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抢收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九十七章 抢收

第一百九十七章抢收 在地头上集合了人马,王茂如让传令兵四处高喊,下令军队帮着农民收割庄稼。 百姓们正在疑惑呢,就听到军中大嗓门的喊起来:“以排为单位,帮着老乡们收粮,快,快。” 一时之间,军队帮着老百姓收粮,让老百姓吓得够呛。 又听见很多大嗓门的喊叫道:“乡亲们,不要怕,我们是呼伦贝尔本地子弟兵,我们长官说了,无偿帮助乡亲们收粮,绝不会收取任何费用任何报酬。” 几个老乡正在害怕着,忽然看到帮着自己收粮的居然有自己的儿子亲人,惊喜起来,叫道“小六,小六子。” “三叔,俺们来帮你。”被叫做小六子的人屁颠屁颠的赶了过来。 “这是……咋回事儿啊?”几个老农凑到一起。 “不是收粮吗?”小六子笑道,“俺们长官说了,明天就来雪了,不收来不及了,让俺们帮着大伙儿收庄稼。三叔,你放心好了,你看到后面那一排拿枪的吗?” “看到了。” “他们是我们长官的亲兵,看着大伙儿,不让大伙儿欺负老百姓,拿老百姓粮食的,谁要是这么干,就地执行枪决。”小六子解释道。 “哦,长官这么好啊。” “那是,快点干活三叔,俺们长官说了,明天天亮之前,必须把所有地的庄稼抢手完毕。” “恩呢,恩呢,他婶子,你们赶紧回家,熬姜汤。熬姜汤。” 或许,这些士兵期初不愿意继续干这农活。自然就有几个偷懒耍滑的,但是当老百姓把姜汤端上来,开水拿来,热情地感谢的时候,让他们回忆起,自己本来就是农民,自己就是出自于他们。也让他们感到了受到百姓爱戴的自豪感,一个个抖擞jing神,坚持不懈地干了起来。 此刻,人多力量大的至理名言毕露无疑。将近五千人的部队。一下子解决了劳力不足的问题,乡亲们干完自己的活儿,看到士兵们在不分彼此不分人家的帮助,也帮起来其他人家的活儿。或者有之前来自山东的,来自河北的。来自河南的,来自山西的,大家生活习惯和语言都不是一样,相处不熟,但是此时此刻,都发觉了对方的好,都发觉了邻里帮助的好。 王茂如站在田头,笑着看着着忙碌的一切,高二带着几个老乡走了过来。端过来一碗姜汤,道:“报告,大帅,老乡们送来了姜汤。” 王茂如笑着接过姜汤,一口喝光,一个似乎是士绅代表说道:“感谢王大帅。感谢王大帅啊,您真是我们老百姓的活菩萨,活菩萨啊。” “这是军队该做的,军队就是保护老百姓的,不仅是你们的家园,生命,还有你们的财产。”王茂如说道。他接过一把镰刀,开始割高粱,周围的老乡可不敢,忙要拦住,说:“大帅,您可不能干这活儿啊,您是天魁星下凡,天兵天将的,不能干这活,折我们的寿啊这是。” “净扯淡,我以前干的活可不少。”王茂如哈哈大笑,“还天兵天将,你们啊,以讹传讹,干活,折腾完这一点就行了。” “大帅……那好。”老乡们诚惶诚恐。 王茂如心说中国的官本位制度真是源远流长,深入人心了,自己面对袁世凯,这些老百姓面对自己,都是这样的恐慌态度。他是倡导人人平等,但是有时候这句话仅仅是倡导而已,人人平等,怎么能人人平等,不管是中国还是外国,不管是历史上,还是现代,甚至是未来,人人平等,就是人人不平等。 干了一会儿,王茂如感到有点腰疼,站起来锤锤腰,自嘲道:“看来,干农活跟军事训练不是一回事儿,莫非我年纪大了?”魏东龄一旁劝说道:“将军,干干就行了,您别累着了。” “以身作则嘛。”王茂如喝了一口水,继续干活。一些帮工的工人本来准备这个时候抬价起哄,看到将军大人和他的士兵义务帮工,也不好意思抬价了。尤其是看到镇守使大人一地之长居然在田间地头干活,让他们很是吃惊,也很是感动。中国的老百姓最是纯朴,虽然有些小缺点,胆小懦弱自私爱占便宜,但是他们在大义上分得清,将军至少是一个把民众看在第一位的将军。 没过一会儿,呼伦城来了很多人,自发的帮起了农户干活收割,收割下来的高粱杆和玉米杆,就堆在一起,烧起来,让大家看到亮。有的人是有钱人家,这个时侯也不吝啬了,把自己家的大灯笼拿过来点亮。 俄国远东护路队住海拉尔司令恰巴耶夫少校听到手下说中国人集体出动,到了郊外,行动不明,吓得他连忙让所有士兵准备好。