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袁克定娶格格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二百章 袁克定娶格格

第二百章袁克定娶格格 当他再次来到齐齐哈尔的时候,以徐鼐霖为代表的黑龙江省zhèng fu高官,一起前来车站迎接,比之当初朱庆澜做总督时还要隆重。见连徐鼐霖也来迎接,王茂如连忙走过去握住徐鼐霖的手,恳切地说:“敬公,怎劳您亲自迎接,晚辈愧不敢当,愧不敢当啊。” 徐鼐霖笑道:“当得,当得,秀帅将呼伦贝尔治理得民安富足,为龙江父老造福良多。” “这些都是纶公的功劳,晚辈只是在后面给纶公做后盾,治理zhèng fu就该文官治理,武人的作用是什么?武人就是让文官治好地方的保障。我王茂如治理地方不行,但是我死身也要保证文人主政的局面。”王茂如坠地朗朗说道。 徐鼐霖等一帮zhèng fu文职人员听罢,顿时齐声叫好起来。他们都是文职人员,最不喜欢的就是武人干政,尤其是对许兰洲军人当政,肆意在黑龙江zhèng fu安插人手排挤异己。 而王茂如此人有学问,有见识,有财力,有军队,还被袁世凯器重。虽然现阶段资历尚浅,但未来成为黑龙江之主是必然之选。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大家自然跑到这里来示好。那些先前没重视王茂如的,跟在许兰洲后面的,如今见到形势立变,立即跑到徐鼐霖这里,求他给介绍认识。这次徐鼐霖本不想亲自来接站,他和王茂如的关系也用不着如此客气,可是架不住下属的请求。 以徐鼐霖为首的zhèng fu官员随后宴请王茂如。席间一一问好,王茂如很是亲近,喝了许多酒,表示自己年轻。以后还得多仰仗诸位,大家自然是表示一定支持秀帅。宴席之间其乐融融,宴会之后大家离开,徐鼐霖道:“这些人都想借着你的东风,更进一步罢了,将来你若主持大场面,少不了这些人的支持。便是如今你推广华族银行和人民币,也少不了这些人的支持。” 王茂如同意。说:“还得敬公替我把关,小子一来就得敬公之助,便是在心里地把敬公当做自己的长辈看待了。做学问,打仗。赚钱,小子都能出入得手,只是这看人心思,看人才干,没有敬公这样的阅历。定是看不出来的。” 徐鼐霖笑说既然如此,我便当仁不让了,他心思深沉,老练的很。但一直以来都在zhèng fu中担任副职。前有督军宋小濂,后有毕桂芳。再有朱庆澜,徐鼐霖当民政使都当了快十年了。孔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yu。他今年刚好五十,也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却不想一辈子都当别人副手。 拜别了徐鼐霖一行人,王茂如踏上了南下的火车,路过沈阳的时候,又一次拜访了张作霖,老张这次态度很是奇怪,既高兴,又有些试探。王茂如心里笑说老张你心思我岂能不知道,未来东北王,自是不希望有个强硬的人跟自己争东北。但王茂如又不一样,他如今和自己又是合作关系,发行人民币,排挤ri元卢布等其他货币,给自己带来不少好处。 此时虽然大清帝国逊位,然而还保留着庙号,帝号,在紫禁城中算得上是小天地,加之虽然汉人不在意这个皇帝,但是满人以及蒙人,诸多地方仍尊崇皇帝。宗室势力仍然庞大,部分人仍在军队中担任要职。袁世凯想当皇帝,自然国无二君,不能允许另一为皇帝存在了。于是袁世凯派遣梁士诒,江朝宗二人为特使,逼迫清帝溥仪撤去清帝名号,来做袁皇帝的仆役。 此时溥仪皇帝才九岁,天天滚铁圈,踢皮球,放风筝,那懂得名号不名号,宫中原来裕隆皇太后主持,而裕隆皇太后因为签署了逊位协定,宣布大清帝国改为中华民国,自觉决绝于祖宗,随后伤心之下,病逝了。而此时宫中主持大局者,是瑾太妃和瑜太妃,更是不得主意。于是梁士诒,江朝宗逼迫清室除去帝号,清宗室子弟前往紫禁城议事,哭作一团。其中辈分最老的庆亲王奕劻被生生气死,诸多宗室子弟本以为可以安分生活,被袁世凯这一逼迫,自觉得不应这么窝囊被人掌握。于是一些激进的宗室子弟逃离北平,来到东北,四下里联络忠于满清人士,最终酿成东北宗室党造反的事件。但另一部分人认为袁克定迎娶公主,便是顺成了大清朝,反倒是老实下来。 