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八十九章 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

第一百八十九章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 此次全军会议有四个主题,第一个主题便是任命书的宣布。王茂如当众正式宣布各部团长以及营长任命书以及授予军衔,绶带,指挥刀,同时宣布魏东龄接任副官处副官长,郭松龄担任参谋处参谋,罗浩担任情报处处长,卢方担任jing卫团副团长。。 公布了这些人事任命之后,会议进入第二个主题,军队驻防地派遣,步兵一团北上额尔克纳,步兵二团南下阿尔山,步兵四团东进驻防博客图,骑兵一团西进新巴尔虎,其余部队留守呼伦城,全军务必继续练兵,保持战斗状态。 第三个主题便是颁发战斗勋章,一共是三种勋章,一是龙江府闪击战勋章,颁发给骑兵二团,一是碾子山歼灭战勋章,颁发给骑兵卫队,最后一个是三等作战勋章,颁发所有参战士兵以鼓励他们的勇敢。 最后,部分到来了。 王茂如站起来,当众宣布道:“在这里我还要给大家一个奖励,就是我会把手华夏民族族银行百分之三的股份,即价值一百万的股分奖励给在座诸位!诸位,开会完毕之后都是身价百的富翁了。散会之后别忘记去总务处签字,不签字没法接受股份嘛,当然,放弃的不算。” “轰!”所有军官都跳了起来,大声叫好,当兵当官为什么,不就是为了能有个好生活,自己有个好生活。家人有个好生活。这个时期,大家抛头颅洒热血,为的不是别的,就是前程和钱程。 王茂如双手一压。道:“冷静一下,有一点我要说明的是,我给弟兄们的不是现钱,是股份,咱们的地盘多大,咱们的华族银行就开到哪。诸君,我不会给你们钱,因为我怕你们奖金有人一下子花光。更怕有人惦念你们手中的钱。但是!换成华族银行股份每年分红就有几千块几万块,不单单你们衣食无忧,将来你们的儿子,孙子。子子孙孙,只要我不倒,我儿孙不倒,便永远有人保卫着你们的财产!这些股份也永远都是你们家的,你们家族的!我王茂如一个人富裕那不算本是。我要所有跟着我的人,都富裕,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好!”众人手掌都拍红肿了。 这百分之三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如今华夏民族银行(简称华族银行)股份分配是王茂如个人72%,北洋黑龙江省zhèng fu占10%。北洋běi jingzhèng fu占12%,其他人占6%。他如今拿出3%看似不多,然而他还要继续招揽手下,手中剩余69%还会减少,因此这次不能给的太多。拿了王茂如的钱,不是白拿的,钱是个好东西,可是这是卖命钱。 王茂如见各个都兴奋地不行,等了一会儿,大家冷静了下来,才又道:“当然,诸君有一点要注意,我这个人大家都了解!我不接受遭到背叛和手下人投降,所以弟兄们都听好,咱先小人再君子,我不希望任何人将来会背叛大家。本帅对自己人怎么样,你们都看到了,就是那被我处决的刘华,他虽然犯大错我被处决,然而,他的抚恤金这次我也交给了他的家人。大家知道是多少吗?” 刘华犯错导致扎兰屯失守,几十万大洋的军用物资几乎被夺走,王茂如以枪决jing示所有人不要犯这种错误,虽然激进,然而却jing醒全军,再也不会有人掉以轻心。但是对于他的抚恤,众人一直都不知道怎么安排的,算是什么?逃兵?还是牺牲? 王茂如伸出一根食指,道:“一万大洋,我亲自交给了他爹。” 众人睁大了眼睛,一万大洋,居然是一万大洋?大家议论纷纷,谁都没想到,刘华的抚恤金高达一万大洋。 王茂如道:“刘华虽然犯了错,但是,刘华却没有背叛我,他至死也没有背叛过我,只是因为犯错。所以,我杀他,却要厚葬他。跟本帅打天下的兄弟,我说过,就算战死了,我也会供养他的家人,没老婆发老婆,没地的,分地,将来你们的儿子女儿,必定都会是国家栋梁之才。我不相信那些zhèng fu公员,我相信我的兄弟们,我相信你们,你们后代将来,我来安排。我王茂如说话做事,一向是言出必行,一口吐沫一个钉子。” 会议室肃然安静下来,大帅几句话说到他们心里去了,这年月,人命最不值钱,俗话说好男儿不当兵,当了兵也就算是把命交出去了。人死了也就死了,遇到好长官,买一副薄皮棺材埋了,遇到心狠的,直接挖坑扔进去。哪有王茂如这样对手下的,战死厚葬,安排儿女出路,谁再不卖命谁他娘的就不是人养的。 “稍后,总务处的协议中会写明规定,背叛本帅的行为即代表自愿放弃股份与分红。”王茂如说道。 大家相互看看,谁也没有异议,这条规定自然是限制,哪个给手下了如此优厚待遇的长官愿意花钱给白眼狼,将心比心,若是自己在秀帅那个位置上,恐怕也会这么做——若真是换个位置,能不能拿出百万股份分给手下还真难说。 王茂如朗声道,“最后,诸君请与我共同努力,一起打造一个铁一样的军队。”开完会之后,众人一个个兴奋地排队在总务处长何如飞这里签署协议,协议一式四份,签完协议之后他们的身家就完完全全地与王茂如连为一体了,当真正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王茂如回到司令部休息室,郭松龄倒好了茶,放在他面前,道:“无功不受禄,秀帅,茂宸愧不敢当。”说完将协议放在桌子上,道:“这些协议我没有签。请秀帅收回。” 