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十八路匪劫夫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八十一章 十八路匪劫夫人

第一百八十一章十八路匪劫夫人 俄国人最终思考之后一向高傲的他们居然同意了不再向中国追究此事。他们没有证据表明中国人参与了这场焚烧案,但是证据表明了是外蒙贵族,既然有了借口,俄国人也毫不手软,他们立即出兵蒙古,强占了唐努乌梁海阿巴扎地区,占据了五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在中东路火车焚烧案中,经过jing察的调查,得出结论是外蒙匪徒袭击。为了那些伤亡的俄罗斯帝国人民,库伦zhèng fu必须以土地进行赔偿。 最无辜的外蒙的库伦zhèng fu,成了这次事件唯一的伤害者,不但要赔款,还被抢占了五万平方公里土地。。 当俄国人急急忙忙地从海拉尔车站调走增援的士兵之后,王茂如应陆军部的要求,随后宣布解散了那两万人的“仪仗军”。 此时的běi jing怀柔县,王府里乱成一团,管家王鹏正在指挥着下人们收拾行李,一边指挥一边骂道:“告诉伱了吗?只拿衣服和钱财,伱拿花盆干什么?笨蛋!亚东,伱个臭小子,快点快点!张妈,小心点儿,伱拿的可是夫人的首饰盒,万一摔着了露财让歹人看到了怎么办?严伯干嘛?” 严伯颤颤巍巍走过来,说:“大管家,俺年纪大了,不想再折腾了,俺不想去呼伦贝尔了。” 这严伯如今五十多,只是年少的时候让马蹄过不能生育,在府中扫一扫院子。种种花草,要说身体不好那肯定是扯淡,他是不想去呼伦贝尔那苦寒之地。王鹏瞪了他一眼,道:“行。您老收拾收拾行李,到账房黄先生那拿十块大洋遣散费走人,严伯,记着啊,只拿自己的,不该拿的东西别拿。” “是,是,谢谢大管家。谢谢大管家。”严伯立即腿脚灵便了,忙回去整理,回到屋子里看看左右每人,偷偷地把床底下箱子拿出来。翻到最底却是几件珠宝。这是他平ri偷来的,两位夫人平ri没有查看,也不是很值钱,左右想想,放在行李之中卷着。又捆好衣裳带好了钱财,领了遣散费告辞。府中人都忙着搬家的事儿,谁也没有在意他的举动,其实辞职的不止严伯一个人。几个老妈子和更夫也是本地人,不忍离开相继告辞。 严伯离开王府之后。但见怀柔县城街上到处都是第十七混成旅的士兵,他心中害怕忐忑不安。却又必须装作正常人的样子,很是辛苦,害怕路出马脚便住进了旅店。他这一住不要紧,引出了一桩滔天大案。 左玉琢和左玉婵两人欣喜地搬家,知道要北上了,还接到了书信,也不能当着众人的面拆开,便放在了怀里。只是各自回屋之后,两人俱是一般生气,为什么,因为没有具名,两封书信给反了,但是内容却不一样,还有题目,一个是至玉琢,一个是至玉蝉。玉蝉拿了玉琢的诗,玉琢拿了玉蝉的信,好嘛,两个女人顿时同时生气起来,找到对方说这是伱的信,才发现信给反了。本来一桩好好的事,也是好好地诗,在看的时候就不是滋味了,总感觉写给姐姐(妹妹)的才是最好的,自己这不如对方。两人也心里暗暗发誓,等到了呼伦贝尔,非得整治整治爷才好,让他写给自己的最好,否则别想再招我。可怜王茂如一丝不小心,忘记注明,却引得自己受苦连连。 收拾好之后,全家二十九口便随着卢方,魏东龄,吴秋月的队伍前往山海关。这次倒是没有去天津乘坐火车,前次是王茂如亲自交涉而且是奉命北上,交通部的人允许他运兵,这次可是不允许。交通部的人一向跟王茂如关系不好,能难为自然难为他。 前面提到,这严伯住进了店,一不小心却绊在了楼梯上,从一米高的地方滚了下来,那被子顿时撒开,里面藏着的珠宝业洒了出来。他忙收敛好,神sè匆匆地跑上楼去。可却惊动了两个人,这两个人正是关外最大响马大青龙的眼线,这两人来怀柔倒也不是为别的,怀柔因为曾经驻扎过军队,治安一向比较好,而jing察局长朱杰有本事搭上了尚武将军这条线,便做起了军火买卖。朱杰靠着王茂如的关系组建了一支jing察队,这三百人的jing察队有长枪短枪机关炮,火力比起周边几个巡防营还要强。那长枪可不正是洋行中买的最贵的火连珠,如今火连珠的价格已然一百五十块大洋一支,您还别嫌贵,嫌贵咱不卖给伱(注1)。短枪匣子炮,机关炮那是尚武将军送的四门雷克沙机枪(注2),可以说,北直隶,除了北洋正规军,怀柔jing察队的实力最强了,再加上王茂如在时将周边所有土匪胡子都剿灭干净,到现在怀柔连年成为模范县。 