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224章 一战生擒李景林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224章 一战生擒李景林

同时,民国五年六月六ri,黑龙江省,甘南县一早的时候大雾弥漫久久不肯散去。 王茂如一直留在扎兰屯,指挥部参谋处,情报处,总务处,他来来回回地巡视着。他记得历史上袁世凯之死的ri期,那就是六月六号,民国五年六月六号。他不知道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出现导致袁世凯之死变得延后,但是他却知道,袁世凯已经昏迷清醒昏迷清醒如此反复一周了,袁世凯,离死不远了。只要袁世凯一死,就是他一统全省之ri,一切行动要快,要更快,恰如那二战时期德军的闪电战一般。 从另一方面考虑,省内战争一旦打响,俄国人断然不会在允许交战双方使用火车,因此之后的一切都要靠马力。王茂如的部队可以说是所有军队之中马力最强的,真正地骡马机械化部队。取得呼伦贝尔最大的好处,就是得到了此时民国最大的马场,这里不但是家马多,野马更多,为王茂如部队的半机械化提供了大量的条件。 六十两汽车,三千匹骡马,整个军营时刻准备,磨刀霍霍,王茂如不时地看着表,盯着时间。 1916年,民国五年,6月6ri上午六点。 李景林像往常一样,带着亲卫队巡查前线,他有点心神不宁,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儿,也许是昨晚喝多了。他身为参谋长,不能像是一般习武之人一般烟酒女sè不沾,应付交际,难免让他有些jing力不济。以后不能这样喝酒了,李德林自言自语道。习武之人,还应该修身养xing啊。 等李德林走过去。各路巡防营官佐相互抱怨起来,这李景林叫谁不好偏偏调自己前来跟那王茂如对峙。各个巡防营队官早有心思想跑了,那尚武将军王茂如是那么好对付的?巴布扎布几千蒙匪灰飞烟灭,而巴布扎布屡屡遭到追杀,谁都知道是王茂如所为。这人就像是毒蛇一般,常常出其不意掩其不备,又属狼一样的xing格记仇,至死方休。各队官起初一个月还很勤奋,都六月份了,对峙两个月多。对面天天cāo练。就是连枪都不打一下,纷纷松懈下来。 忽然一声枪响,接着马蹄阵阵,似乎几万人高喊:杀! 巡防营官佐对方的眼神充满了恐惧,万马奔腾。杀声阵阵,这……王茂如真打内战了! 迷雾中,看不清敌人从哪里来的,也看不清敌人在哪里,官佐们有的吓得坐在地上,有的直接趴在战壕里,有的叫喊道:“兄弟们,兄弟们,都娘的看好了。睁大眼睛看好了!” 在迷雾中,几千骑兵同时出击,正面像巡防营战壕冲了过来,人人都手扬马刀高喊“杀”声,而呼盟的炮兵此时也突然发难,几百发炮弹两个月间早就瞄好了李景林手下巡防营挖好的战壕。这两个月。刘健早就把巡防营的战壕瞄好,就等着这一天呢,得到王茂如的一声令下,大炮轰鸣,第一波便打出了个全彩,各个都命中既定目标。 炮声轰鸣声中,几十个穿着前朝号衣的巡防营士卒被突如其来的炮火炸的四分五裂,段段地抛到了天上去了,洒下一阵子血雨和土沫子。 李景林刚刚从前线检查完毕,回到指挥部吃了点馒头和稀饭,被这炮声吓了一跳,副官跑了过来,表情扭曲地叫道;“参谋长,他们开跑了!” “不好,咱们到前线去,叫上卫队。”李景林放下馒头咸菜,迅速拿起匣子炮带上大盖帽。 “参谋长,敌人炮火太犊子了,不行,你不能上去啊。”副官抱住他说。 李景林气道:“滚开,这他妈都什么时候了,我不过去能行吗?叫上卫队,带好家伙事,我怕巡防营那帮瘪独子跑。你们就给我当执法队,有跑的,都他妈毙了。” “是。”副官说道。 王茂如的第一波炮火刚刚完毕,李景林便已经骑马赶到了前线,见到第一排战壕已经被炸他了许多,喊道:“后退至第二阵地,后退至第二阵地。”巡防营士兵连忙退后到第二道战线,几个人想要跑,便被后续来的卫队杀死。 “都他妈给我瞄好了,瞄好了。”李德林大叫道。 刚刚准备瞄准,却未料到战马早就到了面前。那王茂如手下骑兵双手握着战刀平举,只用双脚控制着马匹,压低身体,借助马的力量经过敌人时刀刃只需向上一别,顿时前面的人头颅飞起。