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界碑引争执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九十四章 界碑引争执

第一百九十四章界碑引争执 如今呼伦城巴扎大营中尚有步兵142团步兵143团骑兵二团jing卫团宪兵营辎重营等一万余人。而因为142步兵团与143步兵团老兵多,因此在组建二三四团的时候,这两个团派出的军官最多,也使得两主力团实力大损,其余军队各自归驻防地之后,巴扎大营便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大练兵。 王茂如非常重视手下军队的训练,要求老兵班长们必须无比严格训练新兵,不得偷懒,刘华的例子在前,平时耍滑头,战时没骨头,所有老兵和军官们不敢怠慢。同样,在巴宾盖伊德的帮助之下,王茂如就训练科目进行一番修改,除了基本的军容军纪和军事技能外,增加了集团冲锋与防御工事构建等训练科目。 之前士兵冲锋时都是端着枪弓着腰,一大群人凭借着勇气一股脑的冲锋,王茂如看了之后骂道你们还不如ri本人,ri本人还知道一波一波的成波次冲锋。然而一直以来没有时间,如今终于闲暇下来,王茂如立即要求制定《边防军人步兵条例》。该条例是由所有军官以及牙克石工作的德官,主要参考了王茂如的要求制定。 《边防军人步兵条例》首先规定了每个士兵必须读懂七条士兵准则,它们分别是: 一、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任何违抗军令的行为将被剥夺军人一切权力与荣誉,在战场中违令则执行枪决。 二、任何情况下注意保护自己的安全,每一个士兵的生命都是宝贵的,敌占区中可反击任何威胁我军士兵生命安全的人。 三、所有士兵严格遵守《步兵cāo典》进行训练与实战,否则你将丢失自己与同伴的xing命。 四、无论何时何地均应保持威严军容。不得衣衫不整,主动酗酒闹事。sāo扰居民。 五、不得随意毁坏历史名城,各个部队的军人应当注意保护自己的同时,保护文物古迹,历史遗迹。 六、指挥官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应当严守职责,逃避责任而自杀的撤消其军人的荣誉和对其家属的优待,不负责任的自杀行为应当由高一级指挥部下达命令予以斥责。 七、士兵以下情况可选择投降,1,军队减员达到70%;2,突围无望弹尽粮绝,无法得到支援与补给;3。最高统帅下令之后。 而在《步兵cāo典》中。分别由军人基本素质,行军要求,战斗技巧,防御技巧,刺杀格斗。武器保养,工程工事组成。 其中详细规定了冲锋中必须保持三人组散兵冲锋,冲锋组之间保持间隔,之字形前进防止被子弹shè中。 防御战时,战壕必须前后挖两条战壕,前一条s型战壕称为作战战壕,在作战时起到保护的作用,后一条直线战壕称为交通壕,负责传令运送。运送弹药,撤离伤员等作用。 《边防军步兵条例》很快制定好,只经过三天便制定出来,效率不可谓不高,随即王茂如和参谋长祝永泉以司令部名义,下令所有军队严格按要求进行培训与训练。《边防军步兵条例》(简称步兵条例)被印成几万分小册子分发给士兵。尽管士兵们很多人连字都不认,但这不妨碍士兵们学习,因为除了文字说明,还有图画讲解。话说回来,德官的绘画水平,也不是一般的高,王茂如询问之后才得知,原来他们都在军官学校中学习过地图绘图。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支持新条例,毕竟以前打仗都那样,为什么一定要改?不管是冲锋,还是防御,都比起前麻烦不少。 王茂如问谁有意见,下面人谁也不敢说话了,王茂如大发雷霆道:“说这些话的人,都他妈该枪毙!麻烦,麻烦?他妈的什么玩意?怕麻烦你当个鸟兵!怎么不回家种地?人家种地还知道间苗,也没有抓一把种子网地里一扬!现在什么年代了?还以为是五千年前野人打仗,拿着刀枪剑戟斧钺勾叉上去拼?现在是枪炮时代,大炮能打到十里以外的地方,看不到人就能攻击!你们都是军校毕业,以前学习的自然有以前的一套规定!但是,对于出现的新战法,新武器,还是以为前朝一样混ri子不长进,谁要是这样,就他nǎinǎi的给我去牙克石军校扫厕所,什么时候考试前十名,什么时候不扫!”