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34章 大权在握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34章 大权在握

既然王茂如做了上将,而手下人顶多都是个校官,王茂如即也没有那么小气,也没有那么大度。经过与参谋处讨论决定所有边防旅旅长颁发少将军衔,副旅长颁发准将军衔,团长颁发上校军衔,副团长颁发中校军衔,营长颁发少校军衔,副营长颁发上尉军衔,连长颁发中尉军衔,副连长颁发少尉军衔,排长颁发准尉军衔,班长颁发上士以及中士军衔。为什么只发到少将,他们的头王茂如此时甚至是上将了。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王茂如还要打江山呢,既然还要打江山,就要还要战斗,手下军官还要立功,现在就规定那么高,以后怎么办?难道学朱元璋,因为赏无可赏干掉所有有功之臣?还是学伟大领袖,来一场整疯,折腾死所有人?当然都不行,军官是国家财富,一个有经验的军官,更是国家瑰宝。这官是要升,但是要慢慢来,不能拔苗助长嘛,得给自己留点余地。 军队改制不是一件小事,首先所有士兵除镇守在满洲里的第三步兵旅外,其余部队均到齐齐哈尔集合整队,进行全军集训与整编。同时,在齐齐哈尔进行集结的九个旅因为兵种以及前后不同导致士兵人数差异。而此时十个旅总人数加起来也只有三万四千多人,距离满编六万三千人还差许多。 不过谁让王茂如手里有钱,便开始着手扩兵,招收招收三万新兵首先派往呼伦城巴扎大营进行新兵训练,新兵训练由jing卫旅一团刘植达团负责,新兵训练为其三个月,新兵训练由军训处负责,军训处长由参谋官兼牙克石陆军士官学员教育长郭松龄担任。 招兵买马的事情很快办妥了,首先王茂如的军队军饷十足,军训期新兵拿到手是实打实的四块半,转正之后六块大洋。士官每升一级工资增加五块。王茂如的资产足以供养如此庞大的军队,一个月军饷也仅仅只是四十万大洋,这对于一个资产接近两亿的人。只是九牛一毛。当初送给袁世凯一次礼就二十万,对士兵则能吝啬?那曹锟宁可移动军费收买议员,而让士兵缺饷三个月导致哗变的事儿,实乃不智之举。 招兵容易的第二点就是北方地区男子对于当兵。尤其是东北地区男人,对于当兵的态度和南方不同。他们爱好逞一时之勇,冲动,好斗,笃信武力解决问题。对于当兵吃兵粮的态度远不像南方百姓那么抗拒。(注1) 此刻还有源源不断的闯关东者的到来,对于那些闯关东的人,没有几分胆量哪敢出来闯荡?而且能安全抵达东北的,尤其是安全抵达黑龙江的,更是经历重重困难,路上胡子遍地,既要逃命又要生存,一个个远不是那些天天在老家只会踹寡妇门的二流子可比的。所以能活着来到东北的难民。不管是直隶人。山东人,河南人,都不缺乏胆量和冒险jing神。这些人的后代也继承了他们的勇敢,加之本来关外环境恶劣,民风好斗,从而也导致了东北地区形成了好斗不守法的风气。(注2) 因此这次扩兵。倒是异常顺利,很快便从本地人和闯关东的人中招收到了两万新兵。被打散分散到各个旅中。 扩兵之后,如今王茂如手握十个旅,拥有士兵六万三千人。大炮两百门(75野炮和山炮,在这个时期的〖中〗国,就算大炮了),步兵五万一千人,骑兵一万两千人,单单看这士兵人数便是那奉天所有军队加起来也没这么多。也难怪距离他最近的吉军督军孟恩远连夜派人到奉天请奉天督军张作霖商讨联合之事。张作霖也陡然发现,小兄弟一下子变成了小老虎,写信给王茂如恭喜的同时,也暗示如果可能,两人联手瓜分吉林。 段祺瑞的屈服,张作霖的拉拢,可以说此时的王茂如才真正体会到权力和军力带来的乐趣。 同时原呼伦贝尔陆军司令部,如今也被王茂如改为边防军北方军区司令部,简称北方司令部,并搬迁至齐齐哈尔原黑龙江陆军司令部处,士兵们七手八脚把旧牌子摘下来仍在角落里,挂上白底黑漆的边防军北方军区司令部的牌子。那象征着旧权力的黑龙江路军司令部牌子,也被柴房拿了过去,劈了柴,做了饭,化作了灰烟飘散在风中了。 军队中的新旧权力交替,说是血腥,其实也是简单,旧的下去,新的上来。王茂如对军队中并未下狠手,可以说他是礼送许多旧人,更换自己嫡系上台。王茂如的杀伐气息不是很重,他不像是张作霖出身土匪,冯玉祥出身士卒,因此对于让他做督军,本省官宦系统的人竟然有些人窃喜。 