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32章 整顿军政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32章 整顿军政

王茂如对于黑省的占领,就其根源来说是非法的,王茂如打得旗号是许兰洲横征暴敛,以至于黑省民不聊生,出卖国家利益。这怎能怪许兰洲,要不是王茂如大兵压境,许兰洲也不会扩军扩军在扩军,并且为了养兵,不得不提高赋税买卖土地,还对俄国人示好,为俄国人的伐木队提供森林。王茂如征战的时候细数许兰洲十大罪状,什么横征暴敛坑蒙拐骗偷人老婆强?jiān老母猪都不算了,那都是小处,段祺瑞也不会因为这个在意许兰洲的过失。但是许兰洲私下放行俄国人,允许俄国人开采大兴安岭的森林——俄国人开采森林是假,实际挖金矿是真。这一点让段祺瑞大为恼怒,段祺瑞其人耿直,倔强,有才华,虽然依靠ri本势力支持,但是内心里还是大中国主义者,对于许兰洲出卖森林利益深恶痛绝。 当然,许兰洲最后的选择是不再出卖国家利益而下野,这也保全了脸面,也让他在其后有脸面在江湖上继续生活,他还是那个武术家。许兰洲是得意体面下野的,王茂如并未动他一分一毫,诚意邀请他留在黑龙江担任高级顾问,但是许兰洲以前是黑龙江大佬,如今制作须知顾问,人情冷暖,颜面何存,便离开黑龙江去了天津去了。 王茂如已经武力统一全省,造成了事实占领,段祺瑞便顺水推舟做了个人情,还特地发电让王茂如酌情收回许兰洲私下签订协议,维持祖国利益。王茂如自然是应允了,能不能办到是一回事。只要是答应了,便是在大义上占了先。 既然zhong yāng承认了王茂如对黑龙江省的实际控制。也因此王茂如成为这片极北沃土的实际控制人。有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王茂如成了督军,自然最早跟随他的人也水涨船高。先前那些许兰洲的幕僚子孙,走的走,散的散,人情冷暖变化无常。等许兰洲离开齐齐哈尔到zhong yāng任职(应张国淦邀请担任中华民国武术研究会会长)的时候,身边只有李景林和李书文两位挚友相伴,有道是婊子无情戏子无疑,政客此时还不如婊子和戏子。此时因为害怕与许兰洲沾上关系纷纷离开。 反倒王茂如却是亲自前来相送。再见许兰洲的时候见这位十几天前还乌黑头发jing神抖擞的师长,如今仿佛老了十岁一样,已经满头华发了。许兰洲雄心壮志一去不复返,叹了口气,与王茂如挥手告别。临行之前,许兰洲道:“我败于你,实乃败于自己大意,一直以来都以为你是毛头小子,不能成事,直到你真成长起来才发现已经遏制不住了。有件事和你说,我并未派人刺杀与你。” 王茂如走进许兰洲,小声说:“芝帅,我知道。派人刺杀我的,是我自己。” 许兰洲睁大眼睛,心中陡然一惊,方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瞪大眼睛愣是半天不敢相信。良久许兰洲才叹了口气,心中暗道这人真是心狠啊。为了达到目的连自己的命都敢不要,败给这样的人,自己还有什么话说,只能摇头无奈苦笑了。随后拉过来李书文,道:“李师傅,未来天下必有王大帅一席之地,以你一身武艺不如现在效力于秀帅。” 王茂如也很是期待李书文这个民国初第一高手——民国第一保镖是杜心武,但是第一高手却不得不承认是李书文——效力于自己,很是寄意地看着李师傅。 岂料到李书文摇头,硬邦邦地拒绝说:“败军之将不足言勇,秀帅,承蒙看得起,然而我老头自在惯了,要回沧州老家颐养天年了。” 王茂如一脸失望,许兰洲也是苦笑,这老人家脾气还真是大,王茂如派冷枪手差点要了老爷子的命,这一枪之仇李老爷子可不会轻易忘记的。民国绿林高手之中,传说李书文脾气最差,极为护短,倒也不是假的。 不过李书文虽然走了,却让他的徒子徒孙们留了下来,他也看得出来,这年轻的督军将来必有所成就,形意拳一门投靠给王茂如,将来也好发扬光大,便如同那一千多年前十三棍僧投唐王一般将少林一派发扬光大,想要形意拳门派发扬光大,必先选择好潜力股。毫无疑问,李书文虽然脾气差,但还是认为王茂如是潜力股,便让自己徒弟留了下来帮他,也算是还给了王茂如面子,不至于得罪了他。 火车将许兰洲一行人送走之后,黑省才算是真的被王茂如掌控下来。 