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锄奸行动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二百一十三章锄奸行动

??费章节 (求订阅) 几ri之后,马六舟走来说zhèng fu办公室终于建好,就在军营不远处,与司令部只有二里之遥,只是zhèng fu办公人员稀少,如今每人都身兼数职累得够呛,希望增加人手。王茂如说纶公人少招募全凭你推荐,我信得过纶公的认真和无私。马六舟当下又介绍一些来投靠王茂如的人物,有本地满族士绅桂芳,蒙人学者哈尔巴拉,汉人士绅刘轲,从ri本留学归来的黑龙江学生学者周道泰,常如九等。 王茂如与这些人谈论起民生建设,这些民国士贤一一指出如今的呼伦贝尔军zhèng fu哪里不足,如市场贸易规范,文化教育奇缺,民智未开,还有如今呼伦贝尔几乎没有任何人剪辫子,大家仍旧保留前清时的习惯,家族式模式对土地的兼并,土地控制水土控制河流船舶等等,常如九还表示说:“如今民众甚多,民众冬ri打猎给家中填物本无不可,只是或三五年尚可。十年八年之后,梅花鹿,东北虎,青狼,袍子几乎绝种。将军,草民以为……” “等等,你以后不是草民,你就是呼伦贝尔环境署署长。”王茂如听到他谈到保护环境的问题,大吃一惊,如今这年月在东北是动物满山跑,蚊虫满地爬,常如九居然想到人类生活对于动物环境的毁灭,由此可知这人的确是环境人才。 “草民以为,如此捕猎,不如规定时限,切规定地点,建立国家动植物保护区。”常如九继续说道,“草民做不做官不要紧,但不能让中华物种绝灭。草民听闻西洋人对于动物常常保护起来,唯恐物种灭绝于自己手中不给下一代留有。因此,草民斗胆建议,在呼伦贝尔也建立这样的保护区,即使我们这一代人死去,下一代,下下一代人能够看到东北还有如此丰富的生物。” “寻正老弟此言极是。”坐在一边的桂芳说道,他四十几岁,家在黑龙江海伦,祖上也是八旗中人,也曾在běi jing为官,到了他父亲一代眼看民不聊生官场黑暗便辞官在家做个地主,到了他这一代父母送子女去西洋读书,回国后也曾在本地做官。然而ri俄战争中,民不聊生官员难做,国家不强百姓受欺,民愤集中在官吏身上,桂芳只好辞官。他说道:“不仅民众要受到保护,而且草原等也应得以保护。如今流民涌入,将军鼓励开垦,然而流民越来越多,势必将毁草原开荒。而草原土地贫瘠,这样三五年之后,耕地荒瘠,种不出粮,民众又得成为流民。而草地成了荒漠,于是沙漠越来越多。” 王茂如不住地额首,道:“这些事情,我以前也想过,只是没想的那么深,移民增加为海拉尔带来了繁荣,同时由于移民的增加军队的增加,一些分裂分子不敢在此处。但是移民增加的管理,也全赖各位。”而后众多知识人士进入zhèng fu办公楼,使得马六舟zhèng fu办公能力更加加强。 自从蒋志清等人离开黑龙江,情报处似乎又悠闲了下来,只有高二等人在培训着情报处的特供,如今高二身为情报处副处长,倒是升官了,许多大事小情都交给乔堪英和龙三飞去办了。情报处培训了三十六个特供,罗浩说让他们见见血,便申请“锄jiān行动”,铲除在东三省的ri俄汉jiān,让那些把心卖国外国的人得到报应。王茂如批准之后,锄jiān行动正式启动,高二亲自带领手下和三十六个新特供前往东北大地杀汉jiān去了。 一个月之后,高二等人于冬ri归来,暗杀队出去四十二人人,回来三十七人,五人于暗杀途中被杀或者自杀,年纪最小的乔堪英倒是哭了,说道:“兄弟们都是好像的,那些狗汉jiān和土匪勾结,投靠俄国人,兄弟们为了不给大家带来麻烦,有的自杀成仁了。” 王茂如叹了口气,道:“他们的家人,我来养,你们辛苦了,你们的家人也在呼伦城,等一会儿带着东西回家。”又令行动处的人休息一段时间,眼瞅着快过年了,锄jiān行动到此为止。大家散去之后,高二才说道:“这次倒是抢了一些钱财,从汉jiān手中抢了金条银元还有俄国卢布共计核算为一百七十万元。” 王茂如倒是没想到会这么多,一百七十万元,怎么可能这么多?问道:“是不是真的,会一百七十万?” 高二说道:“这里面多是俄国卢布,换成大洋,也才四十多人,没法子,俄国卢布贬值太严重了。”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行,这也不错,四十多万大洋,够咱们军队开销一年的了,我在琢磨是不是再进行一次锄jiān行动。” 高二倒是体恤手下人安危,说:“大帅,这行动太危险,也太明显了,出其不意才是真,一次就行了,两次就有人发现了。”而后才掏出一张纸,正sè道:“大帅,这是一张金矿图,上面标明俄国人探明的和开发的金矿地点,事关重大,属下们这才停止了暗杀返回呼伦城。” 王茂如拿到金矿图,开笑着说:“你们怎么不分了这金矿呢?” 高二忙说道:“大帅,咱们……有自知之明,什么该拿什么不该拿,属下们自然知道。行动中私下拿些钱财倒没什么,但是这种东西也敢拿。别说俄国老毛子追杀我们,就是全国各路绿林同道,恐怕也容不得我们。为这些钱,那些人被说杀我们,就是天王老子也能杀。”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行,这就好,其实这被俄国人占据的黄金矿都是我中华民国之财产,应用于我国。如今被俄国占据,实在可恶之极。” 高二指着图纸又道:“这些金矿在黑龙江,库伦,甘肃,热河,察哈尔,东蒙,吉林和部分在奉天。也许是奉天是ri本人的地盘,他们的勘探队伍没有敢深入调查。这些途中,画圈的,属下探知这些都是正在被采集的,这些画三角的,是有人占据准备采集的,其余红点标注的都是没人采集的无主之地,俄人通过汉jiān手段购买下来,以待采集。” 王茂如奇怪:“你们怎么得来的?”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