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39章 日俄态度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39章 日俄态度

一个地方占天时,一个地方占地利,两个都发展的话也不现实,这黑龙江本来经济就不发达,若是分散了,更加难以崛起。 带着个这疑问,王茂如找来楚庸问询。楚庸如今已经是省规划厅副厅长,二十七岁成了副厅长,也是年纪轻轻就青云直,楚庸感慨自己真是跟对了人。这规划厅正厅长是省里的老官吏了,还是民党的老人,资历足够但能力平平。自从省zhèng fu改组为二十四个厅之后,也有原来的老衙门调到如今的这个规划厅。老厅长岁数大了,也不懂城市规划,便制作一个哈哈儿,点头厅长,所有大小事都交给了楚庸。楚庸也是年轻力壮,明知道这老人是把任务责任一股脑推给自己,准备看自己出丑犯错。但楚庸心里清楚,便是出了错,自己也是最早跟王茂如的人了,肯定也是没事儿,反倒是这老头干不了几年便退休了。 楚庸听完王茂如的犹豫不决,笑说:“放在两处各有利弊,看大帅怎么想了,大帅的志向是东四省还是外蒙?” 王茂如倒是好奇,楚庸怎么知道自己打外蒙的主意,便问他是怎么猜想的。 楚庸嘿嘿一笑,胸有成竹地说:“马州长去年曾经和我说过大帅要建铁路,在呼伦贝尔建立三条纵贯东西南北的大铁路线,分别向南向北向西。向南向北可以理解。但是向西就只能说明大帅一心想夺回外蒙,用铁路将内外蒙古连接起来。” 王茂如连说狡猾狡猾地干活,楚庸继续说道:“大帅若是想争夺东四省,重工业基地和兵工厂自然是建在齐齐哈尔好,若是目标外蒙,那建在呼伦更好。我得建议是建在齐齐哈尔,这里远离俄国人干涉势力,最容易发展起来。目前为止,大帅想要夺回外蒙,除非俄国被德国打败。可是欧战正酣,到底谁会获胜还真是未知数咧。” 楚庸自然是不知道俄国会发生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说实话,就算是推动俄国革命的德国和ri本。也不会想到他们推动的这场革命,会给世界带来如此大的改变。如今全世界范围内的工人运动如火如荼,可以说,争取权利,争取平等,争取利益成了时髦话题,全世界年轻人都在追逐这个理想国,布尔什维克的理想主义。当俄国布尔什维克夺权之后,全世界工人阶级弹冠相庆,这才引得各个国家重视起这个他们之前丝毫不在意的势力。而这个势力如同癌细胞扩散一般。蔓延全世界,给了全世界普通人一个方向。 到底选在呼伦贝尔,还是选在齐齐哈尔,选呼伦贝尔,要外蒙,选齐齐哈尔,要整个东北。要外蒙,自己便是开疆辟土的英雄,要东北,将来有机会跟张作霖争一争那东北王。若是自己成了东北王。确保东北没有被ri本掠夺,那么ri本极有可能将未来战略方向转移到——苏联!对,让逼迫ri本只能面对苏联!张作霖为什么会失败,因为张作霖希望统一中国,率领二十万大军出关。王茂如不喜欢打内战。若是自己做了东北王,绝不会在背后利刃在侧之际。贸然出关争夺全国。血的教训,血的教训啊。作为穿越客王茂如绝不会犯老张的错误。他考虑十几分钟,左右摇摆权衡利弊,才断定道:“就建设齐齐哈尔。以后齐齐哈尔就是重点发展地区,咱们的重工业基地,一切建设围绕着齐齐哈尔开展。楚庸,你现在为齐齐哈尔规划一下未来发展的道路,当然,现在第一件事就是找一块风水宝地,做兵工厂的厂址。” “是。” 忙碌了一天之后,晚上王茂如还要陪同唐绍仪就餐聊天,唐绍仪得到王茂如的承诺寒暄几ri之后便告辞了。 而王茂如虽然每天都会收到玉琢与玉蝉的电报请他回呼伦贝尔,却不能回家探望妻儿。因为他这个督军虽然得到了北洋zhèng fu的认可,却还没有得到俄国人和ri本人的认可。按照俄国人的傲慢个xing,自然是等着他前去拜访,ri本人的势力暂时没有涉及到这里,顺序放在之后。 王茂如让人准备好礼物,亲自前往滨江府中东铁路局去拜访中东铁路局局长霍尔瓦特。 霍尔瓦特,全名为狄米特里?列奥尼德维奇?霍尔瓦特。出生于俄国乌克兰的波尔塔瓦省克列明楚格市一个旧贵族家庭。1878年于尼古拉耶夫斯克工程学校毕业后,被派到作战部队担任少尉。参加了俄土战争。1885年被派到中亚地区修筑外里海铁路,以后任中亚和乌苏里铁路局局长。因其妻母与沙俄皇后有亲属关系,受到重用。