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遭到陷害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二百一十五章遭到陷害

王茂如这个袁世凯的狗腿子,在湖南打败护,却为何又遭到袁世凯的怀疑呢,这事儿要从王茂如给蒋志清的回信说起。 王茂如让人托话给蒋志清的意思是说自己愿意凭着袁世凯对自己的信任,开chun带兵南下,以支持帝制为名义,行擒贼擒王之大义举。这本是王茂如应付之言,但国民党此时正式水深火热之中,身在〖ri〗本的的孙文知道之后,抚手拍案,叫道:“若是王茂如行此大意,国家共和有望,共和有望啊!”却不想,王茂如是满口胡说,传话也是带人秘传,连个证据也没有,说是也行,说非也可,留不下证据你找谁来对峙。 当然他给袁世凯的密文则是截然相反,将毕桂芳会见孙文代表的事情事无巨细地报告了出去,又话里话外透露是许兰洲放走的孙文代表。那毕桂芳让蒋志清去找王茂如,心里也没有存什么民族大义,也是想祸水东引,只是王茂如恶人先告状,还将许兰洲也连带着。许兰洲自从上次秘书发出通电之后,老实低调许多,尤其是对民党那是见着一个杀一个见着一双杀两个,坚决撇清与民党之间的关系。可天不遂人愿,在这个时代就是如此,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政治斗争,从来就是胜者为王败者死的结果,许兰洲低调不代表王茂如会放过他。 当李德林所部在湖南战场连克连捷的时候,呼伦贝尔越靠近年关下的雪越大。 这场大雪让曾经身在二十一世纪生活的王茂如感慨。还是百年前的雪大景sè优美。只是这雪太大了,便成生了雪灾。呼伦贝尔连续十ri大雪,让呼伦贝尔铺上了厚厚的一层积雪深达两米,而最深处达到三米深。王茂如连忙派手下军队帮老百姓救灾抗险。呼伦贝尔煤矿公司也不赚钱了。拼了命的给受灾百姓送煤炭,煤炭若是不足,冻死的就不在少数了。煤矿公司的员工对于加班加点干活,首次没有提出抱怨,他们这是在救命,救同胞的xing命啊。 经过了半个月的奋战,呼伦贝尔雪灾,以一百四十九人冻死的代价。取得了胜利,只是许多牧民和牧羊动物都冻死了。那些冻死的动物,王茂如说也别浪费,如今许多移民没饭吃。给大家分了。王茂如抗击风雪,率军救民众的举动,迅速似的呼伦贝尔的民心朝着他靠拢起来。 雪灾之后,来呼伦贝尔的生意人几乎没有了,偶尔有做生意的。也是匆匆赶来匆匆离开。王茂如前去各受灾地慰问,处理了琐事,倒是忙的一点空也没有,还得左玉琢和左玉婵抱怨。说老爷只关心别人不关心自己妻儿。 这天他回到司令部的时候得知见到几个年轻人要求着见自己,王茂如问是谁。其中一个说是叫费婉婷,还有大帅亲笔签名。王茂如见到签名想起来是谁。便哈哈一笑,说让她过来,等到这几个年轻人经过检查没有武器,被带到王茂如面前的时候,王茂如定眼一看,果真是费婉婷,还有那个叫马良的年轻人。只见费婉婷俏生生地站在那里,小脸冻得红扑扑的,却很是喜悦地看着王茂如。王茂如都不认知,费婉婷就开始介绍说这是李文彬,高树林和谁谁等等。 王茂如点点头,道:“坐,都坐,你们都是哪个学校的?” 学生们七嘴八舌地说自己的学校,有běi jing第一中师的,有河北高等学校的,除了费婉婷和马良几乎没有一个是同一个省的。听说李文彬还是湖南高等师范中学的,王茂如忽然想到了一个伟人来,笑问:“你们同学之中是不是有个叫东方宏(星号,重点)的韶山人?在北洋军里还当过半年兵?”李文彬挠挠头,道:“没有,绝对没有,可能是其他学校的?我们学校没有。”王茂如问你怎么能确定没有,李文彬挠头笑说自己就是平时会帮助老师执勤查岗,晚间熄灯检查等,看来在学校还是个干部。 王茂如问他们来这里干嘛,大家相互看看都不说,倒是推荐费婉婷这个女孩子说话,费婉婷说道:“将军,大家都佩服你的学问和见识,以及勇敢和智慧。” 王茂如哈哈大笑,说:“小婷同学你别忽悠我啊,我哪有你形容的那样。说罢,到底是为什么来我这里?” 费婉婷咯咯笑起来,说:“就知道瞒不过将军,我们是来领略北疆风光来了,还有就是……传闻你将挥兵攻打袁世凯,我们来参军来了。” 王茂如皱起眉头,道:“谁说我会打总统?” “大家都这么说啊。”