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王茂如出兵湖南(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二百一十四章 王茂如出兵湖南(求订阅)

高二道:“说来也巧,我们暗杀汉jiān,在汉jiān家中遇到一伙儿俄国人,他们拼死抵抗,我们本来是不杀俄国人以免发生重大冲突。但是这伙儿俄国人抵抗之强烈,让我损失三位弟兄,所以,我们下了狠手,用炸弹炸死了他们,这才在一个俄国女人怀里发现的。” “怀里?” 高二尴尬一笑,道:“兄弟们听说俄国女人大,都不信,就去摸摸,果真很大,比咱家大白面馒头都大。然后有个兄弟就摸到了这张图,咱们有几个人小子懂得毛子话,这才知道这张图的作用。” 王茂如点点头,说道:“你们先休息,金矿的事,来年开chun再说。” 高二忙进言道:“将军,其余的金矿不管,但呼伦贝尔的金矿您一定要搞到手啊,我知道将军手中有钱,可是您的钱也不能没ri没夜的一直向外流。如今咱们一定要先强占矿源,这才能有理有据地开矿。先占茅坑,拉不拉屎,ri后再说嘛。”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所言甚是,所言甚是啊。”却忽然说道:“高二,我一直不知道你本名叫什么,现在可否说一说了?” 高二忙跪在地上说道:“大帅明鉴,小人的高二只是个代号,小人本名高建瓯,自幼曾经拜师少林,少年游历江湖拜访名师,回家之后发现全家被杀,为报复我杀死仇人全家一十七口人,从那以后我就沦落天涯,进了绿林里,也因此成为南北大盗。说起来先祖还是赫赫有名之辈。小人也是怕提出来,玷污了祖先的荣耀。” “你先祖是谁?”王茂如很是好奇这高二。高建瓴这么在意他的祖先,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高建瓴说道:“祖上明朝东林领袖高攀龙,官职刑部侍郎。” 王茂如点点头,道:“行,祖上的荣耀,却是不能玷污,以后你的身份有了,怕是不会有人追查你的过去了。你就是高建瓴,不是什么江洋大盗南北大盗高二,你是呼伦贝尔军zhèng fu少校军官高建瓴。” 高建瓴道:“小人此外还有一个妻子两个孩子在江苏老家。小人希望能把她们带来。在我身边。以前我是大盗不敢让他们出现,如今不是了,他们也该享享福了。” 王茂如点点头,拍拍他肩膀,道:“现在给你三个月的假期。回老家把孩子老婆接来,呼伦贝尔虽苦,却是咱们的地界。” 为了响应袁世凯号召,王茂如派遣jing锐黑龙江步兵第三旅李德林旅,携1团、2团、旅部直属jing卫营、机炮营,骑兵团费朝贵部,jing卫旅二团刘植达部,一共八千余人,由李德林做指挥。祝永泉做参谋长,开赴湖南战场,准备于护决一死战。袁世凯为支持王茂如的出兵,特意支援王茂如二十门75口径克虏伯野炮,二十门艾哈德兵工厂生产65口径迫击炮。王茂如也没想到会得到如此支持,倒是满心欢喜地接受了。 这南下支队与11月初出发。沿路收到北洋军热情招待,倒是李德林恪尽职守,并未作出擅越的主张,对于北洋军大佬们的拉拢,显得不卑不亢,也被军中的密探记录在册。于此,王茂如对李德林更加信任,黑军兵抵湖南之后,并未立即投入战场,而是进行全军整训并适应南方天气。 当北方处于严冬之中,军阀之间倒是显得和和气气,就连许兰洲和王茂如这对老冤家也在此时彼此观望休养生息。 南方战场却是风云突变了起来,1916年一月十六ri,蔡锷所部刘云峰梯团抵达滇川接壤之新场,向川南镇守使伍祥祯部发起进攻。次ri,占领四川高县西北之横江。十九ri向叙府西南之安边进攻。第1支队在正面实施佯动,第2支队利用夜暗迂回至安边侧翼,突然发起攻击,伍部向叙府溃逃。护乘胜追击,二十一ri占领叙府。嗣后袁军分四路反攻叙府均被击退。 1916年民国五年一月二十七ri,贵州护军使刘显世宣布贵州,并派出两路黔军协同云南护作战。一路由黔军第1团至第3团合编为护东路支队,王文华任司令,进击湘西。一路由第5、第6团和戴戡所率滇军合编为滇黔联军右翼军,戴任总司令,向四川綦江、chong qing一带进攻。二月十三ri,戴部抵川黔边境松坎。十四ri向川军第1师等部发动进攻,只用了四天便连克綦江以南之东溪、马口垭等地。