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吐梁大少一脸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二百零一章 吐梁大少一脸

第二百零一章吐梁大少一脸 袁克定大婚那天,头车就是王茂如送的特制金sè布加迪汽车,袁克定意气风发地坐在后面,王茂如开婚车头车,在王茂如旁边是袁克定的心腹如今贵为陆军部装备股长刘勇,头车的后面,一流水小汽车组成车队,一共是九十九辆,用王茂如的话来讲,那就是天长地久,加上头车是一百辆,那叫百年好合。袁克定小说秀盛你就会弄这些,王茂如哈哈一笑,说谁让我这人就爱蹬鼻子上脸,你让我帮你备办婚礼,我肯定不能往小了弄,咱太子爷的婚礼一定不一般。 běi jing城第一次有人不骑马抬花轿迎亲的,这可真开了中华大地头一遭了,袁克定满意,。老子袁世凯更是满意,只是北洋其他军阀不满,而民党更是不满,许多人在报纸上大家抨击。幸好王茂如之前找到了江朝宗,吩咐他说这太子爷大婚,决不能含糊,什么报纸之类的,可能有隐藏着民党的杀手,因此这三天禁报,也就是停止销售报纸三天。 当然,禁报的范围是除去《东周刊》和《顺天时报》,这报纸一个股东是袁克定,一个是ri本势力。 万响挂鞭放后,车队来到庆亲王府,王茂如和刘勇等袁克定的至交好友便一边撒着糖一边撒着小钞,许多看热闹的人都分到了钱。请新娘,娶亲,带回,繁琐的礼节之后,大婚拜天地,袁克定一瘸一拐地进了屋,袁世凯作为老爸也作为主持人之一,说:“今ri犬子大婚。诸位定要一醉方休。”大总统,未来大皇di du发话了。下面哪有敢装深沉的,一个个开始吃喝起来。年龄大的那些人倒是温文尔雅,而年纪轻的便划起拳来。 酒宴中王茂如又与袁乃宽和刘勇雍剑秋同桌,这几人是同一辈的,又是极为相熟的衣着,袁乃宽有介绍同桌的其他人,都是各位北洋前辈的晚辈,都是年轻人自然容易说到一起去。王茂如作为同龄之中唯一一位官至护军使,自是引得诸多人羡慕嫉妒,这些人有好意有故意还有恶意灌王茂如酒。王茂如也算是倒了血霉。碰到这帮狼崽子。而那刘勇却也不帮他,只好让王茂如成了第一个在袁克定大婚喝多的人。最后一看不行,再喝下去都没了意识了,王茂如便装作倒下只得让乔三棒搀扶走。有人看到了便去告诉袁世凯,说此子甚是不懂礼貌。在人家大婚之际喝多,袁世凯笑笑不说话,反倒觉得王茂如至情至xing。 搀扶到门口的时候,恰巧梁士诒的侄子梁茂坤进来,俩人也算是老相识,虽然王茂如如今是中将师长,那梁茂坤却当上了铁道股筹备处的处长,堪堪民国交通部实权人物,也是年纪轻轻意气风发之辈。见到王茂如醉成这样,故意闪到一边掩口厌恶道:“什么人醉成这个死样子,真是没礼貌没教养没文化,三无人员!” 另一边则是外交总长陆徵祥之子陆少华,他自然也认得这位北疆护军使,知道俩人之间的龌龊关系。他不像梁茂坤一般故意为难王茂如,忙笑说:“真xing情,真xing情而已。” 王茂如听到,哈哈大笑,上前先是抱住陆少华道:“陆大少,你够朋友,够朋友!”接下来又是抱住梁茂坤,梁茂坤连忙躲开,却没躲过被王茂如一个熊抱抱住,顿时尴尬不已。当梁茂坤挣扎要推开的时候,没注意王茂如抱着他之后手指故意呕了呕嗓子眼,当此时顿时“呕”一声,吐了梁茂坤一脸一身,然后摇摇头,道:“梁兄,你也够朋友!下次喝酒,下次喝酒!”扭头便走了。 “啊……”梁茂坤如同被阉割了一般,愤怒得想杀人,跑回家拔出非要学西方人跟王茂如决斗,定要决出一个生死。俩人之间的纷争前后也被《东周刊》给挖了出来,此举倒是成了běi jing城一段趣闻,只是梁茂坤便是那笑谈之中的笑话了。 离开总统府,王茂如坐在车里顿时睁大眼睛,乔三棒和魏东龄倒是吓了一跳,王茂如哈哈大笑拍着大腿说道:“爽!爽!爽!早就想这么吐梁茂坤一身了,这次终于如愿以偿了!” “合着大帅你没醉啊?”乔三棒cāo着河北话道。 “谁说我没醉?”王茂如也用河北话回说,又是一阵大笑,道:“不过吐了那孙子一脸,我酒醒酒了,嗯,明ri写信道歉。副官,这封道歉信你写。” “是。”魏东龄一听,便知道这事儿肯定是自己的了,副官是干嘛的,就是赶着鸡零狗碎的事儿的。 道歉信么,给是给了,只是这梁茂坤小气的很,居然不原谅——当然,这事儿他要是原谅就怪了,放谁身上谁干啊。 