袁世凯称帝,手下人分分离心,就连头号猛将段祺瑞也称病不出,更有李经羲,赵尔巽,张謇等人辞官回家,袁世凯眼不见心不烦,乐得专心称帝。袁世凯既然无心处理琐碎之事,下面的人自然也不会事事上报,上面有个袁皇帝,下面的人都做着小皇帝,欺上瞒下一个个揽住大权在握。 王茂如也正在抵京的路上,过了沈阳终于坐上了国人自己的铁路。先到天津,第一件事却不是赶紧拜访唐绍仪而是前往天津二十六号码头接受方宏信运来的军火,这批军火有李恩菲尔子弹五百万发,仓库中所有四万一千支e1式步枪,新款试验xings1915式轻机枪2000支,三条枪支维修线,美国福特卡车五十辆,法式1909式75山炮五十门,配套炮弹一万发。 如此之多的军火,让跟在身边的黑龙江骑兵第五旅和刚刚组建的jing卫一团的士兵们大感“发财了发财了我钱都不知道怎么花”的感觉。王茂如一面高兴一面心里流泪啊,这他妈花了他三百万大洋,三百万啊!不过好在这批武器,自己的部队的武装就可以更上一个台阶,尤其是s1915式轻机枪,是可以和步枪子弹通用的,对于后勤的来说不用那么大的压力。若是像吉林督军孟恩远一般,手下士兵四种枪,他也不用跟许兰洲打了。孟恩远手下有一个ri械旅,一个俄械旅,居然还有一支意械团,其他士兵用的都是汉阳兵工厂出产的汉阳造。王茂如让jing卫一团和骑兵旅护送军火去了怀柔,自己带着卫队就可以,在华北,也就怀柔算是自己的地盘和老窝了。 当王茂如处理好军火便带好礼物前往唐府拜访,却得知唐绍仪已经全家搬往上海了,打听之后才得知,唐绍仪早就搬走了,住在上海福开森18号、20号,两栋公寓如今是上海滩闻名的唐公馆。而王茂如大为感慨自己来得晚了,便前往běi jing,参加原袁克定大婚。 袁克定大婚,迎娶前朝庆亲王孙女,可以说这是袁克定为拉拢旗人所做的第一步,不管后世如何评价,倒是此时袁克定的这一举动,安抚了因为袁世凯准备称帝而准备二次叛乱的前朝旗人王公大臣们。 袁克定此人为人尚好,不抽烟不喝酒不喜欢追求女孩,每ri泡在堂子里却多数是为了交际,然而他的政治水平却不是很高,一直生活在父亲的yin影之中。他如今想出这这一招,即安抚了旗人王公,又给袁世凯称帝铺平了道路,还为自己将来顺乘帝位做了铺垫。 作为提出这一建议的王茂如,自然备大礼前来祝贺。这běi jing城前一次来的时候,自己还只是个边军旅长,这次来已经成了民族英雄,陆军师长,中国难得的浪漫主义诗人,自然许多人竞相引荐。而跟他关系最好的严复,也少不了被人sāo扰。王茂如频频出继于各种社交场合,又与各国领事交谈时侃侃而谈……他时刻不忘提出德国必败的言论,协约国获胜只是时间问题,却也引起了英法俄等领事的大为赞赏。一时之间,王茂如在běi jing交际圈却也成了一个名人了。王茂如给袁克定的大婚也是背下了大礼,只是礼金便是送去十万大洋,又送了一辆定制的法国布加迪汽车,全球仅一辆,车中难得安装了无线电台——唯一可惜的是,此时中国还没有无线电台,并且四处张罗借了一百辆汽车,说要组成车队迎亲的时候用一百辆车队接新娘子。 袁克定迎娶前朝格格,这也是1915年10月底的一桩最大新闻,国内外报纸无不竞相报道。袁克定是瘸子不假,更是袁世凯的长子,一直以来袁世凯诸子之中只有两个成才,其余人都是纨绔子弟,这两个儿子分别是长子袁克定和次子袁克文。袁克定能力不行,但一直以来野心勃勃,而且对弟妹们极好,也因为他对弟妹极好,袁家从未出现过兄弟相残的事,袁家人也极为团结(建国文化浩劫,袁家人不愿意批判父亲祖父,被打死迫害,不胜唏嘘)。次子袁克文本来最为袁世凯看好,却不想他一心想做一个名士,不单和běi jing一众票友成为挚交,还拜青帮码头成为青帮大字辈,俨然黑社会大佬的模样,而且因袁克文长得仪表堂堂文质彬彬,在běi jing就有情妇前后四五十人。 一个不成事儿,一个不着调,袁世凯这个失望啊。 然而不成事儿的袁克定终于成事儿了一把,他的这个举动安抚了běi jing的旗人,也让老袁觉得他懂事了,大喜过望的袁克定自然没说说是王茂如出的主意。如此一来,袁世凯称帝前最后一道障碍被扫清了。 袁克定大婚,各地督军发来贺电,也送来贺礼,只是大喜之中有些小小遗憾,袁克定弟弟袁克文带着五妹季祯跑到了上海,说不忍见父亲兄长糊涂一错到底遗臭万年。袁世凯大怒,却又拿这个最为宠爱的儿子毫无办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