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终)第二百二十三章 袁世凯之死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二(终)第二百二十三章 袁世凯之死

高建瓯跳过去,他知道这温和尚是气的发了疯,温和尚一拳打了过来,高建瓯闪开之后一脚自下而上踹到他的下巴上,这一脚将温和尚立即踢到躺在地上,只听得咚的一声,高建瓯按住温和尚的两只手臂,喊道:“和尚,是我,清醒一些。”温和尚刚刚要再度发力,陡然看到是高建瓯,清醒了一下,又听高建瓯道:“好了,冷静些,别杀人了,你打赢了。” “老大,他出贼招。”温和尚气愤道。 高建瓯将他拉了起来,道:“任他卑鄙如斯,不也自食恶果。”那俄官手臂断掉之后,左手握着断臂嚎啕大叫,他的助手们赶紧带他离开军营,同时也抬走陷入昏迷的俄国大力士,温和尚吐了一口吐沫,道:“贼子,下次见到,非杀了他不可。” “好!”李景林的军营响起了叫好声,许多人将他们三人围了起来,叫道:“义士,义士啊,中国之英雄啊。” 李景林也连忙走了过来,眼中流露出的爱才之情不言而喻,叫道:“真乃国之英雄,国之重器也。” 高建瓯也不笑也不骄傲,淡淡地说:“李将军。” “请问阁下是……” “我们是王茂如王大帅手下的小兵卒。” 一句话,让李景林原本招揽的心思全都没了,场面也冷了下来,敢情好,人家派人迎战了,不但迎战。而且还把那将自己毁的没了面子的俄国人给打败。李景林不由得叹气,这王茂如手下人才何其多也啊。他苦笑道:“纵然是对手。也是给国人长脸。” 高建瓯与温和尚、三娘子三个人拱了拱手,拜别李景林,潇洒地走出大营,留下一地寂静的许兰洲士卒,这士气,顿时颓了下去。 副官跑了过来,抹了一把冷汗,道:“参谋长,你看着三个人真傻,要是他们答应做大队队长。然后打仗的时候暴动。咱们岂不是吃大亏?” 李景林骂道:“混账话!” “是,是,是。” “他王茂如赢得光明正大,何尝会用如此卑鄙招数?”李景林叹了一口气,又道:“可惜。可叹,可敬。芝帅与之为敌,既是芝帅的幸运,也是芝帅的不幸啊。” 受到内外压力退位的袁世凯,在病榻之中授任徐世昌为国务卿组建内阁,徐世昌草拟内阁成员,陆军总长蔡锷,内务长戴戬,农商张骞。教育汤化龙,司法梁启超,财政熊希龄,另有伍廷芳,唐绍仪,范源濂。蔡元培,王正廷,王宠惠共组内阁,却不料这些名流拒不接受,纷纷要求袁世凯,不再担任民国总统,袁世凯连个体面下台都不得,又急又气病情加重,已经每ri不得不由医生陪同身边。国务卿徐世昌受到中外压力不得不对袁世凯说自己无能为力,推荐解职在家的段祺瑞担任国务卿组建内阁,否则一切难行啊,袁世凯叹了口气无奈答应。 1916年4月21ri,段祺瑞担任国务卿组建内阁,任命外交总长陆征祥,内务总长王揖唐,财政总长孙宝琦,陆军总长段祺瑞兼,海军总长刘冠雄,司法总长章宗祥,教育总长张国淦,农商总长金邦平,交通总长曹汝霖,参谋总长王士珍,审计院长庄蕴宽。段祺瑞内阁八人均是帝制支持者,大总统袁世凯见到名单,感慨还是段祺瑞老道,zhèng fu交给他放心。这内阁名单南方各个督军民党有反对者,然而北洋各军阀见状称赞,纷纷表示支持。段祺瑞想的好,只要是北洋系不乱,任由民党怎么折腾也不足为惧。段祺瑞为了国家稳定又跑到南京与北洋另一派系直系领袖冯国璋会晤,发表通电愿意归顺zhong yāng指挥。稍后,全国二十省地区代表抵达南京,参与南京会议,提出八条声明维持国家统一。但是这八条声明唯独第一条让民党反对,这条就是维持袁世凯地位,他仍然是中华民国总统。南京会议上,各省代表因为第一条而争论不休,黔桂粤三省坚决表示北伐,直到袁世凯下台,北洋当政各省表示袁世凯必须当总统,就此争执不下。 呼伦贝尔也派出代表,是军队代表安置处长牛德禄与zhèng fu代表民政署长张朝墉,两人在会议上算是地方偏远势力,因此并未过多参与讨论。不过牛德禄也难得地得到王茂如的指示,拍桌子叫喊:“打就打,你们黔军被我们呼伦贝尔打得落huā流水,还有脸叫嚷。”又指着四川和云南代表,叫道:“若是不服,我家大帅愿意率领十万呼伦贝尔骑兵踏平四川云南!”贵州代表气的胡子翘起来,四川和云南代表也是跳起来叫喊。只是因为呼伦贝尔地处偏远,大家也只不过看他们忠于袁世凯,并未过多在意。