这刀又叫绝户刀,只是因为这刀法是一种有去无回刀术,若是自己掉下了马也是一个有去无回命丧黄泉,因此一般人不敢用这种刀法。也就是负责正面冲锋的郭布罗?龙庆骑兵第二团才有这种勇气,这团百分之八十是少数民族,蒙族,达翰尔族,鄂温克族组成的骑兵骑术jing湛,作战勇猛,只一个回合便突破了第一道防线。 “躲进去,躲进去,别露出脑袋!”李景林见状也下了马趴在战壕里大喊道,可惜马蹄声早就压过了他的喊声,有骑兵冲向李景林,他的卫队连开数枪将那几个冲向他的骑兵击毙。然而枪声更是吸引了骑兵们的注意,那二十几个卫队的便立即被cháo水一般的战马挑死。骑兵狂cháo冲过,李景林这才抬起头,吐了一口土,站起来,回身一看,自己的卫队全都被飞速驶过的战马切了头,顿时大喊一声。 李德林的副官也是眼尖手快,刚刚也趴在战壕中躲了过去危险,此时劝道:“参谋长,对付骑兵只能用骑兵,咱们不行啊,再说前两道战线连像样的机炮也没有,不如撤退到第三条战壕去,那里有五架马克沁机枪。”李景林叹了一口气,没想到jing心布置的战壕就这样没了用处,更未料到的是,敌人一个冲锋居然派出一个团,一个团两千骑兵啊。 王茂如连忙叫还活着的战士退到第三条战壕中,两个在最前方的守备营被龙庆的骑兵杀死之后,却遭到第三条战线上马克沁机枪的阻击。龙庆下令骑兵转弯,不要正面冲击马克沁机枪,而是让给后面的步兵冲锋,炮兵同时予以攻击。 两个巡防营的人只活着回来三十二人,三百多人被杀死,李德林也差点被杀,那前两道战壕中还有数十个伤兵被砍掉胳膊或被马踩破肚皮肠子撒了一地暂时未死,痛的叫喊着。 李景林一屁股坐在马克沁机枪旁,神sè激动双手握紧,高喊:“给我打,给我打!”副官忙拉住他,说:“参谋长,参谋长冷静些,冷静些!他们骑兵离开了,离开了,咱们安全了。”李景林冷静了下来,回头望去却见手下官佐皆面露恐惧不想再战了,李景林刚想破口大骂却不知从何骂起,憋了半天,最终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你们怎么了?吓破胆子了?对面那个龙袍将军只一个冲锋便让你吓破胆子了?谁给你吃?谁给你们穿?谁给你们发军饷?你们能不能对得起许大帅?”一个巡防营长官说:“参谋长,敌人势大,咱们七拼八凑的才一千多人,人家两万人啊,怎么挡得住?咱们都是有家有老小的,不能明知道抵不过,还把命丢在这……” “砰!”李景林亲自毙了这个人,他脱掉军衣,身穿白sè衬衫,道:“谁在敢说出动摇军心的话,我还毙了他,马克沁准备!把呼盟的军队给我挡住,挡住三天,大帅的援兵就到了!” 可惜手下人早就心思不在,哪会听他的言语,很快王茂如的第二波炮火便打了过来,众人趴在战壕中等待敌人步兵上前。 没想到却看到对面进攻的呼盟军队推着两百个平板车,车头前用木板挡住,木板上又盖了一层铁皮,铁皮前又是一层被打湿的旧棉被,二百辆板车是车车相连同时前进,车后的步兵徐徐前进。李景林哪见过这阵势,更是没想到,王茂如这两个月虽然是没有来进攻,但是这两个月时间跟农民定制了两百两手推车做成“土坦克”。 李景林手下开枪,却怎么也打不穿土坦克的“装甲”气得李景林大骂王茂如yin险,居然想到这个招数。 “参谋长,让大刀队上!”有人建议说。 李景林道:“本来我准备等他们靠近了再上大刀队,现在上伤亡太大。” 李景林的卫士此时跑来,道:“报告参谋长,大刀队哗变,跑了一百多人。” “什么?”李景林吃惊“跑了?” “是。” “参谋长,让大刀队上,否则都他娘的跑球了。” “是啊,上大刀队,兄弟们不能上,伤亡太大了。” “参谋长……” 手下军官纷纷进劝,李景林下定决心,道:“让大刀队上!” “是。” 只见一千多穿着棉服头戴狗皮帽子青sè农杂乱服装的农民的纷纷跑了上来,抽出大刀,高喊“杀”声,气势如虹。李景林难得满意了些,这两个月来的训练成果没白费,看这气势——不对,带队的不是自己的人!当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一千多大刀队人冲进了战壕,刀就架在了巡防营士兵的脖子上,纷纷喊着:“动一动要了你的命!你娘的给老子老老实实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