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王茂如挥泪斩马谡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八十七章 王茂如挥泪斩马谡

第一百八十七章王茂如挥泪斩马谡 在民国,军阀打仗凭借的是两个子。左手银子,右子,两子都要有,两子都要硬。有了枪子,别人不敢动你,有了银子,你可以动别人。王茂如军队军饷从不拖欠,从来都是足额发放,士兵阵亡有抚恤金,受伤安排后路,没媳妇的还给安排媳妇,因此他的军队非常团结。可以说,要是那个革命家跑到这里宣扬军阀危害论,不用王茂如下令,士兵就直接能开枪打死这出言不逊的家伙。 许兰洲只是个武夫和土霸王,捣乱还可以,但是让他来当政,běi jing北洋zhèng fu还没那个心思和想法。便是远在南京的段祺瑞,在读着报纸上到了黑龙江省内督抚之争的时候,也忍不住拍着大腿站起来,对手下幕僚认真说:“麒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既化龙。小家伙要上大舞台了,这许兰洲,实乃一介武夫尔。” ri俄自然都表示对朱庆澜大为不满,他们宁可支持毫无政治头脑的许兰洲,也不会支持通晓国际形势的王茂如和他支持的朱庆澜。虽然他们表面对王茂如都保持友好,但远东的这两大帝国主义列强死敌,在面对中国利益的时候还是难得的站在了一起。于是两国大使找到袁世凯,表示对黑龙江的战事表示极大的不满,说他们破坏了两国在北方的利益。要求严惩朱庆澜和王茂如——最后觉得所做的偏颇太明显,又加上了个许兰洲,惩罚三人以示jing戒。 袁世凯zhèng fu经过一番考虑之后下令,由于许兰洲对督军不敬、整军不利——尤其是所部陆军,有的竟然没打几枪几炮,悉数战溃,这很让军人出身的袁世凯,这位老北洋大为看不起。于是惩罚许兰洲,将许兰洲由黑龙江省陆军师师长降为黑龙江第一师师长,旗下第一步兵旅驻守龙江府。第二步兵旅驻守青冈。 由于调节不利,未能尽到督军责任,而且黑龙江省士绅联名反对其对黑省的治理能力。朱庆澜也受到惩罚被撤去黑龙江省督军一职,改由对俄谈判大臣毕桂芳回国担任黑龙江省督军。 呼伦贝尔边防护军使王茂如,不敬上官,擅自挑动武装冲突。直接撤去呼伦贝尔护军使一职,但考虑到呼伦贝尔地处边防重地,特赦委任为代理护军使。西布特哈民政使由农垦局长金纯德担任,黑龙江第四骑兵旅旅长赵永芳擅自离职,撤去旅长一职。所部改由黑龙江督军府直接管理,在新任旅长未到前第四骑兵旅由副旅长毛子平暂代,全旅驻防扎兰屯,协助金纯德管理西布特哈治安以及边防任务。同时,běi jing陆军部下令黑龙江陆军处,原陆军师副师长张奎武赴任黑河担任黑河jing备司令,组建黑龙江陆军补充旅,直属督军府毕桂芳管理。 王茂如和许兰洲听到běi jing的这个处理之后都不满意。这特么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了。王茂如的地盘减为原来的一半。许兰洲的兵也被分割四处,而这老毕还没有上任呢,手下便有了第四骑兵旅和补充旅两支武装力量了,běi jing陆军部可是心真的狠啊。 