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汉字扫盲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二百二十一章 汉字扫盲

王茂如实在忍不住了,让魏东龄过去把他给弄下来,魏东龄走过去,那刘植达一见居然是魏处长,连忙道:“魏处长你好啊,您这大老远的来干嘛来了?”魏东龄忍着笑,说:“大帅来看你了,那边呢。”刘植达便看到了手里支撑着指挥刀笑个不停的王茂如,连忙跑过来一个敬礼,王茂如骂道:“你他娘的,今天可给我丢死人了,我手下怎么出现你这么个白字儿将军,赶紧给我读书去。”刘植达哭丧着个脸,王茂如道:“认不全一千个字儿,你他娘的就别当这个团长,去炊事班给我去做大饭去。” 刘植达无奈地举手说:“是,绝对能认识全,我向大帅保证,要是认不全,我他娘的就做大饭去。” 军中识字率不高,虽然王茂如三年前曾经请过一些先生道军中教他们识字儿,然而一来士兵年纪大了学不好,二来请的先生也都是老秀才,一上来就子曰什么什么,之乎者也什么什么,刚教了两分钟,一个个都困得睡着了,比那熄灯号还好使。军营中识字率不高,也成了限制军队现代化的一个难题。从刘植达的经历来看,这种认识半个字都能当将军的现象,可以预见,自己的军队将来会是什么样子了。王茂如很是苦恼,便找到祝永泉,祝永泉反倒是奇怪,道:“大帅,士卒需要认字干嘛?他们只晓得会打仗不就得了?”得,看来这个年代限制了人们的视野,如今ri本已经基本消灭了文盲,而中国的文盲率既然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中国和ri本实力的对比。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王茂如突然得知费婉婷他们几个男女学生回来了,原来费婉婷他们因为受到王茂如的忽悠。来到边疆准备体验边军被王茂如扔到了军营待了两个月。军训一个月又在满洲里当了一个月的兵之后,几个人完成体验任务。对于他们这些朝气蓬勃的少男少女来说,这是一次难得的浪漫之旅,只是如今běi jing开学了,这些学生有的准备回去继续上学,有的却要求留下来做一名帅气威武的边防军黑龙江陆军第二师战士。 费婉婷一行人中女生们都去了女子中队尝几天新鲜然后回去继续上学,男生却在接受了一个月军训一个月体验之后居然不愿意走了,他们说在这才是男人生活。 王茂如将八个人(两女六男)叫到一起,问他们打算,是否真想留在军队。又说以后咱们军队会改名为边防军。守卫边防,可能很苦,可能一辈子也不会出名,可能跟外国列强战斗牺牲,你们要想好。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当一名战士,做其他工作也照样能为祖国做贡献。 几个人相互看看,大家都新鲜了过后,自然是个有心思,有的渴望热血战斗,有的有所顾忌。只是如今仿佛要打仗了,听说还是去打冯国璋,倒是让大家吓了一跳。私下里也商量了一下到底走不走,费婉婷一脸遗憾地说她要回去上学了。王茂如说女人是应该远离战场,我还是祝你学业顺利。但是那个胆子较大的叫吴明珠的女孩说要留下来,王茂如说你们去宣传处,那里是另一处战场。费婉婷私下偷偷对王茂如说,这吴明珠的后妈对她很差,一直在老家说她是赔钱货。怂恿吴明珠的父亲不许她再读书,她长得虽然不是美艳惊人,却也是落落大方,她后妈准备让她嫁给他们苏州老家一个丧偶的富商做老婆。吴明珠这才极不愿意回家,在这里谋得一处军职,吴明珠也一下子了起来。 男孩子中只有一个叫高树林的说自己是家中独子,不希望在军中,要回家给父亲养老送终,准备回去继续学习,王茂如说:“孔子他老人家也是上阵能砍人,上朝能安邦,回家还能吹拉弹唱的全面人才,所以我希望你也不要死读书,成了书呆子。”高树林说自己一生都不会忘记在军队中这段ri子,绝不会忘记零下三十多度,一个排的士兵穿着冬装巡视边防,这才是真正地国家军队。 六个男学生中一个叫张大年的最是胆小懦弱,王茂如知道他xing格便说我知道你年纪小,你不如跟他回家,却见张大年拼力摇摇头,前所未有的坚定语气说:“不,大帅!我有理想的,我要保卫国家,我不要再软弱下去。”