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36章 四喜临门(求月票)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36章 四喜临门(求月票)

唐绍仪微微一笑,道:“年轻人,难免,这不怪你,便是唐少川我年轻时也一般激情过。” 激情?这词儿忽然从文质彬彬的唐绍仪口中说出来,让王茂如感觉那么别扭,还激情?这得多剧烈啊,忍着没笑,说:“宝琪信上,可否提及我?” 窗外的鸟在吱吱喳喳的乱叫,绿叶之间,几只小鸟乱蹦乱跳,它们仿佛心情愉悦,也仿佛心烦意乱。 督军府内王茂如听着窗外的鸟叫,心情百转千回,放下宝琪的书信,默默不语,唐绍仪安静地喝着茶,也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敲门声响起,是不着调的秘书金秀山。金秀山这些ri子是忙的要死,还riri私下抱怨自己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一个未来大导演做秘书,还真是……王茂如踢他一脚,告诉他等到自己不需要他的时候,再给他投资个电影公司去拍电影去,否则一切免谈。 “什么事?” “赵公明回来了。”金秀山道,赵公明是张弘扬的代号,赵公明,中国的财神,寓意期待张弘扬成为下一个财神。张弘扬在上海滩一去快一年,时不时传回来消息,今天收购多少,明天与犹太商人有什么合作等等,王茂如让金秀山整理,他只看一眼铭记于心便可。 王茂如点点头,挥手示意知道,金秀山恭敬退下,但是一脸的激动压抑在胸内一般。 “秀盛倒是如此繁忙。”唐绍仪优哉游哉地说道。 王茂如道:“慢怠伯父了,茶水都凉了,乔三棒,热茶。” “是。” 唐绍仪说:“此事只是小事,秀盛看淡一些。” 王茂如苦笑道:“此事对我是大事,不是小事。” “此事若是大事,那国事如何?”唐绍仪反问。 王茂如放下宝琪的事,稳了稳心神。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自然一清二楚。唐绍仪到来之前,王茂如和幕僚已经思考前后。认为唐绍仪此次前来,必定是代表zhèng fu,希望他们取消边防军整顿的事。王茂如是下了决心,但是zhèng fu也是态度坚决。两方坚持下来。却不知唐绍仪谈及哪些,能够说服自己了。 “国事与我而言实乃小事。”王茂如一言既出,惊得唐绍仪不知如何应对,国事还是小事?未免太儿戏了? 王茂如道:“国家由小家组成,小家乱。人心不稳啊。” 唐绍仪见他不说正题,便说道:“贤侄可知我来此的目的如何?” “小侄妄自揣测一下,唐伯父此来定然是受段总理所托,让我取消边防军,改为黑省陆军,是不是?”王茂如问。 “然也。” 王茂如又道:“戍边卫国是我的志向,我曾对前总统袁公承诺,保卫领土完整。保卫边疆安定。边防军不是不能改,但是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唐绍仪问。 这个条件王茂如考虑许久,如今才真正说出来,倒是心中一松,正sè道:“有机会我要把外蒙给收回来,当我收复外蒙的时候。zhong yāng不要反对。” 唐绍仪很是惊讶,道:“当真如此?” “自然。”王茂如说“难忘唐伯父书房中领土割让图。如刺刀扎在心头,riri让我不安宁,riri让我铭记于心。” 唐绍仪拍手,站起来,兴奋地说道:“若是如此,唐某愿意祝你一臂之力。”王茂如见老人家满面红光,看来文人也不是不爱打仗,这位唐前总理也是个忧国忧民的人,对领土有难以割舍的情缘。稍一会儿,唐绍仪疑惑起来,思考之后才语重心长地说道:“贤侄此举可为,然却危机重重,外蒙在俄国利益之下,俄国人岂容我们夺走外蒙?” 王茂如哈哈一笑,笑得唐绍仪莫名其妙,忽然王茂如停住了笑,道:“若是俄国乱了呢?” “俄国乱?” “是,俄国必乱,若是俄国乱起来,至少六年,他们不会安宁。”王茂如斩钉截铁地断定道。 “为何?俄国怎么乱?”唐绍仪关切地问。 王茂如说:“唐伯父,俄国乱起自俄国人的自大和野蛮,真正缘由,还是俄国的沙皇贵族阶级与资本主义阶级,以及工人农民阶级的矛盾。小侄敢打包票,明年,最迟后年,俄国必然会战乱,到时候俄国人无暇顾及外蒙,小侄便会提起十万骠骑扬刀跃马,夺回三百万平方千米山河!” 唐绍仪倒是关心他为何断定俄国会乱,至于夺回山河,那只是一个意愿罢了。