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黑省第一次军事冲突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八十六章 黑省第一次军事冲突

第一百八十六章黑省第一次军事冲突 同样如今已经收王茂如做学生的黑龙江督军朱庆澜顶住了各方面的压力,给予华夏民族银行以极大的支持和帮助,他积极宣传,亲自到各个县去布置任务。事实上,朱庆澜这样做不单单为了自己的利益,也是为了黑龙江省民众的利益。如今ri本俄国银行在黑龙江,已然准备掌控黑龙江省的经济。尤其是俄国人,他们的卢布就像是黄果树瀑布一般,飞流直下,一贬再贬,而中国民众哪知道实际情况。俄国人拿着大筐的卢布换回去大筐的银子,中国人还以为占了便宜。 王茂如在呼伦贝尔强制推广袁大洋以及人民币,袁大洋的推广并未受到多少阻力,然而人民币是纸币,大家对于纸币还是非常不信任的,大家只是把纸币当做兑换券而已。但是因为人民币便于携带,交易方便,也易于隐藏,渐渐地小额交易之中,人民币被大家认可接受了。 千万不要小看小额交易,仅仅是因为携带方便,印刷一分二分和五分的人民币,华夏民族银行在黑龙江省内就印刷了三百万元。 袁世凯手下头号财政大臣,财政部长,兼任邮电部部长梁士诒看到良机,认为人民币印刷jing美、纸张优良、防伪xing强且属于小额货币,民众对于人民币的接受远远超过交通银行发行的纸币,便劝说袁世凯北洋zhèng fu何不也参与进去。 梁士诒是大财神,代表袁世凯,也代表běi jingzhèng fu官员们一共集资伍佰万大洋,王茂如给了他们百分之十的股份。有袁世凯支持,人民币小额货币的发行自然畅通无阻。一二五分三种人民币不单在黑龙江省发行,在吉林省,奉天省和热河省,小额人民币也迅速被人们接受和使用。 小额人民币在北洋zhèng fu的推波助澜下,在东四省与华北五省华东四省华中四省以及西北六省推广开来,王茂如没有想到。仅仅是一份二分五分的人民币纸币,便已经发行达到三千万银元,在东北四省(1914年设立热河省。至此,东三省称为东四省)甚至完全将卢布和ri元赶出金融体系。 由于袁世凯和梁士诒的牵头,孟恩远,张作霖。冯德麟,吴俊生,包括热河都统姜桂题都纷纷参与了华夏民族银行人民币的发行,那些早先认购股份的早成了富家翁。 在黑龙江省因为许兰洲反对,他的手下人倒是错过了这次发财机会。引得诸多人对他产生不满。这许兰洲打仗搞yin谋还行,但是搞经济真差了点儿。 俄国大使怒气冲天地跑到袁世凯那里闹腾起来,说采用人民币而驱逐俄国金卢布,是对俄国人的不尊重。这连袁世凯都愤怒了,我们国家发行货币,还不尊重你了?迫于帝国主义俄国的压力,明着训导黑龙江省一番,但暗中支持并要求朱庆澜与王茂如顶住压力。一定不让中国民众受到损失。坚持银元与人民币的推广。 然而不开眼的许兰洲,此时还以为袁大总统真的训斥朱庆澜对他大为不满。许兰洲大刺刺地在zhèng fu行政会议中对朱庆澜大呼小叫,扬言取缔华夏民族银行,允许俄国金卢布与ri元在黑龙江省内zi you流通,不要让大总统与zhèng fu为难,督军朱庆澜应立即向ri俄银行道歉。 那朱庆澜的坚实战友以及学生王茂如怎能受得了。在行政厅大楼立即拔枪,冲上天花板连开三枪。吓得当时所有的zhèng fu人员都趴在地上。随后王茂如健步如飞跑到主席台前,用枪顶着许兰洲。厉声道:“有我王茂如在,这黑龙江督军就是朱大人的,除非我死了,这里只有一个人能说话,不是你!” 许兰洲又急又气又害怕,半响说不出话来,其他人连忙劝止,直到朱庆澜说秀盛罢手,尔太过鲁莽了,还不向许将军道歉?王茂如也自知自己所做逼人,便连夜带着护卫队赶回呼伦贝尔,却下令步兵142团李德林部、步兵143团李品仙部、骑兵一团宫小旗部、炮兵团刘健部,开赴扎兰屯。又命令在盖天久处受训的002、003、004补充营与盖天久的挺进队返回呼伦贝尔,组建步兵二团,与步兵一团赵增福部,骑兵二团郭布罗?龙庆部以及司令部大本营共同守卫后方,防止俄国人与外蒙库伦以及叛军分子作乱。 