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栽赃陷害许兰洲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九十九章 栽赃陷害许兰洲

第一百九十九章栽赃陷害许兰洲 这李子文在省zhèng fu工作三年,养成了大手大脚的习惯,三人正在窑子里吃酒,没想到李子文的几个老婆找了过来,又哭又闹,说家里都揭不开锅了,你还在这儿逛窑子,全家都喝西北风你还有心大吃大喝吗。 老婆们的哭闹弄得李子文尴尬不已,魏东龄见状说学长其实是在和他谈大买卖,生意谈成了几万大洋,罗浩又在一旁笑说要么我先把首款献给学长,随即给了他两千银元的人民币,笑说以后拜托李秘书多多关照了。李子文几个老婆这才喜笑颜开走了,李子文闷闷不乐地喝酒。罗浩与魏东龄相视一笑,没想到李子文缺钱缺到如此地步,倒是可以一用了。 李子文也实实在在地说了自己的境况,他虽然给许兰洲当机要秘书,但只是负责写写字,发发报,还有就是代笔打报告,根本没有任何权利。而且许兰洲四个机要秘书,他是最没有背景的,干活也最多的那个小字辈。在zhèng fu的应酬多,礼份子也多,他回国之后还养成抽大烟逛窑子的习惯。他这人好sè,只是老婆就娶了四个,大老婆是童养媳大他七岁,小时候在他家干活,因为凉着了导致不能生育。李子文回国之后家里就张罗给娶了二老婆,也是小家小户,还给他生了两个女儿,眼看没儿子,家里有人做说客再娶了三老婆,这是一户寡妇,还带了两个儿子,也一块嫁了过了成了继子。李子文来到黑龙江之后,在逛窑子见到个窑姐儿。娶回来做了四老婆。 人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四个女人在一起更是一出大戏。在老家的时候。李子文被赞文曲星下凡,凤城也不大,李家自然是殷实富户,可是来到龙江府之后却差了一截。李子文一个秘书养四个老婆,每月还得从老家父母那里掏补贴。家里经济困,又养成了坏习惯,这让家里四个女人天天吵,吵得李子文头都大了几圈儿,也因此更加在外厮混,美其名曰妻不如妾、妾不如piáo。 在外虽然潇洒。但花钱如流水的生活也让他把家败得很快。两年前李子文父母去世,他更是没人管,家里落败的更快了,老家的地也因为抽大烟应酬卖掉了。如今没了老家的补贴,家里生活拮据。四个老婆在家天天吵架,李子文自然更是不愿意回家了。 罗浩伸出大拇指,魏东龄点点头,微微一笑,自信满满地说:“平远兄,其实你要发财很简单,你看我没有?如今天下大乱,君择臣臣亦择君,论财势。论发展,论潜力,这许兰洲都当不得明主。”李子文自然心里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但几年生活打磨下来,让他不敢去改变,便打哈哈过去了。 可谁想到他家里生活拮据。四夫人居然跟别人偷情,这偷情的还不是别人,是许兰洲心腹大将任国栋。张永昌又气又恼,又毫无办法。恰巧这时候罗浩又找他,李子文有些动摇起来,罗浩说你去投靠秀帅,怎么也得立个投名状。李子文问立什么投名状,罗浩yin笑说你既然是机要秘书,你有什么关于许兰洲的情报动静,第一时间交给我。 过几天之后李子文实在无法忍受同事的嘲讽,心恨任国栋,又恨许兰洲五年压着自己。李子文自然知道扳倒许兰洲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让他得罪大总统袁世凯,而且自己身为行文秘书,许兰洲的一切电报通电都是他派发。李子文随后找到罗浩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罗浩大为高兴,随即打报告给王茂如,王茂如问他这个李子文能力如何,人品如何,罗浩笑说这人有才无德胆小好sè。王茂如说好,等我妙用。 当王茂如中蒙边界争执刚刚结束,便出手对付许兰洲,让李子文先把家人都带到呼伦贝尔。李子文立即以许兰洲名义发电反对帝制,甚至不惜以武力反对。 虽然许兰洲立即作出澄清,但是与袁世凯的芥蒂可是不小了,尤其是远在ri本的孙中山等国民党要员发来的贺电,祝贺许兰洲做出明智选择,更是把许兰洲推向火坑。 王茂如说:“起来,跪着干嘛。”便扶起李子文,哪料到李子文说:“有道是飞鸟尽良弓藏,我李平远又没甚本是,还给人带了绿帽子,除了当当秘书写写字什么本事也没有。秀帅要是想杀我灭口也行,但是我家三代单传,到我这一辈儿就我哥儿一个,容我生个儿子,给我老李家留个后再杀我不迟。”