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生孩子奖励袁大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九十二章 生孩子奖励袁大洋

第一百九十二章生孩子奖励袁大洋 这小媳妇拿好户口本走出民政署,见到他男人跑过来,双手插在袖子里,问:“顺儿他娘,真给了吗?” “给了,搁我兜里呢。”小媳妇骄傲地说道。 “真给啦啊,太好了,顺儿他娘,你是咱家大功臣呢。”她男人高兴地说到。 “那是。”小媳妇很是自觉得了不起,给老韩家生了个儿子,还得了zhèng fu的奖励,这zhèng fu还真有点儿意思。 两人抱着孩子走到大街上,正巧遇到一位同时逃荒过来的,这人愁眉苦脸的,看到他俩骄傲的神sè,忙转头就走。顺儿他娘问这不是老李大哥吗,怎么看到咱就跑呢,咋的了。顺儿他爹笑着说你不知道,老李大哥怕收人头税,他家六口人,就在户口本上写了五口,没想到人家zhèng fu不收人头税,反而贴钱,这下他后悔啦,臊得慌。 被他们说的老李唉声叹气,走回家们,这房子新建的不久,还有泥胎味儿,看到他娘正在和他媳妇聊天,气不打一处来,说道:“都是你,都是你这败家娘们小心眼,要不然咱是不是能得到三千钱了,你这败家娘们。” 老李媳妇当初鼓动不给孩子上户口,老李也没啥主意,因为害怕跟山东老家一样收人头税就听她的了没落户,现在反倒是全怨他媳妇身上了。老李他娘劝道:“这事儿能全怨杏儿吗?咱老家泰安人头税收的可狠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别有啥能耐都跟家人使劲。你说你啥出息,跟老婆使劲?要真能耐,你现在就去上户口去啊。” “还上啥户口啊,人家说了。因为孩子没上户口,所以上户口的时候就算没到一岁落户本也必须写满一岁,不给钱。唉,头发长和见识短呢,败家老娘们。”老李还是生气,抽了一口旱烟。 “那孩子户口上了吗?” “人多,没排上。再说还上啥,三块大洋都没了。” “你咋那笨呢。”老李他娘揪着他耳朵骂道。“七岁还能领五块大洋呢,你不上户口,到了七岁又该不给你了,赶紧去排队去。” 老李一拍脑袋。叫道:“对啊,我咋忘了这茬呢,真是笨,笨,该死该死。”连忙抓着旱烟袋。撒丫子往移民署跑。 户口落户的事儿,本来大家不是很积极,都是嫌麻烦,再说一个大字不认识。都不知道给的小本子是干嘛的。不过经过此事却让人们急着忙着去上户口,这倒是帮了移民署一把。总算是将整个呼伦贝尔人口重新普查了一遍,全区第二次人口登记普查。人口达到三十四万人,而一些煤矿工人也在本地落户了。 随后zhèng fu增加了一个部门,叫做民政署婚姻登记办,所有人结婚都必须去婚姻登记办去登记才算是正式结婚,不管是娶妻还是纳妾,都必须拿着户口本过去登记。 当然,这项法规政策又是民政总长马六舟负责颁布的,弄得马六舟连连唉声叹气,自己应该去治理河道什么的,怎么老是颁布这种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法令。 王茂如带着唐宝琪参观呼伦城,这座移民城市如今已经有超过十五万的人口,留法高材生楚庸担任规划署长之后,将呼伦城重新进行规划,划分为六个区,分别是海拉尔区,呼伦城区,伊敏河河东区,河西区,鄂温克区,巴扎区。 其中的巴扎区就是在巴布扎布军营附近,为了纪念全歼巴布扎布叛军,特地把军营附近的这个区起名为巴扎区。 呼伦城区也就是老呼伦城内,住着的大多数都是东蒙的贵族,有钱人,商人,里面商铺也颇多,算是最豪华的地方了。 海拉尔区则是指俄国中东铁路海拉尔站周围,因为靠近火车站,并且是俄国租界,倒是和呼伦城区繁华不相上下。 至于其他的区,除了移民就是原本住在此处的本地人,也就是所谓的贫民区。 街道两旁虽然破破烂烂,但是街道的平整与井然有序倒是让唐宝琪大为惊讶,她好奇地数了一下街面的宽度,居然有三十步宽,算成米有二十米宽。她很好奇问:“你怎么把街面弄得这么宽?” 王茂如也不知道,说一起去规划署问问。来到军zhèng fu规划署,楚庸正在忙着,他戴着一双眼镜,看上去眼睛更小了。 大家见到王茂如,忙说护军使大人好,自动忽略了那个“代”字,这是zhèng fu规矩,就像是如果没有正处长在场的时候,所有人都会称副处长为处长,自动省略“副”字。 