王茂如心喜欣慰,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好,好样的,曾经弱小不算什么,但是有这个雄心壮志,你将来一定会成为国家元帅!”王茂如又想了想,对马良、赵宝昌、张大年、郑宏图、李文彬道:“这样,我分给你们五个人一项任务,去军中普及汉子,我的要求也不高,每个士兵三百个字。” 高树林忙说:“大帅,三百个字?咱全军好几万人呢,我们四个得教到什么时候啊。” 王茂如道:“不是让你们教会,而是让你们四个人摸索一套教学方法,能让士兵们简单的认识三百个汉字。这样,我给你们拍到jing卫一团去,你们一个人负责一个连,看谁教的最快最好,三百个字就行啊,然后回来写出总结办法,我用你们的方法推广。这叫做调研,知道不?” “是!”五个人兴高采烈地说,看在留下五男一女六位同学个人送别了费婉婷和高树林,吴明珠去了宣传处,而马良五个男生便去了jing卫一团报道,王茂如给他们下令说要求他们教士兵们最基本的三百个汉字就可以,四个人热情十足。几人中脑瓜最活跃的还要数一个叫赵宝昌的小子,他平时不言不语,看着也平平常常没啥特点,到此时倒是显示出他脑子的灵活。 部队中的人一个个牛气轰天,见是一帮小鬼教他们汉字,纷纷取笑。其中有xing格懦弱的张大年,又一次又被捉弄哭了,其他人如马良他们也是很头疼地教授着军士写字认字。只有赵宝昌,他先跟王茂如要了自己的三个月军饷,而王茂如也对于他们几个军饷也特别颁发,王茂如给他们都是十个大洋的军饷。赵宝昌要了三十块大洋,跑到外面打了三壶烈酒,这才上课。 一上课,赵宝昌便说道:“诸位大哥,诸位兄弟,小弟虽然负责教你们汉字,但小弟毕竟人小年纪小,因此特地买来三瓶好酒孝敬大家。” 这一屋子三十多个人呢,就三瓶怎么分呢。 赵宝昌说道:“当兵打仗的人都一股子傲气,咱学汉字也有,今天这里有三十个汉字,等一会儿我一个个教,认识多的前三位是英雄,后面的都没有啦。” 赵宝昌在一块木板上写着一横,说道:“这是一,好,这个汉字记住没?一横,就是汉字中的一。” “这谁不会啊?”士兵们哈哈大笑起来。 赵宝昌又写了两个横,说:“这是二。” “哈哈哈那画三条,不是三了?” “对啊,画三条,就是三,当兵的就是聪明。”赵宝昌称赞道。 那个士兵洋洋得意。 赵宝昌又道:“四太负责,咱先不学,今天咱们三十个字的任务,都是简单的汉字,例如大家都玩过象棋?” “玩过。” “好,我也介绍最简单的,象棋中的兵和帅,卒和将……”反正让士兵们认识三百个汉字,汉字常用的就七八千多,不常用的有四万多,赵宝昌专门挑一些比划少的常见的字来教授。例如一二三,ji女的“ji”,种田的“田”,稻米的“米”等等。他负责的士兵,两周便已经学会三百字了,当然,听到他负责的士兵读书的时候,常常是这样:“子ri,什么什么时习之,不什么乐什么。” 王茂如知道之后乐得不行,这小子头脑倒是机灵,平时装的比较傻,但是做事还有张有弛,以后是个人才,寻思将来把他们五个送到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去培训培训。 王茂如率领大军驻扎在扎兰屯,随时都有可能东进进犯黑龙江省,弄得许兰洲和毕桂芳紧张不已。为了应对王茂如的对军,许兰洲特地调集了安达,林甸,明水,泰来,泰康五县巡防营一千余人由参谋长李景林带领进入甘南县甘井子城,挖战壕,修地洞,李景林还临时将甘井子城轻壮拉来,每个人分发大刀充作大刀队。 两年前王茂如的部队驻扎甘井子城的时候,帮助本地人民救灾,第十七混成旅军令森严士兵军饷十足,宪兵维持秩序,因此很是得民心。李景林强拉一千多轻壮充当大刀队,便有人当晚偷偷跑过去,向王茂如报告说愿意充当内应,把李景林等来个瓮中捉鳖。王茂如说如今刚刚开chun不多久正是chun耕的好时节,许兰洲这样做有伤民意啊,便安抚说:“我在等zhong yāng命令,zhong yāng命令一下,即刻缉拿许兰洲和李景林。” zhong yāng命令?众手下相视一笑,秀帅这借口也太烂了,地方大员虽说听令于zhong yāng,但是军阀战争,什么时候也归zhong yāng管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