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要修铁路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二百零九章 要修铁路

第二百零九章要修铁路 情报处长罗浩报告城中米商涨价的行为,王茂如听后皱起眉头,道:“百姓是信任我们呼伦贝尔zhèng fu才移民来的,不管如何,不能让百姓挨饿。而且只要是挺过这个冬天,到了明年就好办了。这样,我让人从南方运过来粮食,缓解一下粮价危机。”便召集马六舟,吩咐他为了应对寒流,准备从南方卖粮发放给穷人。 马六舟沉声说道:“大帅此举甚得人心,做了件好事是不假,可如今呼伦城不单单是粮价,还有很多百姓手中没钱,没粮,千里冰封的,连吃草根树皮的地方也没有。”王茂如奇道咱们不是抢手了粮食,怎么还会发生粮食危机?马六舟说这些种粮都是来得早的,可是后面来的人却来不及种粮了,都在工厂工作。如今天寒地冻,许多工厂不开活,也让许多移民来此的人断了生计。 王茂如皱着眉头,想着如何解决这个难题,这不亚于一场小型经济危机了,如何解决大量劳动力却无法生活的问题?他忽然想到了罗斯福新政中的以工代赈来,让这些移民工作,给他们粮食和钱,同时解决了劳动力和饥饿的问题,便与马六舟说了这个方法,马六舟高兴说此举倒是妙,只是咱们要修什么? 王茂如左右走走,忽然拍手道:“有了!修铁路,修三条铁路,第一条是从呼伦城到阿尔山再到白城的铁路,修成之后咱们的军队就可以绕开扎兰屯并处呼伦贝尔,再也不用受俄国人的牵制了,而且还可以南下直逼吉林与奉天热河,打通了南下的道路。第二条。从呼伦城向北修到新巴尔虎左旗新巴尔虎右旗,一直到呼伦湖和贝尔湖。以后有机会,再把铁路延长到外蒙古去,把整个东西蒙古连接起来。第三条从呼伦城到吉勒图穆,横穿额尔克纳左旗和额尔克纳右旗,把咱们的烟田连接起来,而且纵观整个呼伦贝尔的北方大草原,让呼伦贝尔来往更加方便。这三条铁路就能把咱们整个呼伦贝尔连成一片,这样一旦哪里出了事情,我的军队就会第一时间乘坐铁路抵达,还节约了军队。省的到处驻扎。” 修建铁路虽说是王茂如的临时提出。但这个想法在他心中却蓄谋已久了,铁路是国家大动脉。而在东四省除了一条天津到沈阳的铁路外,东北铁路线要么是在俄国人手中,要么就是在ri本人手中。血管动脉在人家手里,中国如何能强大得起来。从ri本人手里收回铁路是比较困哪了,但是有机会从俄国人手里收回中东铁路还是有希望的。实际上,王茂如还有一个野心,就是把铁路修到外蒙古库伦去,把内外蒙古相连,让中国领土以铁路线完整连接起来。修到新巴尔虎的就是为了以后能延伸修到外蒙库伦(现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而修到吉勒图穆的铁路也是为了以后能修到外兴安岭,到现在为止,收复外兴安岭以及乌苏里江东以及库页岛的决心。依旧在他心中保留着,这两条铁路,也是为了将来能够有机会进入俄国,趁乱收回领土。 马六舟心中计较了一番,道:“我虽不是铁路工程师,但也知道。这三条铁路建成需要不少钱,大帅,你固然有钱,可是钱也不经这么花啊。”王茂如哈哈一笑道:“谁说我要一个人出资了?咱们不是可以合资吗?招商吗,招国内商人,我看张骞就不错,爱国商人典范。”马六舟苦笑不已,心说这修铁路能和做纺织一样吗?张骞是个人才不假,但是这看不到利钱的生意,人家也不会做啊。 王茂如见马六舟愁眉苦脸,便笑说:“纶公,不要这样严肃的表情,好像咱们呼伦贝尔zhèng fu天要塌下来似的,就算是天塌下来,有我王茂如顶着!”哈哈大笑起来,马六舟也不由得笑了,这护军使大人还真是将一切都看的轻描淡写啊。 “招揽移民的事儿,你儿子办的不错。”王茂如夸奖道,“五个月移民四十万,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干成的活儿,这样,你儿子不要在移民署了,屈才了,当他担任民政署副署长,兼任移民署署长。” 马六舟忙说:“谢大帅提拔。” “都是自家人,什么谢不谢,我就不爱谢谢,因为我求人太多,谢不过来,哈哈哈哈。”王茂如大笑道。 送走了马六舟,浦继又屁颠屁颠跑了进来,一脸的笑意,王茂如问怎么了,浦继却正sè道:“我瞧了一眼贵福的女儿,嗯,绝了,蒙古女人有长成这样漂亮的,真是少之又少。大哥,配你也不亏了。” 王茂如气得给了他一脚,道:“你整ri琢磨什么呢,如今我连个夫人都怀着身孕,你让我现在找一个婆娘?不是时候,不是时候啊。” “对,真不是时候,什么时候怀不行啊,非得现在怀。”浦继道。 王茂如踹了他一脚,笑骂道:“什么玩意。” 浦继劝了起来:“大哥,话不能这么说啊,这可不是小事儿,能有什么事儿能比巩固大哥你地位更重要的吗?你娶了贵福的女儿,那就是将东蒙古给稳定下来,若是不娶,以后战乱不休,你就等着。再说,大哥你没看到现在袁克定,自从娶了我们旗人的公主之后,袁世凯在嚷嚷着称帝,旗人也鲜有叛乱的了,若是以前,肯定是闹腾起来了啊。” “你说的没错,但是容我考虑考虑。”王茂如道,“你知道这时候得考虑家里的女人,而且最近这么忙,哪有时间。” 浦继气道:“大哥,你做事杀伐果断,怎么面对女人这么婆婆妈妈?若是……若是……若是唐六小姐,大哥你还会如此犹豫吗?” “去一边去。”王茂如道,“那能一样吗?” “唉。”浦继道,“大哥你是为了美女不要江山的人?还是为了江山不要美女的人?你自个儿想清楚。” “今天就为这事儿来的?” 浦继一拍额头,“不是不是,忘了,差点忘了,岑仑王爷说有情报,让我转告你一声,有人暗中联络他要杀你。” “谁?” “ri本人。” 王茂如冷笑起来,浦继说:“岑仑王爷说有个姓田的中国人受ri本人的委托,特地来找你麻烦,说是你在扎兰屯杀死了那ri本人哥哥什么的,大哥你什么时候杀的?”王茂如不屑地说道:“ri本人就爱搞这些yin谋诡计,魑魅魍魉,不足为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