王茂如说你们忙你们的,我就是来问问这街道这么宽的原因是什么。楚庸不好意思地说,他在法国的时候觉得法国的街道建筑很有特sè,但是唯一的不好就是法国街道太狭窄了,以前马车社会,法国街道是世界上街道的标准。但是马车社会过去了,西方已经买入汽车社会,法国街道反倒是限制了他们城市运输能力。所以在给呼伦布雨尔规划的时候,楚庸充分考虑到未来十几年之后,如果中国也进入汽车社会,如今的街道足以满足城市运输需要。 王茂如问:“楚署长,你认为十几年之后,民国会进入汽车社会?” 楚庸道:“如果大家把心思放在兴国,兴邦,而不是争权夺利,党同伐异上,以国人的才智,不出二十年,中国必当进入汽车社会。” 王茂如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好,你有这样的信心,有这样的野心,我没看错人。”离开规划署,唐宝琪问:“秀盛,你真的认为二十年之后中国会像法国巴黎一样成为汽车社会?” 王茂如望着街面上来来往往的马车,叹了口气,道:“我不知道,要是中国继续这样下去,汽车社会估计得十年之后。但是——”他冲唐宝琪自信笑道:“但是现在,民国有我,我就是扭转历史的那个撬棍,信不信?” “臭美你。”唐宝琪心中为他的自信所青睐,但是嘴上仍旧是一如既往地打击道。 “小女子,敢小瞧你未来官人。”王茂如调笑道,一旁乔三棒等人笑个不停,王茂如气道:“大爷的,偷听可不好啊,回去都给我做一百个俯卧撑。” 唐宝琪作为陈宁的秘书,自然住在宾馆中,而且两人并未结婚也不方便去他家里,更有一个原因,就是王茂如家里还有两个如夫人,三个女人一台戏,王茂如可是直到这戏要是唱下去,自己可真是头大了,便让乔三棒送唐宝琪回去。唐宝琪跳到王茂如耳旁,说:“晚上要想我,知道吗” “是的。”王茂如认真地说, 唐宝琪于是便笑嘻嘻地回去了。 回到官邸之后,左玉琢接过王茂如的披风,关切道:“你这整ri都忙,也没有个休息的时间,就连工厂里的工人如今每周也休息一天,只有你每ri都没个休息ri。”王茂如淡然一笑,带着两人坐在桌旁吃晚饭。每周休息一天,是军zhèng fu刚刚不久下达的命令,从zhèng fu开始推广,首先公务员每周必须有一天假期,而后推广的各工厂和商店,此举得到广大基层工人和zhèng fu人员的支持,唯独商人反对,当然,反对的商人毕竟只是少数,休息一ri也可以由工人与工厂协商,不会影响商人利益,因此一经推出迅速执行。左玉琢虽然身在尚武将军府,但也不是对外界一无所知,她比妹妹更有思想一些,知道的东西也更多。 王茂如三人更高吃饭,卢方便报告说,云锁住,白顺子和张金龙前来报道。 王茂如顾不得吃饭,在左玉琢的抱怨声中,小跑到门外,见到了健康无缺的三人,欣喜地一个个抱住,说:“好,好,好!你们都痊愈就好,痊愈就好!”尤其是白顺子,身中四枪,几乎枪枪致命,能痊愈可以说他是从阎王爷那里捡回来一条小命。王茂如拉着他们问吃没吃饭,三人忙说还没来得及,刚刚下的火车,便来报道了,王茂如说一起吃一起吃。进了屋子,左氏姐妹经退下了,留着空间给男人们。云锁住见到桌子上只有四菜一汤,惊讶道:“大帅,你怎么吃的如此简陋!”便对四周卫队的人气道:“我不在做卫队长的这段时间内,你们都不能找个好厨子吗?给咱大帅这是什么?” 王茂如笑道:“四菜一汤,是我的规定,我一家三口足矣,来,说说你们的情况。还有,锁住,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你可没有小白受的伤重,是不是?” 白顺子和张金龙立即笑起来,说云锁住是有故事发生。原来白顺子和云锁住在俄国人的医院时间里,云锁住还发生了一场艳遇,一个俄国护士因为长期护理他,与锁住情投意合,云锁住还为此学会了俄语。 王茂如眼珠子都掉下来了,道:“你连汉字都不认识几个,居然现在会俄语了?”锁住嘿嘿憨笑,张金龙又说这俄国女孩是什么犹太人,俄国人对俄国的犹太人并不友好,很多犹太人都移民到中国来了。不过这女孩因为家庭原因,最终也没有和锁住走在一起。犹太人固然被欧洲人看不起,但是他们更看不起中国人和整个黄sè人种,在黄种人中能让犹太人看得上眼的也仅仅是ri本人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