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严夫子遇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二百零四章 严夫子遇刺

ps:好,你们狠,你们狠啊,西门今天晚上就玩了命了 随后王茂如任命他为文案秘书,负责处理一些文件,熟悉自己的工作环境号为自己服务。又过些天,王茂如为了考验他,交特地给张弘扬五十万美元让他去上海做生意。张弘扬问去上海做什么,王茂如说:“如今其他国家纷纷立法放弃银本位选择金本位制做货币,大量白银流入中国,势必造成大洋贬值。你此去上海就是去投资买房,炒的越贵越好,但房价一旦翻两倍,立即出手。然后你赚了钱买一些机械设备带回呼伦城,我要在呼伦城开面粉厂、造纸厂、发电厂、铁矿厂、毛纺厂。还有,咱呼伦贝尔多畜牧业,每年冬天有许多牛羊马冻死,这些死牛马牧民吃不了,开chun之后还得坏掉,因此都白白仍在野外喂狼。我看不如这样,你再看看上海有没有什么罐头厂给我买断搬到呼伦贝尔,总之,只要是机械工厂,你都买下来搬到呼伦贝尔来。” 张弘扬带着一班近卫队前往上海的时候,王茂如又得知全城戒严,便问怎么回事,原来是云南督军,蔡锷中将跑了,他街道去ri本看病之际,逃到了上海,步兵衙门正在全城缉拿蔡锷的党羽。王茂如听后大叫狗屁江朝宗,半点本事也没有,人都走了,不去追,反倒是挖地三尺找党羽,跟那贼人走远才干叫唤的狗有何区别。 局势紧张几天之后,江朝宗自觉地无脸见袁世凯,便请辞了,袁世凯倒是也没太难为他,让他做了陆军大学总务官。任命陈光远为步兵衙门统领。王茂如得到电报,呼伦贝尔今年开始下雪了。běi jing确实一场秋雨接着一场秋雨,冲散了街上的大粪味,让大家出行也不用掩着口鼻了。 这ri严复请客,在座的几位都是běi jing文化圈名人,严复致力于孔教研究,许多前朝翰林,举人,前朝革职的官员,也都跟他凑在一起,参加这个孔教会既能研究学问。又能赚钱。何乐而不为?这些人都是旧时私塾中出来的,除了研究四书五经,做八股文,写一首文章之外,还真没有别的本书生活了。严复找他们。倒是找对人了,这些人闲着蛋疼,便于严复一起研究起孔教礼仪,谈古论今的,时而还附庸风雅,去一趟八大胡同听听曲儿喝喝花酒,反正是严复付款,也不怕自己花钱。 严复花的是谁的钱啊,他一个月工资才一百五十块大洋。哪有钱供得起孔教会三五十人的花销,这些钱都是王茂如给的。王茂如对他来说,不但是忘年交,还是财神爷,这次王茂如来到běi jing,怎么的也得让他认识一下孔教会的同志们。王茂如说。既然认识,就别小气,咱报了一家馆子,与大家吃喝玩乐一回,也不枉一桩风流事。众人立即表示支持,有吃有喝有拿还免费piáo?娼,这些文人sāo客岂会放过。吃了就,说了话,折腾到深夜,王茂如给每个参加的一百块大洋,乐的众人直说中华出名将,全部入一个王秀盛,拍起马屁来。王茂如这个人有个缺点,或者叫特点,不喜欢别人拍马屁,但是表面上装作很高兴的样子,送走大家,说大家有机会写文章的时候多表扬一下自己,众人自是应允。 有些当晚喝醉编便住下了,有些则离去,王茂如和严复吃了些酒,说咱们去六国饭店,我定了个房间给你休息,你一身酒气胭脂味道,回去之后夫人孩子见了总之不好。严复嗜酒,倒是没有喝醉,说这六国饭店倒是去过,只是哪有机会常去。那边的牛扒不错,王茂如笑说那咱俩去吃牛扒和老白干,严复一介文人,拍手笑道:“如此良辰美景,正是吃牛扒喝二锅头的好时机。” 两人乘坐汽车返回六国饭店半路的时候,忽然前面一个黄包车窜了出来,王茂如的车队立即停了下来。他的车正在中间,前面是副官的车,后面是卫队的汽车,中间是他的专车。缺发现从路边冲出几个人,对着汽车便是连开数枪,子弹打碎了玻璃。王茂如闪躲及时见人一出现,立即趴在车中,那严复一介文人,那遇到过这种事情,手足无措大叫:“杀人啦,杀人啦!”便在肩膀中了一枪,昏死过去。刺客开了三枪,立即毫不拖泥带水地走,其余人还没反应过来,刺客已经无影无踪了。 卫队想要去追,魏东龄高喊一声:“保护大帅要紧,穷寇莫追!”卫队连忙围了过来,王茂如踹开车门,跳了下来,大家松了一口气。云锁住红着眼睛道:“大帅,都怪我,都怪我,我不在后面汽车里好了,都怪我。