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拳打俄国大力士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二百二十二章 拳打俄国大力士

第二百二十二章拳打俄国大力士 李景林知道这些临时招纳的巡防营士卒和抓来的大刀队不堪一击,便ri夜cāo练军士武艺,还派出手下武者过来挑战王茂如,说要以武会友,意图打击王茂如的军心士气。王茂如接到挑战令之后哭笑不得,说这家伙脑子是不是有毛病了?还跟我单挑?这都什么年代了,便说行,我派三个枪法最好的,你们派三个枪法最好的。李景林代表说咱们比试身手,不比试枪法,王茂如道:“比试身手?你以为是泼皮打架吗?告诉李景林别整那没用的,也告诉他写好遗书。”使者只好灰溜溜跑了回去。 李景林这个人心气高,威望高,但是能力不足,心里也担忧对面王茂如的军队什么时候冲过来,故而特地派人去比试武艺试探,岂料王茂如根本就不跟你玩这个,直接拒绝了李景林,还让他写好遗书,气得李景林哇哇乱叫。 高建瓯此时待着老婆孩子和岳父一家人回到黑龙江,先是去罗浩的情报处报道,后来到王茂如这里,王茂如瞧见他回来,高兴不已,心说有对人对付李景林了,将他招呼过来,说:“高二,有个任务给你。” “大帅请讲。” “你去吓一吓李景林,也不要伤了他xing命,他不认识你,只说以武会友就行。” 高建瓯会意又问了一下魏东龄最近,才得知李景林搞了这么一出,冷笑不已,便带着温和尚和三娘子前往李景林的军营,说久仰李景林大名。要来拜访拜访切磋切磋。哪知道李景林的卫兵说里面正在切磋,便带着他们进了军营。高建瓯倒是一愣。这就进去了,怎么跟戏园子一样,军营这么松弛,这怎么打仗? 三人便迈开大步便走了进去,看到许多人正在围着一个场子,里面一个身材高大的俄国大力士,正在用俄语叫嚣着,李景林的几个手下上去都被那俄国大力士给扔到一边砸在地上晕了过去。俄国大力士倒也知道轻重,这不是打擂,要是弄死人了。不好交代。高建瓯便打听怎么回事。有人说起来,原来还是这李景林惹的事儿。 原来李景林求战王茂如,却被王茂如戏耍了一顿,便气不过,竖起了大气。故意给王茂如看,上书关外拳脚第一。哪成想有好事儿便把这消息传到了滨江府(哈尔滨),这俄国大力士心说还关外拳脚第一,我大俄国摔跤手就来会会你这中国关外第一,这才有这次挑战。李景林没招到王茂如,倒是把俄国人给惹了,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高建瓯便领着两个手下看着热闹,那李景林眼看众人不成,便要自己上台。忙被副官拉住,这李景林别说身为参谋长,领兵几千人,就是这岁数都四十多了,怎能跟台上那二十多岁的俄国大力士比试。俗话说拳怕少壮,李景林虽然武艺高强。但是身为黑龙江陆军参谋长的李德林公务繁忙,哪有时间花费在练武上,李景林气得大叫道:“若是有李老太爷弟子在,何愁如此丢人?” 那俄国大力士脱了上衣,露出坚实的肌肉和体毛,浑身就跟没进化完的大猩猩一般长满了弯曲的金毛,他嚎叫着拍打这自己的身体,嘴里说的不清不楚的俄语,一旁的中国翻译也听得变了脸sè,闭上了嘴。 高建瓯走到翻译旁边,问:“这洋鬼子说什么呢?” 翻译看他身穿不是北洋军的,以为是李景林找来的人,便劝道;“这位爷,你别上去了,这人在俄国是个杀人犯,到了远东逃出来的,被中东铁路局长霍尔瓦特看重特赦的,他在俄国杀了十条人命。这位爷,别跟他一般,保住小命要紧,你看地上那几位了吗?虽然说没死,但是估计以后也残废了,唉……这老毛子他娘的太厉害了。” 高建瓯冷道:“他到底说什么?” 翻译叹了口气,道:“他说咱们中国人不行。” “就说这一句?” 翻译看看他,苦笑道:“其他难听的话不用说这位爷你也看出来了,何必问呢。” 温和尚道:“阿弥陀佛,施主何必为洋人说好话。” “你这和尚,这可真是冤枉死我了。”翻译气道,“我什么时候为洋鬼子说好话了?我给洋鬼子当翻译,还不是为了养家糊口,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你以为我愿意做这份当孙子的活儿?” 高建瓯拍拍他,道:“和尚,别乱说话,你上去试试。” “好咧。”温和尚也是身材高大的人,穿着一身武僧袍,众人早就看到了他,比一周遭的人高了一个头,很是明显,但是却不知道这人是谁,只见这和尚跳上了擂台。此时众人见到一个高大和尚跳上台,轰然叫好起来,有人喊道:“大师,赶紧收拾一下这老毛子,太他妈嚣张了。”