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下马威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二百零二章 下马威

第二百零二章下马威 一个急于回家探望老父,一个一病不起,王茂如来到天津的时候还奇怪,方宏信不是给自己找了个人才吗?人才哪去了? 见到小老弟的时候王茂如很是高兴,只是金秀山还是天真的样子,对政治全然不去关心,说得更的是只他的电影梦想,说起电影来侃侃而谈,说起回国之后事业就愁眉不展。两人谈话时候得知那个张弘扬如今还在天津病着呢,王茂如让金秀山待他来běi jing。两天之后王茂如看到这个方宏信口中的人才的时候,他一副病怏怏的样子,躺在爱德华大饭店的宾馆中,双眼无神,嘴里哼哼呀呀说着英文或者粤语。看到了王茂如,张弘扬眼皮子勉强抬起来,遂即合上,哎呦呦地地哼哼了一下,提不起jing神。 金秀山急道:“杰克张,oss来了,赶紧jing神一些。” 张弘扬心想人家请诸葛亮还三顾茅庐呢,我堂堂一个归国华侨,金融人才,怎么不得好声好气的,否则我撂挑子不干了我。 “这不行啊,病入膏肓了,这都是将死之人了,真是……开什么国际玩笑啊。”王茂如看得仔细,这小子拿捏着架子呢,也罢,管你怎么拿捏,我先给你来个下马威再说,便回头说,“乌热松,拉出去埋了,别忘了,用席子,别用棺材,太贵。” 张弘扬两眼一瞪,差点就此过去了,还别用棺材,用席子,难道我还不能用棺材了? “恩呢。”卫兵乌热松是个少数民族小伙。心眼实诚,听完吩咐不管也不管不顾。立即走到床边一把掀开被子,冷飕飕的风灌着张弘扬的睡衣上。张弘扬一个机灵,刚要说话,便被乌热松一把抓住胳膊,没等反应过来,乌热松又一扔,那张弘扬瘦弱的身体便“啪”一下到了乌热松肩膀上了。扛着只有一百斤的张弘扬乌热松混不当回事儿,憨头憨脑地问:“大帅,埋哪嘎达?我看后院有块地方不错,是枯井。深度也正好。” “不行。以后万一人家还喝水呢,这样,你就随便找个地方,城外乱葬岗也行。”王茂如故意说,斜眼看看张弘扬。见那小子都吓傻了,说:“哎,你说这方宏信啊,怎么找个病秧子给我,再大的人才,这一病也啥都不是了,早点埋了好,对了咱们去吃火锅。” 张弘扬立即jing神抖擞地叫道:“我病好了,我病好了。绝对好了。”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这病倒是真的好了。 王茂如等人哈哈大笑,谁:“得了,放下他把,乌热松。”乌热松把他往床上一扔,扑通一声。这张弘扬算是三魂七魄才回来一半,终于不用被活埋了。 张弘扬的确是吓得够呛,十几个身穿军装的壮汉围着他凶巴巴地看着他,当先一个大高个子还在不断发出冷笑,这哪是老板,简直就是土匪啊,结结巴巴地说:“boss,你混边度?”他是广东人,当初父母被卖猪仔贩运到美国,所以北方话说的一般,大家勉强听得太懂。王茂如走南闯北,各地方言虽说不能说全,倒也是能听得懂,说道:“秀山老弟没跟你说我的身份?” “佢讲你有钱,有权,有势。”张弘扬说。 “我是个军阀。”王茂如道。 “大佬你系军阀?”张弘扬双眼瞪得牛大。 王茂如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所以啊,你以后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张弘扬惨叫一声,回望金秀山,骂道:“金秀山,我蒲你老母!”金秀山连忙跑到门外,这王大哥当了军阀,跟以前可真是大不一样了,这脾气……动不动就要把人埋了,自己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啊,心理琢磨着是不是投错门庭了?还是回老家当个文员的好,一步一步来,跟着王老大,升官机会是多,可是万一哪天不高兴,可不会记得三年前的情分……再说,同船情分能有多浓啊。正在想着,厅里面王茂如说让张弘扬安分养病,过几天再找他,有对金秀山说:“你先给我做个副官,跟着魏东龄学学,改改你的一身毛病。” 金秀山讪讪不说话,王茂如道:“听人说你回来就学会抽大烟了?”金秀山忙说应酬一下,老家里自己也是体面人,只是应酬,到没有上瘾,王茂如道:“体面人个屁,一个个抽大眼抽的面黄肌瘦,就像个骨头架子似的,你是投靠我来了,做我的小兄弟,我不能亏待你。