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桃花朵朵开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二百零六章 桃花朵朵开

第二百零六章桃花朵朵开 “你是……”王茂如仔细看,有些脸熟,明亮的双眼闪闪发光,一抹微笑挂在嘴稍,好漂亮的女孩啊。王茂如挠了一下头,露出憨态可掬的笑容,说:“抱歉,我看你有些眼熟,只是不记得在哪见过你了。莫非因为你长着大众脸?也不会啊,蛮漂亮的呀。” 女孩羞赧道:“将军真爱开玩笑,你不记得我,我可是记得你呢。年初的时候你来běi jing,身边还带着他……”女孩指着乔三棒,说:“他还跟我小弟发生冲突了,您不记得了?”说着递过去怀里的笔记本,打开一看,写着:“祝费婉婷学业有成越来越美丽,秀盛先生,民国四年元月十五ri。”王茂如恍然大悟,笑道:“原来是费婉婷小同学啊,我记得,我记得,这一年之内事情太多忙得我头昏目眩的,呵呵,抱歉,抱歉了。原来小婷同学在这里上学啊,真不错,这是一所好学校啊。” 费婉婷听到他赞美母校,内心很是骄傲,说:“不如我带你游览一下我们学校如何?” “可以吗?”王茂如指着校门口旁的一行字:“非本校教师外,不得任何男xing进入。” 费婉婷捂着小嘴笑起来,说:“自然可以的,看门的是我远房的叔叔,你就伪装成老师就行了。” “也好。”王茂如听不成北大怪杰辜鸿铭大学的讲课,那来唐宝琪的母校看看也好,尤其是女校,那可真是……比后世女厕所还难进的地方。便打定了主意定要进去看看,倒也不是为了追求什么。只是一种新奇感,如大一学弟对女生宿舍的好奇一般。当然,这也仅仅是好奇而已。两人立即乔装打扮,像是做贼一般进了女子学堂,急的乔三棒、魏东龄、刘哲等人直蹦脚,那魏东龄抓着乌热松的肩膀说:“小乌,大帅万一出什么不测怎么办?” “谁动大帅,我杀了他全家。”乌热松跟大伙儿熟了,这汉语也熟了。自从他跟了大帅之后,原本他希望全家都搬进呼伦城享福,再也不用每ri追逐山林动物。只是乌热松的老爷子说咱鄂伦chun人就是注定一辈子要生活在林子里追逐猎物的。我过不了城里的ri子。王茂如倒也没有亏待了他家老爷子,将乌热松的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带出了大山住在城里,还给了乌热松父亲一杆全新的水连珠和数百发子弹。俄制水连珠比e1式步枪火炼珠杀伤力大一些,虽然出枪速度慢但是打猎正合适,喜得老爷子连声道谢。乌热松受人之恩。还心思质朴,自然以命相报。 魏东龄转动脑筋说:“小乌,这次不需要你杀人,你看看,如今咱们四个人,就是你长得眉清目秀,不如你化装成女的进去?” 乌热松瞪大眼睛,气道:“你才是眉清目秀,哼!没门!”几个人犟着嘴。过了一会儿,大约半个小时,王茂如由费婉婷全须全尾地带了出来,众人这才放下心,可不能出事儿啊,大帅您也不想想。您可是民党的眼中刺肉中钉啊。不过却见到王茂如连声夸奖,不住地赞叹说:“不愧是第一所女子高校,果然不一般,只是你们女生看我的眼神太奇怪了。”费婉婷掩口失笑,说:“主要是我们学校男老师很少,大家都在好奇,怀疑您是新来的男老师呢。” 王茂如笑说:“要是我不当这个护军使,全国不打仗了,我就跑到你们学校教书,哈哈哈哈,我可是北大教过书的,去你们学校不委屈?”刚刚通过交谈,王茂如倒是知道了这费婉婷的出身,小丫头年纪不大,刚刚上女子大学,这才十七岁的年纪,正值花样年华,又遇到心目中的英雄,自然是什么话都说出来。原来这费婉婷的父亲还是革命义士,以前也是反清的要员,与本与孙文还是同一个时代的。只是费婉婷的父亲属于实干派,而且家在河南人,她父亲在准备刺杀当地巡抚之前便被留在河南的清军给杀了。费婉婷父亲死时才两岁,母亲改嫁,费婉婷跟着过去。费婉婷的继父是做学问的,叫费仲勋,如今在上海做一个文字编辑,给ri报校正文字。费婉婷从小在上海长大,收到的教育也是西式教育,因此行事也颇为大胆,否则也不会带着王茂如巡游女子大学的举动了。 “怕委屈您呢。”费婉婷掩口笑道,“你三首诗可是打动了无数民国少女的心,至玉蝉,至玉琢,第一最好不相见,可真是字字珠玑打动人心呢。” 王茂如很是惭愧,这都是抄袭,抄袭而已,要是被人这么说一次尚可,老是被人提起来,任谁也都受不了,太惭愧了,忙说:“其实……我认为我只是个写手而已。”(西门哭着,俺也是写手噻……) 费婉婷咯咯娇笑:“将军若只是写手,那报社的编辑们都没饭吃了,您还是做将军的好,可不要跟我们这些人争食了。秀盛先生,我打算以后毕业做一个记者,您觉得我适合吗?” “自然适合了,你可是天生的记者哦。”王茂如笑道,这费婉婷似乎有种天生的亲和力一般,让人能放松戒备来,正是这个大眼睛的女孩,才让他与之相处的时候没拿捏戒心地放松旅游一小会儿。 费婉婷拍手笑道:“那我要是采访秀盛先生,您绝对不会拒绝的?”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原来在这里埋伏着我呢,我说嘛,天下没有免费午餐,好嘛,小婷同学的脑筋不是一般好使哦。” 费婉婷一笑的时候入chun天绽开的鲜花一般,洋溢着青chun的气息,她嘟着嘴说:“将军怕是小看我了呢,我可是京师女子学堂的学生会管理长呢。” 王茂如拍手点头赞道:“了不得,了不得啊。好,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你来找我,我还给你这个人情。” 回去的路上,魏东龄一边感慨道:“大帅就是大帅,出手不凡。” 王茂如眯着眼睛坐在车里,问:“什么不凡?” 魏东龄说道:“走到哪里都桃花不断。” 王茂如敲了一下他脑袋,说:“别瞎说,本大帅为人正派谦谦有礼的,当心败坏了本大帅的名誉,你可赔不起。”魏东龄等人嘿嘿偷笑,因为之前魏东龄说:“这小女子看大帅的神sè,是双眼带桃花,我看大帅要再纳姨太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