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拯救大帅夫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八十二章 拯救大帅夫人

第一百八十二章拯救大帅夫人 “杀!” 大青龙高呼一声,起身一枪打了过去,对准那进入埋伏圈的尚武将军家眷,他的喊叫声便是命令,顿时,长短枪声齐做,数千子弹如撒了过去。土匪们自高向下攻击,顿时许多士兵被击倒在地。 费朝贵大叫一声:“躲在车下,躲在车下!”顿时所有人慌忙躲藏,惊慌失措的局面被他的一嗓子惊醒,忙藏了起来。143团一营可是久经战斗,虽不说身经百战,却也经验丰富,从枪声来看,虽然是四面包围,却因为地形的原因暂时还对自己构不成太大伤害。这也是嶂狼峪地形所限,虽两边高山中间平川,然而官道上,中间最狭窄的地方也有一千米宽。费朝贵手下有人也了参加剿灭白朗匪军的战斗中,立即说营座这不足为惧,匪军暂时上不来。在查看伤亡,只有三个倒霉蛋被击中头部而亡,其他人只是受轻伤而已,连重伤都没有。 原来大青龙等人也来得及,没做好埋伏,只找到这里易于隐藏,但两边高山相距一千多米,子弹shè到正zhong yāng的时候威力已然大打折扣了。 吴秋月道:“我们这里有三架机关炮,赶紧架上。”大家便连忙拿出哈奇开斯机枪,此时便显示出哈奇开斯比其他重机枪的组装方便的重要了。那大青龙见子弹构不成太大威胁,高喊一声:“杀!”便拔出厚背砍刀一马当先冲了下去。有十八路盟主做样子,其余胡子们立即也冲个下去。而后埋伏的五百骑兵更加快速,拔出马刀砍刀便当先冲向王茂如的家眷卫队。 哈奇开斯重机枪很快组装好架在车头上,而一营中也有十架麦德森机枪也被迅速拿了出来。这麦德森机枪比哈奇开斯重机枪方便得多,但是在攻击巴布扎布的时候却没有携带。那是因为麦德森机枪的子弹是用一次少一次,欧战正酣,麦德森机枪的机枪弹也运不过来了,反倒是哈奇开斯重机枪子弹方便,能跟ri本人购买。 用骑兵来冲击机枪阵,后世的人自然之道不可为,可如今刚刚民国没几年,那之前还用长枪大刀。有了步枪就好不错了,哪会想到对面有自动武器组成的大阵等着他们。 只听费朝贵指挥道:“步枪shè击!” “啪”“啪”“啪”的响声回击那马匪骑兵,偶尔有被击中的算是倒霉,马匪们悍不畏死。冲过第一道步枪弹网。 “机关炮,机枪,shè击!”费朝贵抽出指挥刀声嘶力竭喊道。 顿时,这第二道火力网如瓢泼大雨一般讲子弹撒了过去,马匪中的当先第一人是大青山手下三大王老三。被哈奇开斯的子弹将腰给打断了,那五百马匪连两百米都没到,便被轻重机枪组成的火力网给干掉了一半。 剩余的马匪们哭着喊着跑了,五百马匪活着回去的只有两百六十个。一般人都命丧那大车临时组成的阵前。 这边护卫队也大呼侥幸,这倒是为何?这哈奇开斯重机枪是气冷式重机枪。火力持续xing不行,打久了枪管通红。也算是对面是马匪不是军队,并且对重机枪xing能不熟悉,要是他们但凡继续策马冲上来,大家只能端着刺刀面对骑兵了。刺刀对骑兵,众人只好说对大帅尽忠了。这家眷没看好,几个人便是回去也活不下去,没被大帅枪毙也被大家吐沫星子淹死。咱第十七混成旅向来是打土匪的,怎能被土匪打? 大青龙一阵痛苦嚎叫,他的亲弟弟老三被打死,骑兵被打死一半,怎能不让他痛苦。他立即下令,三千土匪围住,四外圈一块冲,他们不是有机关炮吗?机关炮总不能在一处?于是大青龙一挥手,这个山寨从东面打,那个山寨从西南面打,咱把他们给围起来不就成了,我围伱个三天三夜,这地界连水都没有,看伱们怎么活。 护卫队的四个头也在合计说怎么办,土匪把四周围得密不透风,咱们虽然也有将近一千人,可是还要这么多东西,卢方说不如请夫人来问问,能否丢弃这些钱物。两位夫人也吓得够呛了,这还是第一次经历如此,都是一样六神无主。听到四位将军的想法,倒是左玉琢说:“这些东西都不重要,只是那后面三辆车里都是爷的短枪,不能丢。”众人都知道王茂如有收集的爱好,都眼巴巴地希望看一看,左玉琢当断则断,说:“这样,里面虽然只有三百多,伱们都分了,拿它打土匪。”众人连忙打开箱子,大叫一声,霍!