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48章 土匪胡子旅(求各种票)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48章 土匪胡子旅(求各种票)

黑龙江督军王茂如下令肃清所有黑龙江土匪,马匪,配合jing察消灭恶霸,村混,流氓,以及黑心商人黑心士绅黑心地主的命令一出,顿时引得士绅百姓叫好。这土匪有时候的确是太可恶了,即使他们以前是活不下去的穷人,可当了土匪,迫害穷人的时候也没手软过。什么盗亦有道之类的都是骗人的话,哪个土匪没烧杀抢掠过? 清剿令一出,有的土匪立即跑去了吉林和辽宁,或者热河,那宁顽不灵的,抵抗了一阵之后,也被穿成串给新兵当练刺刀了。 除了剿匪,王茂如还严令一个月内,黑龙江省所有土地必须重新登记注册,新开的土地必须登记,偷着开荒种田的现象必须得到遏制。新的《黑龙江土地办法》规定,从民国五年十月开始,个人拥有最高土地面积不得超过一千五百亩,即一百公顷。这条法律规定了从今之后,黑龙江省除现有的地主之外,不允许再有新的大地主产生。这条规定办法既考虑了zhèng fu对于土地的收回,也考虑到原有地主阶级利益,所以并未造成太大抵触。但是土地登记注册,却引起了许多移民的不满,虽然王茂如规定新开荒的土地三年免税,三年之后十抽一的税收,但许多人新开的地之前一点税也不用交,三年之后还要交税,谁能愿意?于是很多人冲击zhèng fu,尤其是汤巴彦县三百多妇女冲击县衙,砸毁了zhèng fu县衙。 王茂如毫不客气地下令李品仙第五步兵旅缉舀所有参与打砸抢的妇女,发配到额尔克纳右旗的鸦片农场去,对暴力抵抗的。一律格杀爀论。王茂如不是菩萨,他辖内要做到的就是法出必尊。国人自古以来就有不遵守法律的传统,他要培养所有人的守法习惯,决不能依法治国只是一句口号。 而持续的剿匪除恶霸,倒是让整个黑龙江大地战乱不休了,东北本来就土匪居多,可以说土匪胡子满天下,如秋天的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每个镇,每个山头,不都得挂几个脑袋?这还是黑龙江省。要是放在匪患最严重的吉林省。情况肯定更加激烈。 剿匪的目的是练兵,当然,也是为了给黑省百姓创造更好的生活环境,至于那些希望重新做人的土匪,王茂如也并未赶尽杀绝。下令只要投降给zhèng fu军,便可以由他们组建一支新的部队,这支部队由绰号白面杀神的许正义带领。 这徐正义本是安徽芜湖人,少年时跟着闹红枪会跑到直隶,之后红灯会被北洋军打散,他便落了草为寇。等到徐正义二十四岁的时候,山寨中的老寨主女人看中了他,将女儿许配给他继承了山寨。可是这山寨原本的二头领不干了,两人发生许多争执。之后徐正义一气之下率领手下人马离开山寨,先是投奔盖天久后随盖天久加入了官军。如今许正义在第四旅做到了主力团团长,也算是修成正果了。 剿匪从九月份一直到十二月份,不断有土匪绺子受不住围剿下山投降,还有许多其他土匪眼见入冬也过不下去了,正好趁着王茂如招兵买马之际。洗白脱身。看,人家盖天王如今可是少将旅长,他手下的胡子们呢,一个个也都是团长营长,王大帅虽然出身文人,却也不排斥土匪胡子,咱跟着他,将来也不用提心吊胆地钻山林了。 在王茂如的计划之中,许正义这支由土匪改编的团也就最多一千多人,却不想越招人越多,一直招了三千多人,从老到幼五花八门。王茂如感到好笑了,便说到十二月底,要是能凑够六千人,你就当旅长。 这徐正义听到这话,便说:“秀帅,您作为督军大人可要说话算话,要是我真能凑到六千个土匪下山,真的让我做旅长?” “军中无戏言。”王茂如想着,黑龙江人也不多,哪有六千个土匪,一般大一点的绺子三百多人了,六千个土匪,那得多少绺子啊。 却不想许正义自有办法,他写信给关内的土匪头子,说自己已经做了旅长云云,你们要是来得早,带的人多,赶在十二月底之前来,一个个都能当团长营长。关内的几个土匪商量了一下,觉得这事儿靠谱,这徐正义当初在直隶可是属于小字辈,如今都能当少将旅长(许正义诓骗,实际上只是上校团长)了,咱几个为啥不行?窝在这北洋军眼皮子底下,还不如远走高飞,于是带着人马稀里哗啦跑到黑龙江,在边界的时候差点让黑龙江陆军的骑兵给灭了,一打听才知道这几千人马是来投军的。 赶在十二月底之前,许正义这小子真的凑齐了六千人,还个个都是带枪来投的,王茂如很是惊讶,心说这小子平时在盖天久下面不显山不漏水的,没想到是一个这么有想法的人,行,练一练估计有出息。王茂如于是说:“我岂会骗你,好,你现在的这个旅就是咱黑龙江第十一步兵旅,你就担任旅长。再给你配一个副手。刘哲刘处长,原来译电处的处长,他曾经在ri本陆军士官学院毕业,由他做副旅长,跟你搭班,你俩把这第十一步兵旅给我好好地带,知道不?。” “是。”许正义高兴道,这七指刘哲他自然也认识,只是不熟,但据说刘哲不爱说话,拘谨,这种人虽然无趣,但总比派遣别人过来强,毕竟刘哲以前没带兵打仗过,威望不如自己,若是来了赵庆或熊炳涛,好家伙,自己还得把旅长位置让出去。只是刘哲会不会是大帅监视自己的? 王茂如见他疑惑,心里便明镜似的,又说:“你这一下子当了旅长,你说盖天王他们怎么想?要是不放刘处长镇着你,他们一个个酸水都得给你吐死。”徐正义一想也是这么回事儿,当初王茂如一句玩笑话,自己当了真,如今升为了旅长了,从一个小团长一跃而为旅长,怎能不遭到别人记恨,有刘哲这面大旗在这儿,自己也少遭人口水。 这第十一步兵旅是杂牌军,军中几乎都是土匪胡子出身,一个正规军校毕业的也没有,徐正义为了镇住他们可是费了不少劲,有拉拢的有打压的还有枪毙的,终于这十一步兵旅开始认真训练了,知道自己是当兵的了,而不是那散漫无序的土匪了。只是这只旅军纪可不怎么好,所以第十一步兵旅有个绰号叫做胡子旅,跟宫小旗的骑兵旅的绰号鞑子旅遥相辉映。更重要的是,这胡子旅与鞑子旅在以后的战斗中,爆发出极强的战斗力,屡立战功,频频受到表扬和嘉奖,王茂如买来的俄罗斯女孩倒有一半都先许配给这两支战功卓越的部队单身战士了,倒是让其他部队嫉妒够呛。