自然,一省最大军阀许兰洲哪能忍受如此侮辱,他立即将黑龙江步兵第一旅陈富贵部,步兵第二旅任国栋部调到甘南县,骑兵旅英顺部作为前锋派遣到扎兰屯给王茂如一个下马威。双方都是大炮对大炮,子弹上膛,刺刀林立,黑龙江省内战一触即发。 为了推广货币而让黑龙江产生了内战,这让běi jing方面措手不及。袁世凯在大骂许兰洲不识时务,再三发布饬令,令双方保持冷静,不得擅自动武,双方立即返回防区。 两方都向běi jingzhèng fu弹劾对方,王茂如弹劾许兰洲对督军朱庆澜不敬,许兰洲弹劾王茂如对同僚动武,在会议上开枪,以武力逼迫zhèng fu行政。 英顺的骑兵旅刚刚抵达扎兰屯,立即派人给王茂如送信,说自己被迫出击,无意与呼盟护军使为难,希望对方给自己三天时间,因为许兰洲命令自己必须阻敌三天以上。王茂如回信说只给你一天时间,英顺见状无奈说一天也行。第三天,十七混成旅大炮炮衣刚刚推掉,侦查骑兵跑回来说对面战壕里一个人也没有,原来这英顺怕对方包自己饺子,跑了! 英顺不是傻子,许兰洲一向看他不顺眼,只是因为他手下骑兵都是满族的旗人无法换掉他,这才拿他没办法。让骑兵旅抵挡只是想消耗自己力量,英顺是能拖就拖,看拖不了赶紧跑,说给一天时间,其实他当天便跑了,战壕只挖了一尺深而已。他亲眼见过第十七混成旅的装备和士气,而且第十七混成旅冷血的刺杀,也让他心有余悸。 英顺跑了,王茂如留下001补充营守住后方扎兰屯,率领大军前往甘南县,与许兰洲对峙,虽然双方都恨不得干掉对方,却都不敢率先擅自动武。 自从对峙开始,形势便对王茂如不利了,如今正值华夏民族银行和人民币推广之际,许兰洲可以等,他不可以。 前线队伍不能动,王茂如命令后方镇守的骑兵二团郭布罗?龙庆率军绕道黑龙江省扎赍特旗,绕道草原之后掉头攻击龙江府黑龙江陆军司令部,这是许兰洲老家。 许兰洲自然是知道对峙对自己也不利,但是对王茂如更是不利,黑龙江政局一ri不稳,华族银行就一ri不能顺利开展,他倒是在甘井子城里老神自在。许兰洲的兵不像王茂如的兵一般有宪兵约束且军饷十足,几ri之后甘井子城的百姓便纷纷跑到西面第十七混成旅大营求王茂如发兵。王茂如扬言五ri之后总攻,引得许兰洲军队大惊,百姓也取得五ri安宁。 龙庆的骑兵团得到命令之后,用了十天时间抵达扎赍特旗,又从后路绕道龙江府,驻守在龙江府的许兰洲龙江府旧军巡防营,身上的号衣还穿着前清的军服,甚至一半人还留着辫子,巡防营四百多人中只有一百多条汉阳造步枪两百多条其各种他枪,剩下七八十人还拿着大刀长枪。本来步兵就不如骑兵有冲击力,这巡防营只开了一轮枪就被吓呆了,好家伙,九百骑兵扬刀越马冲锋,吓也吓死了,得,投降。除龙江府巡防营营长许兰洲心腹张富贵,以及许兰洲长子徐家福逃脱之外,许家人全部被俘。 一个巡防营投降,并且是自己的心腹手的巡防营,而且全家老小全部被俘,这让此时身在甘井子城的许兰洲气的吐血。更加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王茂如亲率领骑兵卫队从小路偷袭碾子山,刚刚从青冈县赶来骑兵第四旅的后勤被断,第四骑兵旅旅长赵永芳胆小万分,见状居然丢弃了众人坐上了俄国人的火车,跑了! 与此同时,第十七混成旅所部李品仙的步兵143团以及宫小旗的骑兵一团,对群龙无首的黑龙江第四骑兵旅展开攻击,经过短暂交火,虽然在副旅长毛子平拼命阻止之下,暂时守住战线,然而军心涣散的第四骑兵旅次ri仍然只能逃走。 甘井子城司令部的许兰洲一下病倒了,他是被气的病倒的,这赵永芳不是别人,是他的小舅子,怎能不让他气的病倒。赵永芳还算是有情义,在国外发电报给许兰洲,说战事一起就有人给他五万大洋让他尽早离开否则被抄家灭族之险,又说许兰洲的军官中,多数都被收买。他们又被断了后路,若他不走,恐有他的部下反水,用他的头颅去献礼。赵永芳见对面兵强马壮,又见部下的时候,总觉得他们蠢蠢yu动,心里更加害怕,于是收了钱,跑去了ri本的大连租界。(此时大连是ri本占据领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