脾气暴躁的许兰洲是气得差点吐血,在床上养病的他一个挺身气得晕了过去,直接被送回到齐齐哈尔的ri本医院休养去了。 在这场因为推广人民币和银元而引发的内战中。王茂如军事上大获全胜,但是政治上倒了霉。丢了一半地盘不说,一直以来合作对象朱庆澜还被撤职。随后朱庆澜又接到内部消息。běi jingzhèng fu应广东省议员们的要求,准备委任他到广东担任督军。广东一直以来都是民党闹的欢的地方,而且小军阀无数,北洋插不进手。民党希望一个开明的督军担任广东督军,并且广东士绅代表强烈要求赶走龙济光。朱庆澜到广东还是升了官,广东省督军哪能是区区一个黑龙江督军比得了的。所以接到陆军部的调令之后,朱庆澜是心情愉悦地准备去广东赴任督军去了。 许兰洲在黑龙江盘踞十几年,怎能受得了这个气,于是暗中筹划夺权。 不过这时候,黑龙江骑兵旅旅长英顺和骑兵第三旅巴英额立即宣布保持中立态度,说两边拿不定主意。第二步兵旅旅长原本是任国栋,但因为任国栋对呼伦贝尔冲突态度暧昧,许兰洲让二儿子逐渐取代任国栋的位置,彻底把第二步兵旅给掌握在手中。此时许兰洲因阻碍华夏民族银行让一大群人没能发财,甚至得罪黑吉热两地军阀和北洋zhèng fu要人,再加上看出来许兰洲的意思,任国栋立即审时度势,对许兰洲的忠诚有所异动了。 打仗,就是打后勤,打得就是钱,打的就是银子,谁有钱谁大,将军们打仗是图的是什么?不就是图钱嘛,王茂如和朱庆澜搞了一个华夏民族银行之后,将来谁有钱途已经很明了了,黑省士绅们看出来了,黑省官僚们也看出来,若不是许兰洲经营黑龙江二十年,现在便有超过一半的军官跑过去表忠心了。 朱庆澜收拾好之后准备要走了,王茂如不顾危险,带兵赶到齐齐哈尔送别朱庆澜上火车离开。 朱庆澜道:“好大的胆子,秀盛,没想到你还敢来送我,你就不怕危险吗?” 王茂如展颜一笑,道:“危险倒是有,不过若我因为危险就不来,岂不是太没用了?大人是我的恩师,秀盛在此一年半时间,没少得到恩师的指点与支援,临行前,秀盛只能鞠一躬,向恩师表示感谢和敬意。” 朱庆澜高兴道:“我朱庆澜前得如此佳徒,也不枉在北方苦心经营三年了,好,好,好。为师临行前,没有别的表示,就送你一人才。” “谁?”王茂如倒是奇了怪。 朱庆澜一招手,一个三十几岁的方脸军官走了过来,敬了一个礼,朱庆澜说:“这人叫郭松龄,字茂宸。是我在四川时就跟我的军官,其人有大才干,懂军事。知兵武,其才干可带一师之兵。只是我之前虽在江省名为督军却无兵权,未能让茂宸一展才华。我此去广东担任督军,也只是应时而已。广东如今有龙济光,我去也只是个傀儡罢了。茂宸本yu随我去广东,然而我却知道,去了广东,茂宸更是无从发挥了。秀盛。我如今把他给你,也让你多一员大将。”说着,转头问:“茂宸,你跟秀盛,只有他那里才能有你施展才能的地方。” 郭松龄敬礼道:“是。” 郭松龄?这就是东北军号称战神外加第一反骨仔的郭鬼子郭松龄? 王茂如仔细打量了一下他,大高个,浓密的眉毛,方脸大嘴。甚为硬气英朗。果真有大将之资。王茂如点点头,道:“茂宸兄,以后咱俩多多合作,我会请教与你的。” “尚武将军客气了。”郭松龄淡然地说道。 王茂如正为收了郭松龄而高兴,任元星跑了过来,在王茂如耳边说:“刚刚得到消息。黑龙江骑兵第四旅毛子平部与我扎兰屯守备旅001补充营发生冲突,补充营营长刘华临阵脱逃。导致扎兰屯失守,屯放在扎兰屯的军资全部被毛子平劫走。” “什么?”