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骏马啊,你四条腿!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九十一章 骏马啊,你四条腿!

(ps:在这里非常感谢五味酒老酒童鞋,他赠送了二十三章免费章节,一共二百三十份,大家快点来领取哦,还有看的童鞋,既然有免费赠送的,就不要看了。一包烟的钱足够你看完这个故事,何必呢,还要忍受错字和乱码以及钓鱼网站的侵袭。一包烟钱足矣啊,前提是跟我一样抽白沙,额,抽白沙的吊丝伤不起啊,写个书还遇到) 唐宝琪自然是高兴的,能够见到朝思暮想的人,也驱散了她因为谈判失利的情绪。 王茂如亲卫离他们远一些,他骑着高头大马,唐宝琪躺在他的怀里,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两个人默默不语,长久,王茂如才说:“对不起,冷落你了。”唐宝琪哗地一下眼泪就掉了下来,这该死的人,要不是陈宁陈叔叔劝说自己来,自己真会负气一辈子不来,他连个电报也没有打过来,难道对自己真的这么漠不关心吗? 唐宝琪撅着嘴气鼓鼓地说:“你是国民女婿,冷落我正常,现在不知道多少大员要把女儿嫁给你,而且听说大总统都要把女儿嫁给你呢。” 王茂如道:“从袁克定那货的尿xing长相来看,这厮的妹妹肯定好不到哪去。” 冷不丁听到王茂如这么粗鲁说话,唐宝琪哭笑不得,捶了他一下,问:“你是不是身边美娇妻太多啊,忙不过来了?你的两位小娇妻呢?还有那ri本女记者呢?我看是有了新人忘了旧人,我还这里干嘛。难道受辱不成?” ri本女记者?河田智雅?宝琪怎么知道的?想到河田智雅,便想到了那天在书房中的疯狂,河田智雅就像末ri中疯狂的教徒一般,不顾初次的阵痛疯狂的索取自己。这小娘们害的自己腰疼了两天。但是……坚决不能承认,不能承认。王茂如立即做真诚状:“宝琪,你可是冤枉了我了,如今呼伦贝尔一切新建,我身为一地之长,没等着大家生活好起来就先自己享受了,那怎么成?那样一来我位置坐的也不稳啊。虽然他们来到呼伦城,可是我几乎天天都泡在军营中。哪有时间啊。我真是个坏蛋,因为事业不单耽误了他们俩,也耽误了你,辛苦了宝琪。都把你等成老姑娘了。” “你才是老姑娘!”唐宝琪撇了撇嘴,娇嗔道:“满嘴的油嘴滑舌,我姐姐就说,你啊,最会哄女人了。我就是被你的一张嘴说的等了你三年!” 王茂如握住她的手,认真道:“我不会让你再等了,要不然现咱就成了亲得了,怎么样宝琪?你在zhèng fu看得清。咱们国家乱成一团上下没有安定的时候,我倒是想让身边的人生活在安全之中。可是哪里才是伊甸园呢?”他赶了一下马,让马匹跑起来。又说:“下半年,还要打仗,你信不信?” “因为袁伯伯当皇帝?”唐宝琪问。 “你都知道他要当皇帝,就该知道多少人不支持他做皇帝,要是他做皇帝,不知道有多少人反对讨伐。”王茂如道,“南方一直以来都反对总统,而且他要是做皇帝,东北的旗人蒙人估计就会乱起来,我不得不防。宝琪,我希望你安全一些,要是真乱起来,你去天津美国租界里面待着。我去找你,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我战败下野,一种是我大胜高升。” 唐宝琪抱紧了他说:“不管你是战败还是战胜了,你都要活着找我。” “好,我答应你。”王茂如激动地说道。 天上一只雄鹰在盘旋,宝琪高兴地说:“看,看,大雁,好大的大雁!” 王茂如眼神比她好多了,嘲笑道:“什么大雁,那是老鹰,你啊你,看你以后还注不注意保护眼睛,都成了四眼妹了。” “切,四眼妹就四眼妹。”宝琪笑道,靠在他肩头,小声地说,“秀盛,你写的诗,我看到了,真好,我很喜欢。” 王茂如道:“是么?我是非常用心的。” 宝琪忽然不再温柔了,恶狠狠地回头望着他,说道:“可是至玉琢和至玉蝉这两首诗写得更好!哼哼,不干,人家不干!”她抓着王茂如的衣襟撒娇道,“我要更好的,我要更好的。”王茂如很是头疼,这、这、这又是怎么回事?她怎么知道自己写给玉琢和玉蝉的诗?宝琪道:“你还不知道?你写的诗最早是ri本《新闻早间》报道的,引起ri本轰动,现在国内各个报纸都在刊登你的诗,哼哼,都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把你当做梦中情人呢。” 这该死的ri本小娘们,咋能不经我允许乱刊登呢?王茂如腹诽道。 宝琪摇着他的胳膊撒娇道:“秀盛,秀盛哥哥,我也再要一首诗,我也在要嘛。” 