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42章 胜福逼婚(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42章 胜福逼婚(求订阅)

ps:感谢书友们的支持卷三千古奇功第242章胜福逼婚东蒙古贵族,前呼伦贝尔副都统胜福知道王茂如回来了,躺在病床上让贵福去请他来,说要交代点临终遗言。王茂如吃惊说胜福如何已经到了临终了,便赶紧赶来。到的时候,见到这个蒙古老人居然已经枯瘦得如一具干柴,问怎么才半年未见,胜福病成这样? 贵福如实回答说,阿爸胜福一直身体不好,担任呼伦贝尔副都统的时候就已经强自撑着,卸任了之后又担任议长,事情更多,但是老爷子有蒙古人的那种热情和实在,便继续干了半年,直到晕倒。找到俄国人的医生来看,说老爷半已经是肝病晚期了,只能再活半年,如今的光景,也是等死。这两个月,病情更加重了,时而清醒时而昏迷,痛得受不了只能靠吸食大烟维持。 王茂如听后叹了口气,这就是退居二线的干部的通病,在任上的时候,什么病都没有,一旦卸任,什么毛病都有了。胜福病重,也跟被自己赶下台有关,走过去握住胜福的手,这只是个老人,而不是那吃茶东蒙的胜福王爷了。 此时老人忽然醒了,看到是王茂如,先是疼了一下,挣扎着要做起来,下人们忙伺候着他,胜福说:“大烟。”下人们便点着了大烟枪,伺候到他的嘴边,胜福靠着床,狠狠地吸了一口大烟,这才舒坦下来。 “督军大人吉祥,老朽不能请安了。”胜福这才说道。 “王爷仔细身体啊。”王茂如违心地说。 胜福苦笑一下,道:“油尽灯枯了,注意什么啊,我都活了六十有五了,按照你们汉化里,我到了什么知天命耳顺的年纪了,我得兄弟姐妹们,都早我十几年就去了,我活到现在也是赚了。” 王茂如道:“王爷倒是看得开。” 胜福道:“人活一把土而已,死了回归长生天那里,大神庇护。 今天我请督军大人来,只有件事拜托大人。” “王爷请讲。” 胜福冲贵福点点头,贵福招呼众人推出帐篷,胜福才说:“我担心,督军大人以后会清算我们蒙古人。、, 王茂如倒是奇怪了,道:“清算什么?我又不是那些极端民族主义者,再说这里就是我的属地,我干嘛要清算蒙古人?” 胜福摇头,道:“大人不是极端的人,但是谁知道大人下面的人是不是啊?我听说南方汉人当官之后,清算满族旗人,全家都杀了干净。怎能让我放心,以往我把旗人和汉人都赶出了呼伦贝尔,那些人如今许多都进入大人的军队,几年之后,十几年之后,都是大人手下将官,这些人若是回来清算,这可怎么办?”王茂如一脸苦闷,这可问到点上了,手下人身负大仇的,自己再怎么约束也无济于事,苦笑劝慰道:“那些排满杀旗人的,只是借一个理由宣泄贫富差距的不满,毕竟在南方旗人都是有钱的,他们需要的不是排满,而是旗人的钱来活泛自己的口袋。王爷只听到旗人被杀,你可知有多少有钱的汉人被杀?有多少我们汉家女子也被那些打着名义是〖革〗命党大旗,实际是土匪混混和帮派的混蛋jiān污杀害?那孙文一句〖革〗命同志共举大旗排满,就包庇了多少土匪混混。” 胜福也是一阵后悔,叹道:“五年之前,我又何尝没有包庇啊。 只是你们汉人说得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这年月,又是汉人当家作主了。”王茂如道:“不管谁当家作主,只要不反叛,只要承认都是〖中〗国人,他就是我的同胞。王爷是怨恨我杀孽太重?可我杀的都是不服从我的,只要他服从于我,我便保住他的xing命。” 胜福道:“督军大人可否向我保证,只要归顺大人,大人绝不会追究过去?” “我保证。”王茂如正sè说。 胜福道:“如此,我倒是有个建议,督军大人若是答应了,便是保证了,若是不答应,那只是口头应付与我。” “王率请讲。” “我有一孙女,名唤乌兰图雅,几年十六岁年纪,是草原上的一朵金huā,大人若是能娶了她,便是让我放心,大人是真心实意对待我们蒙古族,就像满族人立下的规矩,皇后必须是蒙古女人一样。”胜福说道。 当初满族人立国之后,为了拉拢蒙古人,特地立下皇后或者贵妃必须是蒙古女人,有清一朝,除了傀儡光绪皇帝的老婆隆裕皇后是满族人,其他皇后都是蒙古女人,就连末代皇帝溥仪的老婆婉容皇后,也是蒙古部达翰尔人。