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英雄迟暮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二百一十八章英雄迟暮

自从黑省南下支队返回之后,袁世凯方才重新信任王茂如,但却挡不住军情紧急了,想让王茂如再出兵,却也拉不开脸面了。 三月之后,北洋军在南方的部署形式骤然直降,袁世凯的军队在湖南打了几次败仗,他急忙调令东四省其他军队南下,可是各地小军阀都按兵不动。无奈只能问呼伦贝尔护军使是否愿意带兵南下,王茂如表示愿意再出兵,这次派遣的是手下的骑兵旅,即黑龙江骑兵第五旅。由骑兵旅旅长宫小旗带队,郭松龄担任骑兵旅参谋,由阿尔山出发南下,越过科尔沁领地南下。这骑兵旅跟步兵旅不一样,步兵旅可以乘坐火车,但骑兵旅三千多人三千多匹马,没办法乘坐火车,只能慢吞吞的南下。 袁世凯见状也无可奈何,这骑马从呼伦贝尔走到湖南,这得什么时候啊,便要他安心守卫边防,也不需要他出兵了。王茂如也乐得在呼伦贝尔发展经济与民生,南下的话,说说而已,这次不会真的去了,都快开chun了,该是打仗的好时节了,若是被许兰洲抓住时机吞了呼伦贝尔怎么办?难道自己还能像个小孩子一般哭闹着跟袁世凯要回来吗,这呼伦贝尔可是倾注了自己的几乎所有财力物力。 而此时张作霖反倒是抓住了机会,表示愿意率军南下,于是带领陆军二十七师出征护。袁世凯还要留着一部分部队在奉天防着ri本人,又留一部分防着宗室叛乱,东四省能够出征的除了王茂如的黑军就是张作霖的二十七师。再说上次剿灭白狼匪军战斗中,二十七师就曾远赴湖南,这次派遣张作霖倒也是顺理成章。 袁世凯晋升张作霖为盛武将军。但不再节制黑龙江与吉林,加封晋升王茂如为北洋上将军衔。节制呼伦贝尔以及西布特哈文武官员,以此来表达对王茂如的安抚。 南方护势如破竹,蔡锷在四川设计击败北洋军jing锐第三师第十六混成旅,旅长冯玉祥率军跑到成都府才止住颓势。李烈钧此时攻入湖南,广西陆荣廷也率领广西新军驱逐了尊崇袁世凯的龙济光,将龙济光赶到了人烟稀少的海南岛上去做了土皇帝了。随后,蔡锷击败北洋陆军第四混成旅伍祥祯部,四川督军陈宦震怒,勒令冯玉祥,伍祥祯反击。 而在外部。ri本公使ri置益代表ri本zhèng fu向袁世凯提交外交意见书。说:“奉本国zhèng fu训令,因中国内乱蔓延,běi jingzhèng fu无平乱能力。滇桂黔方面,又系维持共和,不得视为乱党。本国zhèng fu现已承认为交战团体。”未几,又有英国,法国,俄国,美国公使纷纷前往外交部,请袁世凯取消帝制。袁世凯对各国压力应接不暇之际,忽然接到一封催命信,原来是江苏督军冯国璋,山东督军靳云鹏。江西督军李纯,浙江督军朱瑞,徐州将军张勋电请袁世凯速速取消帝制。这五人是北洋军跟随袁世凯的心腹,如今这五人通电反对,让袁世凯顿时又惊又气,终于因为尿毒症而病倒在床了。经过德国医生的抢救。袁世凯虽无生命危险,然而却不得不接受每ri痛苦的治疗。 强硬的袁世凯,被疾病击倒了。 北洋督军之中率先抵制袁世凯帝制的领头人就是北洋三杰中的北洋之狗冯国璋,这个江苏督军可是一个地方实力派,其手下都是北洋军jing锐,他的公开反对,引得袁世凯惊慌失措。袁世凯太高估了自己的影响力,以至于他相信只要自己登高一呼,所有人都会支持。哪成想冯国璋等北洋督军公开反对。云南贵州广西三省,袁世凯并不惧怕,他知道这三省军力没多少,只是边疆的蝇营狗苟,不足以构成大患。但是这冯国璋通电可是要了亲命了,未几,相继几个督军也表示支持了。王茂如趁机整顿军队,扬言支持袁世凯,此番时候,袁世凯也准备调集军队,却发现,他手下除了一个倪嗣冲,就一个王茂如了,安徽都督倪嗣冲一万多人,王茂如一万多人(表面上,北洋陆军部注册在列人数一万五千人),这两人怎能对抗北洋大佬。 袁世凯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憋气,人越是生气,身体越是危险。本来只是尿毒症,然而却越来越重,以至于不能办公。便有许多人前来逼迫袁世凯撤销帝制,而袁家的人此时也傻了,不知如何是好了,袁克定焦头烂额之下跑到交通部问梁士诒,这两人袁世凯在的时候尚且风光无限,可是袁世凯一倒,两人什么本事也没有了。