而且北洋原为一气,虽然王茂如是北洋后进之辈,在北洋属于小字辈,但是北洋利益也是不允许别人冒犯的。对于王茂如的态度,其他北洋大佬心理表示赞同,老帅即便是不称帝,那也要得一个体面,怎能任你们胡乱指派,别说北洋主力,就是北洋小字辈的呼伦贝尔陆军就足以灭你们了。 在谈判期间,忽然发生一件事,更令会议加快终了,原来是上海前任督军陈其美遇刺身亡,此举激怒民党,云南,贵州,广西,广东四个省在广东肇庆宣布成立南方革命军zhèng fu,尊远在běi jing的黎元洪为大总统。(黎元洪在běi jing,袁世凯眼皮子底下,南方革命zhèng fu尊其为总统,棒杀也不必这么明显)5月9ri,陕西,陕北镇守使陈树藩驱逐陕西督军陆建章。5月22ri,四川督军陈宦宣布,5月29ri,湖南汤芗铭宣布湖南。 此时王茂如已经返回呼伦城,开chun之后。马六舟之子马忠义再次担任移民署署长,在全国招募移民。马忠义在年初的时候已经想好计划,雇佣ri本人的海轮,在山东广东福建三省招募移民,至六月,呼伦贝尔共得移民二十五万,这二十五万人分散在呼伦贝尔与西布特哈十一旗各地,开荒种田,从事生产。而陆陆续续因为免田赋而来的移民,也并未受到黑省对峙影响,来到此处从事生产。王茂如下令zhèng fu组建学校。学校分为三级。分别是四年制小学,四年制中学,三年制专科学校或者五年制大学,在呼伦贝尔兴建了二十所小学,四所中学和一所专科学校两所大学。分别是牙克石农业专科学校,牙克石工程大学(理科),牙克石大学(文科),并且分别为这三所学校剪彩。王茂如的心思是把牙克石这个风景优美的小镇,变成呼伦贝尔的大学城。 却说袁世凯此时已经身染尿毒症,当陈宦汤芗铭宣布的之后,更是让袁世凯痛心疾首,尿毒症恶化,每ri在皇宫中吃药。哪能处理国家大事。袁世凯自治时ri无多,回顾过去,感慨万千,本来能够成为中国的华盛顿,却因为万年时一着不慎,弄得身败名裂。六月三ri。袁世凯昏迷过去。他的诸子女相互埋怨吵了起来,袁克定自然是大家责难的目标,都在指责他将父亲逼至绝路。袁克定心神不宁,却不知外面陆军总长段祺瑞已经慢慢地将模范军军权抓在了自己手中。袁临危的时候,把老朋友徐世昌由河南辉县接到běi jing来,与段祺瑞、王士珍、张镇芳同为接受遗嘱的人。6月5ri,徐世昌匆忙赶到公府,袁向他投了一眼,有气无力地说:“菊人来得正好,我已经是不中用的人了。”徐勉强地安慰他说:“总统不必心焦,静养几天自然会好。”但又接着说:“总统有话早点安排出来也是好的。” 袁眨着惨白无神的眼睛,口中只说出了“约法”两个字便再度昏迷。 六月六ri,袁世凯再度清醒之后急召徐世昌近跟前,交待徐世昌多多照顾自己的儿女,袁的jing神萎顿不堪,由法国医生打了一针强心剂,才在昏迷状态中苏醒转来,口中喃喃地说:“他害了我。”说罢便撒手人寰。这句“他害了我”到的是谁?有人说袁克定,但更多人认为是杨度,因为毕竟与杨度相比,袁克定在zhèng fu的影响力和人际关系不如杨度大。也便在后世有人误传袁世凯临死之前高喊“杨度误我”这也是谣言而已。 袁世凯刚刚断气,段祺瑞才处理完国事跑来,痛苦自己迟了未来得及见到老帅一眼”袁世凯死后,当晚便发生了大姨太太朝鲜人闵氏吞金自杀为袁世凯殉节,刚刚从上海返回běi jing的二公子袁克文听闻父母亲同时去世哭昏厥过去。 袁世凯死后,大家打开金匮石屋(总统继承人)一看,总统继承人名单依次写着黎元洪、徐世昌、段祺瑞三个人的名字。众人这才知道,袁世凯从未向让自己两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儿子袭承帝位,袁克定本以为还能顺承总统之位,却发现不是,顿时瘫坐一摊。 民国五年6月6ri下午北洋zhèng fu发出公报:“袁大总统于本ri上午十时四十分以尿毒病薨逝据公府传出,袁所患为前列腺肥大症,排不出小便来。,停柩居仁堂,遗令以副总统继位。”同时发表了袁的遗令。 虽然袁世凯身前做了窃国大盗,但袁世凯在位期间却也做了许多对国人有益的事情,就算此时袁世凯逝世,国内诸多名士也纷纷发表感言悼念袁世凯的去世。甚至连孙中山也感慨于袁世凯的去世,发表悼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