王茂如怒发冲冠。道:“王八犊子,你个毛子平!还有刘华!他娘的怎么就能这么丢了扎兰屯!” 王茂如匆忙地送别朱庆澜,带着郭松龄首先返回甘井子城,刚刚抵达甘井子城的时候,却得知那毛子平抓住了刘华,但随后释放,并带军从扎兰屯撤了出来,所有物资一分未动一毫未取。 当第十七混成旅返回扎兰屯的时候,刘华带着人来迎接,王茂如看了一眼,冷冷地说道:“抓起来。” “是。”近卫兵立即将他抓起来。 刘华忙求饶道:“大帅,大帅,求大帅开恩啊大帅,属下死命守住了扎兰屯,是有功之臣啊。” 一旁参谋长祝永泉和任元星刚要开口,王茂如冷冷地说道:“不战而逃,军法处长何在?”朱怀龙立即走出说到,王茂如问:“不战而逃,导致阵地失守,隐瞒战果,是何惩罚?” “枪毙。”朱怀龙冷冷地说。 “老朱,老朱,咱俩可是一块受训的,你不能这样落井下石啊。”刘华叫道。 刘华也是最早跟着王茂如的守备队三十六个班长之一,虽然才干不如别人,平时训练偷jiān耍滑头,但是王茂如也没有亏待了他,让他看守扎兰屯重镇。扎兰屯是进出呼伦贝尔的咽喉,许兰洲占了扎兰屯,王茂如便被卷在呼伦贝尔,想出来只能穿过茫茫的大兴安岭群山了,若是王茂如占领这里,那随时可以出兵攻击许兰洲,因此王茂如对此地特别看重。在黑省冲突之后,俄军宣布支持许兰洲,不再为第十七混成旅运送士兵。王茂如率大军迅速抵达扎兰屯,同时从后方调来物资,并率军开赴甘南县与许兰洲对峙。然而没想到是,在于许兰洲冲突结束之后,后方老家让人端了。这端了也就罢了,主要原因还不是因为战士作战失败,而是因为营长害怕逃跑,而导致军心不稳。 一旁的李德林忙道:“大帅,虽罪无可恕,但情有可原,李营长镇守扎兰屯,除了这一次疏忽却也兢兢业业啊。” “是啊,大帅。”李品仙也说起了情。 一旁亲卫队长卢方yu言又止,他因为保护大帅家眷不利,却并未受到惩罚,难免此时会让人想到两厢对比。 刘华也说道:“大帅,大帅,求求你了,我可对你忠心耿耿啊。” 王茂如看看大伙儿,问道:“前次卢方失误几乎让我家眷被十八路胡子劫掠,我却一点也没有惩罚。而这次刘华失误,虽然有惊却是无险,故而罪不至死,是不是?” “是啊大帅。”众人忙求情道。 王茂如冷着脸说道:“卢方保护的是我的家眷,就算我家眷都死了,那也只是我一个人的事!而刘华却是要为我们这个团体,我们这支部队负责,如果毛子平但凡胆子大一些,许兰洲胆子大一些,咱们就得他娘的全被消灭!咱们的基业全他妈拱手相让。你们知道不知道三国的时候有一个最著名的战役叫做官渡之战?那灌入之战败于哪里?败于乌巢守将淳于琼贪酒误事,葬送河北袁绍四州基业。我王茂如的家人死了也就死了,我将会报仇,然而,这家也却不能有任何疏忽,松懈!所以,你们不必求情!马成子,曹chun雨。” “到!” “执行枪决。” “是。”马成子和曹chun雨两个近卫兵算是王茂如身边的刽子手一般的人了,只是许久未动手了,拉着刘华便走了出去。 “大帅,大帅饶命,饶命啊大帅!”刘华哭喊着求饶道,其他人听到大帅的一席话却不敢说话,不一会儿,听到远来砰的一声枪声,震颤人心,那哭嚷声和求饶声顿时没了。大家知道怎么回事儿,却也忍不住心中失落,刘华,因作战不利被执行军法枪决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