(新〖中〗国之后划分五十六个民族,达翰尔人之前都属于蒙古人支系) 王茂如道:“王爷太抬举我了,我岂能和那些皇帝相比。” 胜福叹道:“看来督军还是不想给蒙古人留活路啊。” 这事儿弄得,倒成了逼婚了,只听说男人逼女人,倒霉没听说老丈人家逼姑爷的。王茂如倒也心知,这事儿浦继说过几次,但是他那时候一门心思夺取黑龙江地盘,没心思想这事儿,便放了下去。倒是现在,胜福怕汉军秋后算账,为保家族平安,以油尽灯枯之时念念不忘这事儿。王茂如道:“王爷,实不相瞵,我大夫人一个位置空着,是给人准备,这人是前〖总〗理的女儿,她若是不嫁给我,便是永远空着。若是王爷执意认为,乌兰公主只能做我四夫人。王爷,我这是怕委屈了公主,这才拖到现在。” 胜福的眼睛jing光一现,道:“四夫人就四夫人,若是按照大清朝皇帝的算法,咱家闺女也算是贵妃了。”老人家终究是生活在前朝久了,什么都想按照前朝的顺序排名一下,掐着指头算算,很是满意。王茂如哭笑不得,只好点头,说:“是,是贵妃。” “那就好办。”胜福立即叫道“贵福,把乌兰图雅带来。”“是,阿爸。” 门帘子掀开,贵福牵着一个身穿红sè蒙古女服头戴白sè圆帽挂着珠玉珍珠女孩走了进来,一脸的活泼俏丽,漆黑的眼睛透着星光一般,大胆地打量着王茂如,圆润的脸蛋撅着小嘴,透露着对婚事的不满和对王茂如的挑衅,活脱脱一个叛逆的九零后嘛。只是人家乌兰公主的眼睛是明眸善睐真的大,后世的那些只是睁的大。只是这样长相就给人高看了几分,不愧是东蒙的公主,草原金huā,若是生在一百年前,也是一个贵妃之姿。便是放在江南之中,也是毫不逊sè那些江南女孩,同时她身上那种大气与野xing,更是汉家女孩少有的吸引力。 胜福见王茂如满意地笑了,便挥挥手,贵福带着一百个不愿意的乌兰图雅走了出去。 “阿爸,你真的把我卖了?”乌兰图雅嘟着嘴,仍是生气中,刚刚已经努力表现很好了,离开爷爷的帐篷,倒是忍不住了。 贵福连忙掩住了她的嘴,看看左右没有王茂如的心腹,握着女儿的手,这才说:“图雅,你今年十六岁了,是该到成婚的年龄了,该到了……………”“女儿的婚事,女儿难道不能自己做主吗?”乌兰图雅急道。 “放屁!谁说的?”父亲贵福生气了,在一边训斥。 乌兰图雅见父亲生气,便低下头,心里有气,对那汉人大个子更是不满了。 王茂如与生父又聊了一会儿,便走了出来,贵福笑盈盈地迎接,王茂如说:“刚刚老王爷说的,我一定会照办,请小王爷放心,我定会保护好东蒙古贵族的安危。”“这一切好说。”贵福带着他边走便说,路过另一个营帐的时候,见到一个美丽的蒙古少女在和其它牧民女孩在一起跳舞,在篝火旁翩翩起舞的美丽少女。这少女乌溜溜的大眼睛,穿着鲜艳的蒙古族服装,在一群白衣少女的映照之下,就像一朵玫瑰huā般鲜艳,不是乌兰公主又是何人。 王茂如驻足许久,为这青chun与活力打动,乌兰公主身上的野xing确实是吸引男人的致命武器,尤其是他这种“老男人”。 回家之后一推门,便看到左玉琢一副受气的样子,嗔道:“老爷真是有了新人忘了旧人。”“啊?”王茂如大吃一惊,怎么这么快就传了消息?自己这可是马不停蹄地赶回来啊,左右看看四周手下,谁透露的? 左玉琢拖着孩子,说:“爷也不用怀疑,这事儿我们姐妹早就舡道了,浦贝勒不是跟你说过许多回了吗?我们又不是傻的,大院里女人间也没什么秘密,我们早就知道那蒙古王爷想把他们的女儿们嫁给你。”王茂如道:“哪有女儿们,只有一个,还是东蒙古王公的盟主的孙女,乌兰公主。” “这我知道,她可是草原上最美的女孩,还是公主身份,以后要是进了咱家,只求爷给我们姐妹孩子一口饭吃就行。”左玉琢伶牙俐齿地说。 王茂如一阵苦笑,这女人啊,难免着吃醋,尽管知道男人三妻四妾,这女人之间的争执总是少不了,那左玉婵虽然不说话,但也盯着他看,眼神中也露出一丝责难,谁愿意自己的男人被分走一半?就算在三从四德,女人对自己的男人也是看得比什么都重。他又是好话说尽, 两个女人怒火才消,两人可能是商量好的,作为惩罚,晚上轮着要老爷,只榨干了王茂如最后一滴体液才算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