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29章 黑省之争(求月票啦)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29章 黑省之争(求月票啦)

卷三千古奇功第229章黑省之争 “秀帅觉得留着我没有用了吗?士可杀不可辱!”李景林道。 王茂如冷笑,道:“你要是气不过,可以再回去准备一下,咱俩再打一打,我知道你心里不服,认为我用诈抓了你。你回去,咱俩再打一打,看是你赢还是我赢。” 李景林哼了一下,道:“如今形势明了,还用得着打吗?我就算回去了又能如何?你若放了我,从此之后我便回老家,开个武馆,做个教习了。我打不过你,也不去受那份侮辱。” 王茂如忽然乐了,道:“芳宸兄倒是看得开,既然输得起,我也不难为你。我是放你走,放你回齐齐哈尔,你去跟芝帅告个别。”便带着他出了帐篷,不远处有几百个许兰洲的战俘坐在地上,一个个喝着汤吃着馒头,战俘们呲牙咧嘴,有的还说:“早知道连俘虏都比那边当兵强,早就投降了。”李景林听到后,紧皱眉头,继续向前走,路过一片尸体,抬眼望去,全是许兰洲的,足有一千余人,吃了一惊,一下午加一个晚上,许兰洲军就死了一千多人?那现在芝帅手下还有多少人了? “芳宸老兄,一千多人啊,唉,还要再死几个一千人啊。”祝永泉在一旁语重深长地感慨。 李景林默不作声,走向齐齐哈尔城正门。 身后,硝烟弥漫,黑压压的军装,以一股死亡的气息压向齐齐哈尔城。 许兰洲大军返回城中之后,反正的任国栋所部被前后一夹击,落败了。任国栋只好带着残兵败将逃回步兵第二旅驻扎地。许兰洲哪能放过这个反骨仔,趁势率兵包围了任国栋所部。将其围在了一处仓库内。然而却见到任国栋所在的仓库忽然大门打开,众人还寻思,莫非任国栋又投降了?这厮不该投降啊,你可是叛徒啊,你投降不投降都难逃一死,大家还笑着任国栋傻得冒烟,没想到传来一身小孩妇孺的哭喊声,众人抬眼望去,吓了一跳,却见大门口被绑着二十几个人。各个身后站着一个带刺刀的叛军。 许兰洲见士兵不冲了。骂道:“他妈?的,你们干啥玩意呢?怎么不打了?” “大帅,你看,那是……那是你的家眷。”副官忙说。 许兰洲定眼看去,气炸了庙。原来这真是他的一家老小。 许兰洲的一家老小不是应该在司令部里吗?怎么会到任国栋手下,这事倒是无巧不成了。任国栋攻打陆军司令部不得手,手下报道说许兰洲家眷正在一群人的护卫下跑过来,被弟兄们抓了个正着。那许兰洲家小本以为战乱一起跑进陆军司令部便安全了,却不想任国栋早早地提前兵围了司令部,以至于他们一家二十几口自投罗网。任国栋抓了之后也犯难了,这些家眷以前都是自己主子一般的人物,到现在却落得成了自己的阶下囚,又不能对他们动刀。又不能放,该怎么处理呢?便让手下人把他们送回到自己兵营看押起来,等秀帅进城之后再说,听外面炮声隆隆,估计不久便攻下了。 却不想许兰洲当机立断,全军撤回到城中就地反击。准备来个决死巷战以待支援,以至于任国栋被前后夹击落得大败。任国栋逃回军营也是犯了难,幸好提前抓了许兰洲家眷,此刻也不讲什么仁义不仁义了,留得自己xing命才是真的。 许兰洲四个儿子九个孙子孙女,太太姨太太儿媳妇,一个没跑,全都被抓了起来,被绑好站在仓库门口,嚎啕大哭起来。 “停手,停手!”许兰洲急道,手下士兵立即停止攻击,许兰洲大喊道:“任国栋,你个狗娘养的,居然抓我家眷,你还是不是人?”这年头军阀之间作战击败对方或者逼迫对方下野不会追究敌人xing命更,是从未伤及对方家眷。今年四月份陕西陈树藩宣布,陕西督军陆建章被赶出陕西省的时候,陈树藩手下见财起意,劫掠了陆建章所有财物,但是对陆建章以及家眷却未伤及半分。因此北洋军阀之间作战,伤人家眷的事可谓是人品败坏了,兵败不追责成了军阀之战时一个特sè。(冯玉祥几次三番反复,就是因为下野再出来再下野再出来,反反复复。) 任国栋见状伸着脖子喊道:“芝帅,放兄弟们一条生路,老弟我绝不伤害嫂夫人和大侄子侄媳妇,行不行?” “放,放你妈的屁!”许兰洲怒道。 “芝帅,你真要赶尽杀绝,小弟也拼的你断子绝孙!”任国栋声嘶力竭地叫喊道。 “给我……”许兰洲刚想说给我打,却听到孙儿哭叫声音心软了下来,其余军官连忙规劝,许兰洲愤愤地说道:“任国栋,你他娘的要怎样?” 任国栋道:“芝帅,你先把俘虏我的人放还给我,再允许我们出城,我们到秀帅那边,立即放了嫂夫人。” 此时魏东龄喊道:“芝帅,我是秀帅手下副官魏东龄,我可以作保,秀帅绝对会礼送回将军家眷。” 许兰洲握紧拳头,半天才松开,道:“把任国栋的人放了,让开一条路,放他们走。” “是。” 