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两万大军镇北疆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两万大军镇北疆

第一百八十八章两万大军镇北疆 马成子一身是血的走了回来,沉声道:“大帅,他死了。” “他死的痛苦吗?” “不痛苦,脑后一枪,什么也不知道。” “唉,刘华啊刘华,刘华啊刘华,你他娘的怎么在这个时候犯浑啊!”王茂如叹了口气,站了许久,眼中默默流出泪水来,其他人见状更不敢说话了。过了一会儿王茂如一挥手,才说:“就这样,所有人进营。马成子,厚葬刘华,棺材要松木的,最贵的棺材。” “是。” 扎兰屯经过了短暂的战事,街道上和田地里还有炮击过的痕迹和血迹,以及大队的马蹄印,王茂如问了士兵,得知这刘华原来是因为大帅王茂如获胜而觉得无战事了,便放松了jing惕,还买酒给大家庆祝。没想到黑龙江第四骑兵旅,这个曾经战败过的对手,在旅长毛子平的带领下潜伏三ri,偷袭扎兰屯。刘华准备不急,害怕被围逃脱不了,便说去求援兵,先跑了。可没跑多远,便被埋伏下来的第四骑兵旅抓了个正着。 说道第四骑兵旅,也是让王茂如头疼不已,这支部队驻守在扎兰屯,可算是守住了他的咽喉了。王茂如环视四周,问:“大家说说看,毛子平这是什么意思?” 商元青立即道:“大帅,这王八犊子是想跟咱们干一场架,干就干。骑兵么,谁怕他啊。当初俺在督军府的时候,就想跟他较量较量了,大帅。让我去,我一个营,绝对能干翻了他。” 根据情报,这第四骑兵旅在赵永芳担任旅长的时候就只有两千四百人,经过前次打击,如今第四骑兵旅能有一千人就不错了。 王茂如道:“没脑子,他要是想跟咱们打,还犯得着这个时候?这时候běi jingzhèng fu已经下令各自撤军了。还有,他真想打干嘛不把军火库里的物资拿走。” 商元青忙嘿嘿一笑,道:“对,对。他是不是想投降?” 祝永泉摇头道:“他不是想投降,他是想投靠。” “嗯,至清你说下去。”王茂如道。 祝永泉道:“这毛子平毕竟是许兰洲的老部下,只是如今形势逼得毛子平不得不做出选择,他一个不满千人的骑兵旅岂敢驻守在咽喉之地。可是běi jingzhèng fu陆军部要求他驻防扎兰屯。便是将他送到咱们口中,可是咱们还不能吃了它,所以他想要过好就得跟咱们走得近。毛子平攻下扎兰屯军械库却一分未动,说明他想让咱们看到他的作用。又不至于得罪了咱们。” 王茂如点头,说:“副官。去请毛旅长过来一趟。” 这毛子平三十岁年纪,身材高大。但是有些罗圈腿,可见此人长期在马背上,腰间挎着一把硕长的马刀很是扎眼。王茂如倒是笑了起来,指着这马刀说:“韩旅长,你这刀也亏得你的高大身材,要是换个人,非得嘡啷地不可。” 韩凌霄敬礼,道:“敬礼,护军使大人。” “回礼,旅长阁下。”王茂如还礼之后,道:“来,咱们谈一谈结盟的事儿。” 刘华的死,给军中以极大的震慑,秀帅王茂如是不允许有人擅自逃跑的,之前对于逃兵,全部都被挑死。军官对于士兵的死士无所谓,这个年代,士兵的命最不值钱,第十七混成旅的军法并不严苛,也从未剥削过士兵和军官的粮饷,待得好好地,走什么啊。因此除了在刚刚北上与吉军发生冲突之后的时候发生过逃兵,自从到甘南县练兵之后便没有再发生过逃兵事件。而军官逃跑更是从未发生过,第十七混成旅兵强马壮,少将旅长王茂如以身作则,常常冲在最前线,军官各个效仿其奋勇。 因此刘华逃跑,大家很是惊讶,然而更惊讶的是王大帅对脱逃将领的态度,枪毙,不管这个人是谁,一律枪毙。从民国二年到如今民国四年,可这刘华算是跟了他快三年了,没想到说毙就毙了。众军官对此颇有种jing钟长鸣的效果,不战而降,不战而退,不说丢不起那人,更丢不起那命。 刘华的同学,老大哥李德林给他收的尸,葬在扎兰屯外的林子里,他烧了些纸,却见王茂如远远地走了过来。李德林连忙站起来,敬礼说:“大帅。” “这是刘华的坟?” “是。” “嗯。”王茂如点点头,神sè有些黯然,蹲了下来,摸了一下石碑,说:“刘华,别怪老大哥我,是你自己不争气,以前偷懒耍滑也就罢了,打仗的时候怎能能偷懒?你若是战败被俘,我仍旧会重用你,但是你为什么要丢下部下逃跑呢?你啊你,你……唉。”