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26章 大洋战争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26章 大洋战争

城内的任国栋也犹豫不决起来,这时候黑省形势不明老帅提拔自己,但是王茂如渐渐崛起,已经有取而代之的希望。善于见风使舵的张奎安跑到城外,向王茂如劝说huā钱收买任国栋,做里应外合之举,王茂如说你看多少适合。张奎安道:“任天云要是此时出卖芝帅,怕是以后都当不了军职了,他定会狮子大开口,我想不下于二十万大洋。” 王茂如哈哈大一笑,道:“二十万大洋,靖之,若是能拿下齐齐哈尔,活捉许兰洲,你告诉任国栋,我给他四十万大洋。”张奎安听了都怦然心动,四十万大洋,这也太多了,不禁说:“秀帅财力令人可叹,可叹啊。” 王茂如这么迫不及待,是因为此时正是běi jingzhèng fu权力出现真空,段祺瑞虽然做国务卿,然而因为帝制问题〖中〗央威信大跌,而且各个部长和官员没有到任,段祺瑞如今做的正是逐渐收回〖中〗央的权力。能够支持许兰洲的俄国人也没有想到王茂如会打得这么快,毕桂芳想支援却有心无力,因为英顺和巴英额正在左右摇摆不定,有野心的张作霖在南方正往东北赶也来不及,一向添乱的蒙古王爷被王茂如打得不敢动弹,吉林督军孟恩远陷入了与俄国人的冲突之中。(孟恩远这个人,虽然是军阀,但其实内心中并不卖国,主政吉林时维护了吉林省领土完整。因此功过分说) 张奎安来到任国栋处之前,却得知了一个好消息。原来许兰洲开会,任命其长子许家福为第二旅副旅长,任国栋心知不妙。当张奎安来到的时候,抓着他的手,说:“芝帅欺人太甚,欺人太甚,我yu支持秀帅,只是兄弟们也要安家费啊……” 张奎安心知之后,立即压价道:“二十五万大洋,够不够安家?” 任国栋大喜过望。表情露出来,呲牙拍手道:“好,足够了,足够了!”这二十五万大洋能分到手下的也就五万。他是知道自己出卖完许兰洲之后肯定不能再留在军界,那边得了钱以后能做个富家翁绰绰有余了。之后张奎安带王茂如副官魏东龄谈判,协议6月15ri晚间凌晨一点起义,任国栋部所有军事反穿军衣军帽帽檐朝后戴着。商定之后,魏东龄留在任国栋这里。等待时机,而张奎安回报王茂如。 却不料许兰洲部下有巡jing认出了张奎安,报告给了张富贵,张富贵也将信将疑。派人将任国栋的一个卫兵抓了起来审讯出果真有张奎安到来。自从张奎武投靠王茂如,许兰洲对手下人也将信将疑起来。在得知张富贵的报告之后,他立即派人抓了任国栋几个部下。关在监狱里毒打一顿,这人受不过刑罚终于招出了任国栋要反水的计划。 齐齐哈尔城外,王茂如军队大营,罗浩此时匆匆跑到王茂如处报告,王茂如见他神sè慌张,便问发生何事,罗浩说;“根据潜伏在黑龙江陆军监狱的内线说,任国栋的副官被抓了。” “什么?”王茂如也吃了一惊,这边刚刚得到张奎安的报告,任国栋定于两天后夜里起义,配合王茂如军队攻城,这时候他的副官被抓,那么一定是秘密被揭穿了。 “大帅,咋整啊?”罗浩急道。 “立即传信给任国栋,让他马上反正起义,马上,立刻!” “是。”罗浩立即跑出去。 王茂如立即作出决定,下令道:“参谋长,命令所有部队准备好,两个小时之后攻城。”他本以为能和平解决许兰洲,保住齐齐哈尔城古建筑,可惜这个心愿无法达成了。罢了,与其后世被城管拆了,不如我现在拆了,拆那拆那嘛,咱〖中〗国就喜欢拆。 一个小时后,任国栋也得到消息立即集合军队,当许家福带着宪兵来到的时候,任国栋忽然发难,将许家福等人抓住。由于事出突然,任国栋手下本来有三千多人,临时召集在城中的部队只有一千人不到,大部分主力两千人被派到外围防守,任国栋对亲卫说:“时间来不及了,你们立即到前线找到一团二团长和各个营长连长那里,告诉他们,立即起义。”又对左右手下说道:“兄弟们,王大帅的大军兵围齐齐哈尔,大家也看到形势了。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不想做许兰洲的陪葬品,也是为了兄弟们一个好的前程,现在我宣布,反了!