但是俄国会乱,这才是大新闻,到底王茂如是如何断定的。王茂如自然不会说自己是个穿越客,便说自己是从国际形势以及俄国人交往中认识到,俄国不久会乱,而且从下面边防士兵截获的ri本间谍情报中看到,ri本已经秘密自主俄国国内的起义力量了。唐绍仪保证若是王茂如撤掉边防军的名称,那么兵出蒙古的名义,自己会尽全力帮他争取。 送走了唐绍仪,王茂如还没休息,这边厢张弘扬刚刚进屋还没等禀报消息,只见魏东龄兴奋地跑了过来,道:“大帅,大帅,好消息,好消息。” “什么事情如此慌张?” “大帅,二夫人昨夜剩下一男婴,三夫人今天上午生下一女婴,职下这才得到电报局的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你。”魏东龄欣喜地说道。 忙碌了一天的王茂如,今天一早上就到火车站去接唐绍仪,刚刚将唐绍仪安排好酒店,这边正准备与张弘扬聊起他上海的事情,没想到孩子就这么有了。王茂如大为高兴,那张弘扬也趁机说道:“大帅,您今年这是四喜临门啊。” “哦?如何四喜临门?”王茂如问。 张弘扬笑道:“第一喜,您今年成了督军,以二十九岁执掌一省五万大军,岂不是一喜?”见其他人看向他,又道“第二喜,大帅被封为民国上将军,纵观全国,能有几人如将军之姿?北地战神之名传开,我在上海听得最多的除了南方诸多军阀们这个打那个,那个打这个,就是将军您的大名,号称南蔡锷北尚武之称,这北尚武自然就是咱们尚武上将军秀帅了。”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你这马屁拍的不错,第三和第四呢?” “第三喜,一双儿女出生,大帅自此之后就有了继承人,以后军心更稳了,岂不是一大喜?人说儿女双全才是福,大帅倒是省事,一下子双福齐至啊。”张弘扬道。 “偏你能说啊。”金秀山道“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能说?是不是去上海,跟萨哈宁学的油嘴滑舌了?” “一边去,我这可是正事儿。”张弘扬道“这第四喜,就是我带来的这消息。” “你带来什么消息了?”金秀山很不服气他自吹自擂问道,还你带来的消息,你什么消息我不知道的?不就是大帅派你去上海做生意吗?至于让你这么吹嘘自己吗,还不得万事跟我说,你的事儿我能不知道? 张弘扬道:“大帅拍我去上海做房地产生意,属下前后在上海滩八个月,收获不小啊,如今,五十万美元,已经变味二百五十万美元。”张弘扬一脸的笑容满面,眼睛本来就小,这一笑,几乎没了。诸多幕僚们吃了一惊,两百五十万?不是开玩笑的?两百多万美元足够在装备十个旅了。 王茂如也很是惊讶,问道:“这两百五十万怎么来的?” 张弘扬道:“还请与大人私下说明。” 王茂如挥手,其余人一脸愤愤走了出去,心说这小子不地道,不过赚钱的能力倒是真强啊,八个月赚两百万美元,这简直是……挖金子都没有这么快啊。 张弘扬是怎么发财的?这两百万美元是如何赚的? 原来还得从张弘扬抵达上海那天说起,他抵达上海滩之后,首先便去了青帮拜码头,拜的自然是青帮本地最大头目黄金荣。黄金荣是法租界华人探长,他是青帮弟子,自然消息灵通,因此在法租界发生要案大案,别人破不了案子,黄金荣能,十万青帮弟子不是白叫的。黄金荣在上海滩呼风唤雨,此时的张啸林和杜月笙,一个是刚刚在老家浙江杀了人逃至上海滩避难,另一个现在刚刚在黄金荣手下做事,还没得到重用,因此上海滩表面上的大佬是洋人,江湖上的大佬就是黄金荣了。 但是黄金荣根本连见都没见,张弘扬倒也知趣儿,没再去拜访,但是礼数还是到了,青帮的人见他的礼数到了,倒也没有去难为他。张弘扬立即在上海开了一家华兴销售公司,将华北华兴的推销拓展到上海来,公司办公地点就在青浦。其实华兴集团在上海有公司,张弘扬这么做,无非是想先后个合法的外衣,然后做其他的事儿。与此同时,他大量购买租界内的房产地产,五十万美元转手huā光了其中的四十万。张弘扬瞧准的是房地产市场,但是房地产市场大部分被犹太人占据,为了让自己手下的房地产升职,张弘扬虚构上海镇守使杨善德私下与英法达成协议,将某片地区划分为新租界。 小道消息往往比正式消息更加令人信服,加上杨善德这些ri子与各国在此的外交官来往不断,更加令本地居民确信,杨善德果真要出卖土地。杨善德连忙辟谣,可是越辟谣,这消息传得越厉害,张弘扬旗下地地价大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