惋惜之后,从副官那接过白酒,洒在坟头,伫立一会儿便带着黯然的李德林返城。 毛子平的黑龙江第四骑兵旅顺利驻进了扎兰屯兵营,王茂如也带队返回呼伦贝尔,因为黑省冲突结束,俄国人这一次允许第十七混成旅使用铁路运输,也省了脚力。 王茂如带着手下返回到呼伦贝尔,在火车上与郭松龄交谈之后,见这郭松龄果是才华横溢,知兵事懂战事崇尚军纪军容,他内心很是欣赏郭松龄的才干。可是这个郭松龄也许因为太有才华,言谈举止之中有些自视甚高。 如今第十七混成旅虽然名为混成旅,然实堪比北洋陆军师人数,所缺的无非是大炮不如而已。全旅上下两万人,皆以他为核心,而他下面,以祝永泉,李德林,赵增福,李品仙,何如飞为辅的军官团体已经形成雏形,这些人也都不是省油的灯,年纪轻轻手握重兵。自己是爱才才不在意郭松龄言语之间的傲气,但是其他人会忍受吗?他思考之后,还是决定暂时把郭松龄闷上一闷得好,别让他冒然进入军队反倒受到排挤。王茂如又觉得任元星跟在自己身边很久了,是该把他放出去了。 回到呼伦贝尔军营,所有军队已经撤回,但是王茂如扩军的步伐却没有停下来。 团赵增福部改为步兵一团,调001补充营加入,之前赵增福一团只有两个营,如今也凑足了三营之数了。步兵一团从各处集结回到呼伦城,之后,又被王茂如派遣到额尔克纳左右两旗和满洲里驻防,以防被俄国人。 老土匪盖天久步兵二团初立,王茂如实现了对他的承诺,让他官升一级。盖天久步兵二团调往阿尔山,严防科尔沁蒙古骑兵北上。阿尔山和扎兰屯是进入呼伦贝尔大草原唯一的两条路线,所不同的是扎兰屯有俄国人的铁路可以沿铁路西进,而从阿尔山北上进入呼伦贝尔只能骑马或者步行。陶克陶胡与巴布扎布屡次率兵攻击中国zhèng fu,之后被北洋陆军追赶,屡次从阿尔山逃向呼伦贝尔,转道去外蒙休养生息。因此盖天久步兵二团,也像一枚钉子一般,顶在了进入呼伦贝尔的路卡上。 王茂如下令组建步兵三团,团长为副官长任元星,由005补充营、006补充营、007补充营组成,驻扎大本营。任元星跟在王茂如身边三年,虽然没有立下什么军功,但是其人脉却是军中其他将领无可比拟的。 步兵第四团由008补充营,009补充营与战斗工兵营合并组成,团长为原战斗工兵营营长赵庆。赵庆是模范团的军官,资历够,在职期间任劳任怨,是个合格的忠诚军官——尤其是他的忠诚让王茂如放心。步兵四团集合完毕之后,全团前往博客图驻防,以防许兰洲进犯。 jing卫营升级为jing卫团,调010补充营,011补充营与jing卫营合并,组成jing卫团,jing卫团团长由原jing卫营营长结巴将军王其垣担任。 因为012补充营与013补充营是由巴布扎布投降蒙族骑兵组成,王茂如很是不放心他们的忠诚,于是把012补充营调入加入骑兵一团,013补充营加入骑兵二团。 骑兵一团宫小旗部,驻防新巴尔虎左右两旗。 骑兵二团郭布罗?龙庆部留在呼伦城大本营中,接受整训。 另外因为辎重营直属司令部管理,各团各自建立辎重连,归各团部直接指挥。如此一来每个步兵团将拥有士兵两千二百人,骑兵团人数少,只有一千八百人,炮兵团更少,只有一千人,jing卫团两千人,司令部还有司辎重营六百人,宪兵营四百人,全旅共七个步兵团(142团,143团,步兵一二三四团,jing卫团,),两个骑兵团,一个炮兵团,司令部直属部队总计两万一千余人。可以说若是zhong yāng允许,第十七混成旅兵锋所指,打下许兰洲占了黑龙江省不是难事。 许兰洲似乎也得到风声,不允许手下挑衅犯事,与王茂如平安相处起来,而且华夏民族银行在黑龙江省内的建设,还得到了他的帮助。果真是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敌人。 但是黑龙江无战事,再养着这两万多余士兵,倒是显得繁赘。参谋长祝永泉建议稍微撤去一部分,王茂如却不同意,说:“为什么我来黑龙江两年半,许兰洲在黑龙江二十年,但这次军事冲突我不怕他?因为我有兵,我的兵越多,我的位置越踏实。”并召开全军扩大会议,参与会议的人包括所有营级以上军官以及十二处所有军官,表扬在冲突期间各部队的优异表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