李文彬不解地说。 王茂如心中一沉,有种天昏地暗的感觉,谁他妈造谣的?这谣言能杀死人啊。看来自己在应付民党,民党众人也不是傻子,将计就计用谣言逼迫自己,要么反袁要么被袁世凯怀疑而撤职,民党中谁出的计策,好毒的计策,他冷笑起来,这样的对手才真够味。他两个手相互一砸,忽然笑了,说:“你们倒是来投军的,好办,这样,你们先去参加军训。男同学去jing卫团,女同学去jing卫团女子中队。”费婉婷吃了一惊,问:“还有女兵?” “怎么?怕了?我们这里男女平等,自然有女兵了。”王茂如说道。 一直不说话的一个女孩忽然说:“将军,你说男女平等是真是假?” “真的啊。” “真的为什么你有两个妻子?”这女孩质问道“一个男人只有一个妻子,才是男女平等。” 王茂如微笑道:“男女平等是指权利,男人可以娶三妻四妾,自古以来如此,那么现在男女平等了,女人也可以同时嫁三四个男人,只是……谁会这么干?法律和〖道〗德,都是相互约束的。我可以有权利娶几个妻子,这位同学,你也可以有。” 那女孩听得满脸通红,低头不说话了,王茂如这番话说得太前卫,太惊世骇俗了。男人三妻四妾自古以来有,但是女人要是三四个丈夫,那可就天理不容了。不过民国的法律也没有规定女人就不能三四个丈夫,只是伦理不容罢了。 等到学生们被送走,王茂如笑盈盈的连顿时扭曲起来,他愤怒不已立即召集手下开会,将南方有人说自己会带兵南下与蔡锷遥相呼应,造谣生事一事说给大家,顿时这些手下叫嚷起来,这到底是谁干的?民党吗?极有可能是民党所为,大家对民党又恨了一层,这民党为了推翻袁世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听大家骂了半天民党,张朝墉忽然笑起来:“是不是民党,还未知啊。” “先生,什么意思?” 张朝墉久在zhèng fu,自然深谙其中奥秘,道:“大家想想,若是大总统和zhèng fu相信了这条留言,对谁最有好处?”几人相互看看,不约而同地说:“许兰洲!”张朝墉哈哈大笑,道:“何止许兰洲,毕桂芳,孟恩远,民党,俄国人,〖ri〗本人,还有远在奉天的段芝贵,张作霖,哪一个没有好处呢?所以,真凶到底是不是民党,尚未可知啊。” 王茂如叹了口气,道:“当真一步凶险,步步杀机。” 正说着,译电处文员带电报过来,说:“毕督军请大帅参加民国四年黑龙江陆军年终总结会。”随人如今已经是1916年了,但是〖中〗国人习惯把年终总结会放在yin历新年之前举行,也就是1915年的黑省军事会议,要在1916年2月1ri举行。王茂如右眼皮忽然抽动了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莫非袁世凯要对付自己? “大帅,大帅?”魏东龄的叫声把王茂如唤醒,王茂如用力摇了摇头,此时不能晕,不能乱了阵脚,南方流言四起是真,但是自己一直以来对袁世凯……算是忠心耿耿,袁世凯不可能因为这点流言就擅自对付自己的。而自己要面对的,反倒是眼前的这两只狐狸,许兰洲和毕桂芳。 去齐齐哈尔参加会议,万一这两人合起伙给自己来一个杯酒释兵权怎么办? 可是不去?两人正有借口向袁世凯证实自己拒不听zhèng fu调令,身在北疆,极有可能效仿云南的蔡锷来一个呼伦贝尔。 去或不去,都是个问题啊,而且自己的感觉非常不妙,这种感觉仿佛来自自己内心的恐惧,或者是一种天人合一的感应。 “大帅,你说怎么办?”李品仙问。 “再说,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大家回去齐心合力想个办法,我就不信活人能被尿憋死,三个臭皮匠还顶一个诸葛亮呢,咱们几十个臭皮匠,还赶不上诸葛亮了吗?”王茂如故作开怀的大笑道,引得众手下心情也好了起来,纷纷说就没有咱大帅难得倒的事儿。散了会,王茂如步履有些沉重,这是自己这四年来最危急的时刻了,孟恩远,吴俊升,冯德麟,许兰洲,甚至张作霖,他们的队伍在入冬前早已经集结。那时候是因为自己陷害许兰洲,袁世凯让军队集结随时准备不测,没想不测的人,成了自己,正好大家磨刀霍霍呢,这特么的算是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