您伤着没有啊?” “我没事儿,严老先生受伤了,赶紧治疗。”王茂如道,“车队,去美国人的医院,这最近的是美国人医院?” “是是是。”云锁住以前在běi jing做过苦力,倒是了解这里的地形,连忙说道。 遭到暗杀立即引起了大总统袁世凯的震惊,在天子脚下,堂堂陆军少将和参政院参政居然遭到暗杀,着如何了得?严复是在文化节鼓吹袁世凯称帝的人,而王茂如一直以来忠心耿耿,自己指到哪他便打到哪,可以说这是袁世凯手下一文一武两大将,此时同时遭到暗杀,怎能不引得袁世凯震怒。 步兵衙门统领陈光远屁股还没做热,便不得不昼伏夜出地带着京城所有jing察查找这凶手,几乎翻遍了大街小巷,仍旧是毫无线索。 此时王茂如正在医院中探望严复,笑称严校长如今成了全国的神经中枢了,因为你挨了一枪,全国都在搜找这凶手,还引发了全国讨论凶手是何人。严复苦笑不已,说自己又是得罪了谁了,自己一个研究学问的,居然还能碰到暗杀这种事儿。王茂如笑说,没事儿,事情遇多了,也便见怪不怪了,我算现在,遇到三起刺杀了,都习惯了。严复气道:“你是习惯了,我见你躲得比猫还快,可怜我老头子,老了老了,差点丧命在这种状况下。”王茂如道:“以后话本便多了一出,严几道惊险与此,以xing命护卫尚武将军的戏来。”严复道:“我倒是希望话本是尚武将军以xing命护卫严夫子。”两人相视大笑起来。 新任步兵衙门统领九门提督陈光远查也没有查出什么东西,反倒是前任统领、现陆军大学教务长江朝宗查到了一些线索,让案情有了进展。 步兵衙门到底是江朝宗老班底,陈光远初来乍到还是服不了手下。江朝宗查到有一伙儿留ri归来的学生曾经在一家客栈中住过三天,就在发生刺杀的第二天一早便跑了,南下去了上海。这伙儿人颇为可疑,极有可能是民党派出来的杀手。这些年民党别事儿干不成,就暗杀这事儿还搞得有声有sè,于是江朝宗面见袁世凯陈述是民党所为。袁世凯见此,也觉得撤掉江朝宗太过冒然了,还是调江朝宗继续统领步兵衙门,于是陈光远只做了十三天的步兵衙门统领便下台了,江朝宗回来之后,马上着手安排,为了大总统能够顺利称帝,běi jing城全城jing戒。 遇刺之后的王茂如更加小心翼翼,却接到了北大一个前同僚的婚帖,这同僚王茂如甚至都叫不出名字,他在北大才半年,连自己的办公室都没怎么打扫过。不过这同僚在朋友的撺掇下心想试一试,便发了请帖,请帖的名字赫然是:前北大教授同僚旧友王茂如秀盛先生亲启。王茂如接到请柬之后哭笑不得,感情好了,自从袁克定再婚,běi jing城达官贵人要么娶小妾,要么儿女婚嫁。如今běi jing是流行结婚怎么的,如何谁都在结婚,而且可气的就自己结不了婚,唐宝琪人家出国了,去美国了。 手下人立即劝他不要去民居参加婚礼,万一再有刺杀怎么办?王茂如想了一下,笑说会见曾经旧同僚怎会出事,再说若是不去,被人背地里骂成贵人多忘情怎么办。文人可不比武夫,武夫顶多明面说你不仗义,这文人嘛,背地里抱怨,小心眼起来比女人都厉害。幸好他参加的这个旧同僚的婚礼倒不是头婚而是个二婚,因此也没有大cāo大办,两人就是在一处酒楼,宴请了同事和朋友亲人,算是宣个誓,广而告之一下。不过来的人可都是běi jing城大小文化节的人,就连如今北大校长是胡仁源亲自也到场贺喜。 北大校长胡仁源见到王茂如,笑说秀盛先生离开北大,让北大丢了一个教授,却多了一个将军,你算是北大走出的第一个将军。王茂如也哈哈大笑,两人又聊了起来近期北大的变化,虽然第一次见面,但是王茂如对于历任北大校长都是非常尊敬,他们为中国文化届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两人说着说着,说到zhèng fu走势来,胡仁源对谁来当皇帝当总统无所谓,换句话说,他就是一个老好人,因此在zhèng fu间也混得开,同时他对古中国传统文化的保护也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他在任北大校长期间,聘任了辜鸿铭、刘师培、姚仲实、陈石遗、黄季刚等前朝翰林,大学问家等人做北大教授,也着实让北大更加充满文学气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