那任国栋所部此时坚守仓库的还剩下四百多人,许兰洲又放了三百多,囊裹着许兰洲的家眷们趁着天sè微暗出了城。王茂如赶紧接派人回来,见许兰洲家眷辛苦,忙赔礼道歉道:“让嫂夫人受惊了,秀盛真是羞愧难当,还请嫂夫人责备。”许兰洲几个老婆哪敢责怪,只好懦懦不语。王茂如便派几个许兰洲的战俘,让他们送许兰洲家眷返回到城里。劫持家眷是任国栋干的,王茂如是干不出这事儿,这骂名不能替任国栋背着,所以他才立即礼送那些家眷返还。许兰洲见儿孙们回来,也踌躇不已。如今这场景,军心思动。兵微将弱,尤其是这任国栋劫掠了许兰洲一家之后,还把许兰洲的金银珠宝拿去了没有归还,幸好俄国人支持的十万卢布刚刚抵达放在了司令部内,否则当真是孤家寡人了。 许兰洲安顿好家人,好一顿呵斥,此时突然听到张富贵慌忙地跑来,口中大喊“不好了!不好了!芝帅!” 许兰洲问:“王茂如军队突破防线了?” “没有” “那你他娘的哭丧什么?” 张富贵凑到许兰洲耳边道:“大帅,您的秘卷了咱们十万卢布军费逃了。” “啊?”许兰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苍老了十岁一般。众叛亲离了。真是众叛亲离了吗? 正当此时,李景林回来了,许兰洲如得了救命稻草一般,道:“芳宸,你终于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李景林道:“芝帅,我是来告别的。” “什么?” “我率军抵挡反而被秀帅所俘,实在无脸再留在芝帅身边了。”李景林青白着脸道。 许兰洲道:“胜败乃兵家常事,芳宸何必如此沮丧?我身边实在少不得芳宸你啊。” 李景林又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不假,然而此战……唉,已经实无胜算了。”他抱了一下拳,道:“芝帅,你的大恩无以为报,然而正是芝帅大恩。芳宸不得不说几句肺腑之言。” “你说。” 李景林道:“那王茂如兵多将广,如今几乎全省尽占,咱们只剩下齐齐哈尔孤城一座,芝帅若是继续打下去,难不保那王茂如恼羞成怒来个屠城,到时候芝帅全家老小以及咱们所有兄弟们可就……并非芳宸长他人士气灭自己威风。我在王茂如那里所见,尽是长枪大炮,武器充足,粮饷十足,而如今敌人士气正旺。可是咱们呢,刚刚我从前线走回来,一路所见所闻,咱们士兵里却十个里面倒是有八个不想打了。芝帅,此时此景,难不保再出现一个任国栋啊。” 许兰洲默然,他自然是心知打下去自己也是必败无疑,两方实力悬殊,而那毕桂芳又极度短视地自保不出——这倒是冤枉了毕桂芳了,他是几次三番要求甚至请求英顺与巴英额出兵援助许兰洲,可两人一是对许兰洲早就不满,二是等着zhong yāng的命令和战局如何发展,却没想王茂如出兵神速,不到三ri便打到了齐齐哈尔,其他人更是不敢出兵了。这万一自己一出兵战败,得罪了王茂如怎么办?王茂如属狼的,记仇的很,岂能善了。而且手中有兵,以后就算是投靠王茂如,自己也能混个一官半职。毕桂芳无奈地在公馆与陈宁唏嘘,只能言语竖子不足与谋。 许兰洲的长孙此时哭闹起来,原来是受了惊,得了病,更是让他心烦不已,老太太抱着长孙哄起来。长子许家福道:“爹,打不下去了,此时谈判,咱全家不忧啊。”小儿子年近十五岁的许家祥怒道:“怕什么,大不了一死,男子汉大丈夫,怎能贪生怕死!” “闭嘴。”许兰洲道,“你们都出去,芳宸,你与我细说一下。” 次ri下午,宫小旗骑兵团赶了回来,呼盟军队气势更胜,将包围圈扎得更紧了,大炮已经退去炮衣瞄准了城墙,总攻一触即发。便在此时,李景林单一骑马,手举白旗走了出来。 王茂如赶紧叫停,李景林走过来,下马敬了军礼,道:“秀帅,我代表芝帅,详谈和平约定。” “哦。”王茂如淡淡地说道,“芳宸兄,你知道,这黑龙江我是要定了,罢兵是不可能的,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掌控全省军政大权,若是许兰洲派你来和谈,我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 “一点希望也没有了吗?”李景林忙道。 王茂如摆摆手,道:“你告诉许兰洲,两个小时后,我将发起总攻,要么投降做一个寓公,我王茂如保证他的财产一分一毫不会有人碰,也保证他体面下台,他若是想留在黑龙江,我还会奉他为高级顾问。若是不投降,枪炮下面见真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