将司令部大本营搬了过来之后,呼伦城只保留了军训处,军阀十二大处全部搬迁在齐齐哈尔来,各个处长各自寻那风水宝地当做自己的临时办公室,乱成一团。王茂如见状那哪能行,这岂不是乱了套,立即下令总务处的人赶紧去整理归类。说来也是太匆忙,到不怪这些人,如今他们来到省城连一个住的地方都没有,有个办公室自然都抢起来。总务处的人看大帅不高兴了,也连忙安排,又要安排好,又要让大家满意,其实总务处也是干着苦挨着骂,最终终于是把所有大爷安顿好了。 十二(四)大处以及负责人分别是:参谋处长祝永泉,总务处长何如飞,军械处长米少柏,军法处长朱怀龙,监察处长徐佑前,副官处长魏东龄,财务处长赵佳诚,安置处长牛德禄,译电处长刘哲,宣传处长浦继,情报处长罗浩,卫生处长瑞景龙,另在呼伦城有军训处长郭松龄,建设处长英贵。 军队司令部等都安顿好之后,王茂如则开始查收zhèng fu的事了,他插手zhèng fu倒没有使用排除异己的方法,他学的是袁世凯。想当初袁世凯想要收回权力,用的是以道改省,将全国各省分为多少道,以将军代替督军,这样一来,一个将军顶多只掌控一道的权力了。可惜,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忍的,下面军官谁会放弃权利,又人人手握重兵,自然袁世凯的这项政改没有成功。袁世凯没成功,不代表王茂如做不成,王茂如收回军权之后,立即下令,全省设为六个州,受黑龙江省zhèng fu管辖,六个州下辖府或县,镇,乡,村,屯。将黑龙江省zhèng fu的权力一分为六,此举气的毕桂芳又一次暗自吐血。 毕桂芳还以为自己做了省长已经是极大的让步,再怎么着王茂如这个做督军的,也得让着点自己,毕竟自己可是推举他为督军的。可是权力这种东西,不是你说让就让,说收回就收回的。 王茂如将黑龙江省设为六个隶属于省下辖的州名称分别是呼伦贝尔州,布特哈州,黑河州,龙江州,泰肇州,绥兰州。分掉毕桂芳权力的六个州长,自然全部是王茂如心腹手下,他们都是曾在呼伦贝尔担任二十四公署的人,可以说他这个举动,完全将整个省民政控制在了自己手中。 原呼伦贝尔民政署长张朝墉被委任为龙江州州长,马六舟被委任为呼伦贝尔州州长,蹇赞录被委任为布特哈州州长,卢黎明被委任为黑河州州长,徐永澄(徐老蔫真名)被委任为绥兰州州长,冯金封被委任为泰肇州州长。在这六个人中,除了徐永澄之外,全都是黑龙江省本地人,因此任命并未受到当地百姓的任何抗议,六个人分别领命带着〖jing〗察部队,浩浩荡荡地到达地方组建州zhèng fu。 徐老蔫徐永澄的绥兰州下辖巴彦,木兰,绥化,望奎,铁骊,绥愣,东兴,海伦,通北,拜泉,明水等县,这些地盘地广人稀,这里原来属于巴英额的地盘。王茂如派他去,也有调查巴英额是否参与宗社党的任务,还抽调除jing卫旅第七旅的一个jing锐营过去配合徐永澄的上任。 毕桂芳经此一事,才明白这王茂如真是过河拆桥的高手,气的称病在家不去zhèng fu上班。 省长不上班zhèng fu班子怎么办? 王茂如派徐鼐霖去请毕桂芳,虽然权利被缩小,但毕竟还是一省之长。然而这毕桂芳心气未消,怎么请得出来。请了几次不出来,王茂如说既然这毕省长真的生病了,咱们黑龙江省行政主管不能空缺,不能没人指挥,这样,我提议徐鼐霖担任黑龙江省副省长,在毕省长生病的这段时间暂代省长职责。 注1:东北人爱打仗,好斗,西门读书时亲眼所见两个东北人开车追尾。两司机下来一看,靠,撞车了,两个人二话不说叮咣一顿扭打,直到〖jing〗察到来分开,期间两人打得跟血葫芦似的也不说话,太惨烈了鸟。本来一桩平常的交通追尾案,前方有人乱闯红灯,前车急停,后车开得太快跟的太近,结果相撞。本来两人报保险就可以了,结果愣是让两个东北男人搞成斗殴案,可见其好斗了。西门在沪的时候,也遇到不少撞车案,两人只是下来吵架,然后等〖jing〗察来执法。 注2:这句话可能引起许多人反对,但西门并未故意贬低东北人,只是西门本身就是东北人,真正感受到,东北人做事喜欢意气用事,而不喜欢依照法律行事,两人有芥蒂往往私斗,不知道是不信任〖jing〗察,还是觉得个人颜面比法律重要。当然,这种人毕竟不多,只是很扎眼。究其原因,除了骨子里流淌着好斗的血液之外,更多还是对法律的不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