什么勃朗宁,柯尔特,伯格曼,匣子炮,德林格,皮斯托亚,韦伯利,ri本撸子,马牌,种种类类看的众人眼花缭乱。 得,这下好了,长枪短枪都有了,刚刚分好,土匪们又冲了一次,费朝贵说咱先别打,放进了再打。 土匪越往前走越觉得不对劲,太寂静了,静的让人心惊胆战。 突然一声吼叫:“打!”子弹又如瓢泼大雨一般打来,虽然土匪们有机灵的趴在地上,但却也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有些年轻轻的被吓得哇哇大哭起来。关外的土匪凶悍异常,与天斗与地斗与官军斗,没有本事的哪敢出关跟蒙匪俄国人ri本人争食。等一阵枪雨过去之后,趴在地上的土匪立即一跃而起冲了上去。 “敢死队上!”费朝贵叫道。 卢方作为卫队长,这次遭到埋伏却要负有极大责任,本次便不顾其他人反对当了敢死队长。他也跳下大车,挥舞着手中的,左手马牌撸子,右手匣子炮。那一百敢死队也是人人都拿着,都是世界名枪,看的对面土匪们眼睛都闪瞎了。 “兄弟们,跟我冲啊!”卢方双手持枪连连shè击,顿时六七个土匪被打死,身后的敢死队至少每人一把,这白刃战结果倒是注定了。二光头带着兄弟们哭喊着跑了过去,抱着大青龙的大腿叫道:“大王,他们太他妈耍赖了,哪有那么多匣子炮的,咱兄弟武艺再高也比不了啊。” 大青龙骂了一句,吩咐道:“他们火力太猛,咱们先不要打,围死他们。” 土匪们不打了,费朝贵倒是想打,只是土匪们攻不上来,却防得住,卢方带兵冲了几次,却也冲不出去,两厢这就僵持下来。哈奇开斯重机枪火力是猛,那麦德森机枪也凌厉,只是太费子弹,行军的时候那还准备子弹库,多半都留给怀柔的朱杰了。而卢方因为自责,已经将指挥权交给了费朝贵,费朝贵也开始担心,子弹,士气,食物,水,这该如何是好。 大青龙一边痛心自己的兄弟伤亡,一边表面露出微笑安慰众寨主道:“他们不行了,兄弟们,听我的,只需要为上他们三天,三天,都他妈饿死。” 冲冲不上去,撤撤不下去,两边尴尬地对峙起来,但是这对峙确实对尚武将军的家眷极为不利,粮食确实有一些,足够吃几天的,但却没有水啊,这顶头太阳的而且是正晌午谁能受得了。而且打仗紧张,嘴里更是干渴,随身携带的水壶中水也慢慢不够了。 两位夫人也惊慌失措了,吴秋月安慰道:“夫人们不用着急,我估计这会儿,后面的哨兵和前面过去的哨兵已经报告,当地巡防营肯定会来解救咱们。” “他们敢来吗?这么多胡子?” 吴秋月咬牙道:“他们不敢来也得来,要是夫人在此出事,遵化县长得用全家给夫人们偿命,他哪敢不来。” 当天夜里,遵化县长带着保安团便跑来了,结果被大青龙一伙给打败,保安团只有五十多条老旧的枪支,只被一个冲锋便全都跑了,遵化县长哭丧着脸道:“伱们这是要害死我啊,将来尚武将军非要用我全家祭奠啊,伱们赶紧去打土匪啊。”他手下也哭丧着脸说:“大人,不是兄弟们不努力,咱们是在打不起,这伙儿土匪都他妈是关外的胡子,凶得很,兄弟们实在打不过啊。大家都上有老下有小的,这会儿全跑了。” 两人正在抱头痛哭,便听见外面人叫马鸣,县长和保安团长抛出去,但见清一sè的黑sè军装的怀柔县jing察局长朱杰,正骑着马,问道:“伱们县长呢,快点带路,我要去救尚武将军家眷。”是朱探长,朱探长的jing察队,来支援了,有救了有救了啊!县长这是大悲大喜转换的太快了,“嘎”一声,抽过了去。 “唉,伱们县长也死了,这伙儿土匪……”朱杰刚想不救,但一想自己若真是不救,那自己就死定了,王茂如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啊,这想法不能有,不能有。 “朱探长,县长只是晕过去了,我带伱们去。”保安团长陪笑道。 “赶紧的,晚了仔细伱们的脑袋。”朱杰叫道。 土匪们刚刚轻松打退了遵化县保安团,便觉得这馆内的官军真是一般,居然如此不堪一击,寨主们还说要么大青龙大王伱去县城,咱也担当大王得了,大青龙喝了一口酒,哈哈大笑说:“好,咱抢了尚武将军的财宝,再抢遵化县,咱就投靠南方的革命党,将来咱们也是革命功臣!”众人叫了一声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