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31章 黑省督军王茂如(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31章 黑省督军王茂如(求订阅)

(ps:感谢书友:五味酒、低调小肆、生与爱的打赏与支持) 袁世凯死后第十八天,王茂如接管黑龙江全省,宣布黑龙江省听从北洋zhèng fu国务卿段祺瑞领导,听命zhong yāng,黑龙江省陆军保境安民。1916年6月26ri,袁世凯出灵,袁世凯终其一生功大于过,běi jing城新华宫们外哭声震天,此时不管民党还是北洋以及其他党派代表,纷纷前来吊唁。 而此时,身在齐齐哈尔的王茂如下令,全省陆军头扎白布条戴孝三天,祭奠大总统袁世凯去世。他本人则独自坐在督军府中一棵老槐树下,饮着酒,一幕幕回忆与袁世凯的点点滴滴。细想起来,苏ri安中间所有芥蒂,但实际上大总统待自己不薄,如同师长前辈一般对自己淳淳教导。当自己在飞行大队守备营做中校营长的时候,本以为按照能者上次者下可以得到最强的军队,提出按朝能力担任军官的时候,是当时贵为大总统的袁世凯的当头棒喝,让自己清醒意识到一个军队中只需一个核心,绝对不允许有其他人有资格代替自己成为军队的核心,所有人必须听令自己的命令才能团结一支军队。当自己几次惹祸觐见大总统时,他总会对自己惹出的祸给予包庇。虽然袁世凯是因为万年,扶持终于自己的轻壮系对抗段祺瑞冯国璋等人,但可以这么说,他王茂如能一步一步走到现在,与大总统对自己的支持是密不可分的。 吃水不忘打井人,想着想着王茂如忍不住对月流泪起来,袁世凯死了,袁世凯真的没了。一直以来。以为袁世凯之死只是个历史事件,甚至只是历史符号而已。死就死了,那便是过去,便是历史而已。 前些ri子忙于计划接管黑龙江省,自己无暇想象没有大总统的庇护的情况。可如今一旦清闲下来,回想起于大总统交往的点点滴滴,仿若一个长辈突然离世一般,袁世凯真的就死了。他一面喝着酒,一面举杯,对这明月长空高喊道:“大总统,我敬您一杯。生前您对我多有照拂。秀盛此生不会忘记。您安心的上路,您身后,我会照顾好你的家眷家人,您的后人断不会让他们从蹈覆辙再受文革迫害之苦。大总统,您的遗愿。让中华成为一个世界强国,秀盛便是拼了xing命也会替你完成,您请放心,秀盛绝不会假手他人,不会把江山给国民党,也不会给布尔什维克党。” 北洋zhèng fu初建立,总理段祺瑞位置也不稳,即使袁世凯身亡南方各省仍旧宣布,并就取消提出条件:一、恢复旧约法;二、召集旧国会;三、严惩十三太保;四、召集军事会议。筹办善后问题。 南方的民党真的想国家统一?袁世凯死了就能国家统一? 即便是蔡锷,此时也由原来那个渴望国家强盛的将军,变成为一个军阀而已,为了自己的利益,拒绝取消罢了。蔡锷尚且如此,其他各省督军更是变本加厉。向zhong yāng提出许多要求,临时总理段祺瑞也一个头三个大,被下面这些督军搞得焦头烂额。 南北方因为是否恢复旧约法陷入僵局的时候,上海海军宣布,再次逼迫段祺瑞恢复旧约法。段祺瑞这边被南方搞得头疼之时,王茂如在北疆黑龙江省取代了许兰洲和毕桂芳,十八天掌控黑省军政大权,手下坐拥四万将士。毕桂芳与许兰洲代表全省军政要员发表通电,要求zhong yāng答应由王茂如担任督军。 而前督军毕桂芳也发来请电,说实难担当督军万望国务总理段总长酌情允许由王茂如替代自己担任督军一职,此乃黑省省民之幸、国家之幸。当然,这么无耻的通电,绝不会是毕桂芳写的。代笔的是王茂如的御用文人李子文。如今李子文可是牛气起来了,王茂如担任黑省代理督军,李子文水涨船高,成了全省文化厅新闻管理办公室的主任,黑省一切报刊,杂志,新闻,采访全部交由他来管理。李子文写好了《黑省热泪盼望王茂如担督军》一文,找到毕桂芳,那毕桂芳看了之后叹了口气,无奈地在后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通电全国,并在《顺天时报》等报纸上发表,而《东周刊》也破天荒地第一遭刊载政治新闻,报道了这篇文章。 段祺瑞南北压力剧增,宣布恢复旧约法,重组国会,并与北洋要员商议是否任命王任命王茂如担任黑龙江省督军。此时袁克定察觉到原来自己的模范军居然被徐树铮接到手去了,自己别说一兵一卒调动不了,就是用钱也被勒令禁止了。袁克定深感世态炎凉,父亲尸骨未寒,自己便已经失势了。