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连环计中计(为月票加更)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二百一十七章连环计中计(为月票加更)

罗浩大吃一惊,道:“大帅,大帅,可不能老这么干啊,不能这么干了。”他急的不行,道:“在běi jing就出过意外了,那龙三飞本来是瞄着车窗连开三枪,可惜严夫子不知道趴下去才被击中。这已经吓得我三魂七魄去了一半儿,这次还来?还要用炸弹?” 王茂如道:“是,要用炸弹。”罗浩连连摇头,劝说王茂如放弃想法,王茂如将两个土豆放在炉边烤着,说道:“咱一边吃烤土豆,一边说,别想得那么严重,这炸弹也不危险嘛。” “炸弹还不危险。”罗浩哭笑不得,这大帅的想法真是天马行空啊,上次枪击,这次炸弹,万一还有下次,大帅会想出什么啊。 王茂如道:“炸弹可以用哑弹嘛。”见罗浩一脸惊sè,说:“我1月30ri到齐齐哈尔,如今只有几天,所以这几天你要仔细一些,派人到齐齐哈尔车站潜伏起来。等我30号那天到的时候,你的人跑过来,扔出炸弹,高喊‘打倒军阀王茂如’,然后立即逃掉,如果被人抓到,嗯……” “属下知道怎么做,会选出一个死士。”罗浩说道。 “好,就这么办。”王茂如哈哈一笑,“我收到炸弹刺杀,虽然没有伤及,但是对于齐齐哈尔的治安大为不满,愤怒返回呼伦贝尔,然后效仿段祺瑞……这刺杀的人,咱们说是民党也行。说是许兰洲也行,说是毕桂芳也行,甚至说是袁大总统也行。我想,接连两次遇到刺杀。袁大总统应该表示表示了。” “行!”罗浩站起来,说道:“大帅,我告辞了。” “还有,监视好ri本人。”王茂如正sè说,“千万别弄巧成拙,让ri本人钻了空子。” “是。”罗浩道。 1916年1月28ri,当ri,黑军jing锐李德林旅在湖南黔军王文华部。击毙王文华手下1团长和二团长,几乎生擒王文华,却追击到湖南边界晃州县的时候,停止了脚步。让王文华率领残兵败将得以返回黄平县休整。王文华率领余人回到黄平县清点人数之后,气的哇哇大哭,出黔之时一万儿郎,如今只有四千人活着回来,怎能不痛哭流泪。不过李德林及时得到王茂如电报。电报中说王茂如遭到流言攻击导致袁世凯怀疑,并且受到国务院部分议员弹劾其居心叵测,只好无奈撤军返回长沙休整。而在呼伦贝尔的王茂如则下令其余士兵整军备武,所有军队立即进入临战状态。如有不测则立即对黑省东部进行东征。 1916年2月4ri,王茂如率领文武要员张朝墉。蹇赞录,郭布罗?龙庆。熊炳涛,郭松龄等人乘坐俄国人火车来到齐齐哈尔,黑省文武要员集体前来迎接。那黑龙江省督军毕桂芳甚至亲自迎来,火车站被布置的花枝招展,几百人的乐队也趁机凑响起音乐来。 毕桂芳不顾严寒,亲自走来,见到王茂如下车,上来寒暄温暖,甚是为王茂如着想,一时之间,王茂如都几乎被他的热情感动。当然,只是几乎,因为接下来的事情,按照王茂如的剧本发展,将会是两人决裂的情况。 当两人握手之际,有一俄国铁路中国锅炉工突然跑了出来,高喊:“打倒袁世凯走狗军阀王茂如!”便扔过来一包拳头大小的,工人连开数枪,击毙毕桂芳手下护卫,顿时引发混乱,那工人刺客趁机跑了。火车站顿时乱了起来,jing笛声大作,不单单中国jing察,俄国的铁道兵也此时跑了进来,嚷嚷着捉贼。而王茂如的jing卫旅也趁机要求整个齐齐哈尔进行戒严,以保护王茂如的安全。三方乱成一团的时候,许兰洲的手下又出现了,顿时,这毕许王俄四方势力,将此事搅得更乱了起来。 王茂如见状立即回到车中,扬言刺客抓不到,或者齐齐哈尔不能由黑龙江第二步兵师进行戒严,自己断然不敢留在齐齐哈尔住宿,这万一再发生刺杀或者命案,自己上有老下有小的(上有老是不可能,倒是下有小黑省政界军界都知道他夫人怀孕,特发恩饷的事儿)可担不起,并要求在火车站上住下来。可是火车站又不是旅店,便是旅店也不能供王茂如手下一个jing卫旅驻扎的,王茂如见许兰洲和毕桂芳无法满足他的要求,便以安全为理由,随即带队返回呼伦贝尔呼伦城。 1916年2月8ri,俄国中东铁路俄国护卫队破获一起轨道爆炸案,有人花钱买通中东路的工人在齐齐哈尔至海拉尔铁路沿线放置炸弹,准备年后黑龙江省军事总结会议结束,之后炸死呼伦贝尔督军王茂如。 