众军官噤若寒蝉,再也不敢说怪话了,老老实实地执行条例。那几个原来抱怨的,比别人更认真执行,王茂如看到,这才满意。 当然,《边防军步兵条例》被送到běi jing袁世凯手中的时候,大总统读后大叫道:“这才是儒将,儒将,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若王秀盛早出几年,北洋何止三杰。” 袁世凯的ri本顾问有贺长雄读罢,长叹一声,对好友ri本住中国大使馆武官坂西利八郎说道:“中华之刃,中华之刃,大ri本万不可让其出鞘啊。” 坂西利八郎毕业于陆军炮工学校高等科,毕业之后一直为ri本参谋部负责情报工作,在ri俄战争时曾化妆为中国人在东北组织中国人攻击俄军。1911年武昌爆发辛亥革命,ri本陆军参谋本部立即派坂西去běi jing,任公使馆武官,建立以“坂西公馆”为代号的特务机关。在běi jing,坂西广泛结交了北洋各派系的军阀、政客,向他们渗透ri本内阁的意图,暗中干预中国政事。听后记在心中,并向ri本关东军报告了此事,同时将在有贺长雄处获得的《边防军步兵条例》交给ri本陆军总参谋部,ri本总参谋部大惊,称不愧是国士无双王秀盛,恨不得是ri本啊。不过ri本中国问题专家却严重怀疑中国士兵是否可以达到条例要求,对于一个文盲占国家人口总数的百分之九十八的国家,就算有再天才的人,也无妨挽救病入膏肓的国家。然而他们却集体指出,应该随时注意王茂如这个人,如果有可能,一定要除去这个人。 这天,王茂如正在观看战士冲锋动作训练,严格遵守作战条例之后,果真规矩许多。这时候大家忽然见到骑一团长宫小旗光着膀子背个什么跑来,很是惹周围人的注目。 “大帅,你看。”新任副官长魏东龄目瞪口呆指着一个贱兮兮的人跑过来,旁边路过的军官还纷纷与他打招呼。李品仙自然认识,他眼神很好,看到来人,叫道:“这不是宫小旗吗?这小鞑子怎么了?”宫小旗因为是旗人的关系,有个外号叫小鞑子。 “你小子疯了?”王茂如也看清了,很是奇怪道。 第十七混成旅骑兵一团驻防呼伦贝尔西线新巴尔虎左右两旗,负责边防巡检工作,他们防线的对面则是外蒙古自治zhèng fu车臣汗部中左旗、中前旗的喀尔喀人。 “我是负荆请罪来了。”宫小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说道,还以为有人会搀他一把,结果大家都被他的行为吓呆住了。 “给我站起来说,到底怎么回事?”王茂如奇怪了,不在你驻地带着,跑着给我玩什么将相和啊? 宫小旗说起了事件缘由,原来是他手下骑兵在边境巡逻中接到发阿鲁布拉克巴尔虎人的消息,说边境界碑似乎被挪动过,于是找来当地人。当地人立即说,一定是外蒙的喀尔喀人移动界碑了,至少向东北移动五公里。巡逻士兵立即返回团部向宫小旗报告,这宫小旗正在当地一个贵族家做客喝酒,听后大怒,命令全团开拔前往移动边界界碑的地方。 那贵族听到外蒙竟然擅自移动边境,也非常恼怒,他们跟外蒙的蒙古人自古不是一个部落的,外蒙车臣汗部是喀尔喀人,呼伦贝尔本地多是鄂温克人和巴尔虎人,巴尔虎一部原本生活在在贝加尔湖,后迁至呼伦贝尔地区,成为新巴尔虎。巴尔虎人与喀尔喀人对于草场的争夺一直源源不断。由于喀尔喀人势大,因此巴尔虎人频频吃亏。听到骑一团要惩罚喀尔喀人,巴尔虎人旗主立即召集草原勇士,共同对抗喀尔喀人。(注:民国时期,鄂温克,达翰尔、蒙古都成为蒙古族,民国之后,才规定为小民族,从蒙古族中分出,同光鄂伦chun从满族中分出单独列为民族,起到了保护了小民族的文化传承。因此民国国旗只有五族,却忽略了南方少数民族) 宫小旗率军抵达阿鲁布拉克之后,倒是一时之间震慑住了对面的喀尔喀人。喀尔喀人是在外蒙和ri本人的支持下,试探xing地做出挑衅,想要以此来探明如今这个王茂如主持的呼伦贝尔zhèng fu的态度和软硬程度。 见喀尔喀人退去,宫小旗就让巴尔虎人去把界碑移动回原位。本地巴尔虎人决定给喀尔喀人一个教训,因为部落间的冲突,他们长期受到喀尔喀人欺负,这次终于靠山,有出气的地方,他们将界碑向外西北移动二十公里,占去大片丰润草场。过几天之后,喀尔喀人见到自己的地盘居然被缩小了,顿时那些人气坏了,扛着界碑把界碑移动了回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