王茂如呵呵一笑道:“要是我一定要给你呢?” 郭松龄摇头,硬邦邦地说道:“无功不受禄。” 王茂如叹了口气,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才说:“我知道你是怕人说你闲话。你的自尊心强,没关系,我可以给你机会等你立功。我现在就要交给你一个任务,完成得好,你大功一件,完成不好,我也不敢再信任你了。” “秀帅请讲。”郭松龄道。 王茂如很欣赏他的自信,这种自信源自于他的才能。他说道:“我要的军队,不能只有埋头冲锋的士兵,更重要的是要有能指挥怎么打仗的军官,我准备办一所军校。地点就在牙克石,叫做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你做我的陆军士官学员教育长。” 郭松龄思考许久,说道:“秀帅,我本不想再教书。但是作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接受这个任务。” 王茂如笑道:“好样的,我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不问为什么,不问有什么苦难。好!”夸奖完毕,又道:“我不喜欢手下人参与党争。所以,这所陆军士官学院的核心思想,只能服从于我,我将亲自担任校长一职。你要注意,牙克石军校出身的军官,要完全效忠于我,服从于我。否则,就不该出现。” 郭松龄心中一凛,这个秀帅,果真心狠手辣,能成为人上人必须要无情啊。 王茂如忽然哈哈笑了起来,对外面喊道:“柴世荣,进来。” “是!”柴世荣走了进来。 王茂如说:“这是咱们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的第一个学生,柴世荣。” 在全军尉官会议结束之后,王茂如第二次接见了巩卫团代表巴宾盖伊德,之前因为忙着银行的事儿,只和巴宾盖伊德浅聊,在拒绝了巴宾盖伊德在呼伦贝尔地区合作破坏中东铁路的建议,但支持了他们在呼伦贝尔地区之外协助破坏中东铁路计划。俄军受损极为严重,之后俄军加大力度清剿巩卫团,巴宾盖伊德手下出现死伤,便逃跑到呼伦贝尔在此求见王茂如。 当然,这次王茂如倒是没有拒绝合作,只是了一个条件。巴宾盖伊德一行二十多人都是德国驻青岛海军陆军jing锐,王茂如自然不会放弃这些人才。他要求巴宾盖伊德必须留下一半的人到牙克石军校教书,他会派出人马帮助巩卫团,他的人土身土长于此,在破坏中东路的方法和程度上远远比德人强多了。 巴宾盖伊德回去与巩卫团所有人商量,之后认为身为白人的他们,在中国东北成立游击队目标大易暴露,行动太过危险,游击队这种事本来就应该由亚洲人来做。而且帮助中国人的方式仅仅是去中校教中国人打仗,这买卖太划算了。在大家一致同意之后,巴宾盖伊德在手下中选派了十七名最优秀的士官,这些都是德国陆军人才,有机会不让他们冒风险,巴宾盖伊德是绝不会让他们丧生的。 王茂如以为德国人的认真才选择将最优秀的士官留下来教授军士,岂不知德国人不是傻子,他们留下来只因为去做游击队有可能哪天就死了,但是把jing英留下来,以后还能做德意志军队的种子。 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在得到了十七名德军教官之后,这才算是正式的开展。陆军士官学院的培训目标是营以下士官,王茂如要求所有班长以上到营长级别,轮番更换来到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进修,让他从德国教官那里学到了不少知识和见识。 当此时,那河田智雅也准备离开呼伦城,王茂如得知她即将离开,心中也有些许留恋不舍,任谁与之相处时间长了,突然分开也开心不起来。河田智雅的心思王茂如猜得到,而聪慧的河田智雅从少女时代便是ri本难得的少女作家,心思更是细腻,自然也猜到了王茂如的顾忌。他还是因为自己是ri本人的身份而不得不放弃与自己在一起啊,河田智雅突然在此时恨起自己是ri本人了。 左玉琢与左玉婵两人知道河田智雅告别,便不去sāo扰了,最终在女人的角逐中,没名没分的东洋少女还是败给了姐妹同心其利断金的两个萝莉手中。 书房里,河田智雅放下书本,认认真真地看着王茂如,王茂如早就对她的大胆与肆无忌惮的眼神有了免疫力,小说:“河田小姐明天就要走了,我不知道送你什么礼物好。” “你能写给我一首诗吗?”河田智雅手指缠着,娇滴滴地问。 写诗?王茂如默默自己的小胡子,这事儿简单,爱情诗么,张口就来,他一只手支撑着下巴,看着她美丽的容颜,心中忽然有种冲动,他妈的,什么都不要了,就要她!这冲动一闪而过,他便打消了,女人,是苹果,可以吃可以藏,却不能为了苹果失了自己的未来。可惜,自己和她也只能错过了,王茂如心中也难过了起来,口中缓缓地说道:“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河田智雅听得醉了,她站起身,慢慢走到王茂如身前,哭着说道:“真的最好不相见么?真的么?难道我们真的不可能吗?” “我只希望是假的。”王茂如道。 “真想把秀盛君留住啊。”河田智雅哭着慢慢地解开和服上的本衿,说:“秀盛君,求求你,让我做一次你的女人。” 王茂如瞠目结舌,这……能拒绝吗?是做禽兽,还禽兽不如呢?且听下回分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