当此案被揭露的时候,此工人一家蹊跷死亡,而工人在牢房中被其他犯人打死,提审其他犯人的时候,都说有人花大价钱买那工人xing命,问及何人,都纷纷指着滨江府的一个叫柳林的大混混。这混混以前也是依靠俄国人的,没想到为了追查火车爆炸案,俄国人反过头来抓柳林。柳林在逃跑途中被人打死,但是子弹却不是俄国人发shè的,而是不知从哪里shè来一颗子弹,要了柳林的xing命。火车爆炸案至此成了悬案,无从查起。 得知俄国人破获了火车爆炸案,王茂如这次可真是惊出一身冷汗,幸好自己在齐齐哈尔车站上演了一出大戏,下了火车提前返回齐齐哈尔,若是开了会即便安全无恙,等到自己返回的时候,那自己便也跟那张大帅在皇姑屯一般被炸的再穿越了。王茂如派遣脆弱的情报处前去侦察,可惜罗浩的情报处的确是太幼小,也没有查出来实质。但是暗杀这种事,除了民党,便是那ri本人喜爱干的事儿,王茂如心里认定是ri本人干的,说让罗浩找机会干掉几个ri本人解恨。罗浩虽然不认为是ri本人干得,但大帅要求,怎能不答应,便派人在一些ri本商人和俄国商人聚集之处,负责发起挑衅,让ri本人和俄国人相互斗殴,倒是引发了许多器ri本人和俄国人的无头命案来。 暗杀这种事,在各个军阀之间来回上演,谁杀谁,谁害谁,民国成了大舞台,各个妖魔鬼怪粉墨登场。 接连两次遭到暗杀,也给王茂如洗刷了勾结民党的嫌疑。至于刺杀案的真正凶手是谁根本不重要,王茂如要的不是谁是凶手,而是需要谁当凶手,那刺客在车站高喊“打倒袁世凯走狗军阀王茂如”这句话可是真真切切被许多人听到。许多人心里怀疑,难道说这是民党,又是民党干得谋杀?那民党最著名的谋杀专家陶成章不是被干掉了吗?怎么又出现谋杀了? 不管是不是民党,东四省哪能让民党的人如此胡作非为。奉天将军段芝贵,勒令黑省与吉省协缉从事反袁活动的革命党人。 王茂如成功洗刷了勾结民党的嫌疑,但是他以生病为理由,盖不出门,谢绝所有访客,每ri在家中养病。李德林所部再一次击败王文华部之后,因为王茂如心灰意冷,便率军返回呼伦贝尔,同时将前后俘获的四千黔军带回,交给了安徽都督倪嗣冲。 1916年2月26ri,元宵佳节刚过,革命党人在吉林省五常县,黑龙江省巴彦县同时发动起义,起义军达到八百余人,然而迅速被孟恩远与许兰洲消灭。 王茂如遇刺之后,袁世凯发表慰问电,并严令东四省缉拿所有民党,一时之间东四省民党纷纷外逃。 3月9ri,李德林黑龙江第三步兵旅返回呼伦贝尔,驻扎在扎兰屯军营。这次南下作战三个月,第三步兵旅,骑兵团,jing卫旅一团共计八千人,死伤六百三十三人,前后歼敌五千余人,生擒四千余人俘虏,每次都是只差点达到贵州去。王茂如这次倒也不装病了,跑到扎兰屯慰问所有战士,听取了战斗报告。黑省军队本次南下与护的交战获胜,主要有几个原因组成。 第一个原因,军械武器先进,整个南征部队的武器是,以e1式步枪为制式步枪,以美国east军火公司s1式为轻机枪,以哈奇开斯重机枪为火力支援,加以四十门75克虏伯野炮(第三步兵旅携带二十门,袁世凯支援二十门),二十门65口径迫击炮为火力支援炮兵,配以南方少有的骑兵部队,火力以及机动xing上远远强于对手护。 第二个原因是黑军初次到南方作战,又因为语言不通,很少受到干扰,王茂如对军队思想控制教严,那些打着慰劳为幌子,实则做刺探或者宣传护国的人,竟然全被旅部宪兵队当场给shè杀了,也因为如此,南下部队连战连捷,更是士气高昂。 第三个原因则是南下支队并未受到黔军的重视,在黔军的眼中,这一伙儿从极北之地来的军队,肯定不能再南方天气里生活,没看到他们来到湖南之后还休整接近十天。却不想到,黑省军队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则毙命,打得王文华几乎丧命。 第四个原因在于主将李德林,我们都知道,李德林受王茂如重视就是因为他的忠诚和稳重,因此在整个湖南战场,李德林极少分兵出击,只在救援的时候兵分两路,之后立即将拳头收缩回来,这也导致了黔军王文华在之后的作战之中犯了几大错误,总以为黑军会趁势占领地盘来着湖南不走,可李德林的任务是在这儿打仗,没有占领地盘的意思。而参谋长祝永泉在此次实战中也恰当地对李德林提出许多建议,给李德林指挥作战能力以极大的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