梁士诒只是个管财的,袁克定更是只担任模范军的名誉顾问,根本镇压不住北洋各个手握重兵的督军。两人无奈请出到徐世昌出来调节,而袁世凯的确是病得太重了,未几,徐世昌请出段祺瑞来,商议取消帝制。那袁世凯在病床上唉声叹气,无奈签署了退位协定。 袁世凯在内外压力下被迫于1916年3月22ri撤消帝制,废除“洪宪年号”,但是根据南北协定,袁世凯仍然是大总统,只是这个大总统身体欠佳,已经基本不能处理公文了。 终于还是撤掉了帝制,民国终于不用叫中华帝国了,恢复了中华民国国家名称,本计划收回为了称帝而发行的三千万洪宪公债,然而却发现zhèng fu没钱,值得将洪宪公债改为五年公债。这不是开玩笑么,洪宪公债三千万,上哪里要回来,跟谁要回来?虽然公债的大头被ri本人买去了,可是小民们疯狂地抛售公债,差点引发有一场经济危机。北洋zhèng fu电令各省官吏,不得再称皇帝圣上。解除国务卿陆徵祥兼职,任命徐世昌为国务卿,段祺瑞为参谋总长,平息南方叛乱。 帝制取消之后,南方争权夺利,北方也不安定。 王茂如心理计算着时间,此时听到袁世凯尿毒症,并且无奈不得不退位之后,先是妆模作样地呜呼哀哉了一下,扬言讨伐冯国璋,然而却把黑龙江远征军骑兵旅调了回来,没有返回呼伦城反而是驻扎在扎兰屯,并与李品仙的黑龙江步兵五旅、李德林黑龙江步兵三旅,共同驻扎。随后,王茂如率领炮兵旅,jing卫旅以及司令部参谋处抵达扎兰屯,说是准备随时带兵入关支持袁世凯,随时准备讨伐逆贼。 这名义看起来似乎很正当,王茂如俨然是袁世凯的走狗一般,人家准备跟主子讨伐逆贼,而且听起来,还居然要讨伐冯国璋,这都是让东四省的军界大佬笑掉大牙。你王茂如不就是打过白朗,打过蒙古叛军,还跟吉军冲突小胜,怎么还狂起来了,居然想打冯国璋? 冯国璋是谁? 那可是北洋三杰之一,如今北洋军阀的顶梁柱。冯国璋是明朝开国功勋冯胜的后人(外加一句,相声大师冯巩的太爷爷),毕业于北洋武备学堂,曾经为聂士成做参谋长,之后镇守上海关,为防止沙俄与ri本势力进入中原做出了极大贡献。作为袁世凯手下三杰之一,亲手为北洋陆军培养了无数的士官武将。清廷要他南下剿灭武昌起义,冯国璋带大军抵达湖北之后按兵不动,使清廷被迫启用袁世凯。可以说,袁世凯成也是冯国璋,但败也是冯国璋。若不是冯国璋率先一条通电,北洋各军阀谁敢反对袁世凯?就连那段祺瑞也不得不辞职回到老家养病为名避祸。 人家冯国璋身上的一根毛,也比你王茂如大腿都粗,不过要是王茂如这二愣子真的跟冯国璋打起来,那就好看了。有句话叫做看热闹的不怕事儿,就都等着看热闹呢,便纷纷表示支持王茂如的举动,说若是王茂如出关,他们肯定全力支持,让关外的军队也看看咱东北军队的厉害。王茂如自然知道他们表面支持心理嘲笑自己,然而他却冷笑起来,你们丫的真当爷是傻子吗?老子费劲千辛万苦,做了那么大动作这里(扎兰屯)集结了两万军队可不是为了要打冯国璋,而是要征服整个黑龙江的。 此时,黑龙江陆军总部内,许兰洲皱眉苦练,周边都是各手下,有参谋长李景林,武术总教习李书文,其心腹信任团团长张富贵,以及第一步兵旅旅长陈富贵,第二步兵旅旅长任国栋,长子参谋官许家福,次子jing卫营长许家禄,大刀队长张镶武,武术教习霍殿阁,骑兵营长胡云山,炮兵团长欧成林。许兰洲手下军官有个特点,就是个个都是武艺高强之辈,许兰洲本身也是武艺非凡,因此手下没些武艺便得不到重用。也造成许兰洲手下格斗,连刺刀,都是个顶个的,但是打枪开炮不行。许兰洲军队除了悍勇这个特点之外,还有个特点就是军纪差,而军纪差的缘由则是他钱少,哪有王茂如这么有钱。 原本黑龙江陆军师只有一万多人,可是王茂如来到之后,许兰洲不得不为了应对扩充人马到一万四千人,花销更多,士兵们一天两顿,还有一顿是稀的,训练根本无法保证。军中还配备了很多长枪大刀冷兵器以满足武器的需要。甚至许兰洲的近卫大刀队,那简直就是民国武林豪杰大聚会,什么刀枪剑戟斧钺勾叉,镋棍槊棒,鞭锏锤抓,拐子流星,什么带尖儿,带刺儿的,带棱的,带刃的,带绒绳的,带锁链儿的,带倒齿钩的,带峨嵋刺儿的。许兰洲对这支大刀队委以重任,承担近卫工作,可见许兰洲此人对武术的热爱了……只是他不是武术馆长,而是个军人,而且是手握重兵的将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