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45章 浑水摸鱼(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45章 浑水摸鱼(求订阅)

卷三千古奇功 第245章 浑水摸鱼徐树铮和孙洪伊两人大吵一顿之后,惹得段祺瑞跑到黎元洪那里说起孙徐两人的争执,黎元洪偏袒孙洪伊(自己人当然偏袒),段祺瑞气的够呛,说道:“徐树铮不过是国务院的一个委员,其实大总统想辞退徐树铮有什么难的,何必找那些借口,就是辞退我段祺瑞,只要你一个口令就行。我这就写辞呈,不做这个总理了,这样大概大家都满意了。” 这总统府与国务院的矛盾就此爆发,之后多方化解,虽然这次争执以孙洪伊和徐树铮辞退而告终,然而两方的恩怨可就此越结越深。 段祺瑞军人起家,所仰仗的无非就是手下各个督军的支持,他和总统府之所以这么叫板已辞职相威胁,无非是北方各省督军只听他一人的。段祺瑞于是发电,让手下督军组成督军团,向总统逼宫。这次督军团会议在徐州召开,迎合段祺瑞的共有山东,奉天,吉林,黑龙江,河南,直隶,浙江,江苏,湖北,江西,察哈尔,绥远,热河一共十三个督军代表。不过第一个议题便让黑龙江代表牛德禄很是为难,因为第一个议题是拒绝唐绍仪担任外交总长。这段祺瑞也不愧是过河拆桥的好手,刚刚前脚利用完唐绍仪,见唐绍仪的劝阻没用,后脚就拒绝唐绍仪就任口气的唐绍仪连běi jing也没去,直接从天津坐火车回上海了。 那牛德禄得了王茂如的指示,在徐州车站将唐绍仪拦住,恭敬地说:“总理阁下,督军有请求给您。”便拿出电报。原来是王茂如请他去黑龙江做省长,造福一省百姓。 黑龙江省长如今是毕桂芳。但是毕桂芳毕竟不是跟他一条心的,王茂如便希望唐绍仪北上。唐绍仪道:“我去不也是做一个傀儡而已吗?”他心里有两个槛没过去,一是王茂如原来支持帝制,二是小女唐宝琪的事儿,那牛德禄死缠烂打,火车发动,便告诉其他人让他们向督军团主席张勋以及代表段祺瑞说请假,先跟着唐绍仪一直到了上海。在上海牛德禄riri苦劝,终于唐绍仪答应出山,随牛德禄北上黑龙江担任黑龙会将省长。 张勋几人得知消息之后气的够呛。这王茂如太不拿豆包当干粮了。咱们十三个督军开会,刚刚驱逐了唐绍仪,你后脚请人家过去了,这算是什么意思?不过牛德禄刚刚送走唐绍仪便返回来了,连忙致歉说公是公私是私。一切东西都切开两半来看。唐老爷子在公面上是原同盟会的,现在同情民党的人,但是私下还有个身份是王茂如的准岳父,这次十三省督军拒绝唐绍仪担任外交总长,已然得罪老爷子,王督军这请老爷子北上是私下里请罪,和大家的事儿无关。众人这才放过,否则定会追究个不停。 那徐树铮一脸冷笑,他眼看着牛德禄连篇谎话也不说话。而且这牛德禄原来是给他做秘书的,如今居然成了王茂如这小子的督军代表,怎能让他看着不生气?这才短短三年时间,人家翻身农奴做主把歌唱了,徐树铮是看他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牛德禄倒也知道自己此来的目的,浑水摸鱼。万不能得罪了皖系的大佬,也便对这徐树铮的傲慢不甚在意。 张勋被选为督军团主席,很是高兴,大摆筵席三天,再加上还娶了一位十四岁的姨太太,又是让徐州百姓张灯结彩同庆七天……所有钱都百姓自己huā,就当提前过chun节了。张勋的兵军纪本来就不好,没少在徐州滋扰民众,民众只能忍气吞声,为这张督军团长呐喊恭贺。 府院之争刚刚在北洋诸多大佬的安抚之下停息,那边徐树铮怂恿段祺瑞又提出对德宣战的主张来。 原来总理段祺瑞看到参加一战的好处,希望强军强国,便力主中国参加一次世界大战,并且对德宣战。这德国虽然侵占了中国的青岛,但是清末之后,中国以德国陆军为模版进行练军筹练新兵,因此许多人对德国还有那么点儿敢情。想一想,德国人侵占的青岛,被ri本人占了,德国又远在欧洲,咱们凑合什么热闹。所以以总统黎元洪为首的派系不支持对德宣战。两个派系于是便就是否对德宣战闹腾了起来。黑龙江省的代表牛德禄,得到王茂如的指示,说黑龙江不但要支持段祺瑞对德宣战的主张,还准备筹练参战军远赴欧洲参战。 王茂如派兵赴欧洲参战?他疯了还是我们疯了?