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227章 土坦克加机关枪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227章 土坦克加机关枪

对面的王茂如军队此时也遭到对方炮击,但王茂如的士兵至少都训练半年以上,从去年冬天扩兵之后,所有军队必须训练,尤其在新兵训练的时候,炮火躲避是每个新兵的必修课。他让士兵躲在战壕里,然后告诉士兵待一会儿炮兵会攻击你们,什么时候让你们出来了,你们才能出来。接着在战壕周围偷偷地放置黑火药和鞭炮,等新兵都惴惴不安的时候,点起鞭炮,吓得大家躲在里面瑟瑟发抖。同时还是不是的往战壕里扔被炸的稀巴烂的死狗死猫死兔子,吓唬新兵。有新兵受不了的跑出去,便被宪兵抓起来打一顿调去做了炊事兵。 因此许兰洲炮团的炮击,对王茂如步兵并未造成太大影响。 两方炮兵找到对方之后,开始不要命似的相互炮击,王茂如的炮更多,双方炮击一个小时之后,还是王有年一炮正中许兰洲炮团的军火库,将许兰洲炮团废掉了。这北洋老兵果真有一首,王茂如大笑说:“王老兵,有你的,以后你儿子我保送他去牙克石军校。”王有年咧嘴嘿嘿一笑。 等到对方火炮没有,王茂如下令出击,负责试探xing攻击的是步兵五旅李品仙部的第一团第一营,他们将平板车再一次退了出来,三个为一组,正好一个营六百人,二百辆平板车徐徐前进,等到了一百米处,却见到第一道战线中竖起了白旗。任国栋的亲兵们传达了命令,前两道战前中的第二步兵旅临时反正了。冲上去的呼盟士兵此时就看到一处奇怪的景象,战壕中。第二步兵旅的士兵集体在脱衣服,光着膀子。然后将衣服反着穿,又把大盖帽反着戴上。两千多人集体光膀子,倒是也壮观。 王茂如得知之后,下令李品仙旅与任国栋所部反正部队冲击第三道防线。 第三道防线可是许兰洲的死忠陈富贵的黑龙江步兵第一旅,既是许兰洲的老底子,也是许兰洲最jing锐的部队,经过紧急扩充,第一步兵旅由三千人扩编为六千人,可算是兵多将广了,切三千多老兵带领。的确是一块硬骨头。 任国栋降部立功心切。反穿好衣裳之后,立即端着带刺刀的枪冲向第三条战线。许兰洲的四条战线修的是前低后高,约到后面越难打,有一个高出其他地势五米左右的小土包,在那里放了两挺马克沁机枪。任国栋部士兵刚刚冲了几步,便被这两挺马克沁打死了二三十人。 李品仙在望远镜中看到对面马克沁机枪狂飙,几个兄弟被拦腰打断,其余人吓得趴在地上,大骂喊道:“大炮,大炮呢,他妈给老子把那地方炸平!” 土包上疯狂的重机枪立即遭到呼盟炮兵的攻击,二十几发炮弹落在土包之后,直把土包从里到外翻了个遍。有附近倒霉的也被打偏的炮弹击中。一阵火炮之后,纯净的天空下烟雾弥漫,抬头看不见太阳,空气中散发着硝烟味和血腥味。 任国栋的降部再一次发起冲锋,而李品仙的士兵则努力地将平板车推了过来,引得负责主攻任务的任国栋降部一阵嘲笑。那再一次冲击的时候。黑省许兰洲军队奋起反抗,双方步枪相互shè击,互有死伤不少。任国栋两个投降团长勇气可嘉,跳起来高呼:“兄弟们,立功时刻到了,给老子上啊!”带着手下再一次冲个了上去,冲锋的两百多米的距离被打死了两百多人,身后王茂如军队哈奇开斯重机枪和s1915式机枪立即火力支援,但许兰洲军主力也悍不畏死,盯着子弹和炮弹的攻击冒死还击。 当任国栋降部冲到阵地前十几米处的时候,王茂如军队不能提供掩护火力,轻重机枪和迫击炮头停止了shè击。任国栋降军高呼万岁,便冲了上去准备用刺刀拿下防线,却不料此时许兰洲军有一老者从战壕中跳了出来,手持红缨枪,高喊:“二郎门,舍身报答芝帅的时候到了,给我杀!”许兰洲军队一跃而起,仰着翻花大砍刀冲向任国栋降部。 只见那老者红缨枪上下翻飞,枪尖挑,刺,突,挡,翻,手下无一回合之人。老者的勇猛带动许兰洲军士士气,许军气势旺盛,反观敌人一个个心惊胆颤,很快任国栋降部落荒而逃,那老者见敌人撤去,连忙高喊:“快回来,快回来!”