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双方准备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二百一十九章双方准备

求月票啦大凡真正练武的,各个都是远离黄赌毒sè,因此,此处会议反倒不像是王茂如开会的时候,各个都是大烟枪,此间倒是都喝着茶水,氤氲袅袅。用后世的词来形容,这会议开的,真是和谐,这非常之体现高素质、高生活、高要求。只是与会的众人,表情却是各个很难看,一个个紧锁眉头,低头不语。 “王茂如的人真的都囤积在扎兰屯?两万人?”许兰洲不能相信地问,他怎么会有两万多人,他怎么能养得起两万多人?别说别的,军饷,军械,淡淡就是消耗,两万人一年的消耗就六十万大洋啊。六十万大洋,我的天啊,黑省去年的全部税收加一起,才一百二十万两银子,合成两百万不到大洋,王茂如能吃得下?但是的确,他吃下了,还纵兵威逼黑龙江省陆军。他有钱,他的确是有钱,华北第一富商的身份,果真名不虚传啊。 许兰洲的心腹张富贵立即接嘴,道:“是,大帅,除了留守在呼伦贝尔草原的一个旅,其余人都来了。” “怎么会这么多人?”许兰洲站起来左右踱步,还是不敢相信,说,“是不是错了,他们最多一万多人,跟咱们持平,怎么会突然多出来这么多人?” 张富贵挠着头表示他也不知道,李景林皱眉说道:“此子包藏祸心,所图非小,可不是一个黑龙江能满足他的胃口的。所以,这厮定然有非常之意。大帅,他的两万人,却不是空谈啊。” 许兰洲叹了一口气,不得不在心里认可。坐在席上。他不好烟酒女sè,只好饮一口好茶。便喝了一口儿子倒的茶水,总觉得这茶水没了味道。 那张富贵上次被王茂如吓着了,自然是要表示出强硬,在众人面前要找回自己的面子,便说:“那王小子算什么,只要咱大帅出兵,一定是手到擒来。”他这话引得大家心里嘲笑,这说白话谁不会啊,但说得出来也只能骗骗自己,说出去之后仔细咂摸甚至自己都不信。这王茂如就像一条毒蛇一样。不出手则已。若出手必是致命一击。人常说王茂如手下有四大金刚,分别是李德林,宫小旗,赵增福,李品仙。其他三位不说。单单是这位李德林,年初的时候在湖南战场,将不可一世的护黔军刘世显主力打得逃回贵州。而那宫小旗的骑兵也是神出鬼没,来去如烈火斩草除根。虽然不知赵增福如何,但凭着他能扼守呼伦贝尔震慑俄国人,便也知道此人的能耐,只是这李品仙在四大金刚中名气略逊一筹些而已。 李景林建议道:“大帅,不如这样,我带领一部分人马前往甘南县对王茂如的军队jing戒。若是打起来,我也能抵挡一阵。我准备在甘南征召当地百姓入伍,充作临时兵役,我想,若是王茂如真的有何不利之举,我也能抵挡至少三天。给大帅争取时间早作准备。” “参谋长此去,任务重大啊。”许兰洲沉声关切道。 李景林洒脱一笑,道:“芝帅,卑职建议,这些天还需临时扩充一下士兵,以防不测啊。芝帅带我之恩,卑职必定以死相报啊。” 那便许兰洲长子许家福表情很是尴尬不已,他是参谋官兼管全师的财务处长,本省陆军有多少钱他焉能不知? 这钱是从种大烟和税金、厘金中取得的,本来就不多,再加上因为参股王茂如的华族银行挪用了大半,如今只是开军饷便也只能支撑三个月不足,这三个月之后的军饷怎么办,只有天知道了此等情况,如何能扩军?参谋长李景林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啊,也难怪,旧军军阀大多将军队视为私人财产,怎会将财务情况告知外人,一般都掌握在自己的侄子手中。 许兰洲倒是豪气万千,道:“恩,临时扩充两万人,哼哼。”他却不见大儿子哭丧着脸,还两万人,这太能扯了,咱没钱啊。 “芝帅,要么……”骑兵营长胡云山站起身,有些犹豫地说。 “你说。” “要么咱们和毕桂芳结盟,共同对抗王茂如。”胡云山说道。 “放屁!”许兰洲没说话,倒是张富贵跳起来拍着桌子说道:“他毕桂芳是什么人,天天想着怎么yin咱大帅,巴英额,英顺,都是怎么过去的?全他妈是他yin过去的。咱要是跟他联合,那咱可真是与虎谋皮了。” 许兰洲道:“小张的话没错。” 胡云山坐了下来,不过炮兵团长欧成林却冲胡云山点点头伸出大拇指赞同,站起来说道:“大帅,张团长,我倒有些话想说了。” “讲。”许兰洲道。 