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边境冲突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九十五章 边境冲突

第一百九十五章边境冲突 恰巧,宫小旗派手下骑兵二营去界碑处查看,这骑兵营长叫贾刚,是西北人,陆军大学培训班出身。这些培训班出身的军官原本是该回老部队的被王茂如以人才不足为理由,抢了一批人。贾刚有着西北人那种彪悍的体格和暴烈的脾气,也正是因为他的脾气暴躁刚烈才能以一个汉人的身份镇得住手下各族青壮组成的骑兵。 此时贾刚刚刚抵达草原边界,远远看到喀尔喀人搬着界碑向东北移动,他这火气一下子上来了,叫道:“贼你妈,干他球的,干掉这帮碎皮!包走一个!”他哪知道原因是巴尔虎人私自移动多了,也不问理由,这火气一上来谁也挡不住,即使手下人有知道原因也不敢说,更何况不知道。如今全旅上下两万人都在学习《边防军步兵条例》,知道那七条基本条例之一就是战时违令杀无赦,得了,咱们跟着长官杀!就算有错也是长官的事儿,杀外敌还能赚取军功,何乐而不为呢。 外蒙边军喀尔喀人才二十几个,贾刚的骑兵营有四百多人,四百多骑兵冲锋的场面哪能是二十几人反抗得了的。喀尔喀人立即逃走,以多欺少向来是越打越欢,喀尔喀人以为跑回到外蒙就安全了,贾刚那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一直追到外蒙境内才全歼这伙儿喀尔喀人。手下忙说:“营座,咱们越境了。” 贾刚看看,道:“球!讷咋不知道,你个瓜娃,把界碑拿这儿不就得了。”手下一看。都又超出二十公里,好。超就超,于是屁颠屁颠把界碑拉了过来,重新挖坑埋好,全营高高兴兴地回去了。 宫小旗得知之后,吓得够呛,得,这事儿惹的,赶紧补救。贾刚哈拉哈拉的还在邀功,宫小旗骂道:“你他娘的,净给我惹球事!”正在他想办法呢。没过几天得到消息。外蒙军队为了报复,杀死了放牧的两家巴尔虎人。 本地巴尔虎人不干了,于是找到宫小旗,得,宫小旗立即率领骑兵团找讨说法去。向来骑兵的对峙只需要几秒钟,因为之后都是冲锋。但是宫小旗没有,他直接把重机枪拉了过来,迫击炮也拉了过来,迫击炮瞄准界碑,只要外蒙军队一过界碑,迫击炮立即发shè。而外蒙军队认为,这界碑是私自移动占去他们好大一片草场,自然进入界碑以内是在自己领地之中。没想到这一营的外蒙骑兵刚刚一进入界碑。先是遭到迫击炮的攻击,。后来冲锋的时候遭到重机枪的扫shè,等更近了的时候,没等骑一团冲锋,巴尔虎勇士们拔出蒙古弯刀冲了过去。 这一仗打得很快,蒙军再次被赶跑了。得胜了的骑一团立即率兵返回,而巴尔虎人又把界碑向南移动了二十公里,作为获胜的战利品。 这宫小旗小聪明一动,效仿古人负荆请罪,光膀子弄点荆棘条在背上,没有血,又抹了一点敌人的血在身上。连夜骑马赶回来报告情况。 王茂如一听,气的给了宫小旗一脚,骂道:“你就不能动动脑子,怎么这么鲁莽?” 宫小旗苦着脸说:“我事儿我也……身不由己啊。大帅,您是不知道,当地人说,对面喀尔喀人经常仗着外蒙军队欺负巴尔虎人,侵占了咱们大片的土地。移动界碑的事儿是常有的事,这例子不是咱们开的,是对面的人开的。而且这次他们一个骑兵营过来,大家想想他们是为了干嘛?要是一个连过来,我肯定会去跟他们讲理。一个营的骑兵过来啊,大帅,一个营啊,他们肯定是要把咱们的巡逻队给灭了的啊。所以我只能被迫还击,唉,我真冤枉,真冤枉啊。” “冤枉你大爷?你还有理了你。”王茂如气道。 “卑职效仿秀帅,绝不坐视国土沦丧啊。”宫小旗摆出一副正气凌然的样子说道。 王茂如听他这话更是生气,又给了他一脚,说道:“你大爷的,别我把抬出来替你挡,合着我错了?” “不是,大人没错,都是属下的错。”宫小旗忙说,心里气死贾刚这个憨货。 “现在呼伦贝尔初定,中俄蒙三方协议刚刚签订,你这一惹祸不要,俄国人就有了借口派兵进入外蒙古,名为保护外蒙古,实则占领外蒙。你啊你,唉,这不是白白给俄国人借口吗?看着,明天俄国人就会发表照会,派兵进入外蒙去保护了。”