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38章 **官袁克定(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38章 **官袁克定(求订阅)

听到王茂如的问话,张弘扬笑着解释说道:“他们倒是真不想放人,可是江南制造局如今只能生产步枪和子弹,造炮的人天天待着,没有工作,没有工作就拿不到薪水,拿不到薪水人家自然不干。所以这造炮的车间早就跟制造局的管事们有争执了,我这一去,不但把人拉走了,还把设备也买了回来。如今他们正在火车上呢,没有我快,我估计半个月之后才能到。” 王茂如用力拍在他的肩膀上,差点把张弘扬拍趴在地上,他一米八多的身高,一百六十斤,张弘扬才一米六五,一百斤不到,哪能经得起他的一巴掌,没趴下就好不错了。王茂如连忙扶住他,笑道:“我得苍楚,如得张良张子房啊!” 张弘扬一脸高兴被夸赞,未几,问道:“张良是谁?比我厉害么?我的认识认识,怎么我在美国没听说过这个人?” 王茂如一脸黑线,道:“你该多读读书了。” 视察完军队之后,虽然觉得黑省兵强马壮,但也发觉了许多不如人意的地方,如炮兵太少,大炮太少,炮兵训练不足。王茂如对大炮自然是无比渴望的,如今自己的军队的大炮虽然号称是两百门,可是其中速shè炮,炮击跑,野炮,山炮,还有十门老式发shè实心炮弹的土炮,据说还是康熙年间萨尔浒战役的时候从南方运过来的,刚运到龙江府萨尔浒战役就结束了。这些大炮杂七杂八混在一起。就组成了第十炮兵旅。王茂如视察了一圈哭笑不得。让人将十门大土炮抬走,还不如炼铁化成钢做钢盔好。 他一直忙着没时间去把jing力放在生产大炮上,可是现代战争打得就是大炮,俗话说枪炮一响黄金万两,万两黄金之中百分之九十都是花在了大炮上。一发最便宜的ri式75mm野炮炮弹的价格是四十五块大洋,千发子弹二十五块大洋,而一块大洋的购买力相当于2012年三百块人民币,可想而知,王茂如这些年花了多少钱。 张弘扬的收购江南制造局火炮制造所之后,给了他一个意外惊喜。倒是让他兴起了建造兵工厂的想法。方宏信发来的三条步枪维修线如今还在军械库中,为什么不建立一所兵工厂? 想到兵工厂,王茂如叫来祝永泉,笑道:“我准备以黑龙江枪炮局为基础建立一所兵工厂。生产步枪,子弹,野炮,山炮,迫击炮,以及炮弹。” 祝永泉笑道:“大帅,你也终于认识到了这枪炮一响黄金万两了?这些年来大帅耗尽自己的财力建造这支部队,可大帅,军队是个吞金兽啊。别说别的,就是这枪炮的消耗。我看着都心疼。咱们的军队为什么打许兰洲如摧枯拉朽,道理很简单。咱们军队所有士兵都有超过一百发子弹的实弹shè击经验,咱们所有士官都有过杀人经验。谁能像大帅一样,用炮弹训练炮兵?我问过许兰洲的士兵,平均一个人身上才五发子弹,还是临打仗的时候每个人才发了二十发子弹。” “是有点吃不消了啊。”王茂如伸着腰苦笑道,“这兵工厂我准备建在齐齐哈尔,齐齐哈尔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我要在这里建一所兵工厂,一所全中国最大的兵工厂。”在他心里这兵工厂肯定是建在齐齐哈尔。而齐齐哈尔也是后世东北的一处重工业基地,随着市场经济改革,齐齐哈尔重工业的影响才逐渐消退。 王茂如又道:“参谋长,你帮我参谋一下,这个兵工厂交给谁才能更好。参谋一下,如果咱们有人有这份能力。就在军队中提拔,要是别人有着能力,就去挖人。总之,我要找到这样的一个人,我能放心地把我的兵工厂交给他。” 祝永泉点点头,了记于心。 今天的事儿实在是太多,早上的时候唐绍仪刚刚到来,晚上的时候,袁克定一家人坐着晚班车又坐最后一班列车来到齐齐哈尔。王茂如没法帮他安排盛大隆重的欢迎仪式,只是带着几个亲近手下来到车站将袁克定接来。 “秀盛。” “大公子。” 两人握住双手,不禁都是一阵唏嘘感慨。 别说几年前,就是几个月前,袁克定还是太子爷,还是模范军的训导长,还是中华帝国的继承人,可如今呢?袁克定可算是落架的凤凰不如鸡,称帝委员会解散了,所有一切有关帝制的活动都解散了,为了做太子,袁克定又卸职了所有zhèng fu任职。