中国很早就有天下功夫出少林的说法,也便造成了一个误解,认为光着头的都能打,便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干死这鳖孙。” 俄国大力士向温和尚说了一通话,温和尚字都认不全,哪听得懂外语,尴尬地看向高建瓯,高建瓯骂道:“哪有这么复杂,你告诉他这个。”便伸出中指来,这是全世界公用的骂人语言了,不管哪个民族即使哑巴,呀看得懂的意思。温和尚摇头,道:“阿弥陀佛,不好,不好,出家人怎能如此恶毒。”便看看俄国大力士,忽然伸出两根中指,看的众多中国士兵哈哈大笑,那俄国人顿时明白什么意思了,气得哇哇大叫。 李景林远远地看到有何穿着武僧袍子的和尚跳上了台,好奇起来,道:“这人是谁?”有卫兵这才尴尬地跑了过来,说:“有三个人想过来挑战参谋长您,这三个就是。”李景林也是一脸苦笑。看来那大旗真是不能乱挂,不单引来了俄国人。还引来了绿林人士。 只见那和尚运了一口气,含在腹中,这口气就是硬气功的jing髓,只要气不散,浑身便如同铁打的一般。只是练成这一口气何其难也,真正要做到必须摒弃贪嗔痴等杂心思念,最重要的是必须一身童子功,温和尚虽然好酒肉,但却是个如济颠和尚一般酒肉肠中过佛祖心中留的潇洒和尚,一身童子功没破。要是一口气提上来。高二自然为是肯定打不过。 俄国人摆出拳击造型,猛地上来一个勾拳打在温和尚脸上,这中国人却纹丝未动,俄国大力士心中一惊,忙跳开正巧躲开了温和尚的一脚。这俄国人所依仗的无非就是身材高大。力气大,出拳凶猛,身体敏捷,再加上抗揍,一般人打他三拳他浑不觉得疼,他打人一拳便把人打倒。如今陡然遇到这样一位不怕打的,怎能不让俄国大力士意外。 温和尚身高不亚于俄国人,又一身铁打的童子功做根基的硬气功,感受了俄国人的力量之后。心说原来也不过如此。此时俄国人忽然又叫又喊,温和尚也是听不懂,便趁着他叫喊的时候沉步上前,三拳打在俄国人的防护手臂上。俄国人被这三拳打得连连后退三步,几乎掉下擂台,顿时。台下众多许兰洲士兵叫好起来。 “和尚,打死他,打死他。” “和尚,弄死他。” “打他丫的。”得,敢情好这还有一个从běi jing来的。 温和尚目光死盯着俄国大力士,那俄国人也发怒了,冲了上来,两人顶到了一起,两人双手相抵,比起力气来。这力气相比更是见真章,俄国人是天生神力,温和尚更是身负异秉,如今顶在了一起,两人脚下生根,生生将木桩踩沉半寸。 叫好的众人也都不敢出声,李景林是练内家拳,虽然没有练得大成却也闻名遐迩,此时陡然见到如此的硬气功,不由自主紧张的站了起来握紧拳头。 温和尚渐渐发力,那俄国大力士只靠着身体,自然渐渐不敌,众人也看出来这俄国人露出败绩了,纷纷瞪大眼睛期待着和尚把俄国人打败的一瞬间。 此时台下,一个俄国大力士的跟随,俄官皱着眉头,想了想手还是伸到了怀里,掏出一把,趁着谁都没注意他的时候瞄准了擂台上的和尚。虽然所有人都盯着擂台,但有个人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人正是刀客出身的三娘子,见那俄官举枪,便抽出鞭子一个鞭子打了过去。三娘子的鞭子与人不一般,别人的鞭子顶多一丈长,然而三娘子却在斗篷中藏着三条鞭子。也便是因为这三条鞭子,此女子才被成为三娘子,这三条鞭子其中之一是一米半长的一条九节鞭,手中常用的是一条三米长蛇皮鞭,还有一条长九米的飞火流星鞭,辫梢是一把小斧头,这条飞火流星三娘子若非救命从不使用。 作为女xing,她的直觉天生比一般人灵敏,此时陡然见到俄官举枪,已然来不及叫喊温和尚,便将飞火流星拿了出来,照着那俄国人的手腕飞了过去。两人时间隔着许多士兵,那些士兵只觉得眼前白光一身,便听到“啊”的一声惨叫和“砰”的一声枪响,这俄官的手腕被飞火流星其生生斩断。 那一声枪响并未打在和尚身上,子弹也飞到了天上,枪声非但没有吓到和尚,反倒是把俄国大力士吓了一跳,这惊吓之后力气顿时消失,那俄国大力一下子被和尚摁倒在地。和尚顿时连着冲那俄国大力士胸口给了三拳,然后抓着俄国人的脖子和腰带给举了起来,冲着擂台下的石墩狠狠地摔了过去,咚一声将平ri军士练力气的石墩也撞得四碎五裂。就仿若被抛出去的保龄球,打出了一个全中。当此时,温和尚才缓缓地转身看到那握着手腕的俄官,大喊一声:“贼子,和尚我杀了你!”便三两个大步冲了过去,那俄官身旁的中国助手这才反应过来忙上去拦阻,却让温和尚一掌一个扇到一旁晕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