1903年7月,中东铁路正式通车后,被沙皇任命为中东铁路管理局局长兼中东铁路护路军总司令。开始为上校军衔,后晋升为中将。任职期间,在中东铁路附属地内建立民事行政机构,即实行所谓自治市制,1908年在哈尔滨成立了自治会和董事会,把哈尔滨和中东铁路附属地变成沙俄的殖民地。 霍尔瓦特贵为俄国贵族,自然保持着俄国人的高傲态度,不管你中国人是皇帝还是军阀,在我大沙皇俄国面前,统统什么都不是。他与俄国驻中国大使库朋斯齐两人关系不好。库朋斯齐出身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接受高等教育,通过努力奋斗熬上来,是典型的政客出身。而霍尔瓦特则是贵族出身,一支从事军职,是军人出身。也因此,两人关系不好,相互看对方不顺眼。 王茂如拜访,递交的是库朋斯齐的介绍信,这倒好,霍尔瓦特不见。王茂如也生气了,如今我贵为一省之督军,你还这么牛气,牛气什么,转身便带队离开滨江府了。 “傲慢的中国人!”霍尔瓦特知道王茂如返回之后,大怒道,也不知是谁在傲慢。 俄国人傲慢,倒是ri本人狡诈,ri本方面,居然派遣了ri本陆军部高级参议对俄全权特使荒木贞夫少将。 这荒木贞夫就是使ri本由帝国转向军国最大的推手,他同时也是俄国问题专家,不过他不支持ri本关东军对张作霖动手,认为应该蚕食奉军,而不是激怒奉军——事实上,若不是张学良不成气候,关东军的鲁莽几乎让ri本参谋部的先满洲后中国的计划泡汤。荒木贞夫是一个战略家,同样也是一位yin谋家。他保持着ri本人从唐人学来的礼貌,在与王茂如见面时,彬彬有礼,说话客气,同样对王茂如的书籍和诗歌表示极高的赞赏。而且荒木贞夫对王茂如在阐述ri本发展的看法,进行了讨论,并且就王茂如提出,ri本想要发展的方向进行了请教。 王茂如自然是不会让他们攻击中国,便祸水东引,道:“ri本想要发展,可以派兵攻占澳大利亚,新西兰,爪哇,这三处,澳大利亚人口是ri本的五十分之一,军队是ri本的三十分之一,海军甚至是ri本的百分之一!不,何止百分之一,甚至是ri本的两百分之一!而澳大利亚的领土呢?澳大利亚领土面积是七百六十一万平方公里,澳大利亚百分之八十的领土是草原,而矿藏是全世界储量最丰富,最大,也是最全的。并且澳大利亚还有ri本发展最缺乏的石油和煤矿,这一点,实在是让我都忍不住动心啊。” 荒木贞夫惊道:“澳大利亚有石油?” 王茂如反问:“难道将军不知道澳大利亚有上亿立方米的油田吗?将军可能不知道,我在美国的第一桶金,就是挖油田?我派遣手下员工,全世界寻找油田,结果在澳大利亚发现了一出巨大的油田……” 说到这,王茂如便不再说了,荒木贞夫忙追问:“这是……真的吗?真的吗?” 王茂如错开话题,道:“将军,喝酒喝酒,为了中ri两国一衣带水的邻居,为了两国的友谊,喝酒喝酒。” 荒木贞夫哪还有心思喝酒,如今石油是液体黄金,ri本不产油,而ri本的汽车,轮船,尤其是油轮已经发展起来,油轮的军舰虽然技术不完整,但是ri本有识之士认为,油轮取代煤轮是迟早的事。只是ri本不产油,而中国——更是不产油,朝鲜——还是不产油。得知澳大利亚还有未开发的油田,荒木贞夫岂能甘心,但是却看出来,王茂如这是要以信息做筹码,来换取ri本的支持了。 荒木贞夫代表ri本方面恭喜王茂如担任黑龙江督军之后,便返回了关东州(大连),这次初步会晤,也让ri本人对王茂如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们也开始了犹豫,到底是投资给一身匪气的张作霖,还是投资给胸怀兵甲的王茂如。 张奎安带着韩麟chun返回了齐齐哈尔,这聘请韩麟chun竟然极为顺利,原来韩麟chun早就瑞皖系要员徐树铮不满,徐树铮以明升暗降的方式让他由军械司司长升职进入参谋部任参事。韩麟chun担任军械司司长仅仅半年,袁世凯一死,自己便跟袁克定一样,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了,他心中岂能服气。这次来齐齐哈尔,也是同样看到了王茂如能容袁克定,对待北洋旧部一如既往,便放弃了少将参事,来齐齐哈尔一展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