等了一宿,次ri才得知,王茂如召集所有人帮农民干活去了,干了一宿,就赶在第一场冬雨(雪)来临之前收好庄稼。 恰巴耶夫原本是农民出身,后来去当了兵,退役之后游手好闲因为打架被关起来。后来俄国与土耳其发生战争,恰巴耶夫被送到前线,因为他的作战能力比其他囚犯士兵高,倒是让他一步一步成为现在的远东铁路护路队海拉尔司令官。恰巴耶夫摇了摇头,这样的长官真是奇怪,居然还有主动去做下贱的农活的,真是一个奇怪的国度。骂骂咧咧两句,恰巴耶夫让全队好好休息一下。 干了一会儿,觉得有点累了,王茂如站起身,对大家喊道:“兄弟们,休息一下,一起唱个歌儿。我起个头,来,一起唱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唱!” “我是一个兵 来自老百姓 来到了军营当了兵 保家卫国是我命 我是一个兵 爱国爱人民 嘿!嘿!嘿!枪杆握得紧 中华文明教会了我 勇敢和坚定 眼睛看得清 敌人敢胆侵犯 坚决把他消灭净” 在一片通俗的歌声中,许多百姓也不自觉的哼着,军民其乐融融,此情此景让这些移民有了认同感和归属感,看着这些穿军装的士兵。不再是恐惧,而是亲近。 王茂如听着大家的歌声。呵呵一笑。这时候骑兵三营的骑兵阿尔斯楞骑马跑了过来,说道:“大帅,大帅。” “怎么?” “大帅,王爷带牧民来了。” “什么王爷?” “贵福王爷” 王茂如皱着眉头,问道;“他来干嘛?” “俺不知道啊。” “你去带他来见我。”王茂如真不知该如何面对这贵福王爷,胜福身体生病之后,贵福成了当地蒙族王爷的领头人,为了防止他们投靠外蒙参与分裂民国zhèng fu袁大总统给他分封王位,。因此这些王爷对běi jingzhèng fu始终若即若离,对外蒙的王爷又保持着自卑而不靠近。而对于ri俄等国家的扶持。又觉得可有可无,他们是一群游离于各方势力的力量。眼看着王茂如的实力越来越强,在本地愈加稳固,贵福王爷的联姻政策,无非是希望呼伦贝尔的两股势力联合起来。对抗其他外来的力量。 贵福王爷此刻带人来,的确是按照习惯思维来打秋风的。 他知道第一场冬雪来临,地里很多庄稼来不及收,便窜连了一些小的蒙古扎萨克王爷来抢粮。可是遥远的看到第十七混成旅的人马jing戒,又有部队的人抢粮,知道这次没自己的好处了,心里寻思等王大帅部队的人抢完了,自己再去抢一点儿,总不能什么好处都捞不到?便说帮着部队的借口了。 王茂如跟他说明自己的部队是帮着老百姓抢粮。而不是自己要这些粮食,部队帮忙而已,分文不收,这让几个蒙古王爷满是疑惑,心想这贵福王爷的未来的女婿真是让人看不透啊。明天下午暴雪将至,这地理的粮食你不收老天爷就收。却不想您老人家是帮着这些穷哈哈收粮食,还动用大军?真是……这可真是……看不透,真看不透啊。 看到自己未来的女婿也在地里忙活着,时不时地站起来给大家加油喊口号,带着大家唱歌提气,坐在马上的贵福也没了主意。说实话,他对王茂如的印象是害怕多于尊敬,这人可是给自己浑身帮满炸弹送到俄军司令部去过,而且这人也是杀人如麻。巴布扎布的余党不知死了多少,他是眨都没眨眼。要不是父亲交代,他怎会让王茂如做自己的女婿。王茂如私下里答应了这桩婚事,但却迟迟未见动静,父亲生病不能理事,自己却不敢去问王大帅这件事。 而他手下的牧民们自然不愿意与第十七混成旅冲突,人家帮着他们打击了喀尔喀人,他们心里已经认同了这一伙儿北洋军的存在与合法xing,于是贵福下令之后欢快地下马帮忙收割庄稼。贵福手下的王爷们心中有气,骑马站在一旁看着,看到王茂如走过来,贵福一个机灵,连忙下马走过去,低声问:“护军使大人啊,你怎么能做这种活儿,这种粗活……” 王茂如打断他的话,道:“王爷,得天下先得民心,得民心者得天下。你看看四周,看看他们的眼神,我今ri付出的汗水,他ri,得到的将是天下,天下人的心呢。” 贵福惊诧心悸地看着他,半响说不出话来,他未想到护军使大人竟有如此之大的野心。他有些后悔把自己绑在王茂如的身上了。王茂如绝不是一直安分的看家狗,他是狼,有狼子野心,有狼的隐忍和耐心,也有狼的凝聚力,纵然是初从商再从军,却让一群人只记住他的好而不去计较他的出身。 这人定有作为,不是英雄,就是jiān雄,贵福有些迷惑了,自己究竟是对还是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