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典当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二章 典当

第二章典当 掌柜的哭笑不得,我们这典当的都是古董,您怎么带个样玩意来啊,说:“这位爷,这表……怎么鉴定啊?” “老先生,原来你们这里不能典当此物啊?何氏典当,不过如此嘛。好,好,我也不勉强你们,我还是去三合斋,听说那才是běi jing第一大典当。看来还真不能来这小典当铺。”年轻人嘴里的三合斋是街面另一家典当铺,和何宝斋是老冤家,三合斋是专门搞典当的地方,也是何宝斋的老对手。 他这一大声嚷嚷,立即引来许多人的瞩目,这些逛店的,多是一些běi jing城的公子哥,几个拎着鸟的公子哥走过来,有个剑眉星目的公子哥拿鸟笼子的就问道:“这手表……太jing致了,这不得几百大洋啊?” “这位老兄有眼力。”年轻人把手表递过去,说道:“兄台,能不能鉴定一下这手表是哪国的?” 拿鸟的接过手表,仔仔细细看了看,不确定地说:“是不是法国的?我听闻法国手表最好,而且这字像是法文。”他哪知道是不是法文,这公子就是前朝贵胄的公子哥,不学无术钻爱花鸟鱼虫,看着哪国字母都是一样,不过听说眼下什么奢侈品都是法国货,所以才胡乱一猜。 年轻人立即表现出惊讶的样子,叫道:“这都被您说中了?”他解释说,“在下王茂如,字秀盛,刚刚从国外归来,听闻两年前大清国巨变,当我回到家中之时家人已经人去楼空不知何踪了。唉,不过这手表虽然是我从英国买来,可却是正宗的法国货,只是法国人为了讨好英国,特地用用文字母写着商标。兄台居然能从工艺指出这手表来处,实在令在下佩服之至,不敢请教兄台大名?” 拿鸟的年轻人立即笑说:“在下浦继,前朝隆贝勒家的三少爷,这要是前朝,我怎么着至少也是个贝子啊。”这人说起来一脸骄傲的样子,看的王茂如只想笑,不过这时候还是恭维道:“原来是浦贝勒,浦贝勒吉祥啊,这要是前朝,我也不至于有家不能回,唉。” “这位爷。”长褂先生忙打断他的话说,“我们这里虽然主要收购的是古董,可是对于西洋手表也不拒绝,先生是要死当还是活当?” “死当如何?活当如何?”王茂如问。 却不料浦继这宗室子弟伸手一拦,大气地说:“当什么当,都是心怀故国的人,这手表我买了,多少钱?” 王茂如笑道:“既然浦贝勒要买,在下与浦贝勒有缘,算你我买时的半价,一千两银子买的,五百两卖给您。浦贝勒,要不是指着这五百两再把我们王家兴盛起来,倒是想送给您。” 浦继回头说:“姚全儿,给钱。” 跟班姚全儿忙一脸苦涩地说道:“主子,咱儿今天没带那么多。” “没带那么多?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我浦贝勒出门不带钱那哪成啊?”浦继气的踢了姚全儿一脚,叫道:“带多少银子出来?” “嘿嘿嘿,小小前朝贝子也敢出来胡混?”一个头戴西洋礼帽,手拿折起的折扇,带着一双圆边眼镜的年轻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位颇为高壮的大汉,定眼一看,这二位大汉隐约有军人气sè。 “是……”几个公子哥本想回嘴,看到来人连忙低下头,鞠着腰,陪笑道:“二公子,是您呢,真是巧了,真是巧了。” 浦继忙说:“二公子若是喜欢,自当先拿去,自当先拿去。” 这公子cāo着一口河南口音,表情很是骄傲,走过来直接从浦继手中拿过手表,戴在手,回头说:“小三,给钱。”定眼看了一下王茂如,道:“我不占你便宜,在门口听到你的话了,你一千两买的,我七百两要,三百两算磨损费。”一副不差钱的模样,四周的人也理所当然,看来这二公子真不差钱。 王茂如接过的是七百两银子的交通银行本票,凭这个可以在běi jing城内所有票号兑换,虽然现在袁大总统逐渐推出光洋取代银两,不过民间还是习惯用银子结算。 看着几个人走远,王茂如好奇地问浦继道:“这嚣张的人是谁?” “哼,袁世凯家的老二,袁克文,以前是我们的奴才,现在造反了,当了主子了!”浦继恨恨不已,王茂如拍着他的胳膊,小声地说:“浦少爷,您也别生气,其实这手表我只想卖五百块,而且手里也不止一块,让这小子当大头,哈哈。” 浦继这个宗室子弟听到他的话,一脸高兴笑了起来拍拍王茂如的肩膀,说:“行啊,二公子也敢惹,我们哥几个早想整治一下丫孙子。有意思,得,咱去寿chun楼,我请了,姚全儿,去寿chun楼定个包间,再回家取五百两银子。” 浦继觉得王茂如宰了袁克文几百两银子是帮着他杀了逆贼的威风,很是义气的行为,便拉着他到了八大胡同的寿chun楼,原来这寿chun楼是一处青楼,叫了两个十四五岁的女孩陪酒,又让几个人唱起了小曲。王茂如又拿出一块手表,笑道:“浦贝勒,我之前说了,要不是缺钱办置家业,这手表就送你,现在钱有了,这手表我再收钱,那不是打我脸面吗?” 浦继推辞了几次,还是收了,说:“我不能白占你便宜,咱祖也是赫赫有名的王爷,这样,我家旁边有栋小院儿,是我家一个亲戚的,可惜他因为准备复辟,被袁世凯给杀了。这院子是空的,我们家帮着代管了,也就两百两银子,就给你了,换你的手表,以后咱哥俩当个邻居。” “那好,有浦贝勒这样的妙人,以后混回běi jing城,我是有信心了。”王茂如笑道,当下又和浦继说起来北平的一切,他说自己小时便已经出国,家在哪没啥印象了,听老仆人说在东交民巷那边,不过去打听没有王家了,或者庚子更变的时候毁于战火了。 浦继也是běi jing老人,说起běi jing的大大小小事项也是滔滔不绝,尤其是对着一个长在国外的人吹嘘起来,那是滔滔江水绵绵不绝,不知不觉到了到了傍晚,浦继早就跟王茂如称兄道弟起来。两人坐着洋车回到浦继的家,将后院那栋四合院的房契给了王茂如,又打发了一个年老的仆人送给他帮忙,王茂如又给了姚全儿二十两碎银子,乐的姚全儿直说:“以后但凡爷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王茂如倒是没想到运气能这么好,刚刚来民国,有了房子,有了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原来这王茂如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他是现代人,大学他的是师范学校,大学毕业之后,王茂如当了两年老师,深深地感到教育部门的龌龊和对这些官员对教育的扭曲,从小灌输小孩们利益思想,弄得长大之后的道德越来越低,深感失望之下,于是辞了职,下了海。王茂如的第一任女是大学同学,跟他来到同一个单位,见他意志坚定地辞职便说他不会做人不会拍马屁,没有进心。在他辞职之后,她马跟了别人。王茂如心里倒也不是很难过,他倒是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只是生理需要而已,于是安心地做起生意。

上一篇   第一章 北京城

下一篇   第三章 贪狼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