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飞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二十三章 飞机

第二十三章飞机 在唐家做客了两天的时候,王茂如给赵佳诚放了假,让他回家看望自己的老婆和家人。稍后他回到了běi jing,负责火柴厂的马晓水和负责油灯厂的崔舟两位经理将火柴厂和油灯场都做的有声有sè,再加上浦继这个京油子照拂,华兴厂如今也算是华北小有名气的企业。 当然,华兴厂火柴和油灯厂虽然赚钱,却不及华兴飞机厂名气大,王茂如当初给欧阳鹏留下两万两银子做开工费,之后又陆陆续续应他的要求前后打过去二十万美元,赚的钱一点也没看到,反倒是投入的钱如流水般进去了。 欧阳鹏也没有辜负王茂如的厚望,他和同学罗海泉等十三名朋友同学,在靠近华兴厂油灯厂边的一片荒地上办起了飞机场。他的同学罗海泉又跑到广州,高薪将冯如的两个助手和十几个制造飞机的技师请到了běi jing。自冯如死后,广东革命zhèng fu的飞行队一下子就解散了。原飞机场的人,走的走,散的散,大家偶尔聚会的时候都唏嘘不已,第一架由中国人制造的飞机,多么轰动世界。可惜结局竟然是如此的惨痛,甚至有的制造飞机的技师不得不到纺织工厂里给人修织布机讨生活。 罗海泉去的正是时间,陈炯明宣布广州du li后,袁世凯任命龙济光为广东慰抚使,稍后龙济光率领陆军第二十五师击败陈炯明部,而所谓的二次革命本就不得人心,陈炯明很快就被击败赶出广州,流亡到了香港。再后,袁世凯任命龙济光为广东都督兼民政长。龙济光对国民党深恶痛绝,当初就是这些国民党,囊裹着自己起义反清,且在胜利之后却一脚把自己踢开。因此龙济光对国民党实行了白sè恐怖政策,屠杀了大量国民党人,一时间国民党纷纷潜伏起来或者逃亡到香港。而原广州革命zhèng fu的飞行队,虽然没有帮着国民党什么忙,也被龙济光立即解散了。 这罗海泉一到广州,便将这些人给挖走了,听说是民营筹办飞机厂,而不是为袁世凯服务,这些原广东飞行队的技师和工人这才跟罗海泉来到běi jing。 被带来的不单单是人才,还有技术,甚至还有冯如尚未完成的冯如二号飞机的图纸,这给欧阳鹏等人极大的鼓舞。他们在冯如二号的基础上继续研究,因为经费的充足,很快,一架双层螺旋桨飞机被研制出来,该飞机被取名为冯如3号,简称fr1型飞机。并且首次试飞便创下佳绩,飞行高度达到五十米,飞行距离达到一万米,发动机采用的是美国福特公司生产的星牌72马力四缸活塞汽油发动机。 当时试飞的时候,整个běi jing城都轰动了,běi jing居然出现了中国人自己研制的飞机,这让坐在大总统位置上的袁世凯坐不住了。běi jing不是没有飞机,在南苑机场停留着几家法国飞机,但是也是为了装饰门面,没想到还有中国人自己生产的飞机。他立即派内务总长王治馨邀请华兴飞机厂主工程师欧阳鹏为中华民国飞行队队长,组建北洋第二飞行队。不过致力于研究飞机的欧阳鹏也没管是不是大总统的面子,一口拒绝了袁世凯的邀请,并发电报给王茂如问如何办。王茂如回电说不要拒绝也不要接受,一个字,拖。 回到běi jing的王茂如在召开会议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企业旗下人才济济了,三大厂一众人才聚集,好一派欣欣向荣的气氛。各厂也通报了过去一年王茂如不在国内的运营情况,由于销售方式的先进,华兴厂成功地将火柴事业扩展到整个华北。现在华北火柴市场,百分之七十被华兴占领。华兴的油灯也已经被销售人员推销到了整个华北的农村,甚至南方湖南广州,都有华兴的销售人员在奔波销售。 王茂如回来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吩咐给大伙儿红包,只要是华兴的员工,每人二十块鹰洋的年底奖金。并且宣布员工休息条例,每周工作五天半,休息一天半,休息时间工资照发。此项措施一提倡,顿时让公司内部员工们掌声雷动。 浦继倒是大吃一惊,这结拜大哥怎么在美国待了一年,回来变傻了,哪家工厂不是拼命让工人工作,你倒好,还休息,休息还发工资…… 一开完会,浦继便抱怨说道:“大哥,你这么做可不行啊,这对工人太好,以后他们不干活了,懒了怎么办?再说就算是咱们公司现在赚钱,但是这个税,那个税,还要打点上下,还要发工资,一年能赚多少钱?这可不行啊秀盛。” 王茂如哈哈大笑,拍着他的肩膀道:“老弟,你就别盯着这小地方了,这钱呢,不是省出来的,是赚来的。只要能赚钱,不管怎么败家都行。你当我为什么要对工人好?” “不知。” 王茂如道:“咱们工厂培养一个熟练工人要多久?” “几个月时间吧。” “对咯。”王茂如道,“总不能咱们培养好熟练工人,在咱们这干半年,回头别人就给他条件好一点就拉走了吧?” 见劝服不了他,浦继又说:“对了,我阿玛要见你。” “正好我也要拜访一下伯父,走。” 两人来到浦贝勒府宅,王茂如倒是先回了自己家一趟,王鹏见老爷回来了,高兴够呛问晚上是不是在家吃。王茂如笑道说晚上应该在老贝勒那里吃,王鹏拉过来一个女人和三个孩子,两个仈jiu岁男孩和一个流着鼻涕三四岁的女孩,王鹏说:“老爷,这是我老婆翠花,这是我家老大老二,还有我家丫头。”王茂如知道他什么意思,在临走之前他让王鹏接家人过来,王鹏担心现在老爷回来了,老婆孩子得回乡下。王鹏的老婆和孩子都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等着老爷吩咐,王茂如谈了一下心说这旧社会的确是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不好的地方,高低贵贱分的特别明显,便笑问:“三个孩子都叫什么?” “老大叫王狗剩,老二叫王狗蛋,是一对双棒(双胞胎),丫头叫小chun儿,因为chun天出生的。”王鹏回答说。 王茂如笑道:“怎么起这个名字啊?狗蛋,狗剩。” “名字贱好养活,当年孩儿他妈生他们的时候,可真没少遭罪,怕养活不活,就名字取贱一些。” “这都养这么大了,以后可不能在这么叫了,说出去不好,将来找媳妇都不行。”王茂如想了想,道:“这样,我帮你俩取名字。” “还不谢老爷赐名字。”王鹏忙让两个孩子下跪,王茂如拦住俩人,道:“别这样,我想想,老大叫王亚东,老二叫王亚北。” “谢老爷赐名字,谢老爷。”王鹏倒是知道,这不单单是赐了名字,更是暗示他们一家人能住在这里,给他们一席之地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