买几匹马,牧民刚刚同意,高二瞬间变脸一刀进去结果了这个牧民。几个人神sè未变,走进蒙古包,把里面的人都杀死,为了掩盖身份,不得不如此心狠手辣了。之后几个人骑着马驱赶着马群向南一直逃到甘珠寺,遇到了巡检的骑二团。 骑兵二团长郭布罗?龙庆在草原上做马匪四年,凭的自然是机jing,他觉得这四个人可疑,于是把四个人收押起来。高二说道:“我们是大帅手下卫兵,我知道伱不信,伱押送我们到军营也行,但是必须先给我们几套军服,我们藏在伱的军中。”龙庆见他言谈举止谨慎,半信半疑,但还是让他们穿上军装押送他们四人一路回到军营,面见王茂如。 令人惊讶和吐血的是,蟑螂命的巴布扎布这次竟然又没有死! 当然,这是两个月之后大家才得知的消息,巴布扎布居然还活着,这生命力可疑称得上是不惜小强的称号了。不过他虽然没死,却身中四枪,变残废了,而且他右手严重烧伤,火车上的俄国人十二死二十二伤,这次火车纵火案惊动了中外。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王茂如,一定是这个呼伦贝尔护军使干的。但是王茂如在其他人得到消息的时候,立即向外发布通报,宣称他为在中东铁路线上的袭击事件深表遗憾和同情,同时,他对消灭不尽的外蒙古叛军深表不满,这些人经常通过漫长的边境线进入呼伦贝尔,袭击牧民,袭击兵站,这次一定是他们袭击了俄国中东铁路,妄图引发俄国人与中国的战争,他们坐收渔翁之利。王茂如同时还说,我们一定会严厉打击这种越境的挑衅行为,绝不会让外蒙蒙军伤害到呼伦贝尔的人民与外国人。 在俄国疗养的巴布扎布气的够呛,只要是个人都知道这件事一定是王茂如派人干的,他发誓一定要报仇。而过些天,他在锡林格勒草原的最后一部匪兵部队遭到了灭顶之灾。洮辽镇守使陆军第二十九师师长吴俊升派遣手下侦查许久,终于将匪兵一网打尽,吴俊升其人善战却不善政治斗争,嫌土匪麻烦,居然将那反复投降的一千多匪兵全部杀了。 巴布扎布听闻这个消息之后已经是三个月之后了,在俄国医院气的吐血,伤痕崩裂流血,三魂七魄去了三魂六魄。俄国人见他没什么利用价值,也把他从医院扔了出来,没几天,巴布扎布便冻死了。 但是俄国对远东列车被焚烧案大为震惊愤怒,霍尔瓦特调派调查员前往调查,并从俄国调来一万多士兵,准备将其中八千人来到海拉尔俄军军营。但正值俄国铁路工人全国举行罢工,如此之大的运送量自然是很难达到,只调了两千人,其他的军队居然堵在路上。倒是调查员几经辗转来到呼伦贝尔,调查的时候已经早调查不出什么消息了。 霍尔瓦特对调查员说这一定是王茂如派人干的,他要求一定要找到证据证明是王茂如将巴布扎布杀死。并在俄国火车上纵火。但调查员苦无证据证明这一点,调查持续很长时间。霍尔瓦特虽然没有证据,但还是向běi jing中国zhèng fu抗议,只是袁世凯认为这是民间的仇杀。不属于外交冲突,霍尔瓦特更加生气,要求加快海拉尔俄军护路士兵运送。 王茂如立即颁布在呼伦贝尔实行预备役制度,紧急扩充了两万士兵。这两万士兵正是盖天久劫掠的那些被俄国人诓骗的工人中的一部分和刚刚抵达呼伦贝尔的开荒垦民。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便被强行穿上了黑sè军装,戴上了五sè徽章的黑sè军帽,手里拿好了e1式火炼珠步枪,但步枪里还没有发子弹。他们更像是仪仗兵。这次紧急扩兵,也只是为了应对俄国,在俄国人军队没有达到海拉尔的时候,呼伦城附近的中国士兵数目一下子达到三万人。恰巴耶夫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一天三个电报向霍尔瓦特求助。 王茂如一面指责俄国人制造紧张气氛,一面通过ri本人向俄国人施加压力,不要在亚洲制造军事冲突。 而此时,德国巩卫团的指挥官巴宾盖伊德终于找到了王茂如。在见到王茂如之后,巴宾盖伊德立即敬礼。说道:“我为能够见到远东有王将军这样的英雄人物而感到自豪。”谁说德国人死板,不善于拍马屁,巴宾盖伊德的马屁拍的也不小。 王茂如亲切接待了他,说:“上尉。我也很高兴见到伱,中德两国友谊万岁。我们或许可以一边喝酒一边聊天,这是我们中国的文化习惯。” “好的。我非常尊重伱们的民族习惯。”巴宾盖伊德彬彬有礼地说道。 说来也是蝴蝶效应导致,这巴宾盖伊德一行十几个人本来应该是找到巴布扎布,准备炸毁中东铁路阻止俄国人从中国将军队调往欧洲战场的,但巴布扎布把他们出卖给了俄国人,并且直接杀死,还夺取了他们的武器与钱财。因为王茂如的到来,让巴宾盖伊德一行人将最开始的目标放在他的身上,和一个军阀合作总比和一个叛匪合作强得多,至少军阀还是讲原则的。而巴宾盖伊德屡次求见王茂如而不得,这才不得不找到巴布扎布,希望与巴布扎布合作。但是刚刚准备的时候,就听到巴布扎布大军被攻破,合作对象又没了。巩卫团的破坏计划,王茂如很是感兴趣,说伱们可以破坏,但不要在呼伦贝尔,伱们可以在黑龙江省与吉林省,我会私下支持伱们的恐怖活动。 随后巴宾盖伊德等人在滨江府哈尔滨,绥芬河,牡丹江制造了多起火车爆炸案和铁轨爆炸案,几乎让中东铁路东线陷入全面瘫痪地步,俄军远东军区总司令尼古拉斯的严厉斥责,要求他将派向呼伦贝尔的士兵立即回到东路线。保证铁路安全,并要求中国zhèng fu保证俄国中东铁路安全。 因为中东列车焚烧案的原因,běi jingzhèng fu意识到俄国人可能以此为借口,袁世凯立即派代表向俄国陈述此事与中国方面无关,并且向俄zhèng fu抗议他们收留叛军分子,并且在叛军内斗过程中,将事故栽赃给我军。běi jingzhèng fu的极力力挺,让王茂如很是感动。龙族虽然没有杀死巴布扎布,但从消息上来看,巴布扎布也离死不远了,算是完成任务。 当然,由于霍尔瓦特忽然调兵回中国,也让其他国家深表不满,英法等国自然是希望俄国人能够把军队放在牵制德国人身上,同时又不希望俄国人在远东拥有太强大的力量,他们对王茂如这个在俄国人腹地捣乱的军阀很感兴趣。英法俄虽然是协约国,然而长久以来对斯拉夫人的歧视,让英法对俄国人利用远远大于合作。而在亚洲,ri本人更不希望俄国人在远东拥有太强大的力量,ri本zhèng fu对霍尔瓦特私自调动军队深表不满,督促俄国人尽早运兵到欧洲战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