当此时,王茂如发来慰问电,并聘请袁克定来黑龙江,请他担任黑龙江省官一职。此举颇令那交通系的旧人们欣慰,以前龌龊不断,但王茂如毕竟是北洋系的人,毕竟此人是文人出身,怜惜北洋故交。 段祺瑞也感慨王茂如的敢想敢做,当袁克定答应王茂如的邀请北上担任官之后,段祺瑞随即任命王茂如正式担任了黑龙江省督军,并应王茂如的提议,任命毕桂芳担任黑龙江省省长。 北方的政治事件暂时处理完毕,南方谈判最终段祺瑞答应恢复旧约法之后,重新成立中华民国zhèng fu,而原中华帝国国务卿一职立即停废,以后中华民国的大总统为虚职,总统由人气甚高的黎菩萨黎元洪暂代,段祺瑞担任临时总理,管理全国大小事宜。同时,由总理段祺瑞呈递,总统黎元洪批准,民国第八届临时内阁成员成立。 国务总理:段祺瑞内务总长:许世英财政总长:陈锦涛外交总长:唐绍仪陆军总长:段祺瑞海军总长:程璧光司法总长:张耀曾教育总长:孙洪伊交通总长:汪大燮农商总长:张国淦段祺瑞通电发布之后,各总长副总长欣然接受,这次倒是没有再推辞,zhèng fu闹了这么久,也该休养生息一番了。纷纷致电zhong yāng接受任命,段祺瑞松了一口气。也难怪他这么紧张。袁世凯死后,他是首次执掌大权,老头子在的时候做总理倒是简单,遇到难题直接推给老头子,万事都有他撑着。老头子不在了,诸多压力一股脑的涌来,令段祺瑞在享受权利的同时也焦头烂额起来。俗话说,享受多大的权利,就尽多大的义务,段祺瑞是个对个人追求不高的人。单反这种人。对于jing神上的追求远比个人高得多。他是有雄心壮志想要做出一番事业的,而且他也是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的。 为了维持国家统一安定,段祺瑞召请幕僚北洋元老以及各省名人商议国家稳定之事。如今国家已经军阀割据了,虽然表面上统一了,然而督军镇守使护军使都统将军等等各种官衔长官盘横各地。国家统一也只是表面上统一罢了。袁世凯后期为什么得罪段祺瑞冯国璋曹锟张勋等人,为什么偏爱年轻人,就是因为袁世凯想收回督军将军等手中的权利,并且力图使军队国家话。民党和军阀都反对,当然,欧美ri等列强更加反对,您老人家真的把中国从一盘散沙捏把到一起,我们外国还在你们中国混个屁啊?段祺瑞为了自己的权利,起初也是反对老头子。如今老头子不在了,段祺瑞掌权,这才头大,这权利怎么收回来?老头子在的时候尚且收不回来,如今自己威望还远不如老头子,怎么可能收回来? 段祺瑞想到既然收不回权利。不如暂时稳住他们军阀,随后,段祺瑞开始对于全国督军省长任命。至于全队地方长官,段祺瑞酌情考虑,规定全事长官和行政长官的统一称谓,规定全国各省军民总长称呼,武称督军,文称省长,所有属内组织以及一切职权未变,并特请大总统黎元洪认定:奉天督军张作霖,兼任省长吉林督军孟恩远,省长郭宗熙。 黑龙江督军王茂如,省长毕桂芳。 直隶督军朱家宝,兼任省长。 河南督军赵倜,省长田文烈。 山东督军张怀芝,省长孙发绪。 山西督军阎锡山,省长沈明昌。 江苏督军冯国璋,省长齐耀琳。 安徽督军张勋,省长倪嗣冲。 江西督军李纯,省长戚扬。 福建督军李厚基,省长胡瑞霖。 浙江督军吕公望,兼任省长。 湖南督军陈宦,兼任省长。 湖北督军王占元,省长范守佑。 四川督军蔡锷,兼任省长。 广东督军陆荣廷,省长朱庆澜。 广西督军陈炳焜,横着罗佩金。 云南督军唐继尧,省长任可澄。 贵州督军刘显世,省长戴戡。 甘肃督军张广建,兼任省长。 xin jiāng督军杨增新,兼任省长。 总统黎元洪号称黎菩萨,整天笑呵呵的,此人可以说是民国第一福星了,武昌起义,藏在床底下被人揪了出来做了推翻满清的义首。南北征伐,因为僵持不下,让他又去做了副总统。本来副总统做得好好的,袁世凯一死,黎元洪莫名其妙被推举为大总统。做了大总统之后,黎元洪这才心起了野心,咱都是大总统了,怎么手下人一个个都不听自己的?原来是段祺瑞搞鬼,心中琢磨着怎么把权利挣回来,最终酿成府院之争,北洋zhèng fu轰然解体了。不过北洋zhèng fu解体,倒是没有前苏联解体那么迅速壮烈,这和中国人的xing子一样优哉游哉的用了十好几年。拿到段祺瑞的推荐书,黎元洪本来想为难为难段祺瑞,可是一看人名,好嘛,全都是各地手握重兵的要员,咱得罪不起,便大笔一挥,全部准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