您当我是超级电脑呢,哪能说有就有的,王茂如痛苦地回忆,可是越回忆却越记不得什么,最后只能感慨地说:“我作一首诗,别出声,别出声。” “嗯,是给我的吗?” “额,你听听就是了。”王茂如清清嗓子,顿时感到诗气丛生,才华横溢,道:“啊!”吓了宝琪一哆嗦,这什么诗,神经兮兮的。 “啊……骏马啊,四条腿!啊!大海啊,全是水!宝琪啊,你真美!林厦(陈宁等人住的旅馆)啊,晚上闹鬼!”当然,这首诗还少了一句,那就是发改委啊,你娘了个腿! “啊……秀盛,你坏死啦!”宝琪连捶带咬,这个该死的男人,明知道自己怕鬼,还这么说,王茂如哈哈大笑,心里抹了一把汗,可算把姑nǎinǎi那股劲儿哄过去了。 这边打情骂俏,那边陈宁老先生等了又等,几次三番。却见不到王茂如,听说这代护军使正在忙罗和民政总长马六舟着鼓励生育计划,无聊之下好奇便去zhèng fu打听这是什么东西。 原来王茂如在查看了移民署的人口统计之后,看到大呼伦贝尔区十一个旗总人口经过半年的移民也才达到三十万人。两地居民中百分之六十二是移民。其中移民中百分之九十是成年壮年人,而且这些成年人中百分之七十都是男xing。这充分的说明了移民地区的特点,只有强壮的成年男xing才敢于尝试和挑战新生活。为了调和人口比例,军zhèng fu特地制定了一份人口鼓励计划,主要是鼓励全家移民,鼓励生育和不允许堕胎,此项计划由民政署长张朝墉负责。 随后王茂如与民政总长马六舟,民政署长张朝墉以及zhèng fu工作人员商议之后制定了人口鼓励生育计划。《人口计划》中要求区zhèng fu中。每家新出生婴儿(不分男女xing别)一次xing奖励银元三块,儿童顺利成长到七岁上学岁再奖励五块。堕胎、杀婴等伤害儿童行为定xing为犯罪行为,除罚款三十块大洋外,处罚劳教一年。马六舟将这项法令提案交给议会。这议会中的蒙古王公和读书人也忍不住乐了起来,大帅倒是管的真宽,女人生孩子也管了。反正花钱花的也是zhèng fu的钱,议会议员们自然不会拒绝这项地方法令,法令提案顺利通过。 全区张贴之后。由本地村正,地保,旗主,喇嘛向本地百姓解释宣传。东北的女人。不管是移民的还是本地的,受到关外粗狂气氛的影响。谈话起来肆无忌惮,说将军莫不是自己想娶老婆了?马六舟下达这个法令的时候。也觉得身为读书人却发布人生孩子的法令,真是斯文扫地,几天脸红不敢出门见人。 这项法令一经颁布,顿时乡民跑到了zhèng fu,一个个抱着孩子,叫道:“我家孩子,我家孩子刚出生。” 一个穿长褂的zhèng fu文员看到第一个抱着孩子的问:“移民署发放的户口本带来了吗?” “没带。” “没带领什么赏。”文员冷冷地说,“下一个。” “没带咋不能领赏?我说大兄弟,你看看我闺女才多大,不是刚出生吗?你别是没娶老婆,连孩子多大都看不出来?”几个妇女哈哈笑起来。 “下一个。”zhèng fu人员也不理会她,高喊道:“后面的,拿户口本才能领,一岁以下的才能领,超过一岁的就不能领了。” “大老爷,我儿子一岁,一岁。”另一个妇女抱着儿子凑上来,递过去户口本,户口本上写着民国二年六月十八ri出生,这都两岁了,扯蛋呢。 文员生气地说道:“你这户口本上写明了,三子李狗剩,民国二年六月十八出生,超过一周岁了,你自己不会看啊?过年龄了,等七岁上学的时候再领五块大洋。” “啊?那哪成啊,长官,改小一岁。小一岁行不?” 文员不理会她,说:“大姐,你不符合规定,别耽误下面的人,下一个。” “真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什么玩意。”这位大姐很生气地骂道。 “辱骂zhèng fu工作人员,掌嘴。”旁边维持秩序的巡jing走过来,说道。 “啊?你们还敢打人?” “这次给你个jing告,zhèng fu规定了,要是有人肆意挑事,扰乱辱骂工作人员先jing告,jing告没用一律掌嘴。”那巡jing威胁说。 这大姐忙捂住嘴,瞪了他一眼抱着孩子走了。 一个小媳妇拿着户口本递过去,检查好之后,在后口孩子的那一页后面盖了一个印章,一旁的人打开抽屉,拿出一打等于三块大洋的纸币,都是五分钱的小额,数了数正好六十张,说:“拿好了,你的奖励,领了就按个手印。注意点儿安全,别丢了啊。” “恩呢,恩呢,我按,我按。”小媳妇欢快地叫道。 “按好了,走。” 小媳妇忙把纸币揣进怀里,露出半个胸脯和,也不顾旁边人看着,几个小年轻办事员脸一下子红了起来,旁边的大姐纷纷起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