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轻描淡写化干戈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九十六章 轻描淡写化干戈

第一百九十六章轻描淡写化干戈 外蒙古军队哪有什么士兵,一直到2012,外蒙古全国人口才仅仅两百七十万,而一个呼伦贝尔盟的人口就两百二十万…… 俄国人随时观察第十七混成旅的举动,两万仪仗兵又一次震惊了俄国人,他们向哲布尊丹巴透露消息,中国人在呼盟极有可能布置了超过十万的军队,准备收复外蒙。外蒙王公听到消息吓了一跳,十万?此时整个外蒙古国的人口才70万人口,这还包括了住在外蒙的汉人和其他民族人口。虽然蒙古人可以全民皆兵,可是蒙古贵族们也意识到了,现代战争不单单是骑个马扬着战刀就可以的了,于是向呼伦贝尔的军队也得到命令不要挑衅,等待库伦代表去běi jing谈判结果。 内蒙外蒙军事对峙持续时间不长,zhong yāng甚至都没有等蒙古代表来京,便决定了平息这场冲突——袁世凯迫不及待准备登基了。 běi jingzhèng fu发来电令,要求王茂如整饬军队,不得与外蒙边军发生冲突,并向外蒙受损人员进行赔偿,界碑回到原位,不得擅自移动。王茂如表示同意,派宗教署长三喇嘛阿穆尔沁格勒图携带银元五千大洋和牛马羊各三十头前往车臣汗部喀尔喀中右旗扎萨克多尔济帕喇穆赔礼道歉,不过却拒绝移动界碑。为了重新勘定界碑,王茂如愿意再花五千大洋购买,多尔济帕喇穆看到土地也不多,便将那一片草场卖给了王茂如,重新勘定了界碑。 次ri,王茂如拜访胜福。叮嘱大家齐心协力,胜福听到王茂如要去běi jing解释边境冲突一事。说:“既然大帅去běi jing,那今晚我请客,来我们敖包送别大帅。”王茂如说好,晚上一定去。对于蒙古王公,他初开始是打压,而后拉拢,就是所谓的一手大棒一手萝卜,软硬兼施,有没有触及到他们的根本利益,这才让他的位子稳定下来。蒙古王公追逐的也不过就是财富。地位。女人,草场。他为他们带来了财富,又给了他们地位,至于草场王茂如已经保证移民不得在有主之地开垦,保证了他们的利益。如今。各东蒙王公们也入股在华族银行,跟王茂如上了同一条战船,算是彻底把利益绑在了一起了,也因此两方化敌为友。 看来不管是什么时候,利益才是左右关系的最大保证。 王茂如以呼伦贝尔zhèng fu副都统名义下达商业流通交易减税令和明税令,对于偷税之辈予以严惩。并鼓励商人到此经商,发展实业,对于任何在本地区开矿办理实业的国人商人予以支持和保护。并公布招商项目,有煤矿。铁矿,森林,运输,粮食,肉类,野生干货。药材,水产等五十几个项目,华族银行为在呼伦贝尔投资者提供大量低息贷款,对一些实业项目甚至提供无息贷款,因此招揽了大批商人北上投资。 再加上呼盟此时的土地三年免田赋以及其他徭役,人口大增,人口大增使得本地更加繁荣,只是每个月人口流入就有五万以上。但是因为天气变冷,人口流入量慢慢变少了。 běi jingzhèng fu对边境冲突轻描淡写,外蒙起初还鼓动起来,之后因为王茂如的钱财,多尔济帕喇穆决定不再追究之后,因此库伦zhèng fu也便不再抗议,而俄国,此时因为欧战失败突然焦头烂耳起来,已经顾不到东方这点小摩擦了。 德国对俄国的四个月决战,让俄国人损失了170万士兵,俄国为了挽救战事,不得不再一次全国征集调令,并将东方的一半陆军调往西方,准备明年对德国展开反攻。为此俄国人反倒需要中国人的合作,向中国购买如棉被,军装,面粉等物资。王茂如手下的华兴罐头厂也接到了俄国人的订单,为俄国外阿穆尔军区(中区)提供十万罐罐头。马晓水与之签订协议,但是要求必须用美元或黄金结算,欧洲因为战争导致欧洲各国货币贬值,马晓水可不会吃货币贬值的亏。 俄国人忙于战争,ri本人则忙于推动战争,他们极力鼓动德国与俄国的战争,希望两国交战绞杀,从而两败俱伤。 而中国,正在忙着讨论称帝还是不称帝。 袁世凯的称帝在年初的是时候还没有那么明显,到了这时候他越来越迫切,而北洋老臣也纷纷离他而去。段祺瑞跑到天津闭门谢客,他的嫡系手下靳云鹏倒向两江巡阅使冯国璋,这靳云鹏是段祺瑞心腹,他倒向冯国璋,说明段祺瑞和冯国璋已经联手。