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40章 让步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40章 让步

韩麟chun放弃běi jing高官来到地方任职,看重的就是实权,那些虚位对他来说,真是一点用处也没有。而且徐树铮对他也是排挤和打压,让韩麟chun对在zhong yāng能否继续下去产生了疑虑。尤其是徐树铮枪毙了,几个反对他的军官之后,更是让韩麟chun胆寒,继而辞职返回东北老家。在张奎安巧舌如簧之下,韩麟chun立即答应了聘请,来到齐齐哈尔。 此人知晓军事,军备,实乃大才,王茂如立即委任韩麟chun为黑省北方兵工厂总办,黑省陆军军械处处长,边防军北方军区高级参谋,负责督办北方兵工厂。 不过韩麟chun还是知道进退,他初来乍到,若是冒然担任军械处长一职,那原处长米少柏将置于何处,便只担任了军械处副处长和兵工厂总办。韩麟chun笑说这北方兵工厂名字普通,王茂如便说要么芳辰兄你提一个名字?韩麟chun想了想,道:“大气,秀帅做事大气,这兵工厂名字也要大气,就叫东北第一兵工厂。”王茂如哈哈大笑,道:“你这么名字也不咋地,不过也好记,就东北第一兵工厂。” 其后王茂如又派张奎安做全权代表来到中东路司令部谈判,霍尔瓦特派自己的秘书的秘书去谈判,以表示对中国人的蔑视。 虽然他们派遣的是秘书的秘书,但这人也代表俄国人的态度,俄国人支持的许兰洲倒台了,并且一败涂地,但是俄国人的利益与许兰洲签订的一切条款不希望更改,而且还要增加了扩大车站范围,保护在黑龙江内所有外国人。张奎安自然知道王大帅对这帮老毛子气得不行,自己也答应不了啊,于是说自己虽然是代表,但是也不能全权负责啊,下次会议再谈。这次会面又不了了之。 王茂如也觉得自己不应该跟老毛子搞得关系过僵,但是老毛子欺人太甚,期间发生了哈尔滨印度保安枪击中国人事件。倒是引得哈尔滨大罢工,抗议外国人枪杀中国人,哈尔滨jing察与印度保安发生枪战,双方各有死伤。王茂如立即让罗浩派遣手下支援哈尔滨jing察。罗浩派遣高建瓯的人马,前往哈尔滨刺杀印度保安,并纵火焚烧了雇佣印度保安的英国公司,引得英ri俄三国抗议。不过此举倒是大涨了人心,从此之后。外国保安再也不敢随意殴打中国工人了。 为了缓和与俄国人的关系,王茂如不得不亲自前来,拜访霍尔瓦特。为了缓和与中国的僵局,尤其是和这位黑龙江省督军的关系,霍尔瓦特这才与王茂如会面。 霍尔瓦特的意思是,保持现在的状态,以前与许兰洲签订的协议,暂时不变。并且要求黑龙江军zhèng fu偿还欠俄国的钱。这钱是他们借给许兰洲对付王茂如的。此时偏要王茂如偿还,倒是气得王茂如几乎敲桌子。问了一下多少钱,是五十万卢布,此时卢布贬值厉害,五十万卢布只有十万大洋,王茂如一挥手。说:“这钱我立即还。”十万大洋也不多,虽然憋气。但王茂如还是还了。在还给俄国人金钱之后,王茂如将抵押收回。趁机争取说自己要整顿全省治安,打击犯罪与土匪,希望俄国人留在驻地,如果擅自外出受到袭击,自己很难办。霍尔瓦特说我们俄国人以客人身份受伤,你们zhèng fu怎么能不管。 王茂如说道:“既然是客人,就不要佩带枪支出门,我希望在黑龙江的外国人,出门的时候不要携带枪支,以免受到土匪的觊觎。如果因为配枪遇到土匪,我zhèng fu是不予理会的。”霍尔瓦特对中国人的武装力量很是轻蔑,冷笑说:“中国土匪吗?不堪一击。”便答应了这一条要求,之后才后悔起来,这中国的“土匪”真他娘的厉害啊。 除此之外,王茂如与霍尔瓦特还达成了一些列协议,约定了江北(松huā江以北地区)地区暂时不得驻军,但可以入住jing察部队,以及在齐齐哈尔,萨尔图,安达,呼兰,博客图,海拉尔等地开办俄国ji院,中国士兵在解除武装之后可以随意进入piáo窃,并规定了ji院的税收政策,由双方收税平分等等。同时,王茂如也收回了非传统地区驻军权,例如一些金矿等地区,也被收回。这倒是很让王茂如意外的,居然能把金矿收回来,不过魏东龄打听之后才得知,这几处金矿已经开采殆尽没有价值了。 而另一边ri方代表荒木贞夫,乘坐火车回到大连关东军大本营之后,立即将消息与关东州总督中村觉各位高参进行交流。 