在east总经理方宏信发给王茂如的电报中,与美国的军火货物一同抵达天津应该还有两个人才,只是这两个人才一来天津人影不见了。 这天王茂如参加完袁世凯zhèng fu的例行筹备会(筹备称帝大典)之后,正在六国饭店客房中休息,便得知有人拜访,名帖是老友金秀山。王茂如想了半天,才想到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三年前同船去美国的留学生金秀山。这也算是老友了,虽然为人浮躁,却有年轻人相同的好处,那就是真诚。 “诶?你小子?毕业了?”王茂如的确是惊喜了,问起他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现在不是应该留学期间吗? 金秀山解释说原来他父亲在北洋zhèng fu工作,本来是皖系的干将,因为跟着段祺瑞得罪了袁世凯,被贬回老家养老了。金秀山之父本来送他在美国学习政法,但金秀山的确不是那块料,反倒是喜欢上了拍电影。他怕老父亲反对,只得在洛杉矶报了一家专科学校学习机械制造,这家学校是为了培养技工,对学历和考试没那么严格。金秀山一面学机械制造,一面学习拍电影,在国内纨绔的他在这方面的确是很吃苦努力。他的父亲还以为他在美国学政法,当自己被贬回乡当了一个县长便希望自己儿子回,在zhèng fu混一些资历,然后托人找皖系的老友进入zhong yāngzhèng fu工作。 金秀山在美国看到的国内传来报纸上忽然见到王茂如的照片,得知如今他已经贵为护军使,实实在在的一个小军阀,感到世事变化无常。当初一起去ri本找歌ji喝酒厮混,三年过去,人家成了军阀,自己学电影没学明白,反倒是学机械制造毕了业。此时老父发来电报,要求他回去,去zhèng fu工作,已经托人打点好关系,在老家一处县里交通所做文员。 金秀山思考前后,回老家固然是一条路,然而从政是自己不愿意的。若要真的从政,还不如找王茂如,也不知当年那个同船一个月的老大哥认不认得自己了。同船的人与他又联络的只有方宏信,于是便千方百计找到方宏信问他是否与王茂如还有联系。 方宏信看到金秀山,也感到世事无常,当初同船四个人,方宏信如今是east轻武器集团的总经理,在美国都有一定地位。赵佳诚在东北开办银行,成了国内最大的银行家之一,居然在东北与ri元和卢布体系大战。那王茂如我想说更不一般,不只成了自己的老板,还成了军阀。当然,金秀山还是那个金秀山,还是有些轻浮,还是整ri幻想,拍电影,拍电影有什么用? 但是方宏信倒是因为金秀山认识一个人才,这人叫张弘扬,是个出生在美国唐人街的华人,祖籍广东。他在美国学习的经济金融,但是因为华人的身份,屡次遭到打击。与金秀山结实还是因为金秀山想拍一部华人的电影,便去唐人街,因为金秀山不会说广东话(美国唐人街的普通话是广东话,因早期被拐骗到美国的中国人几乎全都是广东人),而张弘扬失业在家,最重要的是张弘扬会说北方官话,便做了金秀山一段时间翻译。而后金秀山认识方宏信,张弘扬更是知道方宏信,作为华人,他将east轻武器公司发展成集团,内心非常佩服,便托金秀山来到east求职。 方宏信一来的确是想找一些华人的金融人才,二来也抹不开金秀山的求情,便让张弘扬负责部分销售。这赵子胜虽然是华人,但是在竞争激烈的军火市场居然让他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生生地从英国陆军部哪里抢来大订单。 当王茂如需要金融人才电报发来之后,方宏信找来张弘扬,问他愿不愿意有个更大的平台,张弘扬笑说难道你准备让我当总经理?虽然east集团是老板是华人,但是一些交易与交际,都是美国白人出面。方宏信呵呵一笑说等我什么时候挂了再说,又说你不认知我的oss,咱们集团是独资公司,那boss是谁?张弘扬很是好奇,问boss是谁,怎么这么大谱,公司都不来看一眼。方宏信说你跟着金秀山,他认识老板,回国之后让金秀山把你介绍给老板。张弘扬感慨这金秀山还真不是一般的人,什么人都认识,于是便被忽悠到了中国,也忽忽悠悠地下了船,一下船便因为水土不服一病不起。而金秀山则必须先回老家一趟,便将张弘扬安排进医院之后回家了,准备回来之后带着他北上黑龙江寻找王茂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