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蒋志清来东北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二百一十章 蒋志清来东北

第二百一十章蒋志清来东北 “要我说,干脆把小东洋们偷偷宰了得了,省得他们四处害人。”浦继做出切刀的手势来。 王茂如苦笑道:“你还以为是义和团那会儿呢?杀洋扶清!如今这个社会,越来越将实力,什么道理啊方法啊都是狗屁,咱们实力不行,就算ri本人在咱们这儿喝口凉水给噎死了,ri本人让咱们赔偿咱们也得赔偿。反过来,要是咱们能有英国人美国人那种实力,别说ri本人死了,就算是跑ri本去在他天皇的皇宫里干天皇的女人都行。” 浦继哈哈大笑,认同道:“也是,这么着,反正我把信儿告诉你了,可别再像是běi jing那会儿一样跑出个人扔手开枪了。” 王茂如似笑非笑,表情古怪点头,说:“行,你去多联系一下岑仑和当地王爷贵族,我以后需要他们出力的地方多着呢。” “好咧。” 在巴扎军营后面,有一套大院儿,占地二十多亩地,这里就是新情报处驻地。如今情报处长罗浩平ri里也不怎么出来了,虽然做不成营长团长,但是自从接触到情报系统,恍然来了一个全新的天地一样,一切都是那么新奇令人想要尝试yu罢不能。中国自古以来就有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说法,说明古人早就认识到情报的重要。而且在二十年前国运之战甲午海战中,大清北洋海军之败,便始于情报之败。王茂如特意叮嘱他。若是你情报若掌握好,我便能我天下,你若不能,我便只能窝在此处。 罗浩的办公室里。王茂如推开门走了进去,他今天穿着传统的棉长袍大褂,看上去就像是教书先生一般,只是这个教书先生身后站着两个身材高大的保镖。 “龙三儿,你大爷的,你那子弹差点打中我。”王茂如见到坐在沙发上摆弄的龙三飞骂道。 “大帅,您可是冤枉我了,我龙三儿枪法。是指哪打哪的,绝不会打到你,再说那天我看清楚了,在打在严老夫子胳膊上。”龙三飞忙站起来一脸苦笑。这次的行动可真不是人干的活儿,苦肉计,自己还是那行动的。 原来在běi jing遇刺的那一幕,正是王茂如为了早ri北归而自编自演自导的一出苦肉计,就是演给袁世凯看的。为了袁世凯。自己是几次遇险多番遇难。然而每一次遇难,王茂如也发现了,仿佛大总统更加信任他一些,尤其是他因为袁党而遇刺。更加让袁世凯认定王茂如的忠诚。果真,遇刺之后袁世凯看他眼神都不一样了。就连他擅自扩兵的事儿也都轻描淡写掠过,而且王茂如的代理护军使的代理俩字儿又给去掉了。苦肉计的执行有三个人。百脸乔堪英,龙三飞和黑狼,都是化装成革命党刺客,把责任推给了民党又以取得袁世凯的信任,一举数得。只是苦了严夫子了,大老岁数的人还身中一枪,要不是龙三飞挑着地方打,严夫子就一命呜呼了。 严夫子却是倒霉一些,本来没他什么事儿,只是他不动便可以,哪成想他惊惶失措反倒是挨了子弹。要说真想干掉的,王茂如倒是想干掉在ri本天天叫嚣呼伦贝尔不属于中国的林默功,这厮实在不要脸至极,受着黑龙会的资助,天天认为只有ri本式的zhèng fu和人民才是中国的希望,标榜自己是中国的zi you斗士,每ri在ri本批判中国的种种落后。一个真正的爱国者,他会在国内批判,而在国外拼命维护国家的颜面,俺有在国外骂祖国,在国内老实得像狗一样的爱国者? 想到这个无耻之徒,王茂如恨由心生,咬牙切齿道:“龙三飞,你告诉龙王挑俩人,这次去ri本,给我干掉一个人,一个多嘴的人。” “是。”龙三飞不能问干掉谁,这是高二的职责,自然不能越界了,便带着黑狼和乔堪英离开。他们刚走,罗浩后脚便说:“有一伙儿民党正在接近毕许兰洲。” 王茂如很是惊讶,道:“谁?谁干刺杀许兰洲?他身边武艺高强的人可是不少啊。”许兰洲酷爱中华武术,手下多武术大家,说枪打不过王茂如,但是单论比武,王茂如手下还真不是许兰洲的人的对手。 罗浩摇头,道:“不是,领头的是一个叫蒋志清的人。” “谁?” “蒋志清,前上海督军陈其美的心腹。” 王茂如心里惊起了惊涛骇浪,蒋志清不就是鼎鼎大名的蒋该死吗?这个再后世毁誉参半,将整个中国掌握在手中的人,此时居然出现在东北?这怎么回事儿,难道是因为自己煽动了影响历史的蝴蝶翅膀?他惊讶的站了起来,道:“空一格?这家伙来了?了不得啊,nǎinǎi的干掉他会不会历史就……” “空一格?谁是空一格?”罗浩问。 “就是这个蒋志清,以后说到他,就用空一格做代号。”王茂如道。 “是。”罗浩说道,心里疑问蒋志清什么时候有这个外号,也不问为什么叫空一格,便解释说:“那蒋志……空一格先生次来的目的,倒不是暗杀许兰洲的。我得到的情报是,他来东北是发动反袁势力,准备在东北发动兵变,逼迫袁大总统放弃称帝。” 说起来,有勇气在这个时候来东北发动兵变叛乱反对袁世凯,这个空一格的胆量不是一般的大,怪不得暗杀陶成章,又有暗杀宋教仁的嫌疑,胆量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要不要抓起来。”罗浩问。 “他在哪?” “在滨江府俄国租界。” “不,不要抓,请过来。”王茂如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道:“我倒是要看看这空一格到底有多大魅力——对了,他是不是光头?” “光头?”罗浩表情怪异,还认真地想了想,道:“我也不记得了,手下人没说过这点方面的细节啊,下次我让人注意一下,一定注意一下。可是大帅,他是不是光头很重要吗?” “很重要,他要不是光头,就很没有个xing。你直接告诉他,呼伦贝尔护军使请他过府密谈。”王茂如道。 罗浩奇了,道:“密谈?大帅?您这是……”低声说:“您看好民党了?不应该呀,民党没发展啊,再说民党那群人也就是嘴上厉害,实际没什么能耐。” 王茂如哂笑道:“我倒是没看中民党,我看重的是空一格这个人,我想见见他这个人而已,据说他很有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