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230章 宁下野也不卖国(求月票)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230章 宁下野也不卖国(求月票)

李景林叹了口气,平时烟酒不沾的他,从怀里掏出香烟,几次却划不开火柴,懊恼不已,王茂如走过去,用煤油打火机给他点着了烟,道:“芳宸兄,军人和武者作用是什么?是止战之戈,还是乱起之刃?” 李景林抽着烟,咳嗽了起来,沮丧地说:“秀帅啊秀帅,实话对你说,芝帅不想再打了,再打下去,徒增黑省百姓伤亡。”李景林的话刚一说完,王茂如众手下将官欢呼起来。李景林说道:“芝帅有几个条件,只要秀帅答应,芝帅即刻宣布下野。” “讲。”王茂如道。 李景林此时说道:“芝帅有三个条件,并不为难秀帅。” “讲。” “第一,秀帅军队进城之后,不得伤害劫掠百姓,打扰百姓生活。” “这是自然。”王茂如认真说。 “第二,战争中刀枪无眼,各为其主,芝帅手下只是听从长官命令抵抗,秀帅不得秋后算账,若芝帅的将官不愿效力秀帅,秀帅能放他们走。” “没问题。” “第三,保证芝帅家眷财物完整安全。” 王茂如拍手道:“好,以上三条,我完全接受,你去回报芝帅,出城受降。” 顿时,王茂如手下们高喊:“他们投降了,他们投降了,咱们赢了。咱们赢了!”很快。更多的人高喊起来“打赢了!咱们打赢了!” “秀帅万岁,秀帅万岁!” “胜利啦!” 一万多人胜利的欢呼声很快传回到齐齐哈尔城里,城里的百姓听到“投降”二字,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只要是不打仗了,百姓便不会受到殃及啊,众人私下说这许大帅还是为百姓着想啊。百姓的想法自然也是守城士兵的想法,他们连忙问陈富贵,陈富贵叹了口气,对手下说:“枪口朝下。不打了,不打了。”顿时也引得守城士兵们的欢呼。 谈判完成了,王茂如倒是有些奇怪,问道:“芳宸兄。小弟有一事不明,还请芳宸兄给小弟一解疑惑。” 李景林见双方士兵均是表情轻松下来,心中也唏嘘,听王茂如问他,便说:“秀帅请讲。” 王茂如道:“芝帅不是背靠俄国人铁路吗?而且我听手下情报人员说,俄国人准备出兵支援芝帅,而且芝帅可以得到源源不断的军火。”话里倒是讽刺许兰洲投靠了俄国人,要不是俄国人支持,许兰洲哪能一下子扩兵一万,这件事李景林自然了解内幕。他是许兰洲参谋长,扩兵计划还是他撰写的呢。 李景林红着脸,叹了口气,道:“军无战心,将无战意,徒增奈何,徒增奈何?若是再打下去,只是给荒地中多增加几组孤坟野冢而已。”还有一个李景林刚刚得知的原因,那就是许兰洲军中实在是没钱了,不但没钱了。他若是再支持三天,即便是三天,也会生事,因为大军伙食都没钱去买了。而俄国人趁机勒索,要求扩大租界。还要求许兰洲以呼伦和肇源为抵押,租界给许兰洲九十九年。每年租金为一百万卢布,并且还提出租金每五年谈判一次,五年租金一次xing付清。可以说,这五百万卢布,顶上五十万大洋,要是许兰洲拿了这伍佰万卢布了,这战局怎样还真说不准。 但许兰洲只是想了一番,便将那俄国使者和支票礼送了回去,对手下将官和子孙说道:“我许芝田身为中人,即使不能保卫河山收复领土也便罢了,若是做那割地卖国的民人,子孙万代挨骂,我也无颜面见许家列祖列宗了。” 王茂如自然是不知道许兰洲的这件事,只是之后才得知,不禁感慨道北洋军阀坚守的底线,若说他们依靠列强出没错,但是若是要他们割地卖国却是打死也不肯,徐树铮,吴佩孚,段祺瑞,张作霖,一个个枭雄人物,从未在手中丢过一寸土地给外国,即便是军阀真乃无双国士也。 王茂如手下李品仙,李德林,祝永泉等人听到对方投降下野的消息一脸兴奋,倒是盖天久不怎么高兴了,搞毛啊?不打了?老子还没打过瘾呢。那宫小旗更是憋气,立即跳了出来,道:“大帅,你看这事儿闹得,俺们刚回来,就完事了?要么……再打一会儿?” “打!”王茂如道。 众人吓了一跳,真打啊? “打你大爷!”王茂如一脚将宫小旗踹到旁边去,骂道:“好不容易换来和平,差点让你这二杆子搅屎棍搅黄了。” 等李景林返回之后,当天,1916年6月17ri,许兰洲宣布停战。 次ri一早,许兰洲宣布下野,释放战俘,释放被抓的兵丁,收缴归拢武器准备投降。 第三ri,在参谋长李景林的率领之下,许兰洲所有士兵(维持治安jing察除外)结队而出走到城门受降。