袁世凯一死,可倒好,袁克定是什么官都没了,只剩下身边一大家子人。谁都敬着他,可袁克定也知道,谁都没把他当回事。 段祺瑞新组建zhèng fu,袁克定眼巴巴地坐在家里等着段祺瑞来送聘任书,可是等到八月一ri新zhèng fu成立,要员任命结束,段祺瑞只在治丧的时候来过袁家,还是为袁世凯送殡。往ri那些zhèng fu旧僚一个个也对他表面恭敬,实则闭门不见。袁克定哪受得了这个落差,他一身本领因为身份问题而无处可用。 “秀盛,还是你啊。”袁克定一声叹息,道尽了人世间沧桑冷暖。 王茂如道:“大公子,你永远是我心中的大公子。” 袁克定摇头,道:“秀盛贤弟,别说大公子了,这个名字让我一辈子只能做个公子爷啊,可如今呢,公子爷一直都是公子爷。我不愿再当这个公子爷了,秀盛,这样,你叫我云台兄。” “这……不合适。”王茂如惶恐道。 袁克定道:“秀盛,你这是要赶我走啊。” 王茂如道:“这……成!”他拍了一下自己后脑勺,又道:“云台兄,若是你信得过我,就暂住几ri,我yu请云台兄担任黑龙江官一职,兄定要帮我。” 袁克定见到王茂如眼中的真诚,哽咽道:“老弟以诚待我,为兄必定尽一身所学帮助老弟做好这个官——老弟就不怕因为我怀了你的名声?” 王茂如奇道:“云台兄何出此言?先总统待我如子侄一般,兄待我如亲人一般,我王茂如若是对兄有半分不敬,就让我天打五雷……” 袁克定忙拦住道:“贤弟,贤弟,我相信你。” 王茂如冲魏东龄使眼sè,魏东龄道:“大公子,请,大帅已经备好酒肉和休息地方,请大公子一家人稍作休息,明ri为大公子到来举办接风宴会。” 袁克定倒是摆摆手,道:“秀盛,宴会就不必了,再大的场面我也见过,再大的我也风光过了,够了,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个法官罢了,尽我一身所学。以后别人提起我,只会说袁官,不会叫袁大公子。” 王茂如敬服道:“云台兄,既然有心做个名垂千史的法官,我便也不整那些虚套的了,只是这法官和法院系统一些还不完善,云台兄休息几ri之后,必定要承担起更大责任。” 袁克定道:“自己兄弟,就不提辛苦了。” 当晚袁克定携四个妻子住在了督军府,次ri的时候,魏东龄已经帮袁克定家人买了一家四进四出大宅门送给袁克定,做了新的袁府大院,袁克定也要忙着。只是袁克定想要低调一些,可他的身份摆在那,在北洋的地位也摆在那,一时之间许多本省名人前来拜会。袁克定正在收拾房子,这许多拜访者却也接待不过来,只能无奈举办了一个小型的酒会。 副省长徐鼐霖,省议会议长孙兰升,副议长刘瑞,议员李国荆、杨国瑞、陈福龄,农会会长徐安成、副会长郭相维,木兰知县于驷兰,渔牧厅长袁毓麟,交涉员张庆桐,民党议员周天麟,士绅刘坦,徐安成、梁声德、金兆庠等人,甚至连吉林督军孟恩远也派吉林巡政使郭宗熙前来道贺。唐绍仪的到来,也没有这么多人前来祝贺,反倒是一个落魄的北洋大公子,倒是引得全省人来拜会。唐绍仪心里不是滋味,王茂如心中暗笑唐绍仪也是有攀比心的。 祝永泉找好了一个兵工厂厂长人选,这人是北洋zhèng fu陆军部参谋处高参韩麟chun,他是ri本士官学校中国学生队第六期炮兵科毕业。1908年毕业回国任清zhèng fu陆军部军械科科员,因发明“韩麟chun式”步枪升为军械司司长,又由司长而升为陆军讲武堂教务长等职,旋任陆军部参事。如今段祺瑞担任总理兼陆军总长,任用亲信,韩麟chun收到排挤,可以一用。王茂如立即着手,派张奎安去běi jing请韩麟chun来黑龙江,担任黑龙江省陆军参谋处参谋,军械处处长,北方兵工厂总办,备以厚礼虚位以待。 只是现在将主要建设本省的主要能量放在呼伦贝尔还是放在齐齐哈尔,到成了王茂如心中最大的难题。 齐齐哈尔地理位置好,面朝松嫩大平原交通便利,地理位置十分优越,铁路,船运,公路交通便利,加上东北粮仓之称的嫩江平原,可以说这是一块王气之地。但是呼伦贝尔是自己起家之处,有绵绵的大兴安岭做屏障,有广阔的蒙古高原做发展,在那建立重工业基地更加保险。而且ri后与ri本人对峙,自己便是再受损,也能凭着呼伦贝尔之地保住火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