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35章 唐绍仪做说客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35章 唐绍仪做说客

卷三千古奇功第235章唐绍仪做说客 同时,王茂如说zhèng fu部门划分不够细致现代,甚至zhèng fu中还保留着原来大清部门名称,应该效仿呼伦贝尔总公署二十四署模式建立新的zhèng fu模式。当然既然是省里的单位,二十四署就显得小气了,更换为二十四厅。而二十四个厅长自然有些是曾经在王茂如的手下担任过要职,有过交往的经验,也能理解王茂如推行的个人崇拜和军zhèng fu单核论的人。 因为旧势力接管,王茂如也没有赶尽杀绝,只是将财政,消防,土地,资源,税收等十二个重要部门掌握在手中,其他十二个非重要部门交给了旧官僚们管理。就这样十二个不重要部门,下面的人还打破头争抢。在官僚中,原民政长徐鼐除担任副省长还兼任民政厅长,可以说,五十二岁的徐鼐霖此时倒是第一次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一方要员了。徐鼐霖也感到做官终于熬到了头,一天天乐的胡子都翘起来。 掌握在王茂如嫡系的十二厅分别是jing察厅,财政厅,消防厅,人事厅,文化厅,教育厅,交通厅,移民厅,资源厅,规划厅,廉政厅,土地厅。十二厅之中,重中之重就是财政厅和jing察厅,财政厅长由赵佳诚担任,王茂如又把岳启南调来由他担任jing察厅长。 赵佳诚的升任自然是水到渠成,之前那个落魄的外交官,如今成了一省的财神爷,升迁之快也令人叹为观止了。 而那岳启南则是大喜过望,没想到从军界转为政界之后,自己是风生水起,跟着王茂如大人水涨船高,看来越为秀帅办事自己也越能上涨。他由呼伦贝尔jing察署长升为黑龙江jing察厅长,负责全省的刑侦、缉捕、巡逻、交通管理、林jing、水jing等工作,权力简直是一飞冲天了。 zhèng fu改组由7月15ri开始至7月30ri结束,王茂如忙的脚打后脑勺。接到段祺瑞的电报回复。关于王茂如将黑龙江省陆军改为边防军北方军予以拒绝。王茂如只是冷笑一下,将电报扔进了废纸篓中。段祺瑞啊段祺瑞,接下来你就要和黎元洪陷入府院之争了。还有闲心管我呢?我还不鸟你呢! 王茂如也不管这些不顾,仍旧坚持让军队改变称呼。其实陆军部早就不给他的军队发军饷了,军饷都不发,你们还管老子干屁? 军队与zhèng fu接受整理好之后。黑龙江省军政大权全部握在王茂如手中,他也终于有了睥睨天下的资本。 不过此时却突然有人来拜访,让王茂如不得不放弃其他迎接,这个人就是现任民国zhèng fu外交总长唐绍仪了。 唐绍仪自从离开běi jing回到天津之后,害怕袁世凯再次找他。便全家搬离去了上海,而后在上海与人合资,创办了金星人寿保险公司。之后袁世凯称帝,蔡锷率军,发动护国运动,唐绍仪受邀参加由唐继尧发起的省份组建的广州军zhèng fu。袁世凯死后段祺瑞组建zhèng fu内阁,任命唐绍仪担任外交总长。唐绍仪接受了段祺瑞的邀请,同时接到段祺瑞的任务。因为唐绍仪与王茂如的关系。让他直接乘船从上海到大连(ri占),然后抵达齐齐哈尔,与王茂如商谈黑龙江问题。 段祺瑞也被王茂如的一连串动作吓得够呛,十六天尽占黑省,逼降许兰洲,迫使毕桂芳禅让督军。整合十一个旅,弄得奉天吉林两省不得已结盟自保。段祺瑞又惊又怒,然而黑龙江地处偏远。zhong yāng实在对此处难以为继。他有意下令奉军与吉军北上,然而王茂如十一个旅摆在那,这样一块硬骨头谁愿意啃?孟恩远在王茂如受伤吃过亏,奉天冯德麟、张作霖、吴俊升三方争权,即便三家联合起来远超王茂如,然而打下来黑龙江,归谁?王茂如在稳定黑龙江军政之后,立即委任张奎安为副官兼交涉使,派遣其前往奉天向张作霖表示希望结成攻守同盟。 张作霖与王茂如私人关系是好,但不代表在政治利益上也会因为私人关系影响。他是个有野心的人,若是掌控奉天省大权自然虚与委蛇,然而奉省不稳,张作霖空有野心也无能为力,便派遣袁金铠与张奎安谈判,达成盟约,约定攻守同盟。 前总理、当今外交总长唐绍仪上任之初首要之事并不是出国外交,反倒是拜访军阀,这倒是民国一景了。