稍后北洋军军陆续增兵向戴部激烈反攻,戴部相继退守东溪、松坎,与敌对峙。 蔡锷所部赵又新梯团一部与已起义川军刘存厚第2师,于2月初联合向四川泸州发起攻击,一度占领泸州外围蓝田坝、月亮岩等要点。北洋军陆续抵泸后,护不敌,退守纳溪等地待援。蔡锷根据双方态势,决定采用两翼包围、正面突破战术,以攻势防御消灭袁军。28ri开始反击此后连番激战,导致北洋军伤亡惨重,护亦因弹药不济人员疲惫,分路撤出纳溪至叙蓬溪一带有利地形休整。 之后蔡锷乘北洋军官兵厌战,物资补给极其困难之机,决定集中主要兵力分三路反攻纳溪。担任主攻的右翼赵又新梯团从纳溪以东之白节滩发起进攻,中路顾品珍梯团在正面牵制敌军,左翼刘存厚部攻占江安,保障主力侧翼安全。三个方向上护均有建树,全线突破北洋军前沿阵地,歼敌一部。护虽陆续收回失地,然而双方都伤亡甚众,均无力继续作战。 护黔军王文华所部进抵黔湘边境后,立即分路向湘西北洋军军进攻。第1团于当晚乘湖南晃州城中北洋军欢度旧年除夕之机发起攻击,袁军不备,次ri败逃蜈蚣关,黔军趁机进占晃州。 其后。护王文华部攻克蜈蚣关,歼北洋军军第5混成旅和镇远道守备部队各一部。第3团于三ri后克黔阳。然而历史在此有了一个较大的变化。就是黑军远道而来,突然遭到黑龙江陆军的攻击,李德林所部一具攻克黔阳,王文华部3团遭到黑军费朝贵骑兵团的突然袭击,死伤过半。而王文华第2团攻占麻阳城外围部分据点,曾两次攻城未果之时,遭到黑军142团与143团的围剿,王文华久经阵战,立即率军撤退,这才未造成巨大损失。 之后。黑军李德林所部共八千余人与两ri之后。向王文华部发起猛攻,炮火连天自动武器占优并且士气高昂的黑军的打击下,黔军王文华部弃城逃走,随后黑军连克怀化县,芷江县。晃州县,一举将护赶出了湖南。随后,根据王茂如的指示,李德林所部撤出该地区,撤回到长沙进行修整。 刘世显与该月在贵州临时征兵,临时征集了三个步兵团支援王文华,同时,其他支持护的志士也纷纷来到贵州黄平。王文华黔军休整几ri之后,继续猛攻湖南。因为黑军的撤离,黔军随即击败北洋军占沅州、攻麻阳城,护国黔军连克洪江、靖县、通道、绥宁等地,击溃北洋军军约3个混成团兵力。 至月底,北洋军向麻阳、黔阳等地发动反攻,遭到护国黔军顽强抗击。然而在得到黑军增援之后,一举攻克黔军阵地,湘西北洋军向贵州发起进攻,双方各战数十场战斗。黑军此时却悄然撤军,由于王茂如遭到弹劾而无奈返回黑龙江。随后刘世显亲自率军,将湖南援军拖在了湘西境内。 护李烈钧部由昆明向广西开进。在滇桂边境之广南、富宁地区与龙觐光部展开激战。第2军张开儒梯团于富宁东面之皈朝地区击退龙军第1路司令李文富部多次进攻,双方成僵持状态。第2军方声涛梯团与龙军第2路司令黄恩锡部在广南地区激战数ri,将黄部击退。 此时,给袁世凯重击的是宁武将军陆荣廷突然通电宣布广西。云南护趁势向龙军发动反攻。与此同时,由云南前出广西截击龙军的第3军赵钟奇梯团进抵西隆,与方声涛梯团夹击黄恩锡部。黄部战败,残部向滇南逃窜。由第3军一部改编的挺进军黄毓成部,此时亦由云南经贵州兴义进抵广西百sè,协同桂军包围龙觐光指挥部,并将其全部缴械。李文富见大势已去,率众投降。窜至滇南的龙军第3路龙体乾土匪武装和黄恩锡残部,遭第3军刘祖武等部阻击,部分被歼,部分逃离滇境。 自从黑军撤离南方战场,返回齐齐哈尔之后,护节节取胜,贵州、广西、广东、浙江、陕西、四川、湖南等省相继宣告。帝国主义则因形势变化,责怪袁“断行帝制”。官僚见复辟帝制无望,也竞相离异。 冯国璋,段祺瑞,张勋等北洋将领齐聚南京,商议反对袁世凯。张勋直接不仅拒绝了袁世凯出兵的命令,更提出“四个不忍”话里话外的意思:〖中〗国要皇帝的有现成的,老子何必效忠你这个后冒出来的。 南方战争正酣的时候,袁世凯几次三番想要调动北方军队南下与护作战,然而通电嚷嚷叫喊支持帝制都能做,真发兵打仗,谁都不愿意了。只有一个王茂如派遣了jing锐旅南下平叛,却因为袁世凯听到一些风声,而且北洋zhèng fu中有争权夺利之辈趁机弹劾王茂如,便不怎么信任,王茂如只能无奈撤军。黑军在湖南战场的一系列佳绩,也是引得护震动,蔡锷便这样说,若是北地战神率领大军南下,护国战争结果到底如何,却真是说不清楚。 然而此时,王茂如却遭到袁世凯怀疑,勒令他不许动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