打下土匪之后收缴的武器,王茂如全都交给朱杰,让他买到其他县去,这些枪支复杂,王茂如也不会为了这些破枪打乱自己的后勤弹药储备,便都给了朱杰。朱杰守着武器库,跟周边的土匪头子做起了军火生意,土匪头子军火强大了,那土匪土豪自然也得相继加强武装,便也来买枪支,倒霉的倒是普通民众了,有眼力好的见怀柔治安不错,便全家搬到怀柔来住。以至于怀柔倒成了北直隶最好的县城。 大青龙派这两个手下一个叫二光头和四至儿,眼见钱财,怎能不动心。当晚便从窗子进了严伯的房间,将严伯按在了床上。那严伯也胆小,忙说要钱财我有,千万别伤我xing命。两人见这人这么软蛋,便逼问这钱财从哪来的,严伯为了保命-<>-这是尚武将军的家眷要搬迁到呼伦贝尔去,我就顺手牵来的,这点钱财对于尚武将军而言实在是九牛一毛,我拿了这些人家都浑不在意。二光头又问说尚武将军家眷北上怎么走,多少兵士护卫,领头的又是谁。严伯对这两人心生恨意,便没说实话,说步行至山海关,那山海关的守将是尚武将军旧友,从山海关开始便乘坐火车了。而那领头的是原来的北直隶女侠红娘子吴秋月,手下三百多女兵而已,家眷二三十,但是只是运财务的马车便有四五十车,里面全是金银珠宝或者是现大洋,尚武将军还爱搜集枪支收藏,尤其喜爱各国,有四车专门放置那些枪支弹药。严伯的话半真半假,二光头和四至儿一听居然是一帮女人护送,哈哈大笑,一刀结果了严伯之后便跑回关东。 大青龙知道后,立即发出三山五岳贴,广邀关外胡子们,商议劫掠尚武将军家财的事儿。尚武将军虽然大名鼎鼎,然而咱们胡子也不是吃素的,再者说,他远在呼伦贝尔,又能奈我何。众人被大青龙的珠宝金银如山所吸引,为了钱连命都不要了,便齐齐地听大青龙调派。 听到消息来的有十七路山寨,加上大青龙,便十八路,又因为事不宜迟,十八路土匪骑着马浩浩荡荡地入关而去。这大青龙也知道了运送家属的不只有三百女兵,还有一个营的北洋兵,只是十七路寨主都来到他这里,推举他为盟主,大青龙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能硬着头皮南下。再说十八路山寨两三千人马还打不过那一个营的北洋兵?至于三百女兵,大家哈哈大笑,红娘子吴秋月名气倒是大,只是小打小闹,关外的胡子哪会看得起关内的小娘们。有人说,三百女兵也好,咱们兄弟们正好抓回去乐呵乐呵。 这消息被奉天将军张作霖知晓了,张作霖土匪胡子出身,自然对这些消息灵通的很,连忙打电报发给王茂如。王茂如在呼伦城得知,吓了一跳,好家伙,十八支土匪,不得几千人,自己的队伍怎能来的救援,连忙打电报给别人怀柔县,朱杰和山海关守将戴茂坤求助。两人知道之后也大吃一惊,朱杰是靠着王茂如发家的,自然带好所有兵力前去营救,而戴茂坤也是因为朋友义气,都是北洋军同僚,便也带上他的守备营救援。这戴茂坤的守备营和别人的守备营又是不同,山海关是连接关内关外的最重要关口,冯德麟把他放在这里自然是特别器重,而他的守备营有一千五百多人,和一个团人数差不多了。 此时尚且不得纸消息的卢方等人,正在悠闲地赶路,来到遵化县。遵化县是小县城,土地贫瘠,养活不了多少人,许多人以靠种大烟的为生。 行至赵家沟,卢方下令大家休息休息,便召集所有军官来开个小会,因为接下来将走过嶂狼峪。这嶂狼峪可是一处险地,两边高山中间山谷平地,稍有不慎便遭到埋伏攻击。这军官有本次负责的队长卢方,魏东龄,吴秋月,费朝贵。卢方负责指挥,魏东龄负责交涉,吴秋月保护家眷,143团一营长费朝贵负责打仗。一路上顺顺利利,路过的县长巡防营长官都好好招待,大家很是放松。四人商量行军,具是目空一切,便稍稍派出少许侦察骑兵过去。路过两边高山的时候向山上开枪,倒是吓得土匪们够呛,大青龙看出来这只是惊吓探路便安抚众人。众多土匪虽然不是训练有素,却也是久经阵战经验丰富,几个中弹的也死死咬住牙齿不发声音。 很快,见前方没什么事儿,后续的军队便得令之后慢腾腾走至嶂狼峪中,此时怀柔jing察队和山海关守备营正全速赶来。 战斗,即将一触即发。 注1:e1式步枪成本价核算之后一支仅十七块大洋,每支运费加五元,也不过二十二块大洋,买到一百五十块可见军火暴利了。 注2:麦德森机枪在国内的名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