但是你也别给我丢脸,知道不知道?” “知道,知道。”金秀山那敢反对,心里半是后悔半是期待,从此之后自己也成了混军阀地下的人了,会不会挎枪?会不会骑高头大马,会不会披红戴绿?去什么zhèng fu啊,zhèng fu哪里有座官军威风。可是自己电影事业怎么办?是啊,岂不是三年以来所学无用了吗?正在心理想东想西呢,人家都走了,便要抬腿跟去。却看一个统样是高个子的走过来,说:“我就是副官长魏东龄,大帅吩咐了,给你个任务,看好张弘扬,让他赶紧病好。” “啊?我伺候那位祖宗啊?”金秀山哭丧着脸,得,自己坑了这小广东一把,看着小子怎么收拾自己。 休息了几天之后,在金秀山的“悉心照料”之下,张弘扬终于痊愈了。除了那一天被吓的一身冷汗,次ri王茂如又给他找了个洋婆子护士,每天五十美元的陪护费。那洋婆子也知道谁是主顾,这金秀山明显是个跑腿的,虽然他挤眉弄眼,但是对这人理都不理,全心照顾张弘扬。 张弘扬在美国虽然见到过不少金发碧眼的洋妞,但是在国外外国人看不起中国人,连ji女都不做华人生意,没想到回到国内还有洋婆子伺候,心情好,状态就好,身体也就自然恢复了。看坐在自己面前,神sè有些拘谨的张弘扬,王茂如笑问:“你在渣打银行工作过?你还是耶鲁大学毕业的?” “是也不全是。”这次倒是不再说广东话了,张弘扬再见到金秀山之后,被金秀山说动,决定做王茂如的幕僚。这个时代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野心家,也有些人攀附在一棵大树上扶摇直上鹏程万里。他知道自己一个在美国混迹不怎么样的青年回到国内再如何发展,也只是每个月赚十几块大洋的银行职员或者洋行的买办翻译。他不甘心一辈子这样浑浑噩噩的,更希望自己能够在民国大展拳脚,可现实中又哪有人会任用自己这种毛头小子。虽然呼伦贝尔护军使官小兵少,可谁知道他会不会一飞冲天呢?做什么事都讲求投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怎么说?” 张弘扬道:“我曾经在耶鲁大学蹭课过,只是时间一长又因为华人身份被赶了出去,在华尔街也只工作过一年,便离开了。” “那也不错。”王茂如笑道,说:“据我所知,耶鲁大学是美国政治家的摇篮,你去听课是听什么专业的?” “经济关系学专业。”张弘扬腼腆地说道。 “你在纽约华尔街什么的?” 张弘扬叹了口气道:“不知道先生是否知道《基瑞法案》?” “抱歉,我以前去过欧洲,但没去过美国。”王茂如胡编说,他穿越的,两次旅游去过欧洲,但是前世哪有钱去欧洲啊,平ri用半吊子英语糊弄糊弄这些没出过国的还行,但是一遇真有才干的肯定露馅。 张弘扬到没有追问他关于欧美的事情,解释说道:“这个法案其实就是美国的排华法案,美国人只允许中国人在美国从事最低等的仆役等工作,在华尔街这种地方,非白sè人种是不能进入的。而且在美国亚裔中国人一旦与白人发生冲突,及时被杀死,只要白人随便什么借口,便没有罪。我的同学在华尔街找到一份最低廉的工作,就因为一点和别人的口角之争,被一个银行家shè杀了。事后我们去zhèng fu请命,他们给我们的解释是我的同学有神经病,属于攻击xingjing神系统紊乱症。我同学是上海人,他虽然嘴爱得罪人,可是他生xing胆小怕事,何况我们从认识到工作六年,他就这样被美国人不明不白的杀死了。我们华人能有什么人权,唉,没有,没有!” 王茂如站起来,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说:“抱歉,比起在美国的华人,在欧洲的华人待遇还算是好的。” “是啊,欧洲还算是好的。”张弘扬默默地说。 这个年代的华人,因为国家衰弱而让全世界人歧视,这种歧视持续百年,王茂如不由得心中一沉,想到了百年之后不单单欧洲制裁中国,美国制裁,ri本韩国屡屡挑衅,甚至东南亚的那些小国时不时的还屠杀华人,这都是因为祖国不强大。国家强大,不单单体现在富裕上,还有jing神上,而恰恰某些历史原因,国人的最后一跟脊梁骨也被打断了,必须每ri老老实实地生活,跪着过ri子。想到这儿,王茂如便更加怨恨起俄国人,俄罗斯民族来,有机会非得将俄国人烧光杀光抢光不可。 见张弘扬疑惑地看他,王茂如收回了思想,问道:“其实我想请教张先生可有赚钱的法子,我一届武夫,赚钱无方,只能坐吃山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