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小财神张弘扬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二百零三章 小财神张弘扬

ps:承诺不变,一张月票加更一章! 张弘扬心说你拥有east集团,还说自己是一介武夫,这还让不让我们这些吊丝活了。要是让张弘扬知道,坐在他对面的就是在美国搅得全美石油商人凌乱不堪的贾登?科林斯的话,估计张弘扬立即就跪地上喊师傅了。但挖掘石油只是王茂如利用未来金手指,他的到来也在随时改变着历史,未来一定不会是按照书本史料上的记载发展。就如同现在一般,历史上这里现在是巴布扎布满立军的土地,而现在呢,居然成了一个世外桃源一般汉人世界。 金手指能开,但他不是万能的主,如今能供他开的金手指也不多了。他只是个普通人,记xing没有那么强大,只是知道美国德克萨斯大油田,新墨西哥州有个大油田,中东有许多油田,中国有个大庆油田。他没有实力,这些金手指自然不敢乱开,例如大庆油田,就是如今的黑龙江萨尔图,这个地方要是开采了,不管是ri本人还是俄国人,甚至袁世凯段祺瑞冯国璋曹锟都恨不得提刀干掉他抢走石油。 王茂如在前世资产倒是很多,可是那些大米生意是因为国家发展,偶然间他投资获利,而且大米的发展他只是老板,工作都是交给下面的人运作,可以说他在前世在做生意上只有眼光而无太多经验。这让他投机赚钱容易,然而踏踏实实赚大钱,他就傻眼了。这就是所谓的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 王茂如来到民国四年,赚的钱不少,花的钱更多。幸好存款多,但也架不住他的野心大。以前手下几千士兵。如今手下两万多人,吃喝拉撒睡,武器弹药消耗,哪里不需要钱,甚至马六舟还在帮他种大烟。 张弘扬笑起来,说:“将军大人,恐怕没有一件事一定赚钱的,不过据我所了解的资料和对世界经济的推算,这个时候是我们发展赚钱的好时机。” “哦?你说说。”王茂如一副贪婪的模样。 张弘扬心说这就像是三国里的戏文一样,刘玄德问诸葛亮天下。诸葛亮指点江山。不过自己指点的是给将军的发财大计。“好。我就给将军说一说。”张弘扬笑道。 “张先生请讲。”王茂如很是虚心接受的说。 张弘扬心里前后考虑了一番,这才定计说道:“如今欧洲战火缭绕,英法德奥罗马尼亚等国已经打作一团,而据说俄人也准备参战,因此当下第一发财之事当属军火买卖。然而我火甚至连本队都配给不及。自然出口更无从说起。且欧战各国需要的是火炮,机械,这方面我国根本无能为力。除了军火,其他与军队有关的一切也都是发财之机。”王茂如点点头,心说你要是知道我在美国还有一家小型兵工厂,不知该如何感想了,只是这兵工厂至今已经为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据说英属印度也有订购e1s的计划,这些都是商业机密。王茂如也不会透露给他。 “除了军火,督军可以生产其他军用物资,如皮带,武装带,钢盔,水壶。行军口粮,罐头,香烟,酒jing等等。”张弘扬说道,又伸出两根手指,说:“第二桩赚钱的买卖,就是开银行,如果说什么最保本赚钱,那绝对是开银行,一本万利。美国人热衷于开银行,他们的钱都用来开银行,只要有银行,便有了一切资金的源头。” 王茂如说:“在东北有俄国人的道胜银行,ri本人的ri和银行,大正银行,东亚银行,不过这三家银行在东北也逐渐被排挤。主要是ri人嚣张,强迫我国zhèng fu签订《二十一条》之后引发国人激怒,国人很少有去ri本银行存款借款,弄得这三家银行快要破产了,而俄人信用不好,俄国人在东北嚣张蛮横,信誉很差,百姓也不去存钱交易。倒是还有几家钱庄,最近新开的钱庄是关东十三行开办的,信誉不错。”他故意没有说及如今在东北最火热的华族银行,就是想考叫一下张弘扬。 张弘扬急切地说道:“如今正是好时候!如今正是好时候啊将军!先说这外国银行,俄国人在欧战屡战屡败,证已经濒临破产,俄国银行哪有和什么闲钱,正是击垮他们的好时候。而ri本银行一直以来遭到抵制,也不足为惧。