欧成林笑道:“咱们是坐等着被王茂如一家一家吃掉的好呢,还是效仿三国时期火烧赤壁的吴蜀联军的好呢?现在看来,王茂如占着咱们黑龙江省的天时,他远在呼伦贝尔,中间隔阂大兴安岭,想什么时候打过来就什么时候打过来,咱们要是过去打他,那可真是跑断了腿才能到他那里。毕桂芳拉拢了英顺和巴英额之后跑去了海伦,背靠着吉林合江,有孟恩远的团在背后支援,而且英顺和巴英额都是骑兵,算是占了地利。大帅呢,您多年以来威望盖着黑龙江,可以说大帅若是当这个督军,远远比朱庆澜毕桂芳当督军更加得民心,所以大帅你占着人和。老话说得好,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若是打起来,大帅赢是赢定了,只是咱们两败俱伤,那毕桂芳未免坐收渔翁之利。不如暂时和他联合,利用他,大家以为如何?” “好,好主意。”改一个词儿,意思可是大不一样,合作和利用,虽然意思相同,但是说出来还是“利用”显得自己是主角,而合作嘛,那是双主角,怎能突出咱大帅的作用。 “大帅,张奎武用不用拉拢?”张富贵提醒问。 许兰洲摆手,道:“派人过去,让他抵达甘南县,支援李参谋长的防御……至于他来不来,就随他了,他那点儿人和枪,不算什么。” 随后许兰洲派出说客前往海伦,劝服毕桂芳与之合作,正巧毕桂芳早就有这个打算,双方一拍即合,这对冤家居然走到一起联合起来准备对抗咄咄逼人的王茂如。 袁世凯因为称帝撤废一事病入榻中,国家大事如今不得不由国务卿徐世昌处理,军事暂由段祺瑞处理,běi jingzhèng fu内部也是争权夺利的厉害之处,而南方却停止了北伐,因为权力之争陷入混战,倒是没有人关心北方之争了。 此时盛武将军张作霖也带军队返回沈阳城,立即派使者劝服王茂如,不要擅动兵戈。王茂如回信说自己并没有动武打算,只是例行军演,严防一冬之后军队慵怠。张作霖心知王茂如的野心,便也加速了自己的行动,拉拢吴俊升和冯德麟,先逼迫段芝贵离开奉天,然后再与冯德麟争权,yu尽快争夺下来奉天省的军政大权。 最终因为张作霖的原因,奉天省全省文武官员将段芝贵驱逐,段芝贵被迫辞去奉天督军一职。张作霖这个盛武将军,终于能够初步掌控全省了。只是此时,冯德麟与吴俊升也羽翼丰满,张作霖又开始对此二人拉拢打压起来,张作霖来不及管辖别人的事儿,王茂如在黑龙江的争权也轻松一些。 扎兰屯,黑龙江第二陆军师军营,司令部之中,小煤炉烧的通红,屋子里温度上升了起来,王茂如坐在小煤炉旁烤着土豆,一边的三棒子流着口水,很是期待。 罗浩在门外喊了一声报告,进来之后身旁跟着一个身材中等,长相普通的年轻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年初在齐齐哈尔车站仍土炸弹,打死毕桂芳身边秘书四人的刺客。他成功脱险之后,便一直在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继续学业。王茂如吩咐罗浩将那刺客带来,只是这人才十七八岁,很是惊讶,如何这般年轻,便问:“你的姓名,年龄,出身。” 这人立即恭敬地敬了一个军礼,说道:“小人名叫李木鱼,今年22岁,原本是南京人,后来民党和北洋军在南京几经战斗,两方都总兵肆掠,家父说如今平安之地只有关外,全家搬到关外住在长chun府。小人曾经在南京中师读过一年,又在上海圣约翰公学读过,因此有些学问,来到关外之后在长chun府给人算账做学徒。大帅路过长chun府的时候,小人跑过来当兵,也曾参加过和45旅战斗,雪地千里潜袭巴布扎布,牙克石士官学员建立之后,小人因为读过书被选入士官学员进修步兵科。” 王茂如点点头很是满意,那罗浩在一旁介绍说:“这小子在步兵科里是头一名,是可塑之才,我见他聪明就把他要来了。起初这小子还不乐意,现在多好,你去当步兵,当到猴年马月啊。” “你啊,就是为自己找借口,看着人才了不放手,绝对属狗的。”王茂如又笑道:“不错,不错,李木鱼上士,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是进入军队,官升一级担任排长,二是加入情报处,给罗浩担任助手,如何?” “我愿留在情报处。”李木鱼大声道。 “呵呵,看来还是罗浩你的魅力大。”王茂如夸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