唐绍仪的到来,让王茂如不得不留下来等着,本来想回到呼伦城探望左氏姐妹的计划被迫推迟了。左氏姐妹即将临盆,也不方便此时来齐齐哈尔生产,只能留在呼伦城待产。 对于他自己在这个时代的孩子,王茂如还是比较看重,也许随着年龄的增大,对于孩子的渴望让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以前是一个多么不合格的父亲,也是为了补偿自己前世对两个孩子的愧疚,让他特别想对这两个孩子好一些。 与去年相比,唐绍仪如今更加jing神焕发,毕竟重新回到zhong yāng执掌大权,让五十四岁的唐绍仪有了用武之地,他是留美幼童出身,崇尚美国式min zhu,此次返回zhèng fu,力主恢复旧约法,推行中国min zhu制。 “唐伯父,一别几近一年,身体一向可好?”将唐绍仪接到督军府之后,王茂如热情关切地问。 唐绍仪有些其实有些尴尬,女儿唐宝琪私下不支持唐绍仪娶现在的太太,她不像其他女儿那样用沉默对抗,而是离家到了四姐四姐夫顾维钧家中。其后唐绍仪来到běi jing应袁世凯问话是否应该称帝,唐绍仪毕竟是袁世凯老友,但袁世凯称帝劝阻无望。唐绍仪倒是和女儿修复了关系,又将她带回天津,却不想唐宝琪又与小妈有冲突,唐宝琪本来就不喜欢这个小妈,小妈是上海太古洋行买办家小姐吴维翘,善弹钢琴,是苏州大学有名的才女。两个女孩,一个苏州大学才女,唐宝琪是京师女子学堂才女,自然有时候相互看彼此有些芥蒂。唐宝琪在家住着不舒服,便又去了běi jing,经过顾维钧介绍,加入了毕桂芳三方和谈代表团。而从北方回来之后,写信给父亲的话里,说自己心爱王茂如,却始终无法接受他娶姨太太,她说:“吾至爱只爱吾一人,不纳妾,至上帝发誓此生只忠于吾一人。若无此人,吾宁永世一身单影。”而后随姐姐唐宝玥去了美国。 段祺瑞听人说这唐六小姐与王茂如的故事,这才派“老丈人”唐绍仪北上规劝王茂如放弃整顿边防军。边防军是陆军部才有权利整顿的,你这极北之地的小军阀有什么可整理的?若不是如今zhong yāng权力太小,你所处之地太远,早就派大军斩掉你这袁党余孽了。尤其是王茂如身后还有美国背景,更是让由ri本支持的段祺瑞身心不爽。ri本人也暗示,这个王茂如是阻挡中ri友好的一道门啊。段祺瑞听到ri本人的话,反而冷静下来,心说你们要是能踹这道门你们怎么不踹,这极北之地,我是鞭长莫及啊。但是为了重树zhong yāng威信,总理段祺瑞还是派遣外长唐绍仪去北方劝一劝“你的女婿”。唐绍仪尴尬受命,只身来到北方,看能不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说的王茂如打消整顿边防军的想法了。 两人坐好之后,王茂如连忙执晚辈礼敬茶,唐绍仪倒也受得,喝了茶,赞道:“这茶是正品大红袍把?秀盛难道对茶道也有涉猎?” 王茂如嘿嘿一笑,道:“岂敢说涉猎,只是我的秘从老家带来,拍我马屁用的,可惜他是媚眼抛给了瞎子白费功夫了,我哪懂得茶,要是给我带点酒还差不多。” 唐绍仪哈哈一笑,道:“你啊,还是少喝一点酒,这酒多了伤身,有多少英雄人物都坏在酒中了。” 王茂如忙谦虚地说道:“伯父教训的是,小侄以后少喝些。” 见他态度一如既往谦诚,唐绍仪心中很是满意,但是又为他和宝琪感到遗憾,这两个人都是又自己想法的人,并未对对方毫无感觉,反倒是心里惦念着对方。这宝琪是如此,看秀盛对自己的态度,俨然是对岳父的态度一般恭敬,又怎猜不到自己的心思。便慢悠悠喝起茶来,也不说话,王茂如见他不说话,自己也不说话了。两个人就在这么僵持着,看谁先忍受不住。 终于,王茂如还是没有前总理现任外长唐绍仪的那般稳重xing子,先说道:“伯父此来,可否有带宝琪的消息?” 唐绍仪心中笑了起来,你小子,终于忍不住了,你倒是别问啊,放下茶杯,说道:“宝琪也没有和我联系过。” “啊?”王茂如怎想到,这唐宝琪连自己爹都不要了。 唐绍仪又道:“只是她临走的时候给我留了一封信。” “在哪?”王茂如忙问,有自觉的自己太急躁,大失水准,忙正sè,道歉说:“唐伯父,小侄失礼了,实乃,实乃……关心则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