王茂如掌控黑龙江省之后第一件事便是首先整顿军队和jing察系统,各地巡防营,水jing与火jing,成立黑龙江陆军筹备处,由祝永泉担任处长,何如飞担任副处长,立即负责整顿全省军队。 而对于省zhèng fu行政权力,为了稳定,王茂如暂时没有染指动作,那些许兰洲的旧部和以前的敌人,王茂如宣布过往之事既往不咎,一干人手继续留任,只是接管了经济部门,黑龙江省财税由赵佳诚暂时负责管理。王茂如要求如今zhèng fu的重点就是维稳,不要求黑省zhèng fu班子有多大贡献,有多少鸡的屁(gdp),一切稳定为主。政权更迭,最重要的是稳定,与民生息。 而在军队之中,王茂如首先要做的就是保障军权统一,军权不统一,还谈什么发展? 因此他首先放弃了zhèng fu方面,先对全省军jing进行统一编筹,任命人选,该淘汰的淘汰,该留用的留用,该升官的升官,那些旧军队旧军官一点点地撤掉回家做个富家翁。有不听命令的,宪兵队先以贪墨军饷抓起来——这年月还真找不到不贪墨军饷的旧军队。 然后经过宪兵队的几ri审讯之后,查封家里一切财产,又将这么多年来所贪墨军饷一股脑补给下面士兵与军官,即收买了军心,又杀一儆百了。这招虽然老套,但是排除异己向来如此,哪有和平更迭权力的,权力这东西要么死要么是让别人死。王茂如做事向来是看准时机,出手必伤人的,要么不做,要么雷霆一击。敲敲打打只能让自己越来越显得婆婆妈妈,而且还失去了军中的威信。 当然,看到了王茂如的心狠手辣,一些投诚的军官心里有些犯怵了,英顺就特地跑过来,请求辞职,去zhèng fu做事。他钱也赚够了,因为旗人的关系,又不能再有晋升的机会。已经有人把他和宗社党联系在一起了。英顺人是胖,但是生的心倒是有几个窍,知道历来非嫡系都没什么好下场。自己现在离开去zhèng fu做事,肯定能得到好位置,脱军从政,倒也不是为一种以退为进的方法。王茂如知道之后反倒是安了心,这英顺既然有这心思,就肯定和宗社党无关了,反倒是巴英额需要多观察一下。王茂如安抚英顺说你老老实实在军中过度一下,几个月以后进入zhèng fu工作,做起事来也有资历。王茂如又拍拍英顺的肩膀,笑道:“英顺老哥,你我是信任的,八旗勇士,向来是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你既然说你不会向我动刀子,便真的不会,我信任你。放心,这次整顿军队,你的部队断然不会有太大动作。”英顺这才放心不好。 和英顺同样心思的还有张奎武,他的兵都是临时凑起来的,花了自己不少钱财和心思,既然归顺了王茂如,这支张家军以后就叫做王家军了。可是要放手还真舍不得,张奎安倒是机敏,道:“大哥,这点小利益你就割舍不下?你忘了,早年间咱俩遇到一个何瞎子给咱俩算命,都是辅佐王勋的命,你怎么着?还想割地称王不成?”张奎武连说自己怎敢,张奎安道:“大哥你既然不想,还何苦留恋那些军队权力?你越留恋,秀帅越是看不起你,同样,我在大帅心里地位也越低。趁着军队没有整顿,你赶紧递辞呈,这两千多人算什么军队,你看看人家的才叫军队,人家一个营能全歼了你一个旅。你留着这支要饭花子旅有何用处啊?”张奎武思考一夜,在三夫人一番教育之下,终于下定决心跑去递辞呈。张奎武说自己早年就是拉苦力的出身,不善战事,还请秀帅委以他任。 王茂如心中笑起来,这些人倒是机敏,便说你还是旅长,而且我还会对于委以重任,只是你的确需要去进修进修,你去牙克石陆军士官学员进修半年,学习一下指挥作战,旅长的位置还是你的,我给你留着。张奎武连忙感谢,并说自己兄弟两人此后一定尽心尽力辅佐秀帅。 由于任国栋背叛了许兰洲,因此这任国栋在军中很不得人心,王茂如也不放心这贪财的手下。便趁着许兰洲旧部与任国栋余部冲突的时候将任国栋叫来,问他会否愿意继续留在军中任职。 任国栋心里明镜一般,立即说自己害怕以后上战场被人从背后打黑枪,希望离职告老还乡。这不是放屁吗,任国栋才三十七岁,告什么老,王茂如笑骂你牙齿掉光之后再说这告老还乡的屁话,又说你如此大才怎能离开我的身边。这样,我委任你为黑龙江省水jing总队长,你可以找一些你的亲信过来,以后黑龙江的水上的事儿,我就交给你了。任国栋听后大喜,虽然离开了军队,但是水jing总队长可是个肥缺,他立即拉来了十几个老兄弟,进入原黑龙江水jing办公厅,威威风风地当起了水jing总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