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37章 种大烟解决财政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37章 种大烟解决财政

而恰在此时,欧洲战争爆发,许多犹太人遭到各国zhèng fu的迫害……尽管欧洲各国战争,但是对于犹太人的迫害却没有停止。上海来了许多犹太商人之后,导致上海滩地价激增。这些犹太人也到张弘扬手下土地处购买房产,既然洋人都来这里购买,更加让上海的富家翁们确定这里即将被划分为新租界。张弘扬趁机高价卖出土地,并且将赚来的钱陆续投资在股票中,他投的是军需品物资材料。尤其是化学材料,他购买的更多。尽管股价已经很高,但是他仍旧坚持投入。一些犹太商人也笑他傻,哪有跟风跟高的。 哪成想到,一九一五年底,欧战各国居然开始使用毒气弹,化学品材料大涨,张弘扬赚了个盆盈钵满。许多商人见这姓张的广东人居然如此能赚钱,纷纷前来取经,张弘扬倒也没有私藏,便分析起来欧战有多激烈,材料军火等等一切有多多赚钱。又说,没看到现在全国都在抵制ri货,但是ri本人反倒是越来越有钱,那是因为ri本人把东西买到了欧洲,没了中国这个市场,ri本人开拓了一个更大的市场。 众商人听着张弘扬说得有些道理,又得知他的后台是美国人和尚武将军王茂如,前一个是世界列强,后一个是最近号称南蔡锷北尚武的大军阀,怪不得这张弘扬如此能耐。而黄金荣知道后。这才找请张弘扬过去一叙。张弘扬倒也没有拿捏,以晚辈礼,拜了黄金荣的一个师弟为师,也加入了青帮。既然是青帮的人,那就一切好办了,本来一些青帮的弟子还打算敲敲竹杠,此后也免了。倒是真有不怕死的,被他身边的卫兵打死,那些人凶得很,一直追杀到人家家里。把所有人斩草除根这才罢手。张弘扬连忙前往青帮总坛解释,这些保镖是尚武将军为了怕自己受害特地派来保护的,一个个都是军队作风,不死不休。 青帮的人吃了一惊。还不死不休,有不怕死的又去敲诈伏击,又被追杀,跑到黄金荣这里求情,看在黄金荣的面子上张弘扬让卫兵罢手,这才平息了一场纷乱。当然,张弘扬是来求财的,又是来抢码头的,那些卫兵也是派来保护他的安危,而不是替他出风头的。张弘扬自然是知道轻重。又和许多商人联合,推动股票,让股市大涨,然后抛售,一来一回,倒是又赚了许多。 可能是赚得太多了,倒是引得革命党人化缘,尤其是那些革命党人流传着王茂如yu带兵南下的谣言,让民党的人更加兴奋。张弘扬赶紧低调起来,他敏感地感觉到。要出大事。果真,袁世凯一命呜呼之后,上海风云突变,城头变幻大王旗,更多人跑到租界寻求僻护。张弘扬早早地在靠近租借的地方购买了大片土地。修建高墙,倒是让靠近租借的这些土地成了一片片城中之城。又是让他赚了许多。 张弘扬得知王茂如当了督军,赶紧做好最后一次出手,待着两百五十万美元跑回大本营。本地倒是流传了许多这张财神的传说,让这个喜欢冒险投资,对金融特别敏感的华侨打响了名声。张弘扬倒是得了个雅号,小财神,遥指北洋zhèng fu的梁财神。 王茂如问最后一笔赚了多少钱,张弘扬说赚了二十五万美元,折合大洋百万,王茂如吃惊道:“怎么这么多?还是买卖股票?” 张弘扬道:“不是,是和师叔黄金荣合伙贩卖烟土,将大烟买到南洋,这才赚的多一些。”王茂如没有假惺惺地说什么烟土害国,国人如今养成了抽大烟习惯,你不去赚这钱,自然有人会去赚。装清高固然赢得掌声,然而此时需要的不是掌声,而是利益。就像蔡锷一样,去zhong yāng任职,固然得了好名声,然而却被袁世凯把握的死死的,只好趁着生病才能逃走。也就是因为耽误了治病,蔡锷落下了病根,才英年早逝。 “烟土生意,居然如此赚钱。”王茂如不禁感慨一声,又笑道,“你既然拜了黄金荣的门子,自然通过他能做好烟土生意了,这样,我在呼伦贝尔也有一些烟田,种了一些大烟,你也负责脱手。” 张弘扬微微有些诧异,原来大帅也种了大烟,怪不得自己提起贩卖烟土大帅不反对,原来正主在这儿,便问:“大帅,咱们种了多少?收成能有多少?” 