这中村觉1874年2月入陆军兵学寮(陆士前身),1875年任陆军少尉。西南战争编入征讨别动第2旅团,参谋本部管西局员,步兵第10联队大队长,参谋本部第2局员,第1师团参谋,陆大教官,第5师团参谋,东宫武官,甲午中ri战争任大本营侍从武官,侍从武官,步兵第46联队长,东部都督部参谋长。1899年晋升陆军少将。台湾总督府参谋长,步兵第2旅团长,ri俄战争率部编入第3军出征,参加南山战役,旅顺攻略战。教育总监部参谋长,第15师团长,1907年他被封男爵,然后一路担任侍从武官长,东京卫戍总督,关东都督。1915年担任陆军大将,军事参议官。 他不是萨摩藩出身,在军中出头非常困难,这人能够屡次晋升全凭着自己一身勇敢。ri俄战争时他带着部队围了旅顺,攻了两次没攻下来,伤亡惨重。这位急了眼了,不顾自己是少将旅团长,亲自率3000名敢死队冲上了前线!并且宣称谁敢后撤就地处决!他自己十分英勇,尽管也受了伤,但却因此而一战成名。本来像他这样非萨长藩出身的人是很难成为大将的,但他却凭借自己的勇敢而成为了大将。 中村觉与荒木贞夫商议之后,又将消息汇总报告给了ri本参谋本部,参谋本部也拿不定主意,有人提出不如将这两人都杀了算了,继续让东北处于一个无序的状态,不过这个建议很快被否决了。特别顾问号称间谍王的前关东都督福岛安认为,此时的东北非但不能乱,还要尽快统一以此能够对抗外界势力干涉。否则中国总理段祺瑞将会趁势将东北收入囊中,段祺瑞定东北之后,则中国有武力统一的危险。至于暗杀的方式,关东军几次暗杀张作霖,都被张作霖幸运躲过。而王茂如则像一只狐狸一般狡猾,没有一个准确的行为和习惯,行军的时候,至少带一个连的jing卫,这还是在自己的地盘上,要是出地盘,他身边更是至少带一个旅的士兵,真是怕死之极。 也正是王茂如的怕死让ri本参谋部一致认为,与其让一个亡命的胡子做代理人,不如让那怕死的文人来做,这样以后可以用威胁或者利诱等手段将这个文人制服。ri本人也不傻,他们也知道,自古以来文人总是骨头最软的。比起胡子张作霖,ri本人认为文人王茂如出身的军官的骨头没那么硬。 当然,是投资给王茂如还是投资给张作霖是一个大问题,而且王茂如掌握了石油信息,澳大利亚真的有储藏量巨大的石油吗?ri本又派遣了冈村宁次,光内光政,小矶国昭三位情报高手,前往黑龙江调查王茂如的一切信息和资源,同时辅助关东州情报部,对黑龙江陆军进行渗透工作。 一只黑手,正逐渐向王茂如靠近,而王茂如却浑然不知。 此时王茂如处理完俄国的交涉之后,回到齐齐哈尔,齐齐哈尔的改革也迫在眉睫。 zhèng fu部门增加,分类更清楚,但是一些人手中的权力也更小了,有的人联合部分议员反对王茂如残暴统治。这点让王茂如很是生气,限制你的权力就是残暴统治吗?既然你说我残暴,我就残暴给你看。他令情报处行动组对这几个叫嚣的议员,给予人道毁灭,制造交通意外,或者其他意外,死了几个人之后,省zhèng fu之中反对的声音才消失。 当然,怀疑还是有人怀疑的,只是谁敢明着说呢?难不保自己也出什么意外啊。 安定了zhèng fu之后,王茂如再度在军队中视察好,并且对军士军官寒暄问暖,与士卒同吃同练,让新兵们很快对这位督军大人产生好感。王茂如倒不是表演,他最担心的就是军士们对上司的迷茫,到底自己听谁的,是听班长的,还是连长,还是营长,还是谁?王茂如走了一圈军队,让军士们知道,原来自己吃的,喝的,穿的,用的,都是督军王茂如给的,自己的大佬是督军王茂如。 全部巡视完军队之后,王茂如这才放下手中的一切赶紧返回呼伦城。他对于霍尔瓦特的傲慢,早已经记恨在心,就等着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送来全世界大解放了。大解放是对俄国人解放,俄国人你们闹得越厉害,自然我们获利就越多越大。王茂如心里已经想着将来俄国人会怎么求着自己的了,此时先记着这个仇,等到明年你们二月和十月革命的,咱在秋后算账!其后还得乘坐着俄国人的火车,从滨江府(俄称哈尔滨)北上直接返回海拉尔,接下来骑马回到呼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