咱们加入秀帅的军队,从此以后,只认秀帅不认别人!现在,跟我的,每人过来拿五十块大洋起义费。” 这每人五十块大洋卖命钱若是计划之前,任国栋肯定是不出的,可惜出了这档子事,这起义不得不仓促提前只能huā大价钱了。任国栋手下一千多人,纷纷表示愿意跟随旅长,任国栋立即抽出,叫道:“好!兄弟们,拿起枪,咱们打黑龙江陆军司令部,活捉许兰洲!” “活捉许兰洲!”众士兵得了赏钱,顿时士气高涨起来,cāo着枪嗷嗷叫喊着便向陆军司令部冲去,路上遇到前来平叛的张富贵的团。张富贵的团是刚刚改编完毕,主要成分是龙江府〖jing〗察,齐齐哈尔〖jing〗察,齐齐哈尔水jing和消防〖jing〗察,以及临时招募的新兵,一共也一千一百多人,但是许兰洲的了俄国人的临时援助,将步枪劝发给了团,让团火力凶猛起来。 团的枪声响起之后,顿时任国栋所部被打死二十几个人,任国栋在后高喊:“调马克沁机枪,调重机枪!”任国栋部有重机枪三挺,都是马克沁式的,平时像个宝贝一样放起来,如今倒是有机会使用了。那边团也不甘示弱,早早地将俄国人援助的俄国支援的唯一一架m1910重机枪拿了出来,却不料……打不响!张富贵急的够呛,怎么回事儿,打不响呢? “旅长,咱只有一架重机枪,另外两家被调走了。”卫兵回报任国栋道。 “nǎinǎi的,怎么搞的,什么时候调走的,我怎么不知道?”任国栋怒道。 那卫兵说:“是副旅长今儿早上调走的,调到许兰洲的师长卫队去了。” “王八羔子!”任国栋大骂,又问:“咱们这一架子弹够吗?” “够,够,子弹还有五大箱子呢。” “好,给我打,给我往死里打!” “是。” 张富贵的团机枪坏了,这边任国栋所部重机枪响起,打得团抬不起头来,狭小的街道,一挺重机枪足以封锁所有shè击死角了。可是被团这一阻挡,任国栋攻击司令部的计划就泡汤了,看外面还没有动静,任国栋急得够呛,对魏东龄说道:“怎么还没有,怎么还没有打?” “别急,马上就……” “轰!” 魏东龄正说着,便听到了炮声,王茂如的炮旅终于正式开炮。城外许兰洲临时挖了四条战壕防线,前两条都是二旅任国栋的人马防守,第三条和第四条防线是一旅陈富贵的人马防守。王茂如不知道任国栋有没有和手下沟通好,但本着试试看的心态,让火炮攻击后两条战线,并且炮击齐齐哈尔城。 许兰洲的火炮团也开始反击,但是数量不多,很快双方炮击彼此炮兵阵地,发现都在对方shè程之内。王茂如是没想到许兰洲居然把炮兵放到了前线来,许兰洲是没想到王茂如会把齐齐哈尔城也纳入了攻击范围,两方在侦查对方的时候都极力掩藏炮兵阵地,造成开炮之后,发现双方的大炮都在对方shè程之内。 只是王茂如军队刘健的炮兵旅率先开炮,吃了个亏,首先暴露了自己的位置,而许兰洲的人吃亏在火炮少。双方都是75口径火炮,比起欧洲战争中动辄150重炮120加农炮,〖中〗国的75就已经是大炮了。但王茂如军队占有优势的就是,他可以不计较炮弹,而穷困的许兰洲部,每发一发炮弹还算计着。 双方大炮响起的时候,陈富贵手下战壕里的士兵们正在相互吹着牛,一个个舞舞炫炫的说着自己当初当胡子的时候多厉害,一个老兵瞅着旱烟袋说:“当初俺叫什么你们知道吗?俺叫赛赵云,白马银枪,千万人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 “赵大叔,你可别吹了,这段戏文俺听过,那是说五虎上将关羽关云长的。” “赵大叔,你又白话了?” “大叔,你也就偏偏生瓜蛋子。” “哈哈哈……”其他老兵嘲笑起来。 赵大叔气得站了起来,叫道:“啥玩意?你们不信?小王八崽子,老子当初当胡子的时候,你们还在吃nǎi……” “轰!” 一发炮弹正中老赵,将他炸得四分五裂,新兵们还准备消化消化老赵,却没想天上掉下来老赵的人头,吓得新兵们一个个跳出战壕。却不想,此时炮弹挨着排的落下来,黑土地被翻了个个,几个跳出战壕的新兵被炸的尸体翻了好几个身。老兵怕枪,新兵怕炮,正说着不假,这几个被炮弹炸死的可不都是新兵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