王茂如派遣刘植达jing卫二团进城jing戒,负责齐齐哈尔治安,消灭乱兵暴徒趁机作乱,不过张富贵的团倒是配合得好,先将哪些人会生事抓了起来,jing卫二团倒是很轻松地接管了银库,军需库,监狱,zhèng fu,消防,水jing等部门。百姓们经过几天的紧张,居然能够上街买菜了,当然,也有一些不法之徒趁机打砸的,被刘植达抓了起来之后,要求在齐齐哈尔城西菜市口刺杀示众。这刺杀一般都是由新兵执行,jing卫团新兵更多,练过刺杀,却没练过这样活人刺杀,也造成了菜市口刺杀表演一塌糊涂,有的罪犯被刺了七八刀还没死绝。这没进城呢。王茂如的凶名就已经传遍了齐齐哈尔了。北尚武果真名不虚传,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同时,王茂如与民与法三章,一不拿百姓一针一线,二不动百姓一分一毫,三与民休养生息不加税还会减税。约法三章之后,许兰洲在府中叹了口气,说:“这小子,是争霸天下的主啊,我败给他。值了。” 李景林带领许兰洲手下第一步兵旅长陈富贵,团长张富贵,炮兵团长魏成林,城防司令薛兴华。jing卫营长许家禄,骑兵营长胡云山,大刀队长张镶武等军官出城投降。 许兰洲自感无脸见王茂如,便带着家眷以及手下客卿李书文等人在家中不出。王茂如率军入城,接受齐齐哈尔城之后,清点了降部。此时陈富贵手下第一步兵旅放走了抓丁之后还有一千七百人,团张富贵还有三百多人,城卫司令薛兴华所部巡防营因为临时扩编还有一千一百多人,jing卫营和炮兵团加起来也只有六百多人,不过大刀队倒是多。有三百多人,一个个都是李书文训练出来的善战之士。而降将任国栋所部剩余士兵最多,还有一千七百多人。 王茂如下令所有士兵军官以及临时抓来的兵丁在释放回家之后不予追究,安定了齐齐哈尔民心。 随后,王茂如将陈富贵,张富贵以及薛兴华所部共三千人合在一起组成一旅,由陈富贵暂时担任旅长。任国栋所部、许家禄jing卫营以及张镶武大刀队合并为为一旅,由任国栋临时担任旅长,仍保留黑龙江第一步兵旅和第二步兵旅称号。骑兵打散分到宫小旗的骑兵旅,炮兵打散分到刘健炮兵旅。 全军在齐齐哈尔城休整三天救治伤员。王茂如也这一天会见了徐鼐霖等黑龙江省政界人士,安抚众人,各位以后都官居原职,王某人对以往任何事都既往不咎,众人称赞不已。黑省民政军政大定。 随后,王茂如下令李品仙旅驻防齐齐哈尔城。自己亲率李德林旅,宫小旗骑兵旅,陈富贵旅,任国栋旅东进青冈,兵逼青冈英顺骑兵旅。 那英顺本来也是个贪生怕死的人,见状立即派人递出降书,宣布支持王茂如做督军,所部一千多奇兵全部归顺王茂如管辖。 王茂如不费一枪一旦,收复了青冈,接管了英顺骑兵旅。接下来他继续北上海伦,此时的海伦城内外对峙,城外是张奎武的补充旅,城内是巴英额的骑兵三旅。 海伦城不大,城里只有两万多百姓,一通炮火能从城南达到城北,居民人心惶惶。毕桂芳在城内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身边除了陈宁没有一人听他指挥。巴英额甚至还派兵把他给围了起来,美其名曰保护督军安全,实则软禁。巴英额与手下商量了一下,认为不可逆天行事,便也立即派人出来对王茂如说愿率全军反正,活捉毕桂芳。王茂如对使者说,活捉不必了,请来督军毕桂芳大人来这里,至于巴英额,他以后还是旅长。那巴英额听了王茂如的承诺,欣喜不已。 当毕桂芳到王茂如面前之后,毕桂芳比前年见到的时候几乎老了十岁一样,头发已经花白了,王茂如恭敬地说:“毕督军,别来无恙,没想到咱们再次相见,竟然是如此情景。” 毕桂芳叹了口气,道:“火车站上刺杀,倒不是许兰洲派人做的,之后我查了一下也毫无头绪。” 王茂如笑道:“算了,陈年旧谷子的事儿了,不提也罢。毕督军,如今形势你也看出来了,这个督军我是一定要当的,你若想留在老家发展,我便让你当省长,只管行政和建设,若是毕督军想去zhong yāng,我便礼送大人。” 毕桂芳倒是自知之明,若是灰溜溜跑回běi jing,以后再难有出头之ri了,便说:“我愿留在黑省,为百姓做些实事,某些福利。” “好,毕大人,以后你便是我左膀右臂,可要为黑龙江治下一个好民生啊。”王茂如大笑道。 1916年6月24ri,毕桂芳发表通电,宣布下野,辞去黑龙江省督军一职,随后,黑龙江省政界军界一直向běi jingzhèng fu要求,由黑龙江省第二师师长,呼伦贝尔护军使王茂如担任黑龙江省督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