恰在此时,有人前往段祺瑞府上刺杀段祺瑞,虽然失败了,但也惊得段祺瑞一身冷汗,于是段祺瑞更加闭门谢客,任何人都不接见了。 袁世凯为了防备段祺瑞冯国璋等人,命袁克定将模范团扩编为模范军,模范团本来就是军官培训班,只要扩兵即可成军。又借口换防,调陆军第四师、第十师驻兵上海,第五师一部驻军苏州,安武军倪嗣冲驻扎南京,同时催促关外各省签署支持帝制协议,并电令王茂如第十七混成旅,整军备战。随后,黑龙江督军毕桂芳在běi jing发表东四省(黑龙江、吉林、奉天、热河)支持帝制宣言,随后许多督军迫于形势,也接受签署支持帝制宣言。 进入金秋时节,各处也开始了丰收,王茂如带着副官们田间地头问着移民们的收成问题,正在和一个山东逃荒过来的老乡聊起种土豆的好处,马六舟跑来急切地说:“大帅,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 “怎么了?” “我听老庄家人说,最早明天早上,最晚明天中午,就会来第一场冬雪,而且是暴雪。” “什么?”王茂如站起来,道:“情报准确吗?” 马六舟道:“这是东北老户了,肯定准,今年冬雪来的比去年还早,他说,估计今年冬天比往年都要冷。现在整个海拉尔都下地抢收庄稼了,但是人手不足,所以我……” “不是已经有很多人来呼伦贝尔讨生活吗?”王茂如道。 “难啊,来不及了,天都快黑了,怎么能一时之间找那么多人手,明天下午暴雪就来了。”马六舟着急地说道,“只是收高粱,苞米,这些都不够人手,估计土豆都没时间刨了。最主要是大家准备不足,种的晚,所以很多人家想等苞米粮食什么的更熟一点再收。” “妈的,庄稼地开多了还不行。”王茂如拍着自己的脑袋道,“魏副官,立即让所有团长以及营长来司令部开会,半个小时必须赶到。” “是。” 当天下下午,天气忽然变得越来越冷,气温也越来越低,根据老农的经验,这预示着呼伦贝尔会遭受到百年不遇的寒流侵袭,地里庄稼估计全都得收割,否则就会被大雪压在雪中。因为种地的移民太多,而他们本来住在的山东,山西,河北大地,还有一部分河南的难民,在他们那里的冬季比呼伦贝尔要来的晚好多天。这些人看着的多是老黄历,凭借着的也是老经验,却不知道这里的气候,于是许多人的庄稼种的晚了。 其实已经晚了,都想着等一等,等一等,等到再熟一点再收割,可是第一场大雪说来就来了。 王茂如临时召集军营会议,各个头头脑脑都是跟奇怪怎么这个时候开会。王茂如便将暴雪突至的消息说给大家,要求必须帮助农民收割庄稼,军中各个长官纷纷表示质疑,王茂如厉声道:“我知道你们没有帮着农民的习惯,可是,我们在这里生存,军队在这里驻扎,每天除了cāo练就是为了保家卫国。现在一场暴雪将至,有可能让本地农作物全部淹死,农民都他妈的饿死了,你们还保护谁?谁给你们粮食吃?” 手下人顿时默不作声了,倒不是他们听进了王茂如的言语,军阀部队的xing质使然,虽然王茂如的参谋部制度使得下面各个长官不再享有财政权和人事权,一定量的剔除了军阀部队的根源,可是最大的军阀就是他们的长官王茂如。他们还是习惯xing听从长官的指挥,甚至有几个少数民族的军官,根本没听懂王茂如说的意思呢。 王茂如下令道:“我命令。” 众人站起来。 “后勤部队炮兵营留守,龙庆的骑兵团负责巡逻jing戒,何安定宪兵营携带枪支弹药纠察本次行动中滋扰百姓士兵,其他所有部队都必须他娘的跟我去帮百姓抢收粮食!不准携枪,只允许带必要护身,不要吓到老百姓。” “是。” 十月一过,北方的天气中天黑的就早了,庄稼地里很多火堆被生了起来,若不是因为暴风雪将至倒像是篝火晚会一样。几乎全呼伦贝尔的农户都出动了,大人小孩齐上阵,但是也眼瞅着来不及抢收,一个个顿时急的哭了起来。一年的收成啊一年的收成,这一年辛辛苦苦不就是为了这点粮食吗? 当此时一阵阵整齐的步伐传来,那穿着黑sè军大衣的士兵分成几列队伍跑来,让农户们心惊胆颤,他们来干嘛来了?莫不是像关内的军阀一样抢粮?护军使大人不是把地分给下面难民了吗?难道他反悔了?而那些跟zhèng fu签订契约打算长留此处的农户更是心惊胆颤,莫非zhèng fu骗我们?让我们来辛苦一年,最终抢走粮食?难说啊难说,军阀不都是这个样子吗?若是抢了,那怎们怎么办?怎么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