怎么听都是天方夜谭呢。 段祺瑞又不是傻子,其他督军也不是傻子,立即叫嚷着这王茂如不厚道,还组织参战军,无非就是想趁机扩编军队。这段祺瑞对德宣战无外乎有两个方面的好处,一是外交上宣战即可废除与德奥的不平等条约,.英法当时正努力拉拢更多国家入盟以壮声势,段祺瑞希望借此求的英美在修约、外债等问题上对华做出让步 。 同时北洋zhèng fu财政捉襟见肘,欧美忙于大战,中国唯有从ri本才能活的大笔贷款。ri本支持中国加入协约国,希望巩固其在山东、满洲以及全中国的练兵、jing察、采矿等领域的影响力。二是内政方面,宣战可获得ri本贷款,徐树铮藉此编练参战军可以壮大皖系势力,形成对直系、奉系的优势,也为统一南方积蓄实力。 所以段祺瑞断然不会接受王茂如的参战要求,可众督军们对是否支持参战也不一而终,徐树铮不得不一一去拜访,若是皖系的督军大佬倒也罢了,那些直系的和其他派系的,徐树铮却很难开的了。。十三个督军,最后徐树铮发现,只有一个极北的王茂如天天嚷嚷着参战派军队去欧洲参战,其他人只是冷眼旁观。 为了拉拢各督军,段祺瑞承诺对他们说,如今中国参战只是一个名以上的参战,无非是派劳工去欧洲为英法联军做工作而已,并不会派你们的军队出兵。 便有吉林代表俞桂芳说:“既然尚武将军希望带兵去欧洲,为何不允许他去?咱们便允许就是,也是为国争光,千百年来,中人都不曾出国作战,尚武将军这北地战神可算是立下千古一功了。”俞桂芳代表的是吉林督军孟恩远,他们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既然王茂如要去欧洲参战,那咱们便让他走,赶紧走,把他打发到欧洲去,让他尝尝欧洲人大炮,最好不要再北方穷兵赎武了。王茂如要是带兵去了欧洲,孟恩远的压力就小了很多啊。其他督军代表也纷纷要求,允许王茂如带兵去欧洲参战。 段祺瑞与徐树铮以及皖系幕僚们商议之后,认为形势所迫,除了王茂如之外,其他人犹犹豫豫言辞闪烁,若是王茂如开了个好头,别人不同意也不好过的去,于是私下里允许他偏练三个陆军师的兵力。 徐树铮的算盘是,你不是想参战吗?好,我给你三个陆军师参战军的编制,三个师的编制看你能不能吃得下,我撑不死你我。如今各省都是自筹军费,三个陆军师的编制,一个陆军师一年军费要huā四十万大洋,装备武器耗用一年四十万大洋,要是武装的好一些,一个陆军师一年的huā费总计要一百二十万大洋。 三个陆军师,一年的时间就要huā掉三百六十万大洋,这只是基本消费,若是打仗,开拔费,安家费,抚恤金,车船费,一年下来怎么也得四百万到五百万大洋。 你王茂如不是很有钱吗?你不是有银行吗?你有多少钱就养多少军队,看军队是不是会把你吃穷不可。徐树铮分析的头头是道,认定王茂如绝对养活不了三个陆军师外加他手下的十个旅,等到他财政崩溃的时候,zhong yāng一举收回黑龙江的军队支配权,让他下野。 岂料到王茂如接到委任之后大为高兴,又趁机向督军团召集人段祺瑞总理提出再扩编三个陆军参战师,自己打算编练六个陆军师参战,并且给足了段祺瑞面子,收回了边防军名称的请求,将自己士兵由十个边防旅仍旧改为黑龙江省陆军一到十旅。 徐树铮和段祺瑞两人接到这个请求电报之后,相互看了看,哈哈大笑起来,徐树铮冷笑道:“这人真是不知死活,六个陆军师?居然要练六个陆军师,他一个黑龙江省居然要练六个陆军师,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他的华兴集团,我通过人查询了一下,一年收入也仅仅是六十万大洋,华族银行一年收益也只有三百万大洋,但是六个陆军师要七百万大洋,他拿什么去练兵?”又道:“他不是很崇拜袁大总统吗?是不是想模仿袁大总统练兵小站的时候,建立小北洋六镇?可那是整个直隶山东奉天三省财力供应,他一个黑龙江省,他凭什么能供应?” 段祺瑞也认为盲目扩军一事太过荒唐,这王茂如莫不是非要穷兵赎武,弄得黑龙江省民不聊生才罢手?便要阻止王茂如,徐树铮却摆手,建议道:“总理,王茂如越是如此,咱们反倒越是应该支持。” “何为?”段祺瑞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