王茂如道:“我对种大烟不了解,这些都是禁烟局局长浦纳负责的,你只负责销货就行了。” “是。”张弘扬瘪嘴道,“秀帅不说实话,我怎么卖?要是秀帅只种了一百亩,便有一百亩的卖法,卖一千亩有一千亩的卖法,一万亩有一万亩的卖法。”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好好好,你这张伶牙俐齿,不愧是广东佬。今年是咱们第一年,暂时就开垦了差不多一万亩。” 张弘扬张大嘴巴,叫道:“多少?一万亩?” “废话。” 张弘扬眯着小眼睛立即计算了起来,他在与黄金荣等青帮贩卖鸦片的时候就知道,一亩大烟田刮出来的烟膏能赚五十两银子,折合现在的大洋是九十块大洋钱,这只是大烟膏的钱,大烟的壳子,烟叶,烟杆,还能买到三十块钱,也就是说,一亩大烟一年能赚一百二十块钱。那么一万亩就一百二十万。当然,这一百二十万还要去掉人工费,消耗,以及物价的涨跌,最终一万亩能赚一百万大洋。心中计算好了之后,张弘扬道:“这大烟赚钱,既然黑龙江省地广人稀,赚的更多,一亩地能赚一百二十块大洋,其中烟膏能赚就是块,烟叶烟壳子烟杆能卖三十块钱,当然,去掉人工费和其他损耗消耗,一亩大烟地能赚一百块钱。一万亩地,能赚一百万元。大帅若是再开垦一些,开垦五万亩地,那您的军队就不愁财政了。” 王茂如知道种大烟赚钱,只是不知道能赚多少钱,一亩地一年除了人工费和消耗居然能赚一百块,整个黑龙江能开垦多少土地?后世的黑龙江有一千一百多万公顷耕地,换成亩,一公顷是十五亩,那就是一亿六千五百万亩地,每一亩都种大烟,那就是……一百六十五亿大洋……得,赶紧收回美梦,若真是都种了大烟,钱是有了,但是人都饿死了。而且后世那种过度种植,几乎毁掉了黑龙江生态环境。 去掉脑海中那不切实际的幻想和感慨,王茂如哈哈一笑道:“倒是没想到种大烟这么赚钱,这样,明年咱们把大烟田的量增加一点儿,采取机械化种植,你呢,就负责销售,用咱们机械化大烟田打败什么川土,云土。” “增加一点儿?是……多少?”张弘扬对钱比较敏感,增加一亩可是多赚一百块钱啊,这个广东人cāo着不熟练的儿化音问,声音非常怪异。 王茂如略微考虑了一下,说:“增加到十万亩,也不要太多,太多了会冲垮烟土市场,烟土价格掉价,咱们又该赚不了多少了。” 张弘扬张大嘴巴半天才反应过来,不禁吓得坐在椅子上感慨。看看,人家这才是做大事的人,这哪是增加一点儿啊,这是翻了十倍啊。 王茂如问道:“对了,小财神,你知道雪茄怎么做吗?” “什么是雪茄?”张弘扬奇道。 “就是cigar。” “cigar我知道。”张弘扬道。 “咱们用大烟叶子做雪茄怎么样?”王茂如问询道。 张弘扬张大嘴巴,半响才说道“大帅,大帅莫非是想用大烟叶子做cigar?” “怎么不行吗?” “不是不行,就是……cigar的真正制作材料不是鸦片叶子,是烟草叶,用鸦片叶子会不会死人?”张弘扬问。 “试一试,不行的话再换嘛。”王茂如笑道,张弘扬挠挠头,这大帅的想法还真是天马行空,用鸦片叶子做cigar,这算是废物利用了。 说完大烟的事儿,张弘扬又说:“我在上海的时候原本准备收购一些上海的工厂,但是我感觉那些工厂都设备老化严重,而且都是适合南方气候的企业,不适合北方,我怕即使工厂搬迁也会水土不服。因此只是选择xing收购一些工厂,针织工厂一家也没有购买。” 王茂如点头,说:“你考虑的周全一些,毕竟上海的工厂也是和当地环境结合的。” “所以我自作主张,购买了一些机器,而且我还买下来江南制造局的一些家什。”张弘扬偷笑道,“这江南制造局自从民国之后就一ri不如一ri,倒是官员越来越多,工人越来越少。官员还时常欠薪,就更别提工人了。我就委托青帮的人去说和,将他们制造75毫米克虏伯野炮的工人,技师和设备都一股脑给挖来了。”王茂如很是惊讶问他难道江南制造局的官员就放任人才流失? (我说兄弟们,难道就这么放着月票吗?赶紧投出月票,别客气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