便跳回战壕中,有跑的慢的,被王茂如所部机枪和火炮打死六七十人。 王茂如从望远镜中看到了老者的勇猛,很是惊讶,忙问手下道:“这白胡子老头是谁?” 张奎安久在许兰洲部,自然知晓,不禁摇头苦笑说道:“这人叫李书文,是许兰洲手下陆军总教习,一手八极拳枪无人能及。” “原来是神枪李书文。”王茂如不由得感慨,这许兰洲手下倒是奇人异人辈出,这李书文,若是论拳脚功夫,此时恐怕是无人能及的,就算是南北大侠杜心武恐怕也是比不了,至于高二高建瓴,也不知能在李书文手下走几招。说他此时是中华武术第一人,其实也不为过。王茂如摇摇头,道:“这老爷子今年多大?” “五十有四了,但拳脚依旧无敌,越加老尔弥辣。”张奎安说道,“前年我大哥还跟他比试了一下拳脚,接过我大哥只在老爷子手下走了十招便败了,老爷子功夫,可以堪称绿林前十。” 王茂如叹了口气,道:“何止前十,这人功夫怕是当今第一了,只是这人可惜了,可惜了,乌热松!” “到!” “等一会儿去前线,把那老头冷枪干掉,他死后咱们厚葬一下。”王茂如叹道,一代枪神啊,真是可惜了,若不是自己的敌人有多好。杀掉一个李书文,也不知会被后世骂成什么样,可是这就是战争啊。 “是。”乌热松拎着他那支莫辛纳干步枪跑到前线,趴在战壕中,仔细瞄着。 此时李品仙气得哇哇叫,骂道:“你个臭老头,坏我好事,坏我好事!”而对面李书文听到,哈哈大笑,叫道:“快哉,快哉,想我李书文五十有四的年纪,还能上阵杀敌,快哉,快哉!”有人说;“老爷子,您可听见了,对面骂你呢。”李书文乐道:“他们越是骂我,就是越怕我,岂不快哉?” 李品仙立即令他手下第一营准备冲锋,任国栋降部暂时休息。当李品仙第一营二百两排车顶着盾牌齐刷刷地冲上去的时候,连同李书文在内的黑省军队都傻眼了。这排车速度不快,但是齐刷刷的连在一起,无论从正面还是侧面都打不穿,这怎么办?土坦克再一次发威,迫得陈富贵不知所措。陈富贵找到李书文,道:“老爷子,又得劳烦你了,等他们靠近五丈远的时候,您再麻烦一次,全军都指望您了。” “好!”李书文枪挑八个,虽然费了jing力,却涨了士气。经过短暂休息,体力恢复了一些,此时李书文兴致起来,对左右弟子叮嘱关切道:“枪炮无眼,你们杀敌的同时也要保护好自己啊。”心下不禁有些黯然,身边这几个得意弟子都是听说自己做了许兰洲的部队武术总教习,才从四面八方赶过来投奔自己,如今上了战场,也不知有几个最终能活着回去。 待李品仙军队贴近十几米的时候,李书文大喊一声:“杀!”身边众多敢死队便站了出来,拿着大刀,长枪,刺刀便起身冲上去,却不料对面板车上突然站起身影来,每个人都端着一挺轻机枪,两百支轻机枪冒了出来,直看得许兰洲军队敢死队员一愣。恰在此时,两百支轻机枪同时打响,喷出的火焰如死神镰刀一般,将冲上了的敢死队打翻在地。 乌热松早就瞄准了那李书文,扳机一开,却不想一个士兵越过李书文,那一枪正中这许兰洲所部士兵的头,顿时白的红的花的竟然喷了李书文一脸。李书文大吃一惊,而此时呼盟军队的机枪扫来,李书文一个翻滚回到战壕中,捡回了一条命。其他敢死队员也被打了回来,出去四百多,只有一百多带伤的士卒跑了回来。 李品仙在后见状,高喊:“二营,二营,给我上!” 阵线上副旅长盖天久扬起一把鬼头大刀,高喊:“爷们们,跟俺老盖杀敌啊!”副旅长亲自cāo刀上前线,余下众人岂能落后,第五旅士气顿时为之一震,又是七百多人冲了上去,加入第一营的攻击。 李书文的徒孙之中有个悍勇立即拿起包,喊道:“大刀队的,不怕死我抗包跟我上啊。”点着了便冲了上去,几个同样悍勇的也扛起包冲了过去。 s1915如镰刀一般将这些抗包的死士打死倒地,那李书文的徒孙身体机灵,几步冲上了,轰一声,三架土坦克和上面的人被炸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