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你说哪里去了,我还想对你予以重任呢,站起来说话。”李子平坐下之后,王茂如说:“这样,我这边也不缺人手,但是有个地方缺人手,呼盟还没有自己的报纸。你李平远文笔好,在许兰洲手下只当个秘书太屈才了,现在我命令你建立呼盟第一家报社,报纸的名字叫做《华夏民族报》。如今呼盟识字的人也不多,人口也不多,这《民族报》就一周一刊,一刊八版,至于写什么,你李平远心里有计较就行。” 李子平本以为自己小命不保,却不想天上掉馅饼一般砸着了,做了《民族报》报社社长,当即表态自己就是秀帅的枪,秀帅指到哪,自己就打到哪。 假通电造成的严重后果甚至连王茂如也没有预料到,袁世凯年纪越大,对老兄弟疑心越重,连嫡系人马都怀疑,更何况许兰洲这种偏远地方的小军阀。北洋三杰段祺瑞辞官在家,冯国璋派到江苏担任督军,然而却在他身后安排了五省巡阅使张勋和上海镇守使郑汝成。许兰洲久在黑龙江省军界中,资历甚高,若是袁世凯称帝,许兰洲在北方登高一呼,再加拉上俄国人……袁世凯越想越可怕,于是下令王茂如以第十七混成旅为根基组建黑龙江第二陆军师,补充黑龙江第四骑兵旅。在分掉许兰洲一个骑兵旅之后,又提升了许兰洲手下大将任国栋担任黑龙江省陆军第一师副师长。为了防止许兰洲异动,命令孟恩远北洋陆军第二十三师陈兵准备,洮南镇守使吴俊生率领奉天骑兵第二旅北上随时准备平叛。 向来政治斗争中雪中送炭的少,落井下石的多,甚至连第二十七师师长张作霖也迫不及待准备出兵抢夺黑龙江这块地盘。 王茂如笑着接受了黑龙江陆军第二师师长的职务,待边境军队回到呼伦城巴扎大营后,训练新兵同时进行整编,手下人都得到不同程度的提升。 对于黑龙江陆军的编制,陆军部早有注册,许兰洲手下已有黑龙江步兵第一旅,第二旅,骑兵第三旅,骑兵第四旅,还有一个骑兵旅。因此王茂如得到的编制便是步兵第三旅,第四旅,第五旅和骑兵第五旅。 王茂如下令先是142团与143团合并为黑龙江步兵第三旅,李德林担任旅长,赵庆担任副旅长,驻防大本营呼伦城。 步兵一团与步兵二团合并为黑龙江步兵第四旅,赵增福担任旅长,任元星担任副旅长,驻防满洲里,额尔克纳两旗。 步兵三团与步兵四团合并为黑龙江步兵第五旅,李品仙担任旅长,盖天久担任副旅长,驻防扎兰屯阿尔山一线。 骑兵一团与骑兵二团合并为黑龙江骑兵第五旅,旅长宫小旗,副旅长郭布罗?龙庆,同时招募大量蒙古骑兵达翰尔骑兵鄂温克骑兵入列,扩建为三千五百人骑兵旅。 司令部jing卫团与辎重营合并,同时召集新兵一千二百人,为四千三百人的jing卫旅,jing卫旅旅长王其垣,副旅长熊炳涛。 炮兵团、宪兵营暂时不变,所缺士兵本地招募,兵源不足由额尔克纳左右旗雇佣垦民补充。 由于黑龙江骑兵第四旅并入黑龙江第二陆军第师,因此代旅长毛子平立即跑到呼伦城向王茂如表忠心。他早就看出来,如今袁世凯称帝在即,其心腹王茂如蒸蒸ri上,而许兰洲犯下昏招遭到猜忌,跟着许兰洲明显没有什么奔头。但毛子平是许兰洲提拔上来,在面子上又不能忘了老帅的恩情。毛子平先是假惺惺地去请辞,后又表示绝对忠诚于护军使大人。王茂如喜欢这毛子平的军事才能,却也害怕他这个人的反复,有些像是三国里的魏延了。便让他暂时担任自己的副官,先派去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学习。 这个第四骑兵旅因为人数少(战后进过毛子平收拢扩编也仅有800人),缩编为骑兵团,团长人选是原143团副费朝贵,而费朝贵久在步兵部队,为了给他找副手王茂如绞尽脑汁,论骑兵统帅能力,还属王茂如曾经的骑兵卫队长商元青。但是商元青脾气太耿直又谁都不服,王茂如叫商元青来,说费朝贵是老好人一个,你若是连他也处不好,便只给我当骑兵卫队长得了。商元青立即表示自己绝对会收敛自己的脾气,绝不跟人顶牛,绝对会与骑兵团长费朝贵好好合作。 如今王茂如手下有五旅二团人马,三个步兵旅,一个骑兵旅,一个jing卫旅,一个骑兵团,一个炮兵团,实力远远大于如今手下仅有两个步兵旅一个骑兵团一个炮兵团的许兰洲了。许兰洲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王茂如偏偏带着部队跑到齐齐哈尔拜访徐鼐霖为首的一众黑省文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