至于那些钱庄,据我所知他们的都不符合当代金融体系,仍未摆脱旧时制度,抱残守缺,迟早要被淘汰掉。。将军若是能用自己的资金开一家银行,再以国人银行,将军大人的名誉担保,我估计到时候东北的外国银行和银庄都会被挤垮。将军,怕只怕ri俄银行即便不赚钱,却是ri俄对中国经济渗透的一部分。而且我推测一番,如今大总统称帝在即,为了揽财以备不测,zhèng fu必定会开设新的银行业务,用银行来集资,将百姓的钱都放在zhèng fu手中。将军,不如你首先行此之举,先赚上一票再说。。” 王茂如哈哈大笑,说:“张先生说的极是,极是啊。” 张弘扬奇道,“将军笑什么?” 王茂如道:“银行我已经开了,只是在推广之后,但是获利也颇为丰厚啊。” 张弘扬忙鞠身敬礼道:“原来将军早有计较,张树攀是班门弄斧了。” 王茂如摇头,略带赞赏地说:“张先生不必妄自菲薄,我不是三头六臂,这开银行的主意,却是别人出的,只是我投资而已,靠的也是别人的脑袋和智商。如今我养着一支军队,一年的花销就百万大洋,所以对于钱财,我是多多益善,多多益善啊。还请先生继续言明,是否还有计策发财?” 张弘扬伸出第三根手指,又道:“除此之外,开设矿场,买卖交易,以督军名义实垄断经营,也是一敛财手段。”见王茂如正经听着,便说:“所谓垄断经营,如今世界各国各地无不存在,以美国石油而言,三大石油公司几乎垄断了美国石油产业,再如纺织巨头,矿业巨头等等。这些人都是靠垄断经营才能强大,即便是金融领域,花旗银行与摩根银行也是两家垄断巨头,只是如今美国zhèng fu唯恐美国经济遭到挟持而出台政策打击两家银行的垄断。” 王茂如笑道:“我们已经在开矿了,在海拉尔河上游有一煤矿,那里不属于俄人占领区,由我掌控。至于其他矿产呼伦贝尔纵使有,却没有人来开发,这里地处东蒙,ri俄蒙王以及zhong yāng、土匪势力交织纵横,怕是商人不肯来啊。” 张弘扬道:“商人逐利,他们不是不肯来,是没有利益。其实本有最赚钱的一条道,就是邮电交通,但邮电归zhong yāng管辖,交通大动脉又归了俄人,水上交通又因冰封期长而困顿,因此倒是失去了一批好路子。” 关于这个也是无奈之处了,我国东北利益被列强占据,实在让所有国人非常无奈。王茂如叹了一口气,道:“弱国无外交,想要取得本是我国的东西,需要自身强大。我国实力弱小,怎能夺回铁路权呢。就算是从俄国人手里夺回来,谁知道过几天是不是被其他国家夺取呢?唉。” 张弘扬感同身受,道:“国家无力,国人在外就要受欺,华人无地位,纵使身家再有钱,华人在美国也备受歧视。” “不说这些丧气话,咱们是广积粮,缓称王嘛,哈哈哈。”王茂如爽朗地笑道,听到他的话,身为广东人的张弘扬,双眼闪过一阵jing光,脑筋百转千回。心想果真如此,生逢乱世,如今有枪有钱便是王的年代里,野心家们无不想着统一全国,成为这个乱世之主。这王茂如也不例外,自己这一步不知道压得对不对,然而既然已经押注了,便支持到底,自己到最后兴许能成为开国功臣之一呢,便认真地说:“大帅无需丧气,若将军割据武装,未必不能做个蜀汉皇帝。” 王茂如停住了笑,对张弘扬道:“那你就是我的诸葛亮了,哈哈,张先生,不,树攀老弟,你可助我?”张弘扬虽然是美国长大,却从小习惯受到中式教育,一个长揖到底,“张苍楚愿为大帅献计。” “不错,不错,不过你是新来,我若贸然用你,必定令他人不快,你先切做我秘书一职。” 张弘扬道:“谢大帅提携,不过大帅,苍楚还有个建议。” “讲。” “大帅何不自己修铁路?” 一句惊醒梦中人,王茂如也忽然意识到,自己处心积虑地想要取回俄国人的铁路,但是自己何不修一条铁路呢,顿时叫道:“好,好,好,张苍楚你的投名状倒是给我一个惊喜啊,我怎没想到这些,对,自己修铁路,自己修铁路啊。” 张弘扬笑而不语,此时倒是装的深沉起来,这样才能显示出自己的深度。对!深度,自己如今可不是经理金融家了,自己现在是秘书,是王大帅的幕僚,只智囊,应该有深度,有见识一些。魏东龄和金秀山在一旁看的好笑,这小子,几天之前还吓得险些尿裤子呢,如今倒是装的一本正经起来了,可你身高一米六五,体重没超过一百斤,整个一个瘦猴模样,再怎么装深沉,也压不住阵脚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