王茂如气的坐在椅子上,一旁的祝永泉叹了口气,宫小旗傻眼了,这事儿闹得太大了,他虽然聪明,但也没想的那么多。祝永泉忙说:“大人,要不然咱们先告状?” “嗯?” “本来这事儿就是他们不对,擅自移动边界界碑,我觉得袁大总统肯定不允许这事儿发生。”祝永泉说道,“就说我部巡逻队发现之后,立即将界碑移到原位,但遭到对方捕杀。于是我边军出动击毙凶手,与外蒙边军发成冲突,冲锋途中我边军伤亡三百余人,对方伤亡未知。这样解释如何?” 王茂如叹了口气,道:“只能这样了,唉。”又问:“跟你打仗的是对方的边防军,他们的长官是不是跑了” “没有,被抓了,不过咱们的牧民气不过,把他给杀了。”宫小旗说。 王茂如一拍脑袋,骂道:“妈了个巴子的,你连俘虏都杀了,你个猪脑子,有俘虏才有证据,现在死无对证了。” 宫小旗忙说:“大人,你处罚我,你处罚我。” “罚你个屁,给我滚回去,等一下。”王茂如回头对副团长王有年说,“王团长,你带一个炮兵营去,现在最好不要有什么冲突。但是如果对方挑衅,务必歼灭,别给中人丢人。” “是。”王有年敬礼道。 王茂如又道:“还有就是,宫团长你把从外蒙军队缴获的枪支都发给巴尔虎人,不能放一个外蒙的敌人入境。” “是。”宫小旗敬礼道。 王茂如回头说:“至清。” “到。”参谋长祝永泉敬礼道。 “死了三百多人,这事儿闹得有点儿大,看来我差不多该去běi jing一趟解释一下。我南下běi jing之后,司令部这里就交给你了。”王茂如认真叮嘱道。 “是。”祝永泉问,“如是外蒙人派军队过来,又该如何?” “在争议没有解决之前,对方的任何动作都是攻击,就地还击。”王茂如冷冷地说,然而态度又一转,说:“但是保持克制,不要主动惹事,《恰克图协议》正在签订期间,如果没有必要,不要惹事,一旦惹事,就要务必全歼。另外命令四团进入战争jing备状态,jing惕许兰洲捣乱,并向黑龙江各地驻军处派出密探时刻监测,如果他们有大动作,可以放弃扎兰屯返回博客图固守。” “是!”祝永泉敬礼道,又苦劝道:“秀帅,你……需要去běi jing吗?上面还没有做出指示如何办?” “不去不行啊,我又必须走的理由。宫小旗这个王八蛋,就知道给我惹祸。”王茂如骂道,对副官魏东龄道:“树藩,安排一下,晚上叫军官开个会。”魏东龄说了声是,便去安排。吃过晚饭之后,在王茂如的大帅府里,驻防呼伦城主要军官全部到齐。魏东龄坐在角落里也不说话,静静地看着所有人,做着会议记录。他是刚刚加入这个团体,虽然这些人都认识了,但冒然接替任元星担任副官长,却是惹得许多人的嫉妒,也因此魏东龄格外低调。 祝永泉主持说过之后,赵增福站起来说道:“大帅,您没必要去běi jing一趟,就算你不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你们真以为我仅仅是去解决这次冲突?你们错了,我去有四个目的,第一是解决冲突,第二个原因是给大总统祝贺去,第三个原因是大公子婚礼在即,我得去随礼嘛。最后一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咱们的补给不足,我需要去购买军械军火。我在美国购买了一些军火补给,这次数量比较大我得亲自带回来。郭布罗?龙庆!” “到!”龙庆站起来。 “这次你的骑兵二团,司令部辎重营,近卫队,骑兵卫队与我一起南下。”王茂如命令道。 “是。”骑兵二团团长龙庆,辎重营长熊炳涛,近卫队长云锁住,骑兵卫队长商建威同时答道。 边境冲突一事,上报给běi jing之后,果真得到训斥,严令第十七混成旅保持克制,不得与外蒙军队产生冲突,不主动惹事,不主动攻击,不主动挑衅。此事引得外蒙哲布尊丹巴活佛图可图的强烈不满,他立即调集大军,想呼伦贝尔移动,然而他所谓的大军……仅仅有三千人。王茂如立即将142团与骑兵一团炮兵团布防在新巴尔虎右旗克尔伦苏木,贝尔苏木,步兵三团在满洲里时刻准备南下支援,143团驻防巴尔虎左旗,参谋本部